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胡靖/楼诚】天边外

亲们亲们,你咪强大的STAFF天团再度登场!

《开罗日记》《大梁皇帝幸福现代生活》第四篇G文闪亮粗现!

爱我的木木,你的文字永远流动着绵绵不断的灵气与甜蜜,谢谢宝宝,这是给你咪最好的礼物……

再抱起来转个圈!


维木向东:

甜甜甜,一发完

给咪咪 @mimi剑雨秋霜 的《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的Guest文~


捞个本儿!


-----------------------------------


1.

 

  农历八月十五,老祖宗留下来的月饼节。

  太阳刚冷清清地挂在天上,晨雾还没褪去。秋日里的早晨总有些凉意,胡八一起了个大早,钻出被窝时萧景琰还在睡着。冷气灌进被窝让萧景琰不满意地瑟缩了一下,胡八一连忙给捂好了被子,顺便印一个吻在萧景琰的额头上。

  胡八一其实也没有多清醒,凭借着顽强意志力睡眼惺忪地挪到厨房。昨晚就泡上了的红豆,现在正乖乖地拥挤在水里。胡八一将红豆沥进锅里,加水没过豆子,合上锅盖焖煮。

  所有程序都完成,胡八一终于彻底醒了过来,望了望楼上的人丝毫没有要起床的架势,心下溺宠地笑笑,出门买早点去了。

  从上次萧景琰完成了任务回来已经一个多月,除了偶尔必要地参加某些活动,萧景琰就再没有过什么特别的任务,似乎是明楼明诚有意给他放放假。萧景琰忙碌很久,歇歇也是好的,至少胡八一是这么想的。

  于是就变成了两个无所事事的大男人整天悠闲地东逛西逛,没办法,只要萧景琰在,总能让再困难的活动变成度假胜地旅游天堂——在胡八一眼里。

  现代生活太懒惰,饶是萧景琰也在不需要早起的第二十三天成功关闭了生物钟,彻彻底底睡了个底朝天。闲得生物钟失效的萧景琰把晨跑改成了夜跑,多少次早晨的太阳晒了屁股才不情愿地爬起来,胡八一觉得可爱,自家陛下就这么被现代生活“腐蚀”了。

  萧景琰甚至还担忧了两天,但能够被爱人的亲吻叫醒的感觉让萧景琰丢掉了最后的内疚,踏实放心地睡到天亮,等待爱人的“叫早服务”。

  胡八一拎着豆浆油条回来的时候,萧景琰果然还没醒。拉开窗帘让太阳晒进来,阳光褪去了清晨的寒气,热情四溢地扑在萧景琰身上,暖融融的一层光晕,胡八一甚至嫉妒这一窗阳光。

  萧景琰皱了皱眉,噘了噘嘴,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胡八一轻声笑,把撒娇的爱人从软席里捞出来:“景琰,起床了。”

 

2.

 

  萧景琰嘴里塞得满满的,边吃早餐边看报纸。腮帮子鼓成松鼠,胡八一无奈地让他慢点吃,没人跟他抢。

  萧景琰当然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然后……继续保持现下状态。

  得,松鼠永远都是松鼠。

  胡八一享受跟萧景琰一起吃早餐的时间,奈何厨房开着火的锅等不了。红豆已经煮得烂熟,一颗颗爆了口子开了花,煞是招摇地向胡八一傻笑。胡八一童心未泯地看出红豆们的挑衅,内心戏十分丰富:让你们笑,马上就绞了你们。

  萧景琰此时吃完了早餐收拾碗筷,见胡八一熟练地将搅拌好的红豆沙放进锅里来回翻炒,一边问他:“你吃甜一点还是淡一点?”

