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凌李/庄周/洪季/多CP】【楼诚】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十八)

一个不喝酒的人写这一章写到吐血……跪求大神们赶紧告诉我哪里有bug。

另外,卡到这里咪也很无奈啊,总要留些地方给小卷毛和我的顺懂吧对不对?

滚去喝姜糖水了——BY大姨妈第一天的咪

 

嗷,继续捞本……

 @~小狸子~ 【一蓑烟雨的印调了解一下


 

(一)

庄恕觉得今天的运气简直好到爆。

98岁的靳以老爷子是位正经从1937年打到1945年的抗日老英雄,老家在北京的昌平。当年鬼子进攻北平城的时候,他家那位在二十九军给佟麟阁副军长当警卫的四哥,和军长一起在南苑殉了国。噩耗传来,时年十八岁的后生抹了把眼泪,跪在地上给爹娘磕了三个头、转身投了军。不出一个月,就和鬼子在南口交了手。

从那时起,他转战大江南北,数次负伤;在长沙保卫战那次更是凶险之极,多亏到阵地上采访的一个《大公报》记者托了上层的关系找到几只盘尼西林才捡回一条命。

战后,老爷子漂泊海外多年,直到遇到在美国为盟国老兵扶助计划做志愿者的庄恕,才在欧文庄博士的劝说下重回故土。

重回故土的老爷子成了家里、村里乃至区里头的宝贝,虽然老人家没有儿女,但是亲族后辈众多,日常起居被照顾得无微不至。与此同时,和他前后脚归国的庄医生也一直践行着最初的承诺,每隔三个月会亲自接他进城做体检。

 

今天,庄恕看着靳老先生体检报告,从心里往外高兴。尽管有些结果还要等几天才能出来,但是老人的整体健康状况很显然十分乐观。“我五太爷爷肯定能参加抗战胜利80周年的大yue兵!”翻着一串串和中年人相比都毫不逊色的数据,庄恕想起在村里做支书的那位靳家晚辈的话,不由得暗暗点头。


“老爷子,咱下回见啊!”初起的秋风里,庄恕拎着实在推不掉的一大袋子核桃大枣上了车,同时一口答应下次再来的时候换辆大点的车——再过几个月,板栗柿子这些山货就全下来了,庄医生觉得老爷子肯定是惦记着护士站的那些小馋丫头们。

 

回城的路上也意外地顺利,常年拥堵的京藏高速诡异地一路畅通,等他从四环上下来拐进新发地周凯那间最早的海鲜铺子时,马柯还在外头办事没有回来。

“庄大哥呀,你开火箭来的啦……”台湾仔的台湾腔还是那么让人过耳难忘,嗡嗡地震得人想蹦:“足足早了一个小时啦!”

庄恕笑,马柯是个有趣的兄弟,要是以往他会很愿意多耽搁一会儿;不过,今天跑了一天多少有点累,又好不容易赶上好得不真实的路况,他希望早点回到爱人身边:“没关系马柯,你忙你的,东西我自己去拿。”

“在仓库啦,店里面今天制冷有点问题……我原来想办完事再给你拿过去的!”

“没事没事,我又不是不认得!那我直接去仓库了!”

“好的啦,一个大箱子一个小箱子,小箱子是给你和凯哥的;大箱子是给老奶奶的……对啦大箱子里面还有个小箱子,是给老奶奶家的猫猫的啦,每只都有份的哦,对了那个三色最凶的那个要多分几条给她……”

庄恕被马柯的台湾腔绕口令念得眼冒金星,好在今天路上一直被好运气加持,把精心挑选的海鲜送到香奶奶的小院儿,又特别跟嫂子嘱咐了冬至春分它们几个“份额”之后,准备踏进再世之约后门的时候庄恕看了一眼手表:

不过才刚刚晚上8点整。

 

