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从天而降【第九章】

爱楼诚,唯爱不变,不易,不衰,不移。



(一)

中秋一过,重阳就不远了。

往常这个时候,蔺晨已经回到了琅琊山。前几年的中秋,他都是次日天明便飘然不见;没人问,也不需要解释,景琰知道,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心照不宣。

可是这年八月十六的午夜,当熟悉的脚步声又出现在养居殿外的一刹那,景琰甚至以为自己是因为太过思念而出现了幻觉。

直到他看见那个才分别不过一个白天的身影,和那人脸上从未见过的一丝丝——尴尬。

“我勒个去?”鬼使神差地,小赵医生的那句口头禅飞到嘴边,几乎要破口而出;耿直的皇帝憋得脸都红了,费了好大劲才把这几个字给压下去,然后就发现,根本没有别的词语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呃……”长年累月闯荡江湖的人果然不凡,蔺晨脸上的尴尬转瞬即逝。年轻帝王飞红的眼角让他心神一荡,涎着笑靠近过来、一双手毫不迟疑地摸到袍子里面去:“景琰,腰还疼不?”

 

景琰突然就觉得前所未有的委屈。

身处这万人之上的权力顶端,执掌着他从未肖想过的生杀予夺,被全天下仰望的同时,是无数次的午夜惊回、辗转难眠。

那些无法言说的孤独、枯寂,那些不足以与任何人道的相思、渴念,还有这重愈千钧的宗庙社稷黎民百姓,这至宝无价的皇天后土大好河山……

此生幸得君偕我。

可是,又怎舍得用那些看不见的枷锁,困住这唯一心意相通之人。

好在仅仅是这一年一次的相逢,也足以支撑起其余300多个漫长的日子。

不过今日,为什么去而复返?

 

“白日去找赵先生辞行,顺便邀他有机会到琅琊山盘桓。”蔺晨温暖的大手在劲痩有力的腰肢上轻抚,传递着绵绵不断的热力,却不带半分狎昵。

“可是赵先生说了什么?”昨夜荒唐得太过,白天又正襟危坐了整整一个朝会,此刻感受着恰到好处的揉按,景琰几乎要舒服得叹息出声。

“果然什么也瞒不住景琰。”蔺晨感觉到怀中人的疲惫,不由心底更加了几分怜惜,愈发庆幸自己的去而复返:“我见赵先生气色不佳,以为是中秋之夜饮宴过劳;倒是他坦然相告,道是思念爱人整夜未眠。”

景琰默然。良久方轻声说道:“赵先生是个重情之人。前些日子母亲还私下来问,说有数家重臣请托,想将女儿嫁给赵先生,不知与先生提及的话是否妥当。”他换了个姿势,在蔺晨怀里依偎得更紧:“我却记得他说过,他与爱人在来大梁的路上失散,此生若是相遇不到,也是断不会在做他想的。”

“是啊。今天他与我念了一阕歌,说是一位故国词人所作。”夜月高升,夜风清凉,蔺晨略带沙哑的声音在静谧的寝殿里悠然响起: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注1】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景琰喃喃重复着,一时竟是痴了。 

“当真是绝妙好词。”蔺晨坐正,扶起景琰,深深地注视着这双在暗夜中也明亮如星辰的眼睛:“不过小赵先生说:相爱的人就应该朝暮厮守,为什么一年才相会一次?人世间确有些事万不得已,但更多的并非山穷水尽,不过是人们瞻前顾后、不敢去面对罢了。”

景琰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不知为何心跳如擂鼓。

“他说,如果能找到失散的爱人,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一天分离。景琰,”蔺晨抬起手,为他理一理垂下的发丝,倾身过来,在额头上郑重一吻:“我想,过去是阿晨没想明白,又实在是怕你被世人诟病,所以……”

“所以,你现在不怕了?”景琰罕见地打断了他的话,一双水润清亮的眸子波光潋滟、如星悬旷野:“阿晨,你不怕,我便不怕!”

 

(二)

金秋十月。

大梁启明公共卫生学院第一届高阶学生今日正式入学。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注2】

经过三个月初阶学习、经考试合格的50名高阶学生整齐地肃立在明媚的阳光下,面对台前供奉的神农塑像庄重行礼。少顷,以教习代表李青桐威严的领诵开始,年轻人清越如磬又铿锵有力的声音就越过依然浓绿成荫的佼佼庭树,远远地传扬开去,引得街上人人驻足。

“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已经受邀就任学院教务长兼首席国医教习的琅琊阁主一袭标志性的出尘白衣,昂然站立在“教职员工”行列的首位。他注视着面前那一张张朝气蓬勃的年轻面孔,再侧身看一眼与自己并肩而立的西医教习赵启平,交换了一个欣慰与骄傲交织的笑容。

“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辰时三刻的阳光渐渐升高,在50名学生统一的银灰色长袍上折射出耀眼的光斑,使得他们胸前小小的白底红色十字徽记格外醒目。赵启平突然有一点想流泪的冲动,他咬住嘴唇,用力逼回冲上眼眶的潮热;恍惚间,若干年前同样年轻的自己也曾经在这样一个无比庄严的场合大声地宣告着自己的誓言:

“医药神阿波罗,阿斯克勒庇俄斯及天地诸神为证,鄙人敬谨直誓,愿以自身能力及判断力所及,遵守此约……【注3】

那时,后来成为院长的凌远师兄就站立在今天李青桐的位置,而自己穿着崭新的白大褂,一字一句清晰地承诺:

“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柬一切堕落和害人行为。”

 

