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多cp/胡八一/萧景琰】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番外三)猫爪必须在上

 @猫爪必须在上 我爪的生贺!呃,据说迟到了差不多一周……但是,我虔诚认真地写完了!

本文部分内容借鉴了伟大的汤圆主子的事迹,所以也必须有请橙猫太太 @大橙子与猫殿下 品鉴。

最后,捞本捞本,特别提醒大家:人间朝暮等本子今天24点截止场取预售,没拍的亲抓紧哈……

12位作者合集《人间朝暮》,维木向东《有趣》,灰灰《嘉林爱情故事》,我盘的《海洋生物进化论》  , 雨柠《三十年》,猫爪必须在上《我执》以及《云之上》通贩,可以场取。

 @季节替而岁岁安  @灰灰  @维木向东  @大哥眼里有星星  @鹿饮秋水  @猫爪必须在上  @雨柠

呃,还有我自己和小鹿的小料:《边陲三部曲.夏日夜话》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4507781534

 

 

一只猫捞8个本子,花花威武!以下正文:

 

花花今天很生气。

不,不止今天。

从上星期五开始,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河北雄安新区的开发带来新一轮文物古迹的抢救性勘察保护,上周五,景琰和胡八一要双双赶往当地,鉴别一处刚发现的墓葬。这片地区是当年宋辽、宋金接触频繁的地带,保不准就有价值不菲的文物出现。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短差。

放下电话,胡八一看看刚发过来的工作内容安排,算算最快来回也得4天。

那么,这就有个问题了:花花怎么办?

以前没进家门的时候也就罢了,园丁和做卫生的大姐都知道猫粮放在哪儿,院子里甚至还专门为她和其他流浪猫安了一个循环水系统,冬天也不会冻的。

不过这不是从前吗?人家现在已然登堂入室,这待遇和要求自是与以往有了天壤之别。

不说别的,自从花花进了家,平素就不喜欢应酬的胡八一和萧景琰心安理得地成了下班回家的模范,晚上没事绝不出门。两个人或者一人一台电脑赶文章写稿子,或者窝在沙发里看片看球赛,唯一的不同就是景琰的身上永远有张三色长毛花毯子。

嗯,纯毛恒温、不定期变换形状、还会一问一答的那种。

 

“流浪猫进入家庭之后,不适于再放归户外,这会让猫咪认为它们被再度抛弃。”景琰搂着花花,对着电脑上“幸运土猫”公益组织的宣传主页,大声念给正收拾猫窝的胡八一听,“会给猫咪的心理带来严重的伤害。”

胡八一举手:“停停停,我可从来没说过要把她放院子里,”他瞥了一眼靠在景琰怀里伸着脖子被挠的呼噜噜眼睛也不睁的肥猫,悻悻地又补了一句:“搁院子里怕心理伤害,寄养吧,说人家没活动空间;让别人进家照顾,你们国安还有纪律不允许……”

“咦?”忽然间,老胡和景琰对视一眼——进家照顾?

 

胡八一惊讶地看到大梁陛下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神情:狡黠,嘚瑟,带着一股暗算成功的胸有成竹——这样的景琰是如此陌生,以至于他恍惚觉得自己一瞬间看到了诚秘书长。

“梁仲春?”

“对,他家最合适。苗苗是个好孩子,对小动物很友善,老梁说过他从小就喜欢猫。”

寂静的春夜,正为儿子小升初电脑派位忙的焦头烂额的梁仲春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于是,这个普通的周末对花花来说成了名副其实的黑色星期五,在三色彩狸愤怒的抗议声中,梁氏BNB隆重开张。

 

(2)

到达雄安的第一天晚上,景琰洗漱完毕打开了梁仲春发来的视频。

蔫头耷脑的花花趴在苗苗的书桌上看着他写作业,对梁仲春上下挥舞的逗猫棒不理不睬;折腾了半天还是梁太太在画面之外说了一句:“哎呀你别影响孩子做功课啦,猫狗到新家都是这样,适应两天就好了!”

好了么?未必吧。

景琰看着那张毛脸上恹恹的神情,一边嘀咕着一边点开美亚的界面,下了个进口猫粮的大单子。

 

四天时间眨眼就过,再见到花花时,小家伙一副别理我我不认识你们的嘴脸,别着头眼睛望天,一声也不吭。

胡八一和景琰讪讪地向老梁一家道了谢,一路上没话找话地花花长花花短,但是就是得不到以往话痨般的小祖宗半点回应。

“我去,不会真的是应激性心理障碍吧?”听景琰这么说,胡八一也有点心里发毛:“咱回家观察一天,先别着急。”

 

其实,哪用得着观察一天?

