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胡靖/凌李/楼诚】蔚蓝之海

哇卡卡卡,《开罗》和《大梁》 完售,我的强大无比的STAFF天团携超级G文们惊艳亮相! 

第三篇G文放粗!

《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讲述的是一个穿越的故事,谢谢爪爪帮我圆满了这个关于琰琰的梦。在剧里,他实在太苦,即使做了皇帝也不开心。所以,那么好的他在我的文字里必须幸福。

所幸,太多的姑娘和我的想法一致;比如我可爱的爪爪——你看她笔下的陛下和朋友们,真的是在致敬、在构成、在呵护这个最好的时代呢!


猫爪必须在上:

给咪 @mimi剑雨秋霜 《大梁》的Guest文

致敬和平年代

日常捞,猫爪的短篇合集《平行宇宙》,木木的《云若满了雨》明先生的“说了算帽”


《蔚蓝之海》

 

01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要说秋末的小日子谁最清闲,还是要属拿了国籍办了新证的萧老师,当初巴黎任务之后,索性借着兴致率性周游欧洲各国,采风去了。

然而走过了辉煌灿烂的文艺复兴之路,触碰过荒芜触目的战后历史,领略过越多,便越热爱自己怀抱的那片沃土。十一月中旬,萧景琰被一个名为“消失的建筑群”的艺术展一把拽回了国内,果断投奔向了帆船之都——青岛。

朋友圈简直没眼看。

前一秒是成群结队的海鸥小视频,后一秒是刚出蒸锅的整只蟹。胡八一两只爪子捏着蟹钳挥舞,煞是耀武扬威。

李熏然忙自贸区警务改革忙到头晕眼花,在看到萧景琰晒出刚炒出锅的小鲍鱼之后,终于掀翻了友谊的小船。

气呼呼给明诚发微信:阿诚哥午好!咱们还搭不搭亚欧大陆桥小积木啦?

实在没骨气,末尾还加了笑脸。

 

02

 

大陆桥小积木是和明诚的玩笑话。一带一路共享经济理念和自贸区接洽炒得火热,公安部借着春风,轰轰烈烈拿西北片区做试点,免税区的轮岗也好、涉外事件处理也好,全部闷头踩进新规则。

说是丝绸之路,政策一下还是要全国联动。李熏然所在的上海没占地理意义上的中心位置,势必从其他地方找补,这两个月急着引进境外劳务和各领域专家,手续办理全部开绿灯,趁着金融安全问题也是新热点,乐呵呵拉国安下水。

 

明诚点开微信,忍不住乐出声。

明楼倒是悠闲,捏着削得漂漂亮亮的苹果咔嚓一口,边嚼还边要翻过来观察一下是不是咬对称了:“怎么写发言稿还能笑出来。”

“不是笑发言稿。”明诚按下笑意,“熏然估计快被上下夹板气憋疯了,政策有要求,实务有阻碍,再干下去他干脆眼睛一闭地上一躺。”

明楼气定神闲嚼苹果:“我就说吧?改革改革,一个两个天天改革,自贸区那帮疯子恨不得从天而创一个新理想国,最后还不是要我们操心?我看李熏然也别吐苦水,想当初医改,他爱人一样气坏一群老政府。”

“站着说话不腰疼。”

明楼从善如流,坐了下来:“这些事不能急,哪一方都不能急,初期收益方单一,可只要是正确的路,一定会是一个全方位福利均享的效果。”

苹果吃剩一个核,明楼觉出一点不对,转回来问:“他来你这儿探什么口风?”

 

03

 

起因是西北大区的追赶超越。虽说全国正讲究迈入中高速发展,可中的也是沿海经济带,西部仍然要落在“快”字上。不仅要快,还要尽全力在这样一个节点中迈大步子,牢牢抓住历史机遇。

如何去快,方式显而易见,唯有开放。而“一带一路”恰恰成了手中最有力的尚方宝剑。

敦煌李市长带着智囊团拿出许多方案铺桌面,正是干事业创业绩的时候,谁都不甘心落后。西北大区各个重点城市通通在微妙地权衡谁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心脏”,一带一路说是倡议,实则是条心知肚明的战略,这场角力的持剑者必可在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发展中处于引领地位。

争吧争吧,各家说各家好,索性政府牵头,带着国安公安的人考察各个“小积木”去了。

 