时光飞逝,时空流转,今天,在又一片明朗的晴空下,是自己从未预想过的又一场宣誓。赵启平回想起前几日绞尽脑汁回忆《大医精诚》原文的艰难,无比庆幸小赵主任与中医科一向关系良好,同时暗暗感念当时花式追求自己的几个中医学妹;而此刻,他顺着蔺晨的目光再度望向那些容光焕发的面孔,不出意料地看到他们脸上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的自信与虔诚。

这是一群终将被大梁的历史铭记的年轻人。

特别是那五个全部斩获一等和二等奖学金的女学生。

赵启平脸上的笑容已经是老母亲般的慈祥。他注意到不远处嘉宾席中太医院医正大人激动的神情,这个固执的老头最早竭力反对女子入学,只是因为太后的懿旨才闭了嘴;后来又死活不相信玉儿几个小丫头能拿到几位年轻太医都不敢有把握的奖学金,非要亲自考校;而考校完毕则是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表示这五个姑娘俱都是天纵英才、要全部收进太医院为宫中服务——这让一心开拓大梁医学妇科和儿科、特别是护理专业的赵启平郁闷不已。

但是机智如小赵同学,焉能被这点区区小事难住?

某天一席深谈之后,赵启平常务副院长为学院成功地忽悠来一位医术深不可测、性情也有趣到极点的教务长——除了一应纯粹的教学事务之外他还答应对方,琅琊阁每年都可以选派弟子进入启明高阶班进修;而蔺阁主也十足上道,堪称善解人意地将“与太医院及政府相关部门充分沟通”纳入职责范围。

好在这种沟通的结果,小赵医生根本不需要担心。

 

呵呵。

谁说古人都特别淳朴来着?

那日,小赵医生望着对方那双顾盼神飞的桃花眼,再想想这位琅琊阁主看似潇洒不羁实则寸土未让的嘴脸,恍惚间仿佛又见到某位风度翩翩中缜密布控的魔都大鳄。他摇摇头,觉得这次会谈应当被命名为“双狐会”——没错,这就是两只双商爆棚的狐狸跨越时空的一场对话——唉,那位情热时喜欢咬牙切齿地叫自己小狐狸的人,究竟躲到哪里去了呢?

 

(三)

数百公里之外的芡州。

敝旧简陋的蓬县官衙里,伏案忙碌的谭光谭宗明大人好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这让尽职尽责的老管家谭福忧心忡忡,于是不久,谭大人就喝到了一碗又苦又辣的姜茶。


(四)

秋收已毕,武德三年的这个十月,湖广江浙尽皆大熟。

朝廷上一片欢天喜地,特别是掌管天下钱粮的户部,从侍郎到门房,各个嘴都乐得合不上;说起来沈追作为尚书大人是最讲风度仪态最矜持些的,只不过走路带风而已。

意料之中地,萧景琰毫不犹豫地下了减赋降税的诏书。

满心想过好日子的沈追摊手,只得砍掉了一些好不容易列上的预算,而皇宫部分宫殿的修缮列在取消的第一位。

这些细节被新近创刊的《大梁周报》“记者”写进了文章里,在每个大一些的酒家茶肆张贴,也有店家央了读书人念诵,一时间街头巷尾莫不称颂陛下仁德。

 

京畿道的谢阿田赶着牛车,小心翼翼地走在金陵的主街大路上。

托老天的福,今年除了春上那场风灾之外还算得风调雨顺;家里几亩薄田收成很是不错,交租纳粮之后竟然还颇有盈余;这让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户人欣喜若狂,不由得实心实意地道一声当今天子无愧为尧舜明君。

手里有了些许银两,入冬之前总要置办一些东西的。不说别的,媳妇下月就要生产,今天便带她来京城开开眼界,也去铺子里给未来的儿女扯几尺细布做衣裳。

天知道那只畜生是从哪里蹿出来的。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陡然一阵尖声惊呼,阿田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瘦瘦的黄狗疯了般冲进人群,带翻了杂货摊子撞砸了菜蔬担子,而身边一口煮馄饨的大锅也被惊慌失措的食客打翻,滚烫的开水飞溅开去,正正地飞向了大黄牛的面门。

 

谢阿田觉得自己的记忆当中这一段完全是空白。

他从剧烈的疼痛中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横躺在不远处的妻子——她一动不动,一块越来越大的血渍从粗布裙下漫延开来。他想扑过去可是腿被翻倒的车架子压得死死,而车架另一边,那头全村人视若珍宝的大黄牛正在痛苦地低鸣。

谢阿田愣愣地落下泪来。好半天才在七手八脚帮忙的路人间喊出嘶哑的一声:“救命,救救我娘子……”

 

 

 

 

 

 

 

 

 

 

【注1】纤云弄巧:出自秦观(北宋)名作《鹊桥仙》。原词如下: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注2】凡大医治病:出自孙思邈(唐)《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是论述医德的一篇极重要文献,广为流传,影响深远。《大医精诚》论述了有关医德的两个问题:第一是精,即要求医者要有精湛医术,认为医道是“至精至微之事”,习医之人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第二是诚,要求医者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感同身受的心,策发“大慈恻隐之心”,进而发愿立誓“普救含灵之苦”,且不得“自逞俊快,邀射名誉”、“恃己所长,经略财物”。

【注3】医药神阿波罗,阿斯克勒庇俄斯及天地诸神为证:出自《希波克拉底誓言》,是距今约2400年前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警诫人类的古希腊职业道德圣典,是向医学界发出的行业道德倡仪书。由于其影响巨大,多年来成为世界各国从医人员入学第一课学习的重要内容,也是所有医务职业人员言行自律的要求,而且要求正式宣誓。

 

评论(43)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