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多cp】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二十)【完结章】

谨以此文,恭贺伟大祖国生日快乐。
此生无悔入华夏,
惟愿你年年岁岁 海晏河清 江山如画。


(1)

胡八一发誓,要是早知道会撞见这不可描述的一幕,他宁愿在大广场上多晒一会儿。

不,宁愿遇到个被盗过几百回的墓。

 

午后的协和新医疗大楼特护病房安宁静谧,夏日的阳光格外充足地照在楼道的绿植上,在淡雅的走廊墙面上洒下点点光斑。

明诚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但是离行动自如还差得远。医院里自是没啥油水,今天中午12点吃完午饭,两点多诚秘书长的肚子就开始叫。听说医院对面的外交部街里面有家不错的小笼包,同样被勾起馋虫的景琰自告奋勇就要去买。

开玩笑,大热天的,这种跑跑颠颠的活计能劳动自家陛下去么?

话说八月底的太阳真不是盖的,虽然路没多远,胡八一还是充分地感受到了空调的珍贵,发明空调的那哥们儿叫什么来着,哦对,威利斯.凯利,上辈子和这辈子都绝对拯救了全世界啊。

老胡心下念念有词,一手拎着小笼包一手端着店家赠送的小米粥、用半边肩膀拱开病房门,一张嘴也没闲着:“赶紧的赶紧的,包子刚出锅,这粥不凉不热正……”

一个“好”字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胡老师一口气没上来把自己憋成了个关公,对面那人也蓦然一怔,看过来的眼光中竟然能见到……杀气?

胡老师用尽亘古洪荒之力,才没把辛辛苦苦拎到这会儿的小笼包扔在地上。

 

明媚阳光被低垂的白色纱帘过滤去了不少亮度,给这间宽敞的病房罩上一层朦胧的舒缓。明诚的病床就在半光半影之间,身穿着蓝白两色条纹病号服的年轻人半躺在摇起的病床上,没有发胶固定的黑发有些凌乱地垂在额前;双眸半闭,密密的睫毛鸦羽一般在还有些苍白的面庞上投下两弯淡淡的影子;水色泽润的双唇却半张着,软软轻红的唇瓣之间噙着一小块细细巧巧的苹果。

苹果的那一端是……明楼。

 

好吧,我看到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

萧景琰和赵启平勾肩搭背地晃出电梯,一眼就瞧见胡八一靠在病房门口,满脸都写着生无可恋,不禁奇道:“这么快就回来啦?启平刚从机场过来我去下楼接他……唉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不大好?”

胡八一没回答,心不在焉地跟小赵医生点了个头就一把拉住了景琰的手;几个人进得门来,但见明楼正一本正经地坐在病床不远的沙发上看报纸,明诚正用没挂点滴的那只手去解系紧的塑料袋。

景琰赶紧去帮忙,等赵启平洗了手过来才交给他,又抬眼去看神色始终有点怪怪的胡八一,低声又问了一句:“真没有不舒服?”

胡八一摇摇头,想了想还是慢慢地说道:“可能是刚才被太阳闪到了,有点辣眼睛。”

景琰释然地点点头:“哦,那没关系,一会早点回家我给你敷一敷就好。”

小赵医生的一双圆眼睛骨碌碌乱转,他听到旁边的明部长不大自然地轻咳了一声,而面前这位病号明明嘴里叼着小笼包吃得眼睛也不抬,却莫名其妙地渐渐红了耳尖。

 

(2)

9月的第一个周末,是景琰的朋友们能够聚齐的人数最多的一天。这段时间好事儿、大事儿还真是不少,聚会的理由无比充分。

明诚伤愈出院;李川奇来北京上党【校】;赵启平结束了已经延期一次的青海对口支援;方孟韦入选【十】【九】【大】代表;凌远即将调任协和医院副院长;而季白在软磨硬泡了几个月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即将回到西南缉/毒前线。

 

从鼎鼎大名的柳荫街拐进去,曲曲弯弯的胡同深处有只有熟人才能摸到的私房菜馆子。倔头倔脑的掌厨老爷子祖上是宫里的供奉,如今儿女都长大成人远走高飞,自个儿守着老宅开个餐馆纯粹就是为了图个乐。

没菜单,自然不需点菜,谭宗明自己动手把齐勇寄过来的上好羊肉搬进后厨,又挽起袖子做出帮忙的样子,被老爷子打眼一瞧便连噎带损地轰了出去:“您哪,边儿歇着去,换启平来,让他把这根儿腿骨剔了。”

三甲医院年轻有为的骨科主任医师乐颠颠地跑去对付一条羊腿,谭宗明就手捎了一箱燕京,“Duang”地一声敦在墙角。北京的老四合院隔出的开间都不大,一群人都是高个子,摆了十把椅子的八仙桌瞧着有点儿挤。

不过,正好能凑一块腻腻歪歪不是?

