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多cp/凌李】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二)

(一)

当初第一次下片儿走访的时候,黎叔就告诉熏然,和许多同行兄弟的辖区相比,这个社区算是相对“省心”的地界儿。

地处帝都西城区黄金地带,占地面积0.23平方公里的米粮库社区是建筑种类相对比较单一的老式街区:分别修造于上世纪60至90年代的居民楼,层数都不太高,最多的也就十来层;至于几经拆迁幸存下来的平房区虽然占到了总社区的三分之二,但面积也不大,如今居然还本本分分地保留着最早的胡同格局,别的地方让“相关部门”头痛不已的拆墙打洞、私搭乱建等等城市顽疾,在这儿几乎是瞧不见的。

“这儿的老百姓,仁义!”那天黎叔用一句最直白的大实话给米粮库的居民们定义,不过后来不久熏然就知道了,这份清静和谐的局面还真的是前后多少任管片民警和居委会大爷大妈们多年来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功高至伟的就是黎叔的师父、已经退休多年的老所长,和如今颤巍巍从正房里要迎出来的当年第一任居委会主任香奶奶。

 

李熏然几步跨上台阶,抢在老人家迈步之前托住了她的胳膊,随即立刻大声地打着招呼:“香奶奶,我是咱们新来的片警小李,来看看您!”

“是啊奶奶,上午就是他把冬至从树上抱下来的!”小新在门口也大声地补充着。

“哦,好好,谢谢你啦……”香奶奶在西斜的阳光里眯起眼睛,一双瘦削的手自然地回握,李熏然感受到的力度根本不像一个将近百岁的老人。

“香奶奶,上午着急了吧?”熏然扶着奶奶落座,看见一只三花敏捷地跳上老人膝头,往怀里一拱着就卧了下来,马上又跟了一句:“这就是冬至吧?回来您没说它?”

老人爱怜地抚摸着三花猫色块斑驳的长毛,语气温和:“不用说了呀,冬至知道错的。”她抬起头,依旧白皙的面孔在淡淡的夕阳下隐隐发光:“小李呀,你坐到这边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

 

(二)

“二叔!”白白嫩嫩、精灵鬼怪的一小只推开紧闭的厨房门,冲着里面正忙活的人大声说:“姑姑说她要吃……”

“做什么吃什么!”凌夫人第一时间拦住了小包子即将说出口的话:“这时候还点菜?嫌你二叔不够累?”她一眼看见小家伙手里捏的紧紧的费列罗,竖起眉毛:“凌欢!你不知道团团换牙呢?还给他吃巧克力!”

从始至终一个字也没捞到说的凌远笑着摇摇头,手法利落地把正在煎的鱼翻了一个面;厨房外头,养母数落妹妹的声音高高低低地传进来,夹杂着小侄子清脆的讨价还价。他用长筷子拨出垫在最下面的姜片,迅速地擦了一下锅底和锅边后夹出来丢掉,接着放料酒酱油白糖桂皮,最后是一瓶水塔老陈醋;等到浓郁的香气弥漫起来挡也挡不住的时候,团团已经再次推开了门:“二叔……我快饿死了呀……”

“小馋猫!”凌远正在把刚出锅的红烧桂鱼装盘,停下来招招手,把单放在边上的一个小丸子喂给团团:“把那盘凉菜端出去,小心点啊!”

“嗯!”小人儿捧着盘子小心翼翼地走出门,咽下丸子亮开嗓子:“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姑姑还有团团,二叔有令:吃——饭——啦!”

 

凌教授家的周末最让人期待的是这顿晚饭,确切说是凌远掌勺的晚饭。

凌夫人记得,虽然从小这个养子就经常在厨房里帮她打下手,但是真正独立并让全家大为惊艳的还是他从国外留学回来——那一次连平时注重养生的凌教授都多添了一碗饭,当时长子凌岳的女友、还没过门的团团妈妈更是把保持体形的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

从此,凌家有了个默契,只要凌远回来,主厨肯定非他莫属。凌夫人曾经心疼他工作忙想让他回家就多歇歇,倒是凌教授背地里跟她说:“让他做吧,炒几个菜比起处理医院里头那些事儿还是简单多啦,就当放松了吧!”那天,老教授停了一下又忍不住补了两句:“小远心思重,知道咱们都盼着吃他做的菜,还能多回来几次。”

凌夫人无语。

这个养子哪里都好,才华本事都没的说,也孝顺,长得更是一表人才;事业上虽磕磕绊绊终究算得上有所成就,由于在医疗改革上的出色贡献,被卫生部破格选调,前不久成为协和医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院长,但是这个人感情生活可是叫人操碎了心:凌远和林念初瞒得密不透风地就办完了离婚手续这件事儿,凌夫人是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心里堵得实打实的难受。

不过难受又如何?孩子都快40了,早在他14的时候就能够清晰地规划人生,现在还能是他们管得了的?

