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 前传:炼玉

被昨天满屏的蔺靖刀吓到哭,遂怒而提笔。

是为《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前传。

私设如山预警。



(一)

在现任琅琊阁主蔺九的记忆中,老阁主蔺晨似乎永远都是一副笑脸。

老人家一辈子潇洒豁达倜傥风流,性情也最是不拘小节;平日里嬉闹无状,就连那时刚刚总角年纪的自己,也敢趁着他午觉,偷偷去廊下的小几上摸一块糕吃。

所以,十余年后他学有初成,独自下山做了一个颇为漂亮的功课兴冲冲奔回来的时候,满心想得都是阁主赞许的眼神,还有那千奇百怪猜也猜不中却注定是惊喜的奖赏。


不料正遇上一场酣战。

好在倒是没人动手。

蔺九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小师兄弟们老老实实地跪了半山,阁主日常练剑的摩云顶近旁,几位年长的师叔师兄面色尴尬,身旁是几位面色不善的江湖高手;定睛一瞧,认出是鼎鼎大名的药王谷卫谷主的贴身随从。

“胡闹!简直是匪夷所思!”听闻卫谷主早年间行伍出身,因机缘巧合娶了素老谷主的独生女儿为妻才涉足医药,浸淫多年已是大家;如今虽然年事已高,这一声断喝却中气十足,隐隐有金石之声:

“从古至今,听说过炼金炼银炼铁炼铜,便是炼丹也不稀奇,哪里有人可以炼玉!”

“你没听过,就是没有咯?”师父的声音从杳杳渺渺的云雾里传出来,全无一丝尘烟焦躁,漫不经心地就让卫铮再次火冒三丈。

“好好好……”身材高大的谷主气极反笑,在半空中虚点了人半晌方道:“罢了,我最后再问你一遍,这些药材,你当真都要留下炼玉?”

“当然。”一阵山风吹过,云雾中现出师父熟悉的天青色长衫,衣袂飘飘,恍如谪仙:“我寻遍天下才得了这块上古灵玉,毕当倾力而为,方不负上苍垂怜。”

卫铮半晌无语,再开口时已是语气低沉,仿佛被陡然抽走了大半的气力:“简直迂腐……想不到洒脱如你,竟也能够相信那些无稽之谈。能长生、能复生、能起死回生?哈哈哈哈……”他笑起来,略带嘶哑的嗓音中无尽凄凉:“秦皇汉武,哪一个不求长生?不想复生?可谁又能够起死回生!”卫铮转过身,高大的身形在群山之巅的映衬下是掩不去的落寞:

“你若有心,不如去看看他。你开方子,不拘什么珍稀的药材我谷里都有,这些不够我们再去找,拼着都给他用了,也许……”

 

一声凄厉的剑鸣打断了老谷主的话。

阁主的宝剑在那块摩云石上劈出一串耀眼的火花。

已经开始凛冽起来的山风中,是蔺晨几乎声嘶力竭的怒吼:“你怎么知道我没去?你以为只有你们才惦记他?你们知道他的身子是什么时候不行的?”

山野无声。

往日里鸟语莺啼的琅琊山一片死寂,只有那个从来浮浪登徒子般的俊逸男子一字一顿、声声泣血:

“若有半分把握,我巴不得多留他一日才好!可是,留不得了……留不得!所幸老天保佑,还有别的办法能留住他,只是咱们都看不见……”他自失地摇摇头,再不看已经泪流满面的卫铮一眼:

“罢了,看不见,又如何?”

吓傻了的蔺九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师父说完这些他根本不懂的话,就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不远处新搭的一个草庐里。

山中天黑得快,渐起的暮色几乎是瞬间就吞没了刚刚还有一丝晚霞的天空;陡然四合的黑暗里,只有草庐中一点暗红倔强地燃起,在漫天碎钻般的繁星下微弱而固执地闪耀着。

 

(二)

蔺九轻轻地在庐外放下了食盒。

熬得眼睛通红的师兄点头示意,递过来一张单子。

单子上是师父手写的几行字,字迹已经比第一次递出时潦草了许多;蔺九不敢细看,连忙揣在怀里飞跑到山下;那里有卫铮留下的人手和快马,药王谷的精壮汉子接过来,草草一躬就绝尘而去。

 

整整一个半月,琅琊山下的官道上,插着药王谷独门药旗的快马往来不绝。

第四十九日。

七七之数,当事乃成。

 

月上中天。

今日子时,便是事成的时候了。

蔺九和所有的师兄弟们都静静地候在草庐之外。

清冽的山风中,是一阵若有若无的药香。

琅琊阁弟子辨识药草是童子功,像蔺九这样的年轻弟子也能从气味中轻易地分辨出其中那些珍贵无比的药材。整整四十九天,无数珍稀灵药被运进这方小小的草庐,变成山风中经久不散的药香。


“以至纯之心念,集至真之灵药,于至美之福地,纳天地之精华。”