  “淡一点。”萧景琰凑过身去,“你竟然在做豆沙,我以为你昨晚泡红豆是要做红豆汤的。”

  胡八一闻言,将整勺白糖撒了一点回糖罐里才倒进锅里:“两年的中秋都没有好好过,今年好不容易在家,做点月饼吃。”

  “你还会做月饼!”萧景琰瞪大了眼睛看胡八一得意的笑,眼珠转了转,清了清嗓低声道,“嗯,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直接钻进胡八一心尖尖去,浑身麻痹,缓过来时毫无威慑力地警告了萧景琰:“不要看太多电视剧。”

  锅里的水分已经被炒干,差不多可以出锅,胡八一找碗碟装东西的功夫,萧景琰在身后嘶了一声:“烫烫烫。”

  胡八一一回头,正见萧景琰指尖掐了一点豆沙放进嘴里,然后眯了眯眼睛:“嗯,还真挺好吃。”

  胡八一哭笑不得:“祖宗,做好了月饼更好吃。”他放下碗去瞧萧景琰:“给我看看,烫着没有?”

  “没有。”萧景琰笑笑,抠他手心,满是期待,“你教我做月饼吧?”

 

3.

 

  月饼做好了馅,面团也是事先准备好的,剩下的步骤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顶多算是……调情。

  模具是胡八一新买的,其中一个上面有只桂树下的玉兔,胡八一一看就喜欢上了,他总觉得这只兔子某种程度上很像萧景琰。不光长相,还有气质。

  胡八一美滋滋的表情遭来萧景琰的一个“哼”,怎么也不肯自己做个玉兔图案的月饼。他比较喜欢另一个——周边繁复云纹,拥簇中间一个双喜,萧景琰喜欢寓意好的东西。

  “那个双喜是我买材料赠的。”胡八一说,“又不是新婚,哪儿来的双喜。”

  萧景琰固执地将裹着豆沙馅的面团挤进模具:“一喜为爱人,一喜为团圆,不是双喜是什么?”他轻轻提起模具,将月饼小心翼翼地推出来,一个云纹双喜模样的月饼静坐他的掌心,耀武扬威地看向胡八一。

  胡八一无可奈何地亲了亲萧景琰的嘴角,他向来对萧景琰无辜的耿直没办法:“你还是头一次说我是你的‘爱人’。”他在萧景琰的耳边气声道:“我喜欢这个称呼。”

  “我只是嘴上不说。”

  “嗯。”胡八一如同一个得了糖块便轻易满足的孩子,捻捻手上残留的面粉,抹在了萧景琰的鼻尖上。

  萧景琰眉毛一皱,眼睛又瞪得圆圆的。胡八一非但不怕,甚至还想笑嘻嘻地扑上去,被他一扭腰躲过去,气呼呼坐在沙发上:朕现在如此没有威慑力么?!

  胡八一看透他的心思,不知从哪儿变来一盒榛子酥,悄悄放在萧景琰面前。

  萧景琰挑挑眉,缓慢地抬了抬眼。

 

4.

 

  做了三十来个小月饼,分成三份放进烤箱。

  失宠了一上午的花花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淘气地满屋子乱跑。两人生怕它不小心摔了碰了,在房子里捉猫。

  导致第一批放进烤箱的月饼没有及时拿出来,表皮糊了一层。萧景琰一手拿着黑乎乎的月饼,一手拎着不省心的猫教育:“你看看,这还能吃吗?就你淘气。”

  花花气势磅礴地“喵”了一声,料定面前装凶的主人不会对它怎样。

  萧景琰挫败地把花花放在地上,让它自己去玩。

  回头胡八一已经把第二盘月饼放进了烤箱,这回他一动不动地盯着,五分钟一到便拿出来,刷上蛋液,再放进去烤十七分钟,出炉时刚刚好,整个屋里都弥漫着红豆与鸡蛋的香气,自然而然混为一体,刺激萧景琰和胡八一的嗅觉。

