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杜方】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十三)

   关于本章新掉落CP,暗戳戳推一个有关联的前文:

 【楼诚衍生/杜方/多CP】 【楼诚】 边陲三部曲之一 西沙篇 天水之间

 

 

(1)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胡八一赶在晚高峰到来之前踏进家门,停好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拍院子里的郁金香。他们这趟西北走了半个多月,走的时候北京还是春寒料峭,回来这四九城已经称得上万紫千红了。

国安的指令从来都是这么猝不及防。

昨天这个时侯,他们刚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工作回到兰州,正琢磨着晚上是吃拉面还是泡馍——景琰说泡馍必须要到西安吃才正宗,八一则坚持拉面是兰州人的早餐而不是正餐,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刚打开大众点评的功夫,洪少秋的电话就进来了。

简单几句话,一行人乘坐当晚的航班回京;次日天还没亮,只匆匆拿了几件换洗衣物的景琰就又折回首都机场,留下胡八一在熹微的晨光里望着远去的车灯,心里头咣当堵上了一座祁连山。

 

春风和煦。

车库边的郁金香长得很好,可惜天气已经和暖,正在怒放的五彩花朵现在虽然还是亭亭玉立,但估计再有一周就该凋谢了。

也不知道景琰一周时间能不能回来。

用手机和单反都拍了不少照片,趁着天还亮,给院子里那只叫花花的流浪猫收拾了一遍猫窝;想了想把西北带回的牛肉干倒出来几块混在猫粮里面,看着这个家伙把脑袋扎进盆子狂吃,胡老师无声地叹了口气。 

唉,萧景琰离开的第一个晚上,想他。

 

海南省三亚市。

中国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

萧景琰看着港口上停泊的830运输船兴致盎然。

“这有……2000多吨?”如今的景琰已经非常熟悉现代的各种计量单位,而且眼光奇准,让身边的洪少秋打心眼里佩服。

“没错,这是西沙群岛和榆林基地之间的功勋船,这么多年来往补给差不多全靠它了!”洪少秋示意景琰向远处看:“不过待会咱们要坐那艘更大的,4000多吨,不会像830那么颠,在海里感觉会舒服得多。”

景琰点头。

 

他在航班起飞之前才大约知道任务的细节。

4月下旬,我国完全自主设计建造的航空母舰即将下水,国际上关于南海问题的各种小动作也在这个节骨眼上层出不穷;前不久,海外某知名拍卖行表示,即将拍卖一款越南神秘收藏者提供的“历史文物”,出自南中国海上的西沙群岛;不少“学术界人士”表示,此举将有力证明早在中国古代的唐宋时期,这片海域并不仅仅有中国人在此长期居住。

那个“文物”是一个瓷碗,从公布的照片来看,确实不大像传统的中国民间用品。

“国家文物局提供的资料都在这里。”首都机场T3航站楼国航贵宾候机室里,明诚递给萧景琰一个文件袋:“这个文物确实出自西沙,很有可能是上个世纪西沙海底文物被大规模盗捞的时候流出海外的,现在要紧的是抓紧时间证明它的产地、作用和流向。”

洪少秋匆匆赶来催促登机,明诚起身,注视着景琰的眼睛目光诚恳:“本来知道你们刚在西北忙了很久很辛苦,但是因为这次的工作场所有好几个地方属于军事禁区,咱们这里又没有别人具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明诚微微欠身:“明部长请我特别转达他的歉意,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景琰优雅还礼:“秘书长客气了。国事为重,请转告明部长,景琰定将竭尽全力,务求不辱使命。”

 

(2) 

位于三亚市郊大东海的榆林基地是南海舰队著名的三大基地【注1】之一,也是祖国大陆与西沙、南沙防区联系最紧密的总后方。

顾不得欣赏与河西走廊迥异的南海风光,上午到达以后,景琰就一头扎进会议室里,和负责南海水下文物打捞的部分专家开了半天会,即使中午也在抱着盒饭初步熟悉案卷。本来,原定是下午要坐直升机飞西沙群岛,看时间差不多了正兴奋得摩拳擦掌之际,洪少秋又过来告知:航路天气不太好、有小规模气旋,经过请示,诚秘书长坚决不同意景琰为了赶时间乘坐直升机,要求改成安全系数更大的补给船。

“那可是直升机啊!直升机!三哥说很过瘾的!”