卷毛警官明目张胆地靠在凌远身边,一点一点地讨价还价:“老凌,我明天还有一天假。”

“所以?”凌远眯起眼睛。

“所以我应该可以喝白酒。”说完了立刻想起什么,瞪着眼睛严厉地补充道:“但是你不可以!”

对面的景琰不禁莞尔,他划开手机屏幕点了两下递到胡八一面前,胡八一只瞄了一眼就大笑起来,旁边的陈亦度和李川奇赶紧凑近,只见最新款的爱疯8屏幕上分明是一只断奶不久的折耳猫仔:

灰白条纹的毛发蓬蓬松松,圆圆的眼睛像深深的琥珀;它张着嘴呲出刚冒个尖儿的小虎牙,胖胖的脸蛋上P了一对粉红的小心心,边上赫然两个大字:超凶。

 

手机转了一圈,李熏然比谁都笑得厉害,盒盒盒盒盒一直停不下来,直到巨大的一盘橙黄色出现在面前。

“不会吧,现在就有大闸蟹了?”小警官伸手被烫了一下赶紧缩回来,满是惊喜的眼光飘向某位大鳄。

谭宗明摊手,表示此事与己无关。边上一直与李川奇小声交谈的陈亦度转过头来,温文应道:“哦,川奇喜欢吃蟹,我就在阳澄湖买了个蟹场,在生长时间上做了些研究。这是今年的第一批成蟹,大家尝尝。”
老胡表示李市长脸上那种假淡定、真幸福简直没眼看。

 

有蟹有酒,气氛很容易就活络起来;等到赵启平和烤羊腿醋溜木须一起出现的时候,始终闷头喝茶没怎么说话的洪少秋也接过了胡八一递过来的小二。

景琰捅捅季白:“还别扭呢?”

季白苦笑:“他申请跟我一起去云南,明部长没批。”

景琰无语。心说怪不得今天明诚没来参加聚会,看来,伤没全好不能喝酒真是个拙劣的借口。

 

身边胡八一的手搂上肩膀,景琰会意,和他一起站起身:“来来来大家都满上,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这一个周末,对于平时都恨不得一天能忙出28个钟头的他们来说,的确是难得的放松,所以到最后,除了酒量最好的景琰和为了开车滴酒未沾的胡八一 ,每个人似乎都多了点儿。

“老凌,异地恋很辛苦的,要不我也调到北京来吧?”这是眼眶红红挂在凌远脖子上的李熏然。

“那个H7是挺适合我,可我在敦煌还得再待一年呢,亦度听话,等我回来咱们再买。”这是苦口婆心劝人不要立刻就预定一辆红旗新车的李川奇。

“我跟你说老谭,去南沙机会难得,这个假期你必须给我空出来!要不我就和庄恕一起走!”这是已经喝到放飞状态开始耍赖的赵启平。

谭宗明很显然还保持着几分清明,对小赵医生的无理取闹嗤之以鼻:“开玩笑,庄恕自打认识了周凯,现在每天比薄靳言吃的鱼都多,都快变景琰家那只肥花花了,还有工夫跟你一起休假?”

赵启平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放,谭总秒怂:“好好好,一定陪你去,现在永暑礁已经通航,去南沙分分钟、分分钟!”

洪少秋在旁边笑道:“替我向孟韦问好,他来北京开会的时候我肯定走不开,拜托启平和谭总了。”

凌远在低声嘱咐季白:“那边的气候你挺适应,但是旧伤还是要注意。再不小心我也给你瞒不住。”

季白缓缓点头,已经有些迷蒙的眼睛却追着和谭宗明碰杯的洪少秋:“我到底还是让他担心了。”

景琰摁住了季白继续倒酒的手:“三哥!”

季白猛然站起:“少秋!我发誓,等我在一线干到45岁,一定回北京陪你!”

洪少秋一愣,转过身来纵声大笑:“老子还能等到那时候?你放心三儿,顶多明后年我就去找你!咱们一块儿多扫几个大买卖,到时候一块儿回北京养老!”

