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伪装者二周年金句联文】【楼诚衍生/谭赵/胡靖/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番外四:三江之约

暗戳戳推一个略有关联的前文:

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 

(番外二)1500岁的宝宝


本文引用《伪装者》金句:看来我要整肃家风了——明楼。

 

 

以下正文:

从西宁飞来的MU1323航班在下午14:40分准时降落在玉树巴塘机场。这个青藏高原上的支线机场等级为4C级,海拔约3950米,居国内通航机场海拔高度第三位。

谭宗明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又用力咽了咽唾沫,压下一阵阵涌上喉咙的烦恶,解开安全带直起身来。身边的助理担忧地看着他,想说话又咽了回去。

晟煊在当地的司机早就等在了出口,机场距离州府结古镇不过26公里,几乎是眨眼就到。

透过宾馆的窗户,能清晰地见到位于结曲南路27号的玉树州人民医院新建的5层大楼;白色的竖条状纵线硬朗朴实,彰显着浓郁的少数民族装饰特点,据说也有抗震加固方面的实际作用。

微信一下飞机就发了,但是并没有人回;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自然也是没人接。纵使沉稳淡定如老谭也多少觉得有些挫败——虽说是要给人家一个惊喜吧,但是没人回应的惊喜就不是惊喜了,那可是妥妥地叫尴尬。

这不六一节快到了吗,前天萧景琰还打电话问来着,像他们这种没孩子但是对祖国花朵满怀喜爱的人要怎么表示?呵呵这还用说吗,整个盛煊可是上海有名的社会责任感爆棚的企业,更何况自打认识了精灵古怪又德艺双馨的小赵医生,集团的公益支出就比以往又上了一个新档次。

真真正正单纯回报社会不求一切的那种。

 

就拿今天来说,3辆适合高寒地带的救护车已经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堪称国际水准的高寒地区儿童地方病研究实验室 首批资金也已经到位。助理明白,谭总真心没兴趣去参加那个什么捐赠仪式,但是,总不能跟人家医院院长和自治区、州的各路领导说,自己千里迢迢从上海飞过来,除了看一眼小赵医生其他都是幌子吧?

尽管这就是大实话。

什么时候都一样,真相就是难以面对。

助理耸耸肩,继续让手下人跟当地协调明天仪式上的各种细节;同时尽量不露痕迹地将国外最新的高原反应缓解剂放到了茶几上最醒目的位置。

老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哈。

 

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接连发生6次地震,最高震级7.1级,地震震中位于县城附近,共造成2698人遇难。

最先到达震中的669名医护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的紧急支援团队,其中就有第一附院的凌远和赵启平。

谭宗明在新闻镜头上认出了刚刚认识不久的赵启平。那天,玉树的夜间气温是零下3度,医疗帐篷外雨雪交加。大大的红十字在风中抖动着,随着起伏的篷布一鼓一鼓。应急光源下,夜店里时尚光鲜活力满满的小王子一身并不挺括的白大褂,昏暗的灯光也遮不住眼底的青黑。他站在同样疲惫却强撑着接受访问的凌远身后,双唇紧闭一言不发,但是脊背挺直、眼光坚定明亮。

后来,老谭承认,自己就是被那几个寥寥的谈不上任何艺术美感的镜头击中的。

 

再后来,地震中80%以上房屋倒塌的玉树干脆进行了重新的城市规划,几乎所有的公众设施和居民住房全部重建,轰轰烈烈的对口支援前后持续了数年。

小赵医生是玉树州人民医院新大楼落成后迎来的首批技术骨干,业务交流的期限是三个月到半年。

彼时,谭总已经和赵副主任度过了一段包括惊涛骇浪汹涌澎湃到风平浪静锦鳞游泳等各个阶段的精彩时光,天天出双入对俨然众多朋友同事当中的恩爱模板;而天生长着一副成功人士面孔的谭总,更是不止一次被诸如不知如何追到陛下的胡八一等单身狗深夜请教,跪求独门秘笈在线指点迷津等等不一而足,着实让这两位虚荣心顶到满格、幸福指数飙到了极点。

就这样过下去不好么?