明诚公然翘班出差,李熏然乐得开花,转头甩下自贸区的烦心事,先直奔青岛去找萧景琰。

北京协和医院的副院长听说行程,赶在周末三番五次申请该亲自前去带萧老师全面体检了,半抗议半蹭后门地多要了两天假,拎包就去赶飞机。

气得明副部长这一周吃苹果都只能连皮一起吃。

 

04

 

山岩耸秀,林木蓊郁。晚秋的青岛城海鸥翱翔,雨后的八大关落叶满地。这座旧称胶澳的历史名城,先后经受了德、日两国的殖民统治,又作为华北地区最后一座被解放的城市,改属山东省辖市。

1936年,老舍先生在这里写下了他名传后世的作品《骆驼祥子》,也度过了一段他口中最为平和安宁的写家生活。在他口中,这是一片沙漠中蓦然映现在眼前的绿洲。黑呛呛风尘仆仆跌进来,竟然遍地青翠欲滴。

而想到青岛的秋天,可以想到什么词汇?

肃杀、凄清、冷酷……才怪。

 

萧老师兴致勃勃地蹲在栈桥旁的碎石滩上,逮螃蟹。

李警官眼疾手快:“那那那儿!”

萧景琰跟在狗头军师后面果断执行,两个人的小塑料桶收获颇丰,不一会儿已经趴进了好几只。

沿海林荫路上,胡八一跟着操碎了心,冲着远处喊:“唉!你衬衫袖子挽起来!不不不行不能再往里跳那块石头了。”

萧景琰的耳力很适时地假装下线,一概不理,跟李熏然此起彼伏盒盒盒。

凌副院长气定神闲:“听明秘书长说,他当初在永兴岛随小艇出海跳帮近乎写意,现在只不过几块平底上的破石头,怎么还这么担心。”

“那不一样。”胡八一咧嘴一乐。

“怎么不一样?”

“那时候他任务在身,肩上担责,天大的事也是小事。”男人站直,眼睛追着那个灵敏的背影,“现在呢,在我身边,平安快乐。多小的事也是天大的事。”

胡老师心里藏着上下五千年的文明,也妥帖地放着一个人。天平两端,那人可能还更重要一点。

凌远笑着摇摇头。

 

05

 

青岛地方不大,文化建设做得极好,沿着兰山路一路东行,隔三差五便会遇见故居、展览和博物馆。萧景琰本来想去看看德国监狱旧址,被李熏然半路拐去了海军博物馆。

展馆露天,进去时还能看见乱糟糟的施工区,然而拐过一个弯,萧景琰便乐呵呵地被一地导弹坦克和飞机上环着红星的“八一”两个大字吸引去了视线,很恶趣味地把胡八一塞过去,非要给他拍照。

导弹群的右侧,摆着一辆海军大将肖劲光乘坐过的“红旗”轿车,车已经很有年头,安静地陈列在玻璃保护墙中。

李熏然两只爪子扒着玻璃,鼻尖贴上去,尽力避开反光看内室,看着看着,忽然笑了。他指指副驾驶:“放到当年,这是阿诚哥的位置。”

又指后排:“这里是明副部长。”

凌远跟着绕了一圈,摇摇头:“说不定明秘书长直接开车。”

李熏然挑眉:“国安给他配有专职司机啊。”

“那是现在。”凌远笑笑,“换到四几年,步履维艰,人人皆可疑。明部长要不要额外的司机,谁说的准呢?”

李熏然笑嘻嘻,不再和他猜谜。

历史非常忠诚,诚实地诉说时光,历史也同样狡猾,将时光掩藏进尘埃。

 

06

 

博物馆陈列的最大号镇馆之宝,是北海舰队于1992年退役下来的中国101“鞍山”号。这是一艘在当年“中苏战略合作”背景下,不惜重金从苏联引进的07型驱逐舰,服役长达38年。承载着我国海军驱逐舰部队的第一步,历经了无数次领海线外任务和大型演习。

李熏然爬上二楼,轻轻摸了摸这只庞然大物。瞭望台如今已经刷了漂亮的白色保护漆,纯良友好地接纳一茬一茬的小姑娘跑过来摆拍。

海风拂面,不远处围了一圈长堤,海浪从另一侧悍然跃起。

撞击、跳跃,又白烈烈地落下。

几近黄昏,海平面上泛着金色的波光,像西北广阔无涯的苍茫大漠,也像那条横穿千古的金色商贸之路。

“这大家伙……航行了十万多海里。”李熏然撑着栏杆说,“虽然没真的打过架吧……但是亮过爪子呢,威风凛凛。”

凌远从身后环过一只胳膊,下巴颏贴了帖李警官温热的侧颈:“打不起来是好事。以后都这样,一要打架,互相照个面,都吓跑了最好。”

李熏然闷哼哼:“它还见过无数大佬,护航警戒了沉船打捞,主席的骨灰也是由它放归大海……”他顿了顿,拇指摩挲着栏杆,“现在沉睡在这儿了。”

多少波澜壮阔,多少实力不均等下挣扎出的艰难一步,如今都归于平静。

游弋在蓝色国土上的导弹驱逐舰,乖巧憨厚地穿起白制服,套上护栏,充当一个博物馆大型展品。

李熏然侧了侧头:“凌大院长,等你退休了,干什么?”