(二)

frozen Margarita迷人的色泽在恰到好处的灯光下得以完美呈现,面前这个男人的笑容也是。

高桥淳一微微欠身,对老板得体的招呼表示感谢。日本男人很少离得开酒,高桥也一样。不久之前当中国这边的联系人告诉他,新开拓的生意渠道借助的是酒吧和它的老板的时候,在高桥的潜意识中就已经先博得了两分好感。

是的,外表上看41岁的高桥先生实在太过普通:固定而体面的职业,兢兢业业近二十年的良好口碑;这和东京街头那些西装严谨、步履匆匆的上班族毫无区别,甚至休闲放松的方式也别无二致——精酿的日本啤酒和纯正的威士忌都是他的最爱,所以松涛十字路的Goodbeer Faucets【注1】 和日本桥人形町大楼鶴亀酒吧 Bar Tsurukame 是他常常光顾的地方。当然,六本木的Havana café也相当不错,不过那里的价格过于亲民,以他的年纪和资历,去得太多了难免会让人产生经济状况不佳的怀疑。

其实说起来,还是XEX Atago Green Hills更与现在以及未来的高桥先生身份相配啊,在五星酒店的顶层与溢彩流光的东京铁塔相对,哪怕一杯柠檬水也会醉人的吧。

如果这次的“生意”能够顺利,那么不久之后,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就该以人人艳羡的提前退休为名彻底结束了——这说明自己苦心经营十五年之久的“事业”终于进入一个以往只在梦境中出现的巨大市场,而东京银座某座写字楼里的高桥桑也终于攀上了他人生的东京塔。

这一切都取决于今晚的会面。

 

高桥不是一个冒进的人。选择在这个时机进入戒备森严的异国首都核心地区,是由于他坚信自己从未有过任何失手。一个在东京警视厅没有丝毫案底的守法公民、一个模范纳税、定期捐赠、对陌生人也满口敬语的现代绅士,跟国际刑警组织之间绝对相隔着以光年为单位计算的距离。

还有,那个名叫周凯的合作方也几乎是完美的。光明正大的灰色记录,多年间严守着不碰毒品不沾洋垃圾的底线——说实话对这一点高桥本人甚至感到尊敬——还有尽人皆知的家破人亡、背井离乡。这个家伙开海鲜档的本钱来源于自己那条破船的保险金,而那份保险的投保人竟然是他已经阴阳相隔的前相好。

“真是太不幸了。”

那天,温文尔雅的高桥先生对着诨名海狗子的那位中国部下微微一笑。他没兴趣知道他的大名,但很有兴趣了解他即使如此畏惧自己也并不掩饰崇拜的那个人。

很显然,开拓中国市场的任务不能交给日本人,而海狗子之流则根本不具备相应的能力和素质。周凯在道上众口一致的人品保证让他心动,而他短短时间能把海鲜生意做到风生水起的商业头脑则让他不由得赞叹。

万事俱备,只看这个已经进入正常社会的人,愿不愿意再回头赌一把。

高桥开出了一个常人无法拒绝的价码,同时附加了一个周凯无法拒绝的保证:决不去骚扰马柯和周凯身边的任何人。

不出所料,周凯果真没有拒绝。

 

(三)

周凯举起杯。

面前的三个人如约而至,守时而低调。为首的高桥先生年约四旬,有着一张仿佛日本人都会长成这样的毫无特色的脸,礼貌中有着一点点倨傲。他身边的两位随从,海狗子是早就熟悉的,一直负责来往联络的他终于促成了正主见面,此刻脸上紧张中还带着兴奋。另一个刚才介绍叫做佐藤的,也是个中年人了,无论姓氏还是长相都更加没有存在感,只是身材比高桥略略地壮实一些,看来像个练家子。

周末泡吧的人没有匆匆来去的,高桥和周凯心照不宣地估算了半个小时这样既不显突兀又足够精简的时间。关于东京和酒都是很好的话题,不用担心冷场。至于即将开始的“生意”,高桥的到来本身已经诚意满满,所以分成之类的俗事实在没有讨价还价的必要;周凯明确地表示了就按照事先商定的份额执行,其气魄胸怀让高桥身边的两位随从都禁不住赞赏有加,海狗子更是十足十的心悦诚服。