当着洪少秋的面,景琰对着窗外的椰子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你官大你说了算。

坐船就坐船。
不一会儿,马背上的陛下就很好地调整了心态退而求其次——反正以前从没出过海,这么大的船也是没有坐过的。

 

18:30分,运输船缓缓离岸。
景琰兴奋异常,傍晚的光线格外适合拍照,他犹豫了一下,拿出自己马上就要上交的水果7,蹭到正在甲板上散步的一条威猛黑背旁边,礼貌地问旁边的训导员:“对不起,可以和老虎合影吗?”

年轻的训导员毫不犹豫地点头——刚才他无意中看到,这位身穿牛仔裤白体恤活像一个大学生的年轻人,可是被两位基地首长亲自送到船上来的;而且他身边的几位同伴一看就是练家子,特别是为首那位戴墨镜的酷酷中年人。

还有,刚才上船时自己只是轻轻叫了一声老虎、让它注意别跑太快吓着别人,那么远的距离居然能听到?好耳力。

与此同时,训导员觉得平时高冷的军犬也有些奇怪——老虎显然很喜欢这个多少有些冒失的“粉丝”,此刻全无陌生感地偎在景琰身边,强健的大爪子在景琰的牛仔裤上印上一个湿漉漉的水印。海水碧蓝,落日斜晖,一人一犬迎着微微的海风,在灿烂的夕阳里帅出了个惊天动地。

趁着没出军港还有信号,景琰赶紧把微信发了出去:“粗发了!这哥们儿叫老虎!”

 

胡八一一脸宠溺地看着手机,和屏幕上的人一起笑出了一脸褶子。再研究下照片的背景,除了大海就是夕阳,没有任何参照物,也真的无从知道这个人从哪里出发、又要去到哪里。他不由得吐槽一把国安的培训时间短效率高,硬是把个骨子里就谨慎端方的景琰强化得滴水不漏,暗道哪天景琰要是心血来潮玩一把消失,就凭自己这点本事,找得着他才怪。

不过景琰为什么要玩消失?

胡八一摇摇头,把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归结为恋爱狗可以理解的患得患失。于是打起精神去给那人写回复,想了半天,打下这么几个字:“抓紧休息,注意安全。”写完再看自己都嫌弃得受不了,在发过几张郁金香和花花的照片后又忍不住加上一行:“我开始想你了,等你回来。”

信息在帝都已经深沉的暮色里发送,不出意料地半天没有得到回应。胡八一笑笑,抓过桌子上的台历,在今天的日子上面轻轻地打了一个勾。

 

谁说4000多吨的船比较稳来着?

事实证明,无论是2000多吨还是4000多吨,扔在大海里都啥也不是。

海风并不很大,海浪也并不汹涌;夜空晴朗,深深的天幕上点点星光闪烁;崭新的运输船在星光下缓缓航行,榆林基地到西沙的常规航程是十三小时,为了迁就某位特殊乘客甚至都没有用到中速。 

老虎吃饱了晚饭,卧在光洁的甲板上,看向前方的目光里满满都是悲悯。

从来都昂首挺胸、笔管条直、走到哪儿都是一棵小白杨的萧景琰,此刻像根面条一样挂在船舷上。

还是那种细细的、煮过了头的龙须面。

洪少秋和热心的训导员小伙子一人手里一瓶矿泉水,一边一个守在旁边。时不时地,洪少秋温热的大手还会抚在背上,一下一下给人顺气。

又一口刚喝进去的清水喷向大海,在夜色中划出一道亮闪闪的弧线;肚子里已经全空了,脚下踩着什么完全不知道;天旋地转之间,景琰只记得双手牢牢地抓住冰凉的金属船舷,脑海中就像那个什么B站的片子里一样密密麻麻地弹幕乱飞,飞来飞去只有三个字:糗大了。

 

晕船?