任何事情都是这样,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对症下药。

比如:

“花花,老爸和老爹以后出差尽量错开,至少留一个人在家陪你好吗?”景琰言辞恳切。

“……”

【花花内心独白:这还差不多。但老爹出差可以多一点。算了这个以后再说。】

“花花,这是最棒的进口罐头,大批量的还在路上,你先尝尝?”小心翼翼递过猫碗。

“……”【扭头】

【花花内心独白:少拿这种东西诱惑我!……好吧先放那儿我等会儿再吃】

“花花,你到底怎么才开心,跟我和你老爸说说?”胡八一严肃地看着猫咪的眼睛。

“……”【眼睛一亮】

【花花内心独白:老胡!老爹你终于GET到了重点!快快快,继续!】

“不限制小排骨,多多的极品金罐?”老爸的圆眼睛也亮起来。

“……”【鄙视】

【花花内心独白:切,本猫难道是那种只贪图口腹之欲的俗猫吗?呃,口腹之欲也很重要……对了,这难道不是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么?】

“那……给你找个伴?是要猫还要狗?柯基你喜欢吗?”胡八一自打和景琰在一起之后,就见不得任何单身猫狗。

“嗷!!!”

得,炸毛了。

【怒吼的花花:好的老爹,你成功地挑战了我的极限!】


景琰手忙脚乱地搂住发飙的主子,一个劲儿地连揉带哄,丧权辱国的词儿一串串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开玩笑开玩笑,那个柯基有什么好看的……腿那么短,咱们不要不要……猫也不要,就你最好看,老爸就喜欢你一个……好好好消消气今天晚上跟老爸睡好不好?”

“喵呜!!!!!!!!!!!!”

【太好了,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

 

当天晚上,老胡拥着景琰进屋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他家说一不二的主子正蹲在他们的两米二大床上,两只爪子松鼠般捧在胸前,大尾巴一甩一甩,无比投入地连撕带咬拆着自己那个枕头。

埃及长绒棉精纺的床品柔韧异常,并不好“处理”;但是刚刚吃饱了极品金罐的花花有的是力气,还有信念。

什么来着?

对,不抛弃,不放弃。

嗯,我执。

 

(3)

后来的某一天,八一听着卧室门外花花委屈的呜咽,忍不住问景琰为什么宠这个小东西宠到没有底线?

彼时情事方罢,景琰换好衣服懒懒地靠在床头上,胡八一收拾完毕,刚把门开了一条缝儿,蹲守半天的花猫就扭着肥肥的身子挤了进来,拖着长声跳到老爸怀里,两个爪子抱住景琰的脖子连亲带拱地蹭个没完。

听闻此言,原本正笑着躲避小型动物无差别攻击的景琰脸上现出些落寞,摩挲了那丝缎般顺滑的长毛半晌才轻声答道:“小时候,宫廷里也有猫儿豢养,只不过数量极为稀少,唤作狸奴。五哥景桓就有一只,白色的长毛,蓝眼睛,很漂亮。”他抬手捏住花花毛茸茸的爪子:“我因为生母的位分低,许多珍奇物什只有羡慕的份儿,是从不敢开口的。后来年岁大了些,跟着皇长兄读书习武,贪玩的心思便淡了,只是对猫儿还是很喜欢。”

胡八一点头,一边上床揽过人又问:“那你登基以后,也没有再养吗?大梁后来没怎么打仗,国家安定,做皇帝也总有能闲下来的时候吧。”

景琰舒服地把自己靠在八一怀里,自己却依旧圈着花花,用大拇指一下一下从猫儿的眉间抚过头顶:“那也不行啊。”他自失地摇摇头,话音里是一股藏不住的无奈:“做皇帝需要谨言慎行,岂不闻上有所好下必效焉?如果皇帝沉迷这些小情小趣,民间就会不思耕种动了国本,地方官也会妄想侥幸;再说一只上好的狸奴价值不菲,如果有不良之人借此搜刮,岂不又是难为了百姓?所以……”

胡八一无声地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觉得已经不必开口。他低下头把下巴埋进怀中人的发顶,刚刚沐浴过的发丝间是景琰最爱的悦木之源特有的清淡芬芳,一如爱人身边那漫漫流过的清茶般的岁月,清冷,孤寂,苦中一缕幽香。

 

(4)

所有的、所有的黑暗都已经过去,现在的你我,拥有的是最最平淡真实的幸福。

夏日凉风初动,吹起白色的纱帘,窗外的月季静静摇曳着;身边爱人的呼吸平静悠长,间或一翻身吵到睡得正沉的猫儿,伸出一个肉肉的爪子抓住棉布的睡衣,那上面细密的绒毛辉映着浅浅的月光。

好,亲爱的你说得对:

我们家,猫爪必须在上。

 


评论(34)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