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多CP】大梁皇帝幸福现代生活 外一章 新岁

新年第一更。

跨年晚会的梗,无脑小甜饼一枚。

庆祝自己的生日,感恩没有被我虚度的2017,致意因楼诚结识的每一位朋友。

2018,初心未改,爱意相从。

谨以此文,祝愿与我同天出生的 @木兰  @绿倚红绯 生日快乐!


 

 

(一)

2017年12月30日。

时针已经指向早晨8点整,景琰还浑身酸痛地躺在床上。

“真是……”

敬业勤勉、严格自律、前后一千多年两世为人都没有过一点儿懈怠懒惰的大梁陛下,此时听着卧室外那人哼着的欢快小曲,无比客观地认为自己终于读懂了一句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话说2017这个年底对于景琰和胡八一简直不要太友好,首先是胡八一负责的通州副中心文物普查工作按期圆满结束,其次是以往逢节必出任务的国安部居然在元旦前后没有任何工作安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运气的景琰直到亲自和明诚通完电话才故作镇定地放下话筒,随后就一个跃起飞过办公桌,三步并两步飘进了刚买的白色路虎里。

等到胡八一下班回家的时候,景琰已经在自己的公号微信群里发红包发到手软,并且给不知多少个粉丝的18岁照片点了赞;至于李熏然和赵启平的青涩校服照,早就被善于挖掘黑历史的陛下收在了手机相册里。

实在太温馨的幸福安宁、岁月静好。

 

不过FLAG真的不能随便立。

吃罢晚饭,景琰回了几封邮件,等着胡八一处理完他的报告,两个人开始齐心协力,准备启动他们策划了许久但一直无法独立实施的“浇花计划”。

咳咳,其实就是……洗猫。

 “花花乖……花花最乖了,花花是个爱干净的好猫……”

“嗷……”

“没错没错,花花喜欢这种浴液吗?你闻闻,老爸刚从美国带回来的……”

“嗷嗷……”

“花花真懂事,这次绝对不用吹风机啊,宝宝不害怕……”

“嗷嗷嗷……”

“哎呀真好,这就洗完了!明天老爸给炖狮子头啊……”

“呜呜呜呜……”

 

花花很生气——她漂亮的三色长毛被打湿了,紧紧贴在身体上;平时威风凛凛的腮毛也不再蓬松,只剩下两只格外大的眼睛——这让习惯了作天作地的肥猫身体十分不舒服的同时心情也极度不爽;于是,两个大男人低声下气的软语央求一直被小祖宗声嘶力竭的抗议伴随始终,从头至尾,喵星人愤怒值满格。

真正的超凶。

 

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双层别墅并不小的主浴室就变得一片狼藉:浴缸里泡着浴液瓶子漂着毛发梳,浴缸边是打翻的护发素。半身湿透的景琰用干爽的大毛巾包起嚎得天地变色的主子,筋疲力尽地对着头发上直滴水的胡八一说:“你来收拾吧。”

胡八一点头,试图上前接过猫让景琰先换衣服,就见花花瞪着眼睛皱了下鼻子,张开嘴冲着他哈了一口气:“呼……”

好吧,您是大爷,老子惹不起。

 

不用吹风机,那一身长毛干得很慢;等到终于人和猫都收拾利落了,《晚间新闻》已经道了再见。

景琰开了筒海淘来的惜时金罐,看着花花终于赏脸、在鸡胸白身鱼的美味召唤下气哼哼地吃了起来,才轻舒了一口气:“总算大功告成。”

八一笑:“2017,最后一项重点工程完工。”

景琰也笑,拉起洇上水的床罩道:“刚才电视里说年终盘点,提到什么获得感,这是不就是以前谭总说的那个幸福指数?”

胡八一点头:“差不多吧,哈,上次老谭还跟我聊了半天幸福感的标准。”

“我那些粉丝也在聊,”景琰的目光又移向吃得头也不抬的肥猫:“她们都说我是人生赢家。”

“哦?”胡八一停下了在床头柜里翻检的手,心里不知为何有点紧张有点小期待:“是因为我家景琰不但学识渊博玉树临风而且家庭生活美满幸福么?”

“啊,不是,”耿直的陛下现在已经对某些常规级情话完全免疫,因此并没有注意爱人此刻的神色,随口一答道:“因为我有猫。”

 

屋内诡异地安静下来。

景琰看着一脸坏笑步步逼近的胡八一,大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莫名奇妙地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考古学家略带沙哑的气音低低地在耳边响起:“微臣只是斗胆提醒陛下,除了那个毛球以外,圣上还有我。”话音未落,景琰就感到腰上一紧,那人显然比以往更加用了几分力气:“为了避免陛下偶尔忘记,今天少不得微臣辛苦辛苦,多多劝谏几次。”

景琰听懂了,霎时间飞红了脸颊,说话也结巴起来:

“胡八一你,你个登徒子……”

 

事实证明,这一晚某登徒子确实诚意满满,让人印象深刻。

 

(二)

12月31日晚19:00,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

即使在如此辉煌宏大的空间和衣香鬓影名仕云集的场合,并肩出现的胡八一和萧景琰也还是引起了附近观众一阵小小的骚动:两人本就是一样的高大俊朗,单独出现就足以吸引眼球,此刻风度翩翩地双人并行,举手投足间尽是赏心悦目不说,那高端定制且完全同款的黑色礼服和领结更是衬托得他们丰神如玉、英逸非凡。