 好在还有一个可以管的。

凌家三个孩子,老大凌岳夫妻和美工作顺利,小团团活泼可爱,正吵着妈妈给再生一个妹妹,哪哪儿都让老两口省心不过;老二凌远事业有成,不,不仅是有成简直是成功楷模了,可惜姻缘不谐。至于老三凌欢嘛,工作虽然忙但是稳定,就是姑娘家家老大不小的不张罗正正经经谈个对象,天天除了上班就是上网,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妈!我才25!不是35了!”凌欢鼓着嘴巴跟自己老妈瞪眼睛,一边不忘递过一只空碗:“谢谢嫂子我还要一碗汤。”

凌岳示意妻子继续照顾团团,接过妹妹的碗给她添汤:“要是不催你,你是不是还真想耗到35?”

“唉大哥你怎么这样?还带敲边鼓的?”凌欢喝一口汤,冲凌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凌夫人沉下脸:“你大哥是为你好!我跟你说欢欢,这次这个小伙子很优秀,你还记得小时候每年都给咱家送螃蟹的宋阿姨吧?是她介绍的,是个警察!今年28比你大三岁,人品好工作也勤奋,据说长得还特别帅……”

“打住打住亲妈!”一听居然有了确切人选,凌欢炸了毛:“我才不见呢!都什么年代了还玩相亲,你们土不土啊?那个什么宋阿姨我记得,就她送的螃蟹夹了我手可疼呢……她能找到什么好小伙子?帅,帅能当饭吃?再说什么人能比我家凯凯帅?”

“你等等!你家凯凯是谁?你给我说清楚……”

“妈,”一直憋笑的凌远适时地给凌夫人递上一块水果:“是一个演员,叫王凯,戏演得不错,欢欢她们那些护士们都喜欢。”

“哦。”凌夫人瞪了凌欢一眼,边上的凌教授也轻轻舒了口气。凌欢看着嫂子带着团团打招呼离开,放心继续耍赖:“大哥二哥……我不要去相亲,被闺蜜知道了会笑话死我的……二哥啊,你给说句公道话呀……”

 

凌欢深深知道,作为家里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孩儿,她撒娇的本事尽管炉火纯青,却因为使用的次数太多,导致几乎所有人都有了免疫力;唯独二哥出国早,没有陪伴小妹的成长自觉有所亏欠,所以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这不,拉住二哥的胳膊晃几下,刚瘪一下嘴,平日里高冷酷帅全院上下提起来无不神色一凛的凌大院长立刻秒变了观音菩萨。

“爸,妈,”凌远放下筷子,小心斟酌着语气和措辞:“宋阿姨介绍的人肯定是靠谱的,不过欢欢他们外科护士本来就很忙,那个小伙子要是个警察的话,那工作是不是又忙又危险?将来……”他颇为艺术地停顿了一下:“先不说危险,这要是两个人都顾不了家,时间长了,恐怕夫妻感情会受影响吧?”

说得太好了!理由无懈可击简直完美!

凌欢几乎要欢呼起来,却见凌夫人似乎早就胸有成竹,神定气闲地又叉起一块西瓜放在凌教授碟子里,慢悠悠说到:“这些我都问过了,人家在派出所工作,不是电视里演的那些重案刑警,没啥危险性;至于其他的嘛,派出所有什么忙的?正点上班下班呗!”

 “真的?”凌远一时语塞,正想换个角度,凌教授轻咳一声,一锤定音:“行不行的先去见个面,如果要是能继续交往更好,不成的话,多认识个年龄差不多的朋友也不错。”

 

(三)

“二哥!救命!”

“什么事?”好不容易能按时下班的凌远在地下车库里收到了凌欢的微信。

这回不是文字了,满格60秒的语音极限。凌远上车,妹妹清脆的嗓音炒豆般在车载蓝牙的播放里劈哩叭啦:

“哥你记不记得咱妈上周末说给我介绍一警察相亲?刚跟我说约的是今天!妈怎么知道我今天没班呀?我不管了,哥我今天要跟乐乎上的小姐姐面基,她们给我带凯凯的签名!哥你替我去跟人说一声,我把地址发您,哥你最好了你随便编个理由吧,我没那警察电话要不我就给他打了哥我求你了,么么哒!”

“叮”的一声,地址发过来。

再打过去,关机。

很好,很凌欢。

凌远认命地摇摇头,叹着气在导航里输入一个地址。

人生有八苦,做人哥哥,尤其是代妹子相亲的哥哥,估计妥妥能混上第九苦。


傍晚六点多点,不出所料地车行艰难。

凌远在帝都恐怖的晚高峰里给自己做着心理解压,猛然间在抢过一个黄灯以后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

那警察叫什么来着?

 

评论(65)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