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多cp/穿越】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十八)

PS:咪咪碎碎念:我就知道一章写不完,搞事情必须要分上下集。


(1)

寸土寸金的香港九龙土瓜湾马坑涌道12号,是香港最大的劳工团体——香港工联工会【注1】的总部地址。这座现在看来并不起眼的小高层大楼1964年8月落成时曾颇为轰动——它最早的名字是香港工人俱乐部,是香港各界特别是产业工人历时六年做义工、募捐建立起来的,如今已经被视为一国两制的港岛最为汇聚大陆“精神”特色的所在。

 

拜地势所赐,港岛的街道都不很宽,所以隔着条马路居高临下地监视实在是一项很轻松的工作。

身材劲瘦、高挑帅气的男人从12号开向街角的大门里走出,挑衅般摘下墨镜,朝对面的窗口看过来,眼神当中是毫不掩饰的警告意味。

明明隔着有段距离,对面的人还是仿佛当面被摁住手的小偷般浑身不自在。他多少有些讪讪地摸摸鼻子,转身在电脑上发出信息。

“确认。大陆公安。”

 

新界荃湾。

一处不起眼的公共屋村公寓房里,精密仪器云集的房间窗帘低垂;30多岁的瘦小女子看到最新传来的文字和图像,转身进入身后的另一扇门:“辉哥,这是季白。”

“你肯定?”

“肯定,我们有他在云南和整个西南大区的资料。”

对面默然片刻:“这次……大陆果然高手尽出了。”

“辉哥?”

“联络鱼叔吧,就说……阿辉要当面呈报。”

 

(2)

1997年7月1日零时,湾仔会展中心新翼五楼大会堂。

万众瞩目下,红蓝白相间的米字旗缓缓降落;雄壮激昂的国歌声中,鲜艳的五星红旗与紫荆花区旗相伴冉冉升起——这是一个庄严的历史性时刻: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

时光飞逝。

2017年6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一行乘专机抵港,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并视察香港特别行政区。

 

在此之前三天,明楼在明诚等几位精干随员的陪同下,进驻西营盘干诺道西160号的西港中心中联办【注2】大楼——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

明诚知道大楼之外,他的一举一动都不是秘密。

好啊,愿意跟就跟着呗。

一个下午,他迅速造访了上环信德中心、九龙唐约道6号以及沙田小沥源都会广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安排,因为这三个地方,分别设有中联办的香港岛、九龙和新界工作部。

最高级别国家领导人即将抵达,最后检查一下各个部门的工作根本不需要理由。

但是这么紧张的工作节奏当中,还能有时间去逛街么?

 

 “报告!明诚今天下午去了铜锣湾希慎广场的诚品书店,在里面待了40分钟,除了付款之外没有和人交谈。”

“他选了什么书?”阴暗里回应的声音有一种特别的嘶哑,像钝刀子划过破旧的铁皮桶。

“唐德刚的《烽火八年》,日本作家沟口彰子的《BL进化论》,还有一本园艺杂志《藤本月季》”。

 

一片沉寂。

确实,这是个什么组合?又寓意着什么?

屋外传来几下谨慎的敲门声。

随后响起的声音恭谨异常:“荃湾的辉仔发来最高约见申请,说……有重要情况要向您当面呈报。”

 

看着阿诚放到面前的几本新书,明楼皱起了眉头。

面前的人沉肩直颈、站姿笔挺,浑身上下如一把利剑随时出鞘。明楼略一沉吟正要说什么,却感到那逼人的锐利不过短短几秒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宽和宁静的温润,如5月暖阳下的春水,平顺而清澈。

感到这种变化,抵港不久的国安常务副部长微不可察地点点头:“书选的不错。让他们查去吧。”

阿诚略一致意,转身告退。明楼抬手唤住他:“这个……你要喜欢就拿走看吧,谅他们也没本事摸进我的办公室。”

青年耳尖微红,拿了书离去。

 

明楼自失地摇摇头,打定主意,这几天要自己注意不要有这种明显私人性质的交流。

已经半个月了,工作上的配合行云流水几乎无懈可击,以至于他直到刚才那一刻,才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面前的人已经不是阿诚。

因为那一瞬即逝、却独属于萧景琰的羞涩笑容。

 

午夜。

中央空调的声音并不大,但微微的电流声已经足够让人辗转反侧。景琰盯着头顶素白的天花板,放缓了呼吸。房间里只有自己,甚至能听到心脏在一片寂静中有力地搏动。

 