  萧景琰把做好的放去阳台晾着,等它凉掉。胡八一则继续守在烤箱旁监督最后一波月饼的制作。

  萧景琰没忍住,趁着胡八一不注意偷拿了一个来吃,热度还未散去,萧景琰烫得双手倒来倒去,快要下嘴才发现这是个玉兔图案的月饼。

  奈何已经拿起来就没有放回去的道理,萧景琰纠结了一会儿,挑着桂树一侧,小心翼翼咬下去,生怕把“自己”吃了。

  不能否认胡八一的馅料做得的确好吃。

  鸡蛋香味和着薄薄的一层面粉,里面是饱满的红豆沙,糖度正好,入口丝丝柔柔地融化,从舌尖品出淡淡的甜味来。不突兀,不喧宾夺主,没有盖住红豆本来的味道,完全不是市面上红豆月饼中的那种糖精味儿。

  萧景琰满意地咂咂嘴,刚咬下第二口,便听见身后胡八一的声音。

  “景琰?”

  他惊慌地回头,胡八一一脸好笑地瞧着萧景琰,和手里神似萧景琰的兔子。

  “我又不是不让你吃,藏什么。”胡八一又仔细瞧了瞧,“你这是……对自己下不去嘴吗?”

  “……”萧景琰满脸通红地把剩下的月饼往胡八一手里一塞,跑了。

  胡八一笑他可爱,低头吃了一口,兔子下去一大半。

  嗯,挺甜。

 

5.

 

  磨磨蹭蹭,做好所有月饼已经是下午两三点,胡八一和萧景琰包了几个月饼,想要给明家送去。

  他从明诚处得知明长官被明家大姐揪回家过节,不在部长官邸。萧景琰正好想要探望明镜,便索性多包了些月饼,放进特意准备的精致食盒里——那还是萧景琰某次在网上看到的,花纹样式像极了母后宫中常送来的那只,只一眼便挪不动了,非要买下来。

  胡八一每看到那食盒便十分怅然,不过是几百块的东西,却好像装了萧景琰满满的心思在里面。萧景琰曾同他提起过他的母后,一个温娴雅静、却始终坚韧的深宫女子。在萧景琰口中,哪怕纵横千年的时光,那种气质依旧让胡八一仿若亲见,他甚至觉得自己能看见那女子的眼睛,安宁亦坚毅,陪伴萧景琰跨过多少丛生荆棘,让胡八一得君如此。

  胡八一被萧景琰唤醒,叫他来帮忙。

  那盒子如今还真的派上了用场,沉甸甸地压在萧景琰手里,宝贝似的拎到了明公馆。

  明镜听说是萧景琰来了,开心得亲自跑出来迎接,迎着萧景琰和胡八一进屋去,把明楼落在外面。

  他看着明诚叹气:“是不是家里每来一个人,我的地位就要再降一点?”

  明诚憋笑:“哪有,大哥在明家还是说的算的。”

  “哼。”明楼不满意地撇了撇嘴,没办法。

 

6.

 

  萧景琰与明镜相见,其他人从来插不进嘴。明镜最爱操心,怕萧景琰冷着,又怕萧景琰饿着,胡八一在一旁认认真真地承诺,绝不会半分亏待景琰的。

  明楼和明诚一副见惯了的样子,他们俩隔三差五就接受明镜的“慰问”,现在有人能转移火力,再好不过。

  萧景琰喜欢明镜的唠叨,他也乐得变成个孩子,乖乖接受明镜的关心和责备。

  虽然明镜看着这张乖乖的脸就压根责备不起来。

  虽然萧景琰也从没做过什么会让明镜责备他的事。

  除了偶尔参加些特殊任务有些危险,明镜便也习惯性地把锅扣到明楼头上:“你总是给小萧那么多又难又危险的任务,小萧伤到怎么办呀……还有上次,阿诚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呀,阿诚都住进医院了我都还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真是不让人省心……”说着说着,声音就弱下来。

  明镜虽有些脾气,可到底是大家闺秀,懂时局讲道理。明楼明诚的工作内容不能随意透露她理解,危险系数高她理解,弟弟在其位便要谋其政她也理解。可这样无可奈何,积压在心底的那些担心也突然滞在心口没有出口,竟只有叹气了。

