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穿越】从天而降【第十章】

一个文科生写做手术,还是现代人到古代做手术,好吧,完美诠释什么叫作无知者无畏。

感谢帮俺四处找资料、和俺就相关细节讨论到半夜的各位写手朋友,本章和更加精sang彩xin绝bing伦kuang的下一章内容,实际上是乐乎太太们集体智慧的结晶。【拍飞这个甩锅咪】

讲真,OOC全部属于我。

那么,帅到飞起的我平呢?嘿嘿嘿……【苍蝇搓手】



 

(一)

“移床!”

李青桐和其他三个医学院最优秀的学生牢牢地攥住用开水煮过的床单,按照他们之前练习过无数次的动作,准确地把已经在半昏迷状态的谢阿田安置在手术台上。

牛车翻倒的地方离启明学院不远,热心的路人们呼喊着冲进门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个教职员工会议刚刚散。

蔺晨和在启明任教的刘太医接走了已经有生产迹象的孕妇,赵启平带着他重点培养的外伤科弟子们拉回了断了一条腿的谢家后生。

 

“创口长两寸一分,骨折端外露可见;软组织挫伤中等,污染程度中等。”

尽管初步的清创已经完成,谢阿田的右腿还是一片血肉模糊。沾满泥沙血污的裤子被剪开,在巴掌长的伤口下隐隐可见白色的骨茬。

赵启平全套棉布的手术装备,双手举在胸前。

金陵找到的最烈的酒度数也低得可怜,用来消毒只能是将就。但是客观条件就是如此,短时间内并没有太好的办法。好在Sunseeker-DUO太阳追寻者不愧是世界顶级的太阳能双座滑翔机,不但外型、操控可圈可点,就连随机急救箱也是符合欧盟DIN3155标准的超级配备,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急救室。

 

“右腿胫腓骨开放性骨折二度。”

口罩后传来的声音清晰有力,角落里伏案记录的学生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心神。

李青桐退后,看着几个学生上前继续清创。这几位原本都是琅琊阁和济世堂的青年翘楚,寻常外伤都是已经可以独立应付的。不过,首次实操现代医学的操作流程,尽管已经大大简化,还是让这些古代医者们有些犯晕。

 “清创是治疗开放性骨折的基础,彻底清创是预防感染的关键。”蔺元默默背诵着赵老师在课上反复强调的话,手下几乎纹丝不乱。作为琅琊阁的新一代首席大弟子,蔺元是琅琊门下少有的只对治病救人痴迷不已的后辈新秀;蔺晨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你要是能把倒腾病案草药的劲头儿分三分在经略消息上,早就能下山领一个州府了!”

每到这时,蔺元就低头不语,规规矩矩站着一个字也不曾分辨。最后往往是蔺晨自己烦了,挥挥手让他自去,而他也就再度扎进药庐里面,没两天再不肯出来的。

不过,潇洒不羁的琅琊阁主打心眼里也是真心欣赏这个认死理儿的大弟子,这不,和赵启平商定就任医学院教务长的当天,挑选琅琊门下学习海外医术的密令就发往了琅琊山;果然不出蔺晨所料,蔺元赶来的速度几乎跟回程的鸽子差不多快。

入学晚并不妨碍后来者居上,很快,赵启平就注意到了这个个头不高的清瘦小伙子;而他在同龄人中少有的沉稳和扎实的国医基础甚至不输于年长许多的师叔李青桐。

此刻,他稳稳地拿着大号针筒,持续反复清洗创口。边上有个师弟在指压止血,用凉白开和昂贵的芡州雪盐配置的生理盐水带着丝丝缕缕的鲜血,打着旋儿流到病床边的收集桶里。

 

“娘子……”冲洗时难免的刺激让伤患从半昏迷中清醒过来,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疼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声呻吟;他抬了抬手,挣扎着开口:“快救我娘子……”

“你家娘子很安全。”谢阿田艰难地转过头循声望去,只见床边立着个头脸全都包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男人,他的声音有些发闷但是清晰而坚定,眼睛里是柔和的笑意:“放心,她没事的。”

阿田从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装束的人,但是那双眼睛传递出来的信息是如此温暖与善意,让他莫名地感到安心。接着,这个男人又靠近了些,微微向他俯下身:“你的腿伤了,一会儿我要给你做个小手术,可能会有点疼,但是能保证你今后还能下田干活,能忍一下吗?”

