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预告】【楼诚】【楼诚衍生/凌李/多cp】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 番外之一 赤子

亲们,不好意思你咪又要出差鸟,明天起去欧洲浪12天。

我要说是为了写《片儿警》的番外去实地找灵感,会不会被群殴?【顶锅盖撒腿跑】

依然是木有写完正文就开写番外……

先送上一个片段,等我滚回来就更哈!



番外一:赤子

(一)

明诚在寒风中穿过古老的石板街道,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小店铺中取回一个小小的包裹。

再出得门来,风似乎又猛烈了一些,他紧一紧颈上柔软的暗格围巾,施施然投入风里去。

 

这是公元1971年的1月19日的法国巴黎,按照古老的东方纪年历法,今天是中国农历庚戌年的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

冬日人行少,寥寥的几个也是步履匆匆。明诚从小巷拐出,右侧不远处,尚未完全封冻的塞纳河水反射着黑色的冷光;他挺直了并不年轻却依然潇洒倜傥的肩背疾行而过,深蓝色的羊毛大衣衣袂翻飞,所过之处隐隐留下一缕神秘的幽香。

 

明楼从细长的法式格子窗玻璃处看到那辆白色的雪铁龙一个漂亮的侧移正正地停在门外的车位里,四个轮子的位置角度如尺子量过一般精准。他的东方绅士利落下车、昂然举步,在关上那个密密雏菊花纹的锻铁院门时冲着自己扬眉一笑。

明楼忽然觉得从内而外的无力,任由手中的报纸缓缓滑落在地上。

他有多久没看到这样明亮的笑容了?

1966年8月至今,阿诚已经不下十次前往那个只有他们知晓的秘密联络点,但从未带回过任何消息。

 


评论(2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