没错。

天不怕地不怕,穿越千年毫发无伤、面对刀山火海也能坦言自若的萧景琰同学,在运输船刚刚驶出军港、进入深海的几分钟之内,就随着船身几下并不剧烈的起伏,一个趔趄软倒在了船舷上。

随行医生来得很快,初步检查后说要立即回舱房里平躺休息;景琰伏在洪少秋背上,看见他手里的卫星电话,声音虚弱却语气坚定:“我没事,不需要返航。”

洪少秋脚步一顿:“好。”

 

(3)

中建岛,位于西沙群岛西南部,距永兴岛大约有178公里。公元1279年 ,元代大科学家郭守敬应元世祖的诏令,对全国进行“四海测验”——这次测验“东至高丽,西极滇池,南逾朱崖,北尽铁勒”,而此处就是“南逾朱崖”【注2】,地理坐标北纬15°47′、东经111°12′的地方。

从榆林基地到达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再到西沙最偏远的岛屿中建岛,期间先后踏上甘泉岛、金银岛、石屿……短短一周多时间,萧景琰的足迹几乎遍布西沙所有有人居住、有古迹留存的岛礁,在烈日高温之间奔波忙碌,浑然忘我。

从4月20日起,北京就开始收到他陆续发回的报告:

报告一:石屿二号沉船遗址位于西沙群岛石屿东侧的珊瑚礁石上,未发现船体痕迹。2010年度的水下考古调查,采集的标本均为瓷器,有元代青花、卵白釉、白釉、青灰釉、酱釉等几类。这些瓷器分别产自江西景德镇窑、福建德化窑、晋江磁灶窑以及福建地区的其他窑场,均是当时重要的对外输出商品。本次再度探查,未发现与目标文物相似之物品。 

报告二:珊瑚岛一号沉船遗址、金银岛一号沉船遗址均未发现与目标文物相似之物品。鉴于甘泉岛遗址陆地考古调查已经开展多年、发掘工作极为完备,不具备再度考察之必要,现计划结合2010年北礁考察、2015年度永乐环礁礁盘外海域物理探测调查成果,扩大搜寻范围……

报告三:……

中建岛地处偏远,网络信号实在差得可以。萧景琰紧锁着眉头,伏在指导员特别为他腾出来的书桌上奋笔疾书,浑不知几千公里外的帝都,国安部常务副部长一把抢过明诚手里的电话,正对着一张他的照片大发雷霆:“跳帮【注3】?他一个几天前还晕船起不来的人,你居然允许他跳帮?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你怎么敢!”

洪少秋站在营房外的抗风桐树下,四周热浪滚滚却觉得寒意袭人,明楼的威压暴怒隔着千山万水依旧清晰:“你给我听好了,气候条件不好绝不出海,跳帮、潜水绝对禁止,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回来了!”

 

仔细想想,洪少秋真觉得自己这顿骂挨得不冤枉。

昨天初抵中建岛之时,由于风浪较大,永兴岛来的交通艇努力了几次也靠不上礁盘,无奈只得在外海更换岛上出来的小艇。萧景琰拒绝了择日登岛的建议,看了示范之后穿好救生衣如小鹿般纵身一跃,飞过波涛起伏的海面翩然落在小船上,跳帮一次成功。

湛蓝的天空下,碧绿的海水间,雪白的浪花上,身穿橙色救生衣的萧景琰高高跃起,身体线条矫健流畅如飞出海面的海豚,说不出的潇洒漂亮。两条船上喝彩声连成一片,几名国安兄弟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每日工作汇报的时候,洪处长脑袋一热手一哆嗦发了张照片……

放下电话,洪少秋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也实打实地觉出几分后怕来。

 “没大事。萧老师身手很厉害的,不过以后跳帮是别想了。”对上对面人探究的目光,他耸耸肩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孟韦,明天军舰什么时候到?我听说好像来的是168?【注4】”

方孟韦飞红了脸,一时间说不话来。洪少秋一把揽过他的肩膀:“三儿早告诉我了,你在这中建岛已经守了6年了吧?听说下半年要调走?”