“能,能!”谢阿田尽全力点着头——他不知道什么叫手术,但是疼他不怕,庄户人要是坏了腿,这日子以后还怎么过?只要还能下田,什么疼痛他也忍得。

赵启平点头,侧身向李青桐示意。

“麻醉。”

谢家后生很快就感到一丝轻微的眩晕,紧接着,腿上刺骨的疼痛奇迹般地消失了。他听到那个男子的声音再度传来:“放心吧,很快就好。”

 

(二)

一点寒光闪过,赵启平手起刀落。

李青桐和蔺元等一众学生屏息静气,眼睛一眨不眨。

“预防性深筋膜纵行切开,也是海外清创术要求之一,为什么要实行这个手术?”赵启平的动作平稳迅速,发问也简要明了。

“它可以防止术后可能发生的骨筋膜室综合症,避免患肢坏死。”蔺元的应答不疾不徐,清晰准确。

“很好。”手术过程很短,不久,赵启平已经开始四层缝合。持针器、缝合针、缝线交替穿梭,修长漂亮的手指来回翻飞,令人眼花缭乱。

没有无影灯的手术室有很好的自然采光,深秋时分午后的日头明亮得耀眼,光线穿过两扇相对的白绵纸窗,在给手术台带来清晰术野的同时,也把小赵老师专注的侧颜勾勒上一道淡淡的金边。此情此景让身边的学生们多少都有些恍惚——他们不是没有看过模拟演示,但是课堂教学又如何与真实的外科手术相比呢?

“大家注意,对污染的开放性骨折,在细菌繁殖和侵入病患身体的潜伏期内,也就是受伤后三到四个时辰之内施行清创术……”

赵启平仿佛又回到了附院,身边是熟悉的团队和年轻的实习生,而面前不过是一例最普通的常规急诊手术。他信心十足地站立在这里,目光平和从容,动作迅速精准:“彻底切除染菌的创面、失活的组织和异物,清洗干净后将创口闭合,就可以避免发生感染。当然,这种切除不能做到万无一失,而遗留的少数细菌一般能被健康组织消灭。”【注2】

说到这里,赵启平停下来轻轻喘口气,稍稍侧头让汗水斜斜流过额角;细密的汗珠在阳光下灿然一亮,折射出微小却炫目的光华。蔺元如梦方醒,赶紧拿起消过毒的布巾帮他擦试。赵启平颔首致谢,再又做了一些处理之后微笑着转向李青桐:“李老师,最后几步了。您来吧。”

“我?”李青桐一惊,下意识地退后半步。

“没问题,您是我的一助啊。”赵启平的眼睛在雪白的口罩上弯弯如月:“我还知道他们跟您打过赌,全班男生打结都比不过您。”

 

李青桐激动得微微战栗。

少年成名,人到中年,享誉江南的李神医许久都没有如此心潮澎湃的感觉了。与无数病患的感谢甚至膜拜不同,能得到小赵老师这位真正神医的首肯,实在是……太珍贵了啊!

他有些笨拙地按照“手术室规范”的要求,和赵启平背靠背换了位置。薄薄的橡胶手套触感是如此奇妙,他知道这是那个神秘宝箱中仅有的几副宝物之一;而缝线穿过人体皮肤的感觉,竟然与平时大家用丝线和羊皮练习时并没有太多不同。

 

赵启平欣慰地看着李青桐在最后的缝合中打出一个漂亮的八字结,几乎想扑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貌似简单的几针对于大梁意义重大,没看到旁边蔺元他们几个热切的眼神么?也许,一个崭新的时代就是在这个简陋到无法直视的手术室里,悄悄地拉开了它势不可挡的大幕。

然而他只是轻轻地笑了笑,随后便特意走到谢阿田能够看得到的角度,对着这个一直焦急恐惧却拼命忍耐一声不吭的农家汉子说:“手术成功,你看,我说就一会儿吧?”

谢阿田吃力地咽了口唾沫:“谢谢,谢谢大夫……大夫,我家娘子……”

“你家娘子就在隔壁……”

赵启平话音未落,一墙之隔的另一个房间内,传来一声清脆嘹亮的婴啼。

 

(三)

“赵老师!”

身穿淡粉色棉布护士外衫的玉儿从外面冲进来,刚过门口就想起赵老师反复强调的消毒规定,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隔壁嘹亮的婴啼一声接着一声,听起来健康、生动,充满活力。这边病床上的农家汉子已经泪流满面,一句话也说不出,两只粗糙的大手用力地攥着床板。

 

赵启平立刻迎上前去。

不知道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玉儿急得浑身都在抖;他特意挡住病患的视线,压低了声音:“出了什么事?”

“赵老师……”面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花容失色,青白着嘴唇张了几张,一开口就带上了哭腔:

“您……快过来!”

 

 

 

 

 

【注1】二度骨折:我国学者按创口大小,软组织损伤的轻重,污染程度和骨折端外露情况,将开放性骨折分为3度。Ⅰ度开放性骨折:皮肤被自内向外的骨折端刺破,创口在3cm以下、软组织挫伤轻微,无明显污染和骨折端外露;Ⅱ度开放性骨折:创口长3~15cm,骨折端外露,有中等程度的软组织损伤,污染明显;Ⅲ度:创口在15cm以上,骨折端外露,软组织毁损,常合并神经、血管损伤,污染严重。

【注2】本段专业描述来自度娘。


评论(5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