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多cp】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十九)


 

(1)

两个壮硕的年轻人迅速隐没在狭窄逼仄的街角,地上的尸体也被带走。除了一滩在烈日下刺目的红色反光,好像一切都与几分钟前没什么不同。

“黎叔,怎么样?”

“没事。”

 子弹擦着耳边飞过带来的尖啸声还徘徊不去,明诚伏在一个翻到的铁皮咖啡桌边,姿态和神情都是一等一的狼狈。只有声音简短有力,冷静异常。

黎叔是国安派到南美的老人了,此时已经恰到好处地拿捏着惊慌与释然的分寸,上前搀起兀自抖着腿不肯直腰的明诚,口中是交错着闽南话与英语的劝解:“哎呀不要紧啦,这里经常这个样子……打完枪就好啦!你看,警察已经来了!”


果然,警笛声中,一群看起来颇为精锐的里约警察出现在视线当中,而在此之前,小孩子们已经又快活地在巷子里追逐起来。

只有挂着导游证件的黎叔还在和明诚理论:“张先生你要想清楚啦,贫民区就是这个样子啦,打枪是正常的。你要是不继续走也没关系,但是费用可是要按照原先说好的来算的……”

明诚显然还在犹豫,身体甚至还无意识地紧靠着侧翻的桌子角,并在有一只手拍到他胳膊上时惊恐地几乎跳起来。

桌子的主人、杂货店的老板托尼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毫无攻击性,一旁的黎叔则笑着用葡萄牙语向托尼解释自己客人是被刚才的枪战吓坏了,托尼表示了真诚的理解。


是啊,这可是在里约热内卢,在favela(贫民区)啊。

每个第一次遇到枪战的游客都是这样,这个东方人……唔,白长了那么个高个子。

托尼把门前的凌乱收拾好,看着这个心有余悸的游客和他的导游争执着慢慢远去。嗯,今天一切平静,并没有什么值得向苏克雷先生特别汇报的。 

 

(2)

美国《华盛顿邮报》:“如果赴港,一定不是辽宁舰单枪匹马,而是一个航母战斗群。” 观察家认为,此次航母编队将包括最能展示中国海军能力的舰艇, 此外辽宁舰赶赴香港,还表明中国对南海主权权益的关切。

 台湾《中时电子报》:去年底辽宁舰战斗群曾巡航渤海、黄海和东海一带,并向东驶往宫古海峡、巴士海峡与台湾海峡等海域,引起日本、台湾和美国高度戒备。“本次赴港,辽宁舰从青岛向南往香港必经台湾海峡,恐怕又将再次引起两岸紧张局势。”

日本共同社:虽然港媒称辽宁舰的来访是为了“增强民族自豪感”,但实际上此举也有“牵制香港个别势力的目的”。

 中国航母专家李杰 :辽宁舰作为国家名片,在香港回归20周年的重大节日去香港进行形象展示,表明中国海军的开放和自信,而且这是有先例的。2012年在香港特区成立15周年时,应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邀请,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完成护航任务的171护航编队在返航回国途中停靠香港昂船洲海军基地,并对市民开放。2001年、2004年、 2009年等,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都曾先后数次到访香港。

 

……

 

明楼桌上的简报条理清晰言简意赅,摘编精准扼要,偶尔几句点评分析更是直中重心,显示出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敏锐的观察判断能力。

 除了外文情报分析必须仰仗范川以外,中文方面的一切事物已经与真正的明诚相差无几了。

景琰又轻轻放下最新改动的行程表。

7月1日,在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乘专机回国。至此,回归庆典在国家顶级层面上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程序部分。

 

接下来,就是更加具有多重解读空间的其他组成内容了。

回归20周年庆祝活动项目繁多,不少需要明楼直接参与。尽管xian法规定,国安部各位副部长人选从不对外界公开,但是在一定范围内,明楼和他身边的高级助手们姓氏名谁都并不是秘密。

这几天,在走马灯般纷至沓来的公开半公开场合,风度翩翩的明部长依旧是各种意义上的焦点之一,而他身边那位年轻的秘书长也依旧俊逸非凡举止得体,并和往常一样几乎形影相随、寸步不离。

 

(3)

 一帧帧或清晰或略有模糊的影像陆续从香港发出,越过万里大洋,重现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拥挤杂乱的贫民区里。

外表破陋不堪的建筑进得门去却是别有洞天,精致奢华的内装修绝不逊色于任何世界级富豪的私邸;年近六旬但身材健硕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上滚动的画面,只有偶尔下意识的小动作暴露出了内心的紧张。

 

将近20年前那场生死之战其实从未远离。彼时的明楼还没有现在那份久居上位后渊停岳峙的气度,但是身手出类拔萃、卓然不凡,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翘楚。

 当年最后的厮杀毫无章法可言。悍不畏死的明楼抱定了同归于尽的信念,如愤怒的眼镜蛇携风带砂袭卷而来;若不是他的同伴以身相护,蝰蛇毒枪之下,焉有人能够生还?