方孟韦点头:“调南沙。那边的永暑礁刚扩建完机场,填海速度也很快,各种工作都要加大力度。”

“这一去又至少两年……杜舰长没意见?”

“他能有什么意见?他自己还不是整天飘在海上。对了秋哥,听说我三哥前些日子受伤了,好了么?”

“差不多了,来之前又跟我吵着要回云南呢。你说你们家人怎么都那么拧?明天见了杜舰长我们哥俩得好好聊聊。”

“怎么聊?秋哥,上次你们切磋谁赢了?见锋死活不告诉我……”

“开玩笑哥我能输么哈哈哈……”

 

(4)

“广州号”导弹驱逐舰在万顷碧波上航行。

昨天晚上,看到高大英俊的舰长还没等小艇停稳就跳下沙滩,几步上前和迎上来的方指导员相对敬礼、然后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一刹那,景琰忽然间想起了胡八一。

此刻,他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也在如我一般。

夜风清凉。

景琰甩甩头,悄悄地按了按发热的额角,再度让自己的思绪沉浸在正在撰写的报告当中。

 

现在,报告的初稿已经完成,那件越南“文物”的出处也基本确定;景琰胡乱扒两口早饭,最后一遍梳理将发出的文件。

从西汉时期起,西沙群岛就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通行要道。许多往返的中外船只因为海域错综复杂的暗礁葬身海底,留下了大量文物宝藏。近年来,国内外盗捞、走私水下文物的活动猖獗,因此保护西沙水下遗珍的完整也迫在眉睫。
据记载,我国第一次大规模的水下考古调查工作始于1996年4-5月间,当时主要对西沙群岛所属岛屿和沙洲、礁盘进行了系统文物普查——这也是继1974年和1975年对西沙群岛多个岛屿展开陆上考古调查、并在甘泉岛西北端发现了唐宋两代的居住遗址之后,文物部门在保护南海地区历史文化成果方面进行的重要努力。 

这次经过分析之后,景琰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确定了两处主要搜寻目标。其中就有2010年春天,中国国家博物馆在北礁海域新发现的3处沉船遗址和15处水下遗物点。这片遗址群时代跨度巨大,涵盖了北宋至清代各个时期,以北宋晚期至南宋早期、元代、明代晚期、清代中晚期几个阶段的遗存尤为集中。

 

而所谓的越南“文物”就出现于北礁19号水下遗存。

那天,景琰透过高清的水下摄像机看到,在散落的“皇宋通宝”、“熙宁重宝”、“洪武通宝”、“永乐通宝”等铭文铜钱附近,在泥沙的遮掩和海草的纠缠之中,十几片瓷器的碎片格外眼熟。

潜水员小心翼翼地捧起几片瓷器残片,放入专门的保管箱。

这片水域较浅,文物的盗捞比较方便,加上盗捞者几乎不具备文物保护知识,损毁十分严重。反反复复看了半天,景琰估计这一批瓷碗里面,完整被盗走的也就跑到越南那一个。

再次确定过视频,景琰客气地询问杜见锋军舰的速度:“我们需要尽快回到大陆,对出水瓷器进行表面凝结物去除和脱盐清洗,并采用X射线衍射也就是XRD技术,对瓷器表面凝结物进行了成分分析。”

杜见锋颔首,表示进入主航道之后,168“广州号”已经设定为最高速;景琰大喜:“太感谢了!”年轻人转头去看滚动的屏幕,脱口而出的中英文专业术语流畅异常:“回去后,还要用三维视频显微镜对瓷器进行脱盐前、后的显微照相对比;对瓷器表面微孔内的物质,用扫描电镜分析SEM方法进行成分检测……这个过程比较长,大约需要两周时间。”