他们的座位是酒吧里面并不偏僻却位置特别的一个,一根不宽的立柱和用来营造气氛的植物很好地成了观察方面的掩护,而从座位上的角度上望向四周,视野可以毫无障碍的环视。


当初酒吧装修的时候,周凯和洪少秋笃定这会是个受青睐的位置。果然,此刻高桥就坐在这儿,立柱里面和植物花盆里的环绕收音装置正在把所有的对话清晰地录制着。

“高桥先生要不要尝一尝我这里的另一款?”微不可察的电流声中,周凯的声音醇厚迷人。

洪少秋攥紧了拳头,频道里的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

这是准备的信号了。下一步,周凯还需要让对方说出几句关键话语,这将是下个阶段定罪量刑的重要证据。

“哦?周先生还有什么令我惊喜的?”

“当然是 Suntory Hibiki 。”周凯语调轻快:“听说,您是品鉴【響17年】的行家。还要请先生赐教。” 

 

(四)

Whisky&Water,中文称呼:水割。

深深的琥珀色注入剔透的装满冰块的酒杯,大约35-40毫升,充分搅拌。 然后再次加满冰块,倒入约为威士忌2-2.5倍的纯净水,轻轻搅拌3次。 在这个过程中,混合着玫瑰、茉莉花、鲜桃、哈密瓜甚至黄油香草 的酒香轻轻地弥漫开来。

从2005年起,连续囊括世界级别烈酒评比金奖的日本本土威士忌響17年,果然不同凡响。

周凯注意到高桥脸上一闪即逝的欣喜,心中莫名一动。

好像有哪里不对。

来不及细想,他看着对方毫不犹豫地美酒入喉,自己也跟着浅啜一口:“先生觉得,这个酒如何?”

“奶油,牛奶,焦糖,每一种回味都恰到好处,只有酒龄25年以上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周先生有心了。”

“呵呵,高桥先生客气。这么重要的合作,周凯必须做好功课才是。”周凯微笑着,语气平和舒缓:“听阿海说,我们今天应该能见到样品?”

“是的。”高桥温和颔首:“在我们离开这里以后。”

 

“如此,很好。”周凯点头,随即自然地问了一句:“不知道您的习惯,要不要再加点冰块或者试一下 Mist【注2】?”一边说,他一边向吧台稍稍一侧身。

 

猛然间,一丝掩饰不住的惊讶出现在周凯的脸上。

他看见了庄恕。

换上衬衫马甲,发型也显然刚刚打理过、英俊迫人风度翩翩的庄恕。

“糟糕。”周凯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酒杯。

——就在不到一秒钟之前,他刚刚发出了可以行动的暗语信号。

 

 

 



 

 


 

【注1】均为东京著名酒吧。其中,Goodbeer Faucets 是坐落在东京涉谷区松涛十字路的啤酒屋,拥有着40种新鲜精酿啤酒;热爱啤酒的老板还亲自研发了一套生啤酒系统,在日本的精酿啤酒界颇有名气。

而鶴亀Bar Tsurukame是一家十分古典和正统的日本威士忌酒吧,坐落在日本桥人形町大楼。这是一家老街上安静的酒吧,可以轻松品尝到诸如“響17年”等日本国产威士忌名品。

Havana café位于繁华的六本木,以价格实惠亲民著称。

XEX Atago Green Hills则是五星酒店顶层高水准的Lounge Bar代表,能在最近的距离以完美角度欣赏东京铁塔。

【注2】Whisky Mist:在装满细小冰块的岩石杯里注入大约45毫升威士忌,因杯子被冷却后杯壁上有雾气附着而得名。这是最适合调和类威士忌的饮用方法,也更加适合喜欢辛辣口感的客人。

 



评论(43)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