经常加班,偶尔度假;经济大环境不好但是盛煊业绩不错,主任医师的职称虽然有点神奇但不是可望不可即;两个人事业稳定,家人康健,朋友们也都有趣——生活终于进入良性循环,打破这个节奏,真的有必要?


然而,去玉树支援交流的名单还是写上了赵启平的名字。

是两个人一致同意的。

谭宗明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看着他的赵医生恋恋不舍地关上小书柜的门,把整整齐齐的小黄漫们关在未来的至少半年之后;那人手边的行李箱里已经排列得满坑满谷,都是质量上乘的衣物鞋袜常用琐碎,没有一件不是他们两个人一起亲手挑选。

 箱子合上的同时,谭总轻轻拥抱了自己的爱人。没什么多余的话,也不必故作气氛地矫情一把,那块遥远寒冷的土地既然已经埋进了爱人心里,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他去走一走。

赵启平柔软的发丝垂在苏格兰花呢柔软的面料上,他已经习惯爱人在生活上的诸多细节,并深知自己在未来的一段时光将与这些细节代表的生活品质相去甚远。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多少有些奇怪的,而小赵绝不可能屑于去解释和说明什么,他只告诉自己,几年前那些风雪交加的日夜、那些残垣断壁的街道,还有那些面对灭顶之灾却依然平静坚韧的人们,包括那一阵阵飘荡在满城废墟上的寺院的钟声,都在繁华都市安逸美满的生活间隙,不断地呼唤着他、邀请着他。

不容拒绝。

 

医疗队出发的那天,谭宗明并没有去送。那天盛煊有个重要的并购会议,而会议终于结束的时候,他的赵医生已经发来一张照片——不大的宿舍四白落地,眉目如画的青年穿着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毛衣,跨坐在结实的木方凳上,在鼓荡的窗帘前笑得天地张扬。

窗外,是青藏高原如洗的碧空。

 

赵启平看到手机上的微信时已经是午夜。

杂多县于位青海省南部、玉树藏族自治州西南,西靠唐古拉山,距州府驻地260公里,平均海拨4200米以上。

上周小赵主任带队去杂多县巡诊,本来该是今天就返回玉树,但是不想临返程时来了一个被牦牛踩踏的孩子,伤势十分严重;幸亏团队里还有个来自美国的胸外大神欧文庄医生,两个人联手足足十六个小时,才把这个名叫尼玛江才的7岁男孩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安慰了泣不成声的江才爹娘,小赵医生脚步虚浮地往办公室晃;几步之外,庄医生不知道在跟谁讲英文,声音嘶哑得一塌糊涂。

他抓了抓头发,正在想着要不要吃碗泡面再去睡,半闭着眼睛抓起手机,手指一划就看见了谭宗明的一串信息。

暗淡的灯光下,小赵医生毫无形象地靠在办公室斑驳的墙壁上,捧着手机嘴角弯弯。

反了你了,突然袭击啊。

看来,有必要整肃家风了。

医院一片寂静,能听得到楼外风声呼啸;五月的高原之夜已经不复冬日的凛冽,从初绿的树顶向上看,满目星光灿烂。

 

来到玉树谭宗明才知道,这个总面积26.7万平方公里的全国第二个少数民族自治州,竟然是中国三条大河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共同发源地、三江源国家级保护区的主体。境内河网密布,水源充裕,素有"江河之源、名山之宗"的美誉。更为难得的是,长江和澜沧江的源头都位于小赵医生现在所在的杂多县。

越野车在路上飞驰,尽管如今的道路条件已经好了很多,但是穿越大大小小的河流草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高原反应总算轻了一些,谭总紧抓着扶手凝望着车窗外土褐色为主的荒野,感受着一阵又一阵的颠簸,心想他的赵医生似乎从来没有提过这里的艰苦与荒凉。

这真不大像他,却又真的是最真实的他。

 