跳跃的炉火下,男人并不年轻却依然俊逸非凡的面庞灿然生光:

“若天有所感,当允你所请;若地有所应,当助你所成。”

男人灵巧的双手将又一味药汁注入,荡漾了数十日依旧清亮的一泓碧水中,一块令碧水也黯然失色的美玉如圣洁的莲花绽放。

“天有其苍,君所请得允者不知何时;地有其黄,事所成得助者不知何人。”

蔺晨双手不停,目光中没有片刻犹疑。

“古玉之力,当保人身千年如生;古玉之德,当保人心本性不失;古玉之灵,当保人愿始终如一;古玉之信,当保人缘再世相续。”

蔺晨肃然长拜,敛衣顿首。


“古玉一入地下,需择盛世方出,出则必能护佩玉之人周全;然炼玉之人,徒耗心力之余,并无丝毫福祉加持,亦不会被佩玉之人有所感念。”

蔺晨面色平静,行礼如仪。他在一方斗室中循规蹈矩,竟是远溯商周的古礼。

“唯君需牢记,古玉虽通灵却只可庇佑一人;若要求与护佑之人结缘,则需通灵之时恰逢续缘者真身亲至,否则再无转圜余地。”

 ……

天道无常,怎么知道我也能如你般转世?又怎能与你托生一处?

千年百年,怎么知道古玉什么时候通灵?怎么知道,那时候我还能记得你,你也能认得我?

还有,怎么知道,我能恰恰就在你身边?


天幕上星光璀璨,草庐间火焰明灭;想着那人星子般明亮的眼睛,蔺晨的嘴角轻轻翘了起来:

我不在有什么关系?

不记得我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能再睁开那双眼睛看一看大梁,我愿足矣。


他把最后一块木柴投入火中,又理了理今天特地换上的雪白的衣袍,对着愈发剔透的古玉挑眉一笑:

“不过要是真的能再遇到,我可要把心思明明白白说出来。这辈子,光为你天南地北跑来跑去,竟连个手也没有私下牵过,真真算是亏到了极处。”

火焰噼剝一响,仿佛应和一般;蔺晨大喜,反手摘下左耳上的银耳扣投入火中,纵声长笑。

笑声中,一道碧绿的宝光在午夜最浓重的夜色里冲天而起。

 

(三)

大礼之后,先帝萧景琰的灵柩奉安金陵城外皇陵。

繁复隆重的全套殓服中,有一枚由琅琊阁主蔺晨与药王谷主卫铮联合进献、长林王萧庭生转呈的一个玉带钩。此玉质地通透纯粹、造型古雅质朴,虽雕琢精致却没有半分奢华之气,故得以随一代明君长眠地下。

 

(四)

蔺九开始跟着师父行走江湖。

师父依然整天过得很快活,教授他本事也很尽心。新的皇帝对琅琊阁和前朝一样倚重有加,逢年过节的赏赐也没有断过。

只是,阁主一次也没有去过金陵谢恩。卫谷主和江左盟的老朋友们怎么劝也没有用。

师兄弟们也有贪恋京师繁华想去看看热闹的,来撺掇蔺九趁师傅心情好的时候去撞木钟。蔺九只是笑笑,说这种事晚辈怎么好插嘴,终究是从没有提过。

 

金陵,对于师父是再也不会踏足的地方吧。

历练多年已经日渐沉稳的蔺九慢慢接过了琅琊阁的担子,已经不再有太多机会随侍在师父身边了。但是只要有功夫,他一定赶过来陪师父比比剑,下下棋。师父睡着的时候,他会悄悄地跑到当年的草庐那儿转一圈——那里已经拆了,没啥痕迹,师父自己也不大去,可是蔺九老是管不住自己的腿。

也管不住自己的记忆。

那个夜晚,月光如水的午夜子时,封闭了七七四十九天的草庐柴门洞开,一身白衣的师父手捧一块熠熠光华的美玉缓步而出。门外的弟子们跪地俯首,喜极而泣;只有年轻的蔺九迟疑了一下,抢步上前扶住了师父摇摇欲坠的身体。

也只有他注意到了:

漫天星光与美玉宝光交相辉映之下,四十九天前还一头青丝的师父,此时已经是满头霜发。

 

 

(五)彩蛋

公元2016年。

正月未出,新春伊始,严格讲,还没有过完一年中最重要的假期。

“谭总?”

年轻的考古专家胡八一意外地接起一个电话:

“您不是在美国考察呢吗?”

“没错我是在美国……唉,不好意思啊八一,你最近能不能来趟南京?哥哥求你个事……对,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块地,发现古墓的那个……”



贴心指路 

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正文已完结】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番外一)沙尘天气带来的猫

(番外二)1500岁的宝宝

 (十二) 

(十三)

(十四)

 (番外三)猫爪必须在上

(番外四)三江之约 

 (十五)

番外五:帕米尔,鹰击长空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完结章】

  番外六:天凉好个秋

评论(66)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