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凌李/庄周/洪季】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十六)


 

啊啊啊啊甜蜜过度章

前文指路:

【楼诚】【楼诚衍生/凌李/多cp/洪季/庄周】《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十五)

 

(一)

凌远深深地凝望着怀里的人。

刚才那抑制不住的一吻时间有点长,程度有点激烈,连带着肢体幅度也有点儿大,所以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有几缕垂了下来,被薄薄的微汗贴在额头上;精致的衬衫略略敞开了领口,以往规整冷肃的领带更是浑没了形状,装饰缎带一般挂在微微起伏的胸前。

他小幅地做着深呼吸,希望尽量快地平复下情绪,还有那难耐的标示着自己身体健康与活力的明显反应。不过,此刻一个拿着三股叉头上长角的小人儿已经在半生严于律己的凌远院长脑海中蹦了出来,它跳跃着比划着、大声叫喊着,青色的小脸上满是怂恿和鼓励:“吃了他吃了他!凌远你还等什么!”

凌远心中天人交战。


李熏然慢慢睁开眼睛,他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如阵前击鼓。刚才他挂到凌远身上时可没想到局面会失控,不过一个警官完全的沉迷和沦陷应该是无辜的——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太过明显,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四十岁的男人身上竟然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性/感?

想与他灰飞烟灭。

 

凌远轻轻闭了下眼睛,无比艰难地把那个青色的小人儿扔出脑海。他微微偏过头,怀里年轻的爱人已经褪去了最初的羞怯,但依然拘谨而生涩,只那一股隐约的期待与更加隐约的忐忑交织在一起,让他再多看一眼就会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然然……”暗哑的气流带着无比缱绻冲入耳鼓,李熏然不由得一阵颤栗。他伸手攀上凌远的肩膀,卷卷的头发蹭在人的脖颈。“嗯。”远哥你说吧,你说啥我都答应。

“然然,我知道你们有纪律,我不多问。”凌远腾出一只手,缓缓抚摸着熏然的后背:“等你忙完了刚才说的那个事情,我们要不要和各自家里人见个面?”他在青年的额头上郑重地一触,看向他的目光坦荡清明、深情款款:“也许我太老派,但是你⋯这么好,我希望我们能在家人的祝福当中在一起。”

 

“哥……”李熏然忽然很想哭。

有什么,能比爱人的尊重与珍视更让人心动呢?

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刻,你的长远感受依然至高无上。

市局散打冠军一个发力,身高将近一米九的院长轻飘飘地落在了床上;随后,一只真正的狮子扑了上来,年轻,勇猛,活力无限。

凌远热切地回应着,没过一会儿他就无比惊喜地发现,作为国内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自己在医学领域之外,居然还拥有了这么一个堪称天才的学生。

 

(二)

凌远在初升的阳光里走进办公室,压根没注意自己脸上一路上跟所有人打招呼时都没有压下的笑容。

中午十二点,第二个中层干部会议结束。李睿和韦三牛磨蹭到最后,一左一右把他堵在了空荡荡的会议室里。

“说说吧?”韦三牛凑得挺近,每根眉毛上恨不得都微雕着“八卦”两个字:“这是——得手啦?”

“胡说什么呢你?”凌远瞪眼睛,自己也知道此时的这一眼毫无威慑力。

“老师,”相比之下李睿就含蓄得多:“您看,什么时候安排我拜见一下小师母?”

“你们很闲是不是?”凌远不假思索地甩出杀手锏,期待两人和往常一样争先恐后夺门而出上演光速消失的戏码。不想,今天这两只仿佛脚底下生了根,双双纹丝不动不说竟然还笑嘻嘻齐齐点头:“是的,工作都安排好了。”

“而且现在是午休吃饭时间。”韦三牛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嘴脸。

凌远气结。


话说跟下属关系太好以至于做领导没有威严怎么办?

“你们真要知道?”凌远抱臂,往后靠在椅子上一脸高深莫测。

“没错。”对面两人同样的动作如出一辙,目光坚定毫不妥协。

“好吧!这几天他特别忙,等下周一起吃个饭见个面。”凌远起身,走了两步一回身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什么心理准备?”看着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洋溢着恋爱酸臭味的人消失在门外,韦三牛挤眉弄眼拿胳膊扛了扛李睿:“莫非找了个在校大学生、老牛吃/嫩草心里有愧?或者是洋妞,跨了人种怕咱们接受不了?要不就是离过三次婚带着四个子女的沧桑大姐……”

“别瞎说!”李睿本能地维护着自己的老师:“这个新师母肯定漂亮贤惠又温柔体贴,总之各种完美……你看凌老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也许吧。”韦三牛暗暗叹气,心说确实当年和林念初在一起凌远也是经常拧着眉头。他们一前一后走出门来,看到正午的阳光洒满宽敞的走廊,不由得真心为这位情感和家庭几十年都在跌宕起伏的老朋友高兴:

“谢天谢地,总算有菩萨收了他了。”

 

(三)

李.救苦救难收凌远的菩萨.熏然此刻正顶着秋老虎的大太阳在街头穿梭。

米粮库社区面积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坐拥二环内西城黄金地段,除了居家过日子必不可少的超市邮局社区医院,按要求定在街头、24小时接警的警务巡逻站也比别的地界布局要密。没说的,这些蓝白道儿的小房子依照常驻流动人口的数字配备,是基层城市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绝大多数都归属社区派出所直接管辖。

从警数年,参加国安和公安的联合办案并不是第一次。不过俗话说得好,只有失去才懂得珍贵,久违的一线特有的气息是如此令人激动,从昨晚得到消息之后,李熏然至今都沉浸在“重返战场”的兴奋当中。

就像现在,小李警官认真地复核着巡逻站的接警记录,并和驻站民警详细地落实每个记录的每个细节。

“早上十点有司机报警前边路口有人碰瓷,咱们一分钟内到现场,一看还是刘三儿那个团伙。”

“嗯,这会让他们长长教训。这个,两个人的手机都让人摸了?”