  几个弟弟最看不得自家姐姐如此,想着法子逗大姐开心,萧景琰亦是句句宽慰。好在是中秋佳节,这么点不顺心几句话便就烟消云散。

  既然来了,明镜自然留两人在家吃饭。晚饭是阿香做的家常菜,大家没吃多少,都等着接下来胡八一个萧景琰亲手做的月饼。

  明公馆后院地方大,花草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整块的草坪上可以聚会。明诚叫阿香在草坪上收拾了一块地方出来,以便大家坐下赏月。

  萧景琰拿来食盒打开,将里面的月饼移进盘子里。胡八一刚叹一句少了些酒,明诚便不知从哪儿搞来了上好的桂花酿和糯米酒,正是喝它们的时节。

  明楼拿了个月饼,鉴定文物似的细细端详上边的花纹,明诚也跟着凑过去看。

  兔子在桂树下,乖巧极了。

  明楼抿出一个笑,十分坦诚地对明诚讲:“像你。”被明诚毫不犹豫地吃掉。

  明镜满心欢喜,乐呵呵地拿起一个,借着月色看见上面的云纹双喜,连说喜庆。

  明台念念叨叨煞风景:“又不是谁新婚,搞什么双喜……”

  “去。”明镜听见他的嘀咕,立刻拍他一巴掌,“不懂就不要乱说。”

  胡八一讪讪摸了摸鼻子,没能逃过萧景琰的眼睛,轻笑了两声。

  于是萧景琰认认真真地给明台解释:“一喜为家人,一喜为团圆,自然是为双喜。”

  “嗯,就是。”明镜满意地点点头,“小萧说得对。”

  明楼悄悄去勾明诚的手指尖。

  云雾散了,月亮出来了。

 

7.

 

  萧景琰想起从前,与众人共度中秋的时候。

  那时他还是个刚成年的郡王,身边有小殊,有霓凰,有皇长兄,还有亲敬的母亲。

  他们聚在一起,吃喝赏月,用不着顾忌他人目光和礼仪教导,那时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后来他一步步走向皇位,他最终身着玄色龙袍,加冕十二旒珠,他坐上皇位,中秋却变得难过了。

  他需要准备祭礼,要宴请群臣,明明是要与亲友团圆之夜,偏要在冷森森的金殿上过,无趣,冷清。

  而现在,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千年之后与他新的家人朋友一同,对酒当歌。

  胡八一眼神流转于萧景琰,看他目光流转,映下的千载情深。

  他握住他的手,轻轻碰了碰萧景琰的杯。

  清脆的声响,将他拖回现实。

  他看见家人与朋友。

  老天爷实在是太宠爱自己了,他想,比起千年之前,他还赚了一个身侧爱人。

  萧景琰举起杯,对着月亮饮下杯中佳酿,抹不去嘴角的笑意。

 

8.

 

  萧景琰有些醉了,被胡八一架回车上,找了代驾来开回家。

  他们一起坐在后座上,萧景琰醉醺醺地,望着窗外发呆。

  “想什么呢?”胡八一问。

  “嗯?哦……”萧景琰回过神来,“想……那些朋友们。”

  胡八一了然。

  那些他们认识的、敬佩的、也喜欢的人。

  阖家团圆夜,他们怎么度过呢?

 

  也许凌远可以挪出一天的假期去陪李熏然吃一块月饼。

  也许洪少秋正战战兢兢坐在季家的餐桌前冒冷汗。

  也许谭宗明和赵启平享受了一顿顶级蟹宴。

  也许方孟韦刚刚红着脸隔着电话送给杜见锋一个亲吻。

  也许李川奇正隔着屏幕看陈亦度修饰着满月带给他的灵感。

  也许黄志雄与曲和相隔千里一唱一和,将整个中国弹进那奇妙的乐曲,将遥远的爱人唱进自己心里。

 

  千年与千里,萧景琰不知道哪个更远些。

  只是他知道,总有一个人会让世界变小,小到让那人可以近在咫尺。

  不管他在身旁,还是在心间。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大梁皇帝》相关章节指路: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十六)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