此刻,救护车和儿童地方病实验室的捐赠仪式正在举行。自治州人民医院的广场上,气氛热烈、欢声笑语。致辞完毕,晟煊的代表再次为谭总的日程临时变更向北京来挂职的院长道歉:“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看看面前州电视台的镜头,胖胖的院长面上是得体的微笑,身子却悄悄挨近:“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想想对着有些愕然的对方又补了一句:“我和启平是朋友。”

我去。

小赵医生果然到哪里都能混得风生水起。

 

下午3点整。

高原上的人们,生命像野草一样旺盛。观察了大半天,小江才的各项指标都还不错;赵启平略略放下了心,再过30小时不出现并发症,这孩子的一条命才算真正被救回来。

再看看表,谭宗明应该乘坐的MU2314 航班该在40分钟后起飞,从玉树到西宁大约是16:35,转机再回上海,大概今天晚上能跟他好好聊聊。

嗯,关于整肃家风的问题。

 

“赵医生,好久不见。”

赵启平发誓,推开自己办公室门的一刹那,他真的有点方。

谭宗明在下午刚刚西斜的阳光里转过身来,身下的旧转椅发出嘎嘎的响声;他的头发和肩膀都沐浴在金色的光晕里,嘴角扯出一个坏坏的一字:“我的心脏有些不舒服,想请赵医生诊断。”

“呦呵……”只用了不到一秒钟,赵启平就恢复了镇定:“心脏我可不管,如果你被人打断了腿,赵医生倒是能够勉为其难。”

“打断没人敢,跑断了是真的。”爱人的臂膀坚实有力,怀抱里再没有熟悉的香水味道,满满都是来自高原旷野的疏朗:“躲这么远,太不像话。”

“还好意思说我?你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下?”

“怎么?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有什么惊喜……不过那个实验室确实不错,我原来以为就3辆救护车呢!”

“你家先生的手笔,必须的。”谭宗明贪婪地嗅着久违的消毒水味:“还有专门给你的,凌远和熏然还有阿度都带了礼物,我放在玉树你宿舍了。”

“好啊,大家伙儿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小赵医生在老谭怀里磨牙。

谭宗明轻轻笑起来,到底有些不忍心:“我明天必须走了,能一起回玉树么?”

赵启平犹豫着摇摇头:“那个孩子还要观察30个小时……”

“我就随便问问。”老谭在有些凌乱的发顶上印下一吻:“随便问问。”

 

赵医生没有说话,双臂热情地缠了上来。

“老谭……”

“嗯?”

“下次你来,我带你去看澜沧江源吧……”愈加倾斜的阳光里有尘土腾起的细碎光斑,小赵医生略带嘶哑的声音如梦似幻:“就在这里的贡则木杂雪山,源头段叫做扎曲,不通公路,必须骑马才能到……小江才的家就在那附近,他说等7月份雪都化了,花也开了,草地会变得像一块特别大的鲜花地毯……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好吗?”

“……”

谭宗明半晌无语,只是又一次收紧了双臂。

 

好的。

我答应你。

一起去看那条流经6个国家、排名世界第九的澜沧江,如果可能,还要走遍玉树去看长江和黄河——看它们如何从雪山冰川中淙淙走来,看它们如何一点点奔流澎湃,看它们劈山开原激荡入海……

今天,就定一个三江之约吧,好好看看这片遥远荒凉的土地,还有这里纵横在天地之间的那些美丽的大江的最初。

其实,那些浅浅的溪流就像怀中的这个人:有清澈坦荡,更有责任担当,所以能够成为阳光下的碧波月夜中的涟漪,成为大海、成为大洋……

成为爱与生命之源。

 

三江之约,

约定百年。

 






交卷交卷!你们咪没有耍赖!

大声告诉我,喜欢不喜欢这篇软软甜甜的谭赵?

爱楼诚爱生活,感谢所有参加【伪装者二周年金句联文】的小仙女们,别忘了我们自己的约定:楼诚再战一万年!

评论(3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