“这俩可能聊得太嗨了,一个放裤兜里让人顺了,另一个被划了包。哦,案发在公交车上,转公交总队了。”

“好,这边监控给我看看,要对着再世之约的那两个摄像头。”

查监控大概是仅次于写报告的、几乎能被所有警察列进深恶痛绝的活计TOP2,过去的李熏然也一样,宁愿蹲守个通宵也不愿意盯监控屏幕。不过那不是过去吗,现在,卷毛警官面对着同事提供的12小时监控录像豪情万丈,摩拳擦掌准备一定把胆敢来踩点的嫌疑人揪出来。

 

电话响了。

凌远的专用铃声。

“糟了!大事不好!”

李熏然手忙脚乱拿起手机,正犹豫要不要接的时候,凌远收了线。不过,微信却飞快地发了过来。

小卷毛不看也知道内容是什么。

好吧,鉴于某警官经常忙起来就忘了吃饭,调到协和生活相对规律好不容易老胃病调理得有些起色的某院长某日现身说法,痛陈身体健康对于工作事业家庭幸福的积极意义,同时与年纪不大忘性大的卷毛警察约法三章:

  1. 按时吃饭,一天三顿一顿不能少;

  2. 健康饮食,苍蝇馆大排档、麻辣烫小龙虾这类地方和食物,一周之内最多只许染指一次。如果能够控制自己把这个时间拉长到两周,则有机会得到院长送出的特别奖励。至于奖励是什么,院长不说。

  3. 每天中午把今天的午饭拍个照片发过来。晚饭?晚饭一般某人倾向于亲自监督。

这是查岗啊!李熏然看一眼时间,果不其然,一点半了,午饭的照片?跑了半天多,肚子里除了一瓶矿泉水,还是早上那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坚守岗位呢。

咬咬牙打开微信,一只蠢萌哈士奇的聊天界面上是一行简简单单的问句:“今天是不是没听话?”

“切,小爷还能让你抓住。”据说一个训练有素的警察即使在极度震惊的情况之下,调整好情绪、从容面对各种突发事件所需的时间,大约两秒的时间也足够了。——很显然,李熏然还要更优秀一些。

于是,在前往某医学论坛发言席就位起身的同时,凌远院长看到手机上的置顶联系人发来一张图片:

一只大大圆眼睛的猫猫无辜地看着自己,白白胖胖的脸蛋上P了两块圆圆的红晕,旁边是两个大字:超乖。

 

(四)

超乖的李熏然警官此刻名副其实。

发完微信,他老老实实去对面的7-11买了两个三明治,想想那12个钟头的监控,又给自己晚上捞了一个汉堡。

嗯,远哥说的:三明治虽然比不上咱们的家常菜,好歹比泡面还是有营养。

好吧。卷毛警官脑补着炸酱面疙瘩汤糊塌子门钉肉饼吃完了几片面包几片火腿几片生菜叶子,丢包装纸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又想起了昨晚凌远煮的西红柿鸡蛋面。

当然绝不止一碗面。

比全世界的美味更加极致的是凌远。

身边没人,不过小警官还是心虚地四下扫了一眼,生怕被目光如炬的同事们发现自己火烧云似的脸颊。系统开机有点慢,某些画面的回放却是迅速无比,而且清晰度令人发指。

 

秋老虎真不是盖的,下午的天儿正经挺热呢。

 

(五)

这天晚上,深夜加班的洪少秋收到一个刚刚发来的邮件。解密之后是两张清晰的比对图像。他注意到图像最上方的摄像头编号,又下意识地看一眼邮件来源,眼前浮现出那个挺拔清瘦的身影。

“回头跟三儿商量下,这小东西将来必须挖走。”

 

(六)

周凯在忙碌的间隙给庄恕发了一个微信。

金九银十。秋风吹拂下,街头巷尾的大小买卖都迎来了一年中生意最好的季节。再世之约也不例外。

环境不错,价格公道,酒水品类齐全,老板和只有周末才出现的调酒师都英俊得要命。虽说常规的调情搭讪都没啥回应,但是,得不到不就是最好的么。

所以,客流稳定而且持续增长。

 

“后天我调休,去昌平接靳老先生来医院做体检。都结束大概下午了,到酒吧差不多正好赶上开门。”

“阿恕,后天能不能麻烦你去马柯那儿帮我取下东西?真是不好意思,都跑两趟昌平了还让你辛苦。”

“没关系,今天怎么跟我这么客气?放心吧!”

周凯满意地扣上手机。帝都的交通举世闻名,跨越一个晚高峰从昌平跑到南四环新发地取东西再回这里,最快的速度也要晚上九点。很好,到那时一切都已经结束,而自己最在意的人都会安全。

 

音乐柔和地响起,周凯微笑着向客人点头致意。温馨舒适又足够暧昧的灯光下,影绰不定的是一个个陌生的影子。他知道,洪少秋的手下就在这其中,而且不止一个。

同样,他们要等的人也在这里,而且,不止一个。


评论(38)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