凌远靠在他耳旁,拿气音低声说:“你说呢?忙了那么多年,终于‘退役’,不然给小孩子研究研究营养食谱?”

鞍山舰沉默不语,李熏然和着海风,闷声笑。

国家力量,国之利器,没有在战场上化为残骸,没有壮烈与殉道。这是最完美的解甲归田,最幸福的归宿。

 

07

 

明副部长无暇畅想海浪拍击岸堤,会议繁多。

明诚没到青岛,办了公事,很快回来。室内开着空调制热,把他热得挽起衬衫袖子,靠在窗边透气。

明楼有点感冒,裹着毛毯签字:“难得放你出去一回,怎么不去青岛找他们散散心?”

明秘书不理他,走过来用放凉的指尖给明楼揉太阳穴。

半晌,嘀嘀咕咕:“口嫌体正直。”

“你说什么?”明楼扬声,睁睁眼。

“你巴不得我回来跟你墨迹这些会。”明诚撂下爪子,顿了顿,又说,“而且公安部的警务试点你也明明是支持的,非得大批特批改革动作大。”

明楼拢了拢毯子,歪头冲他笑:“自然会这样。我是兜底的人,不管心里想什么,也要稳,要把关。”

“想不想听那帮学者都是怎么骂你们这群‘故步自封’的臭当官的?”

“学者必须要激进一点嘛。”明楼摆摆手,“才有机会发现未知领域,能拓荒。反过来就糟了,做学问的什么都不敢说,做决策的听风就是雨,这不是要乱?”

明诚哼了一声。

一室一隅,一江一河。视野凌于高山之巅,再小的办公室里,心也在江河大海。仿佛很多年前,就是有人这样做的。那时候,那些人,改革的人,是看不到未来的。他们注定是堆砌的泥土,夯实的地基。冲动流血并碰壁,让后来者自大破大立中寻求理性的平衡点,然后迎来黎明。

如今,抗争换取自由,自由带给人选择权。许多大命题真的落在实处,往往在很小的地方。

物质的实力带来文明的自信,文明的自信养育了兼容并包的气度,而这种气度,给予了每一个平凡人最大限度的自我。 

萧景琰靠着桅杆,冲二层的凌远和李熏然挥了挥手。

 

08

 

青岛,胶澳,帆船之都,琴岛。

最重要的,啤酒之城。

一行人找到街巷里地道的小店,把麦芽的芬芳尝了个遍。胡八一喝酒有一点上脸,萧景琰过去常年军旅生涯,惯常拿白酒暖身,酒量好得出奇。

换了一种麦芽,李熏然就跟着尝一点,晕晕乎乎地碰杯、大笑。他靠着凌远的肩膀,恍惚间,好像也回到了尘封于书页之中的千年之前,看见朝堂上慨然描绘新政蓝图的二殿下,看见北地边疆骁勇的赤焰军,看见庙堂之上当世大儒激浊扬清,看见江湖之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无数砥砺而行的拓荒者,守护并求索,换来得以无所顾忌前行的当下。

 

恍如大梦初醒,李熏然一个激灵,抬起了头。

凌远感受到动静,偏头递来探究的眼神,轻声问:“累了吧,我们要不要早点回?”

李熏然迷茫地望过去,一切烟消云散。

千百年的时光里,犹如呼啦啦一场浩荡穿堂风。

而爱人分明就在身边。

 

萧景琰兴致很高,还没玩够,举着一大扎艾尔扬起手:“干杯干杯!”

 

09

 

干杯。

敬最好的时代。


—— 完 ——


目录


猫爪的短篇合集《平行宇宙》传送门

维木的庄季年下《云若满了雨》传送门

明先生的“说了算帽”传送门

阿晨的周边边,和蓝的挂号天团,和小腰的天作之合


贴心指路:

【楼诚】【楼诚衍生】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 前传:炼玉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穿越】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一)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