 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到底还是捡了一条命?----男人摸了摸脸,右边的义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但是却时刻提醒着他那时的凶险。

 瞎了一只眼睛,从此隐姓埋名;几十年蛰伏偏远,慢慢东山再起。

 屏幕上的明楼举手投足都是风采出众,近年来,随着情报网络的日渐缜密,这个昔年宿敌的相关资料也偶有收获;他还早就注意到了“老朋友”身边的那位助手,很显然,这位与当年的明楼颇为相似的年轻人绝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

“也许哪天就是他会要了我的命。”

 蝰蛇脑海中蓦然冒上这个念头,把自己吓了一跳;他定定神摇摇头,暗笑自己真是年岁大了,见了老对手就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其实,达科瓦能发展到今天,与中国大陆情报机关的直面交锋实在是迟早的事情,不过,蝰蛇真心希望这图穷匕见的一天还是晚点到来为好。

 

就像这次,在香港回归20周年的特殊日子里给老朋友添点麻烦是必要的,如果成功的话,不但能给背后的大佬们有所交待,更是会大大巩固达科瓦在这个行当里的江湖地位。任何圈子里都有竞争,蝰蛇悲哀地回想起自己当年的风光,慨叹着惨淡经营来之不易的今天,无声地叹了口气:“还是要低调啊,也许再过个五年八年……”

 

也许再过个五年八年,手下也能调教出一两个像明诚那样出色的人才;否则,拿什么和人去拼?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多年,明楼身边文武双全更兼滴水不漏的人才也只得一个明诚,现在这种全球瞩目的时候,公务身份所限他只能陪伴在明楼身边、想出都出不来;而只要他无法亲自动手,那么其他人出马顶多是伤筋动骨一场,大不了折进去香港的家业——打天下嘛,这点代价达科瓦还付得起。

 蝰蛇此时无比感谢那些属于公众视野和官方发言不得不粉饰的形象工程,他直起腰,轻咳一声:“告诉黑鱼,掌握好分寸,别真把中共惹急了。还有,明楼和他身边高级助理的消息,随时报告。”

 “是!”

 

 (4)

2017年7月6日,清晨6点,香港中联部大楼。

 看了看表,彻夜未眠的明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揉了揉眉心。

 桌子上的咖啡温度正好,馥郁的香气与以往只有细微的不同。外间的办公室刚结束一个简短的会议,会议的简报已经几乎同步般出现在了面前的电脑上。

 半个月来,除了洪少秋范川等少数几位知情人以外,没有任何人察觉那个他们朝夕相处的诚秘书长连外表带内核都换了个彻底得不能再彻底。

 

明楼打开景琰刚送上来的文件,上面签发章处明诚的签名已经连他都分辨不出来了。

 这个陛下,究竟还要给人多少惊喜?

 

里约来的消息保持着约定的频率,并不很频繁。明诚孤身出发,转机中与临时征召的特别小队陆续汇合,具体的任务细节只有在事后的报告中才能知晓。

 明楼喝了一口咖啡。不能多想什么,尽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自己动手,但是他深深知道,只有在所有的场合“一切如常”,才是对这次任务、对前线的明诚最大的帮助和支持。

 换句话说,外形酷似、举止无差的景琰才是阿诚最有力、也是唯一的防护盾。

 

景琰轻轻敲门,示意明楼,时间已到。

 时差【注1】10小时,现在正好是里约热内卢的傍晚时分。

 计划中就是此刻。

 

 化名伊亚斯.苏克雷的蝰蛇直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到了此刻。

 面前身材颀长的年轻人用一个姿态优美的“大劈”让他彻底的瘫倒在地,尽管身上至少三处伤口都在血流不止,但是他依然站姿挺拔,指向自己的枪口坚定而沉稳,甚至没有一丝丝颤动。

 “明诚!你……不是刚刚还在香港么?”蝰蛇试图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几乎一动也动不了:“我……5分钟前……还在电视上见到了你!”

 “不止是电视吧?”明诚英俊的面庞上浮上一层冷笑,笑意却未达眼底;从他这个角度,眼睛的余光正好可以看到蝰蛇斜后方的电脑屏幕上达科瓦香港总部实时发送的影像——一群便衣正破门而入,明诚轻易地在其中辨认出了洪少秋的身影。

 旁边的房间里传来两声保镖垂死的低吼,几声短促的枪声过后,一切归于沉寂。特别小队已经开始检索重要的文件物证,国际刑警组织和反恐联盟最高密级的跨地区合作,终于将一个重要成果收入囊中。

 热带海洋的风一股一股从破碎的窗户涌入,远处隐隐传来刺耳的警笛声。里约警方的配合这次看来堪称高效,时间拿捏得刚刚好。

 