……

 

初秋的城市之夜静谧无声,送走一对对朋友,胡八一和景琰开车回五环外的家。

李川奇还要在北京待一段,凌远今后就常驻于此;谭总他们也算常来往往,只是下周就要去云南报到的季白,再想聚一聚就不大容易了。

还有已经一别数月的黄志雄,方孟韦,杜见锋和齐勇那几个。

不知为什么,景琰心中浮上一层淡淡的伤感。

另一个时空也是这样的——人生难得有知己,但是知己往往隔山隔水、相见难期。记得那个时候,小殊战北疆,霓凰守南境,蔺晨则是飘在天南海北。再往后,除了战英常在身边以外,连戚猛聂锋他们也都各自镇守一方,算下来也就是隔几年回京述职才能见到了。

 

不过历朝历代,哪个时候不需要一些守家的人呢?有人操持内务、有人抵御外敌,既需有人保靖,也要有人安民。

说到底,不论做什么,不论在哪里,各自尽心、各司其职罢了。

胡八一打开了车窗,舒爽的空气涌进来,淡淡的伤感很快释然。

景琰轻轻地侧过头:“八一,听首歌吧。”

胡八一微笑着说好,快速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打开了音响。

 

空灵的吉他弹出几个简单的音节,悠扬的旋律如老友絮絮而语;略带沙哑的男声和随后混音进来的手风琴一起,回荡在在微微的夜风中。

 

我只想要 炊烟回到村庄

那隐约是稻谷 晚来香

我只想要 天使安心梦乡

在妈妈的怀里轻轻晃

我的祖国

再不忧伤

我的祖国

到处是安详……【注1】

 

(3)

2017年9月15日,故宫博物院年度盛事之一、《中国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在故宫博物院最为宏伟的午门和东西雁翅楼展厅盛大开幕,在前后85个序号、总共228件来自故宫以及全国顶级博物馆的珍贵展品中,最引人瞩目、消息一出就引起轰动的就是北宋宫廷画家王希孟的旷世杰作:《千里江山图》。

9月29日。

景琰在位于熙和门的志愿者服务站签到登记,把出勤卡交给值班的工作人员,在墙上密密麻麻的一排上岗证件中找到自己那一个,摘下来挂在脖子上——今年8月起,故宫义务讲解员重新制作了宫墙红为背景的新证件,服务时需要和浅黄色底色的临时工作证同时佩戴。

早上9:00,高大巍峨的午门和拱卫在两侧的东西雁翅楼沐浴在晴朗的晨光中,肃穆雄伟,端凝威严。

游客已经开始排队,长长地蜿蜒着,都是为《千里江山图》慕名而至。

穿过安静有序的人群,景琰沿着西侧雁翅楼的步道一步步拾阶而上。在他的左侧,越过朝晖斜照的太和殿前广场,可以看到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气势恢宏的明黄色琉璃瓦屋顶----它们在秋天的阳光下迤逦绵延,接续上远处的神武门城楼和景山万春亭,构成举世闻名的北京古城中轴线的最核心部分,放眼望去如金波起伏、辉煌夺目。

再往上,午门城墙上有风从洞开的门廊间穿过,景琰简单的白色衬衫被吹得鼓荡起来,如鸿雁振翅,几欲飞去。他整理下头发,在踏入正殿展厅前向门口与他打招呼的安保同事微笑颔首、谦和还礼。

两个新来的小姑娘在景琰温雅的笑容里飞红了脸,收获带班老大隔空丢过来的白眼一枚。两人对着吐了口舌头,盘算着等萧老师下班的时候,是不是可以鼓足勇气去请教个问题。

 

景琰开始工作了,带着一点点无可奈何的歉意——梁仲春曾经颇为与有荣焉地告诉胡八一:半年多来,每逢萧靖老师当班就意味着安保部必须增加所在展厅的工作人员数量——尽管故宫义务讲解员团队已经是国内一流并受到团中央表彰的优秀志愿团体,组成者中不乏文物文化方面的顶级专家,但是,每逢讲解必定造成场馆严重拥堵、观众疏散困难局面的志愿者,团队成立10多年来也就独此一位。

 

胡八一和洪少秋一同踏进展厅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一千多年以前的宋朝是我国封建社会文化发展的最高峰,具体到书画成就来说,北宋有两篇世界级别的鸿篇巨制,一幅是大家熟悉的《清明上河图》,长度达到5米;另一幅就是还不大为人所知的这幅《千里江山图》,将近12米。有人说,这两幅画一幅是中国古代社会全盛时期的真实写照,另一幅是中国文人理想世界的缩影。”