(3)

半个多月前那个普通的上午,在国安部召开的特别会议是这一切的开始。

主持会议的是明诚。

这似乎很罕见。景琰注意到几乎所有的与会者都表示了适度的惊讶,但是很快他就无暇他顾,转而被会议内容牢牢地锁定了。

“今年7月1号是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纪念日,中央和特区政府都有一系列庆祝活动。据了解,习主席将在6月29号抵达香港参加庆祝活动并对特别行政区进行视察,预计停留到7月1号中午。”

明诚清冽的声线在阔达的会议室里回荡,语调平静,遣词精准:“与此同时,作为庆祝活动的一部分,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注3】编队将赴港停靠共襄盛举,并对香港市民开放,允许全舰参观。”

 

明诚背后的PPT赫然换成了航母编队航行的画面:深蓝色如天鹅绒般平缓的海面上,一架歼15舰载机正在起飞;金色朝阳下,航空母舰高高翘起的跑道上两个硕大的数字“16”闪闪发光。

景琰的脑海中陡然响起一句高亢的旋律:“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黄花 朝露映彩衣……”

——那是B站点击率高达数十万的网友自制视频《千秋家国梦》,来自微信群里一帮平时只会花痴八卦的女孩儿在去年国庆时的“吐血安利。”

景琰想起那屏幕上模糊不清的“81192"【注4】战机的画面,还有那满屏连绵不断的"祖国万岁。"
那天,屏幕上耀眼的中国红灼灼灿烂,让他眼眶酸涩、心口生疼。
还有前不久在全速前进的"广州号"导弹驱逐舰上,杜见锋在猎猎海风中指着南沙方向大声说:"打个赌吧,咱们的第二艘航母肯定来南海!"

……


航母的画面并不很长,却让景琰胸中烈火翻涌。

在座位上绷紧了身体,他稍稍前倾了一下,把明诚接下来的话更加完整地收进耳中:“辽宁号访港的消息,将在习主席抵达香港的当天由国防部正式宣布。我们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就是确保航母在香港停留期间一切顺利。”

“据可靠消息,”明楼起身的同时,明诚自然地后退一步,递过激光笔。“背后有M国支持的某恐怖组织将尝试在航母到港期间制造混乱。目的是加剧亚太地区的紧张局势,特别试图搅乱台海地区的政治风云,从而达到牵制大国精力、减轻国际反恐合作的效果,为西亚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盟友争取喘息机会。”

绿色的荧光在大屏幕上滑动,明楼的声音不辨喜怒,仿佛在叙述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这个组织就是我们追了好久的达科瓦,它的前身是被我们在国安组建之初破获的美日联合间谍网。”明楼的目光从略带懵懂的萧景琰脸上掠过,停在另一端与几位年长的同事对视:“没错,现在可以确定,达科瓦的首领就是当年从我们手里逃走的蝰蛇。”

“所以这次,我们不仅要确保航母安全,同时借机拔掉他们在香港的这颗钉子;此外还要顺藤摸瓜,趁着他们这段时间与香港联系频繁动作较大的契机,彻底摧毁这颗毒瘤。”明楼锐利的目光凛然扫过全场,提高了声音:

“现在我宣布!”

……

 

景琰看着一项项任务分派下发,看着洪少秋和协同作战的季白都各有职司,心中既紧张又期待,不知不觉间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萧靖!”

“到!”

“你代替明诚担任我的秘书长,全程陪同我在香港的一切活动。记住,遇事不许私自作决定,除非遭遇生死选择。”

“是!”

 

那天的会议其实不长,结束时甚至能赶上国安食堂的用餐高峰。景琰端着餐盘和洪少秋季白坐在一起,看着明诚打包了两份午餐离去,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下午,他和明诚平静地开始“工作交接,”并从他口中知道明楼在升任部长前也曾是出生入死的一线特工,代号叫做“眼镜蛇,”曾经与一位代号是“蝰蛇”的对手有过殊死较量。

“那次,间谍网被撕烂了,我们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明诚的语气中浮动着时间带不走的沉痛:“我的一位老师就牺牲在蝰蛇手里,他和明部长是同学。”

明诚的话到此戛然而止,景琰也没有再问。

战友,袍泽,师长,只有这几个字就够了,不必再多说。

 

此刻,明诚……应该很顺利吧?