这是景琰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也是第一次接触真正意义上的新年音乐会。去年此时此刻,他初到现代还不满一年,朋友不多不说,和胡八一也还没有互通心意,再加上大梁原本哪里有公历纪念的概念,因此所谓跨年不过是又换了一本日历而已,并不具备其他特别的意义。

但是如今很显然不同了,二十一世纪的一切让昔日的皇帝陛下深深沉浸其中,而被责任和担当支撑、被友谊和亲情包围的景琰已经彻底地融合进这个美丽的新世界,并成为其中一道美好的风景。

景琰抬起头,万人大礼堂高高的穹顶仿佛辽远的夜空,数不清的点点繁星簇拥着一朵硕大的金色葵花,美丽的花瓣之间是一颗明亮的五角红星。

和国旗上的一摸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目光深邃的托马斯·桑德林向观众致意、缓缓举起指挥棒,随后,捷克布尔诺爱乐乐团浩大纯净的旋律就在星空下排山倒海而来。

 

(三)

午夜的天安门广场溢彩流光,按照北京市重大节日标准开启的全部照明及装饰灯光,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广场映照得美轮美奂、如璀璨天宫。

广场上还有人在忙碌着,景琰知道,这是为元旦的第一次升旗在准备。他打开关了几个小时的手机,朋友圈和各个微信群里的信息争先恐后地炸了出来。

明诚零点在家庭群里发了一张全家福,明家三兄弟亲热地围在明镜周围,笑语盈盈;但是明家大姐的眼神全都黏在怀里那个雪白粉嫩的小包子身上,根本无暇他顾;曼丽显然又有了身孕,斜靠在沙发上满脸的幸福。

方孟韦、杜见锋的信息言简意赅:“在32度的永暑礁和马六甲海峡向大家祝贺新年,2018来南沙看我们呀!”

黄志雄、曲和应该是难得的在一起:“12月31日23点整,斯木哈纳的夕阳刚刚落下;有我们守在边防线上,亲们放心好好玩耍!”

李熏然依旧是吃货属性千年不改:“我陪老凌值班跨年,希望新的一年大家身体健康,吃好喝好!”

周凯的朋友圈配图是庄恕站在夕阳里的渔船上蜜汁微笑,看得出大佬是真心心里没底:“新年第一网关系到一年的运气,能不能交给一个生手?在线等,急!”

季白的视频则根本看不出什么有效内容,满目碧绿的南国丛林,隔着手机都能觉出来那份闷热潮湿。镜头晃晃悠悠,一看就是一边走路一边拍的,视频开始了半天才听见三哥笑骂了一句:“快特么出声啊!”里面便有一群汉子七嘴八舌地吼起来:“新年快乐!2018旗开得胜!”

李川奇和陈亦度就文雅多了,一套紫砂茶香袅袅,缭绕的轻烟间两只手紧紧相握,图片上特别装的几个字:“岁月不老,与子偕手。”

谭宗明和赵启平的信息是最后到的,他们正在上海参加东方卫视的跨年晚会。大鳄要看演出,位置自然不能差,所以小赵医生得以在超级黄金的角度录下了几段他们都喜欢的两位演员的视频。

于是,冬日午夜的街头,就有歌声在小小的车厢里悠然响起。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好象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不知能做几日停留

我们已经分别得太久太久……

 

(四)

“景琰,这是新年礼物,祝愿我们的2018身体健康事业顺利,还祝我家亲爱的永远帅得惹人犯罪,祝我们生活甜蜜蜜。”

“你许了这么多愿望,花为什么只有一枝?”

“宝贝儿我特想送你一片花海,但你知道吗?一枝玫瑰代表的是一心一意。”

“谢谢八一,谢谢你的祝福……和你带给我的一切。”

还要谢谢这个国家这个时代,让我们能够尽情去追最美的情感,去做最好的自己。

 

……

“八一你起开,不是说好了这两天不再烦我?”

“对不起陛下,微臣恐怕要食言了……前两天八一听了两首歌,您那些粉丝们把这两首歌攒了几句话,小的认为甚有道理。”

“什么?什么你手别乱动……”

“恕臣必须抗旨……她们说:爱是永恒,爱也是虽然已经在一起,但还会天天想你。”

 

 

 

 









 

两年乐乎时光,与一个又一个小仙女结缘;同好,相知,实在是不能言说的美好。

小小的生辰,能有这么多可爱的小天使为咪写下这么多可爱的文字,让咪幸福到无法言语。

所有生贺文章(不断补充中)恭录如下,再次致谢!

 @潇洒的胡椒面君 迟到的生贺,明诚云管家 

@巧克力面面 【多CP】地图上的大梁和边陲三部曲

 @维可向东  【凌李】孑明

 @大灰狼的宝贝兔  【楼诚】至暗时刻

 @望春花  【楼诚】接机(11)

 @云飞  【凌李/洪季】狼与羊

 @蓝子 【谭赵】同你去看所有风景

 @阿墨  【凌李】他与他的十个瞬间

 @helene 馄饨汤

@胭脂雪冷  【蔺靖】咪太生辰快乐

 @冰诺儿  【秋志】一月一日晴

 @燃点  新年视频

 @Glitter Tears 缘以结不解 

评论(41)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