景琰清朗醇厚的声音在空旷的展厅里回荡,参观的游客虽多却无人喧哗,只有轻轻地快门声夹杂在年轻人流畅的讲述中,构成与面前稀世重宝相得益彰的背景旋律。在他背后咫尺之遥,就是那至少三年才得一睹天颜【注2】的十二米长卷:

薄薄的丝绢纹理细腻,交织出光泽微微的经纬;淡褐色的画布上,明亮的石青勾画层峦叠嶂崇山峻岭、鲜艳的石绿渲染千山万壑高峡平川;飘逸的赭石淡墨挥洒江河流水,触目的朱砂蛤粉点晕村舍人家。

从北宋晚期到现在,时光已经度过了900个春秋。景琰白皙修长的指节轻轻搭在展柜的栏杆上,仿佛能够触到那已经消失的岁月。几厘米外,是雄浑奔放的笔触、绚烂辉煌的色彩,是千年前一个十八岁少年心中的巍巍华夏壮美风光,泱泱大国万千气象。

“作者王希孟创作这幅作品的时候只有十八岁,人在十八岁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大家看这幅画,不枝蔓,不繁杂,通篇贵气,清秀逼人……【注3】

 

胡八一静静地看着,他不是第一次聆听景琰对文物的讲述,却从未如今天般感触满满:没有人比他的景琰更适合去诠释这幅画,更没有人比他的景琰更深切地去感受过这幅画背后的昨天和今天。

为了保护文物,展厅的光线很暗;一片暗沉的底色当中,景琰雪白的衬衫成为一个令人瞩目的光点,让人无法移开眼睛。

这个正真诚地赞美着艺术、赞美着雄心与爱恋的人啊,他跨越千百岁月,历经无数磨难,却依然纯真如赤子、蓬勃如少年。

 

(4)

“实在对不住,又是个紧急任务,明天上午的航班。”

“没关系,不过错过国庆的升/旗还真的是个遗憾。这次去哪儿?”

“巴黎。还是范川做你的助理,那边有家里人接应。”

“等等!巴黎?不是说我……不能出国?”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这是你的护照。签证已经办好了。”

 

景琰小心地展开手中那一方深深的红色:

深深的,朱红中带上更加贵气的朱紫,比宫墙的颜色还要深沉而厚重;触手所及是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带有温和力度的质感。他轻轻抚过护照正中的【国】徽,翻开扉页,久久凝望着上面自己的名字。

萧靖。

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曾经,是万人之上最尊贵也最孤独最寂寞的帝王。
如今,是万人之中最平凡也最自由最快乐的公民。

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世界,这样的时代,

真好。

半晌,白衣的青年在爽朗的秋风里昂起头,对着面前开阔旷达的广场和不远处金碧辉煌的宫殿,绽开一个骄傲的笑容。

 

(5)

2017年9月30日。

天气,晴;温度,18摄氏度;东南风2级。

上午十点,尾翼上一只火红凤凰的波音747在首都炫目的秋色里冲天而起。

 

景琰侧过脸,透过舷窗注视着机翼下渐渐远去的土地。

九月的阳光明丽通透,北京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依旧浓郁的树荫草色在越来越广阔的视野中轮廓清晰。

再过一会儿,城市渐远,极目四望是华北大平原环抱着煌煌帝/都的阡陌沃野。黛色绵延的西山,飘带般蜿蜒而去的永定河,还有即将迎来丰收的村庄田畴,都尽情地展开在蓝色的巨型穹顶之下,安静而从容。

 

一丝抑制不住的满足迸发自心底、荡漾进眼中,不知不觉间,景琰的脸上尽是满满的欣慰与自豪,望向窗外的目光缱倦温柔。

好一幅接天连地的青绿山水。

真是好山好水啊。

——这是任何巨匠也描摹不出的壮美图卷,这是属于自己、

也属于这个国家所有人的

千里万里,
如画江山。













 

【注1】《有一天》,陈涛作词,马上又作曲。电影《建/党伟业》主题曲。

【注2】按照文物保护相关规定,为避免颜料脱落和光线影响,《千里江山图》等年代久远的画作不能随意打开,展出一次至少需要封闭三年以上。业界甚至有展出一次,封闭二十年的建议。

【注3】本段文字来源于陈丹青先生《局部》第一集:千里江山图。



【正文完】

正文完结,祝祖国亲妈生日快乐!

感谢所有关注、喜爱琰琰和他朋友们的小天使们!

评论(94)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