景琰又翻了一个身,窗外,维多利亚港晨曦初露,又是平常又不平常的一天了。

2017年6月29日下午,中国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就香港回归20周年庆祝大会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也是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是值得庆祝和纪念的。辽宁舰航母编队将在跨区训练期间赴香港,参加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的庆祝活动,具体活动安排将适时发布信息。”


稍早时分的中联办大楼里,“明诚”为明楼递上最新的工作简报:

辽宁舰航母编队6月25日从青岛启航,展开跨区机动训练。编队由辽宁舰和052D型导弹驱逐舰175银川舰、052C型152济南舰,以及导弹护卫舰054A型538烟台舰组成。现在已经按计划在前往香港途中,预计于7月1日下午4时许进入台湾海峡,沿海峡中线以西向西南航行,大约在7月2日晚9时30分驶离台湾海峡,进入南海。按计划将在7月7日抵达香港。 


(4)

南美,巴西,里约热内卢。

南回归线的太阳火辣灼人。

美国某权威媒体曾经评选出“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混乱城市”,这当然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排序——很不幸,里约多次蝉联这个榜单的冠军。

此刻,英俊的东方男人正在热浪滚滚的拥挤街区里快步行走。身边,蛛网般飞在头顶的电线连接起一幢幢简陋的红屋顶,毫无规划可言的狭窄街道上,衣衫褴褛或者干脆赤膊的小孩子欢笑着跑过,浓妆并身材比日光还要火辣的女郎毫不掩饰地对他抛过心知肚明的眼神,收到一个礼貌并略显拘谨的回应。

“胆小的东方人。”女郎耸耸肩,看着男人身边挂着导游证件的本地人嗤之以鼻:不过是又一个跑到favela(贫民区)猎奇的游客罢了。嗯,可能这个家伙比较有钱,没有加入大拨轰的旅游团,一个人雇了导游。

也许刚才应该再主动一些。

“有钱人总是值得更好的。”

女郎再次耸耸肩,望向两人消失的街角,并无比淡定地在突如其来的枪声里点着了一根烟。

 





【注1】香港工联工会:(英语:Hong Kong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缩写为HKFTU),简称工联会,1948年成立,前身为港九工人联合会,政治立场亲北京。现时有229间属会和赞助会,涵盖行业广泛,主要分为汽车铁路交通业、海员海港运输业、航空业、政府机构、造船机械制造业、建造业等,属会会员人数约30万,为目前香港会员人数最多的劳工团体。 工联会本着“与香港同步 与基层同心"的精神,贯彻"爱国、团结、权益、福利、参与"的工作方针,在政治、社会和劳工事务上作出全面参与,以维护雇员权益,建立公义社会为宗旨,并向会员及市民提供多元化的福利服务。

【注2】中联办: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简称香港中联办或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代表机构,前身是成立于1947年5月的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2000年1月18日正式更名。

中联办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的三大机构之一,另外分别是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和解放军驻香港部队。

 

【注3辽宁号航空母舰,舷号16,简称“辽宁舰”,是我国第一艘可以搭载固定翼飞机的航空母舰。其前身是苏联海军的库兹涅佐夫元帅级航空母舰次舰瓦良格号,1999年由中国购买,于2002年3月4日抵达大连港。2012年9月25日正式更名辽宁号,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序列。 

2013年11月,辽宁舰从青岛出发前往中国南海展开为期47天的海上综合演练,期间中国海军以辽宁号航空母舰为主编组了大型远洋航空母舰战斗群,编列近20艘各类舰艇。这是冷战结束以来除美国海军外西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单国海上兵力集结演练,标志着辽宁号航空母舰开始具备海上编队战斗群能力。

 【注4】81192:中国战机编号,特指美国侦察机与中国战斗机相撞的重大事件。

2001年4月1日,美国EP-3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侦查,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编号为81192的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军飞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后被中国确认牺牲。而美国军机则未经允许迫降海南岛陵水机场。(另一说:央视CCTV8报道的纪录片中,王伟的飞机编号为81194)

PS:王伟烈士与战友的最后对话如下:“呼叫81192,这里是553,我奉命接替你机执行巡航任务,请返航!”

“81192收到,我已无法返航,你们继续前进,重复,你们继续前进!”

 


咪咪吐血安利B站视频:《千秋家国梦 (航母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07090/?from=search&seid=14664645604552548630

评论(5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