 明诚跨前一步,枪口的角度没有丝毫变化。他平静地注视着面前这个满面血污的男人,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地道、清晰:“这是来自眼镜蛇的问候。”

 此刻,里约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滩上正在迎来这个城市一天当中最瑰丽的时分:金色的夕阳在人们的目光中缓缓沉入浩瀚的大西洋,当那一团火热的光芒终于被海水接纳、耶稣山上巨大的雕像沐浴在更加绚丽的余晖中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发出了震耳的欢呼。

 与此同时,仅仅数公里之外,蝰蛇听到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那个浑身浴血的东方青年脸上一丝痛楚瞬时闪过,醇厚的声音一字一顿:“由他与毒蜂的学生青瓷代为转达。”

 

 

 

(5)

 

2017年7月7日。

 

辽宁号航母编队挑选在这一天进入香港,在网络上引起了铺天盖地的解读。毕竟谁都知道整整80年前、1937年的这一天,在中国的卢沟桥都发生了什么。

 

萧景琰早早地起床了。

 这天上午十点,香港特区政府将在昂船洲军营为到访的辽宁号航母编队举行欢迎仪式,这种场合明楼不需出席,只在后面坐镇即可。但是,一线的情况必须随时掌握。

 

特区政府已经启动了最高级别的安保措施,大陆的国安公安也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为这一天,各路人马准备了不知多久,与各种明里暗里的势力周旋较量了也不知有几个回合,此刻终于到了正戏开锣的时候。

 景琰换上一件最寻常的白色衬衫,下摆扎进合体的牛仔裤。他挑了一款明诚最喜欢的雷朋挂在胸前,此时天刚蒙蒙亮,他要沿着航母行进的路线,在几个特别的陆上点位如海怡半岛、香港仔快速巡视一圈。

 

香港的赤柱对开一带海面是进入香港的主要航道,这里航道水深却相对狭窄,加之旁边的山坡和高层建筑视野良好,是拍摄航母入港的理想所在。几天前,就有媒体开始在这附近踩点,扛着各路机器比比划划。今天,更是天还没亮就已经人头攒动了。

 景琰手里端着一架明诚留给他的莱卡,眼光一扫,不动声色地给现场的安保打了一个高分。

 

清晨5点,辽宁舰与属舰已经驶抵香港最南端岛屿蒲台岛南面海域。多艘船只在蒲台岛以南水域排成一线,并闪亮红灯引领,形成一条航道。早上6时35分,辽宁舰编队呈一字型陆续进入香港水域;7时,导弹护卫舰烟台舰率先现身赤柱对开海面;7时13分,导弹驱逐舰银川舰现身;7时18分,导弹驱逐舰济南舰现身——这就是俗称的辽宁号的“带刀护卫”们了。

密密麻麻的小艇们也进入了视野:橙色的是领航船,艇身写有中文“领航”和英文Pilot字样;黑色快艇则是香港水警原反走私特遣队,应该为了辽宁访港特别借调作为安保之用。而那稍大一点、上青蓝下黑的小警轮,平时就是负责港口巡逻的。行驶在高山一般的军舰旁边,景琰心疼地想起报纸上对它们的称呼:小蚂蚁。

 舰队的斜上方有直升机在盘旋,景琰知道,那是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正为舰队提供空中警戒支援,说不定季白此刻就在上边。

 

 一直细细密密的雨不知何时停了,一直叽叽喳喳的议论也不知何时停了。骤然破出云际的天光把刚才还是灰蓝色的水面映照得湛蓝澄澈,而就在一片屏息中格外清晰的相机快门声中,在香港消防船喷出的洁白礼宾水柱中,银灰色的艨瞳巨舰缓缓驶入视野。

 

透过200mm焦距的清晰镜头,辽宁号壮美的身姿尽收眼底:高高翘起的飞行甲板,舰艏以访舰礼仪垂下的半锚,傲然停放的歼15舰载机,还有甲板上由700多名整齐列队的水兵组成的四个大字:“香港你好。”

 

猛然间,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压抑不住的欢呼,身边正在直播的香港本地电视台的女主播甚至激动得大声叫了起来;景琰抬眼一看,只见海逸半岛对面,不知何时已经有两道绚丽的彩虹飞架海面,一明一暗、为昂然前行的航母搭起一座天地之间巨大的七彩拱门。

 

景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蓝天下、碧海间,辽宁号航空母舰从容地行进着。巍峨的舰艏上,硕大的“16”舷号在初起的朝阳中闪烁着耀眼的光;它高大雄伟的身影缓缓移动,闲庭信步般穿过横越天际的双环彩虹,笼罩千条瑞气、披洒万道霞光。

在它身后,是南中国海起伏的波涛;在它面前,东方明珠正敞开温暖的怀抱。

 

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注1】中国与巴西时差:

 

里约热内卢位于西三区,北京位于东八区,夏季比北京晚10小时,冬季比北京晚11小时。

评论(63)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