洪少秋挂断卫星电话,告诉景琰,湛江和广州的文保专家已经做好接收并做进一步研究的准备:”这下踏实了,算……圆满完成任务!“

景琰点头,用力揉揉通红酸涩的眼睛,憔悴的面容上浮起快活的笑容:”不过,仪器只是辅助啦。本人判断,八九不离十。这个瓷碗是咱们南方越窑【注5】出的,就是规制不大常见。也没准是这一窑烧错了就卖给老外了。”

“这……也行?”这种信息实在超出了洪少秋和杜见锋的知识构成范畴。

“那怎么不行,又没有质量问题,便宜卖呗。就像……“景琰努力想出一个十分贴地气的比喻:”就像错版邮票。嗯,现在出处有了,用途有了,横竖跟越南人没关系……”他离开电脑直起身,看看周围没别人就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九秋风露,千峰翠色。【注6】越窑的,没跑儿,我见过。”

说完了自己一怔,发现身边的两人还都在紧盯着电脑屏幕,皇帝陛下背过身悄悄地吐了下舌头。

“我去好悬……差点说成我用过。”

 

(5)

窗外,一群海鸥掠过导弹驱逐舰高高的舰艏,俯冲在舰尾泛起的白色的浪花中。浪花朵朵,在这快乐生灵的鸣叫中层层叠叠弥漫开去,在蓝色宝石般的水面上划出一条漂亮的航迹。

云帆高挂。

风声猎猎,阳光灿烂。

三个高大的身影走进指挥室,已经不再晕船的年轻人接过舰长递过来的望远镜。

主航道的那一侧是渐渐远去的中建岛,前方178公里是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距离永兴岛843公里则是南沙群岛的永暑礁……而这一片浩荡飘渺的水域,从千年以前,就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千里长沙,万里石塘。

南北纵跨约2000公里,东西横越约1000公里,自然海域面积约350万平方公里,中国领海总面积约210万平方公里。 

我们神圣的蓝色国土、美丽的南中国海。

 

 

 

 

 

 

【注1】南海舰队三大基地群:三亚基地群、西沙水警区基地群、南沙群岛基地群。其中三亚基地群是中国海军南海舰队的新兴战略母港,是本土主力舰队的部署地。对整个南海及广大的西太平洋及印度洋承担着战略威慑的作用,一旦南海有事南海舰队两栖特混舰队将第一时间奔赴战区。同时三亚基地群还打造了一座足以容纳一个航母战斗群的海军基地。未来第一艘国产航空母舰将在这里投入使用。作为基地群中最大规模的榆林海军基地,今后将成为中国潜艇舰队的核心。

【注2】史家还有另一种说法:郭守敬在南海测量的岛屿是黄岩岛。

【注3】跳帮:原意是指帆船时代海上作战时,当两船距离足够近的情况下,从己方船只通过跳板、荡锁或直接登船等方式,登上敌方船只进行白刃战的过程。现在泛指海上更换交通工具时的跳跃动作,多用于风浪较大、大船无法靠岸需要换小船时,有一定危险性。

【注4】168:广州号驱逐舰(舷号168),中国自行研制建造的052B型驱逐舰首舰。该舰长154米,宽16米,满载排水量5850吨,是具有防空、反潜、反舰、具备舰队区域防空能力的多用途驱逐舰。广州号驱逐舰是中国海军“大型远洋驱逐舰”计划中的第一艘实用舰型。1997年开始研制,1999年设计定型,曾获1999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2002年在江南造船厂下水舾装,2003年开始海试,2004年7月编入中国海军南海舰队。是我军第五次亚丁湾护航编队旗舰。

【注5】越窑:中国古代南方著名的青瓷窑,汉族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之一。窑所在地主要在今浙江省上虞、余姚、慈溪、宁波等地。自东汉开始生产,经三国、两晋、南朝、唐,一直到宋,延续千余年,其中唐朝是越窑工艺最精湛时期,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注6】九秋风露、千峰翠色:出自唐人陆龟蒙《秘色越器》一诗,为赞美越窑瓷器、特别是青瓷的名句。原诗如下: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

呼呼,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调头去看看第七章,看看阿诚哥给自己选的微博号是什么?

评论(4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