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穿越】从天而降【第二十章】

嗷!终于!

快快,打滚求红心蓝手长短评!请花式夸奖肥咪这只如假包换的亲妈!

 另外,此章特别献给 @大橙子与猫殿下 

 

(一)

“如果走陆路的话,这里……这里有一条古道可以直达岭南。”赵启平在放大版的地图上画出了路线,一条墨线弯弯曲曲,经由赣地穿越崇山峻岭到达南越腹地。【注1】

景琰频频点头,沈追和几位侍郎书办也是喜悦莫名,忙不迭地在几个副本上照样描出来,同时自动忽略了赵启平谨慎的补充说明:“秦汉到如今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当初修筑时又是纯粹为了战事,未免仓促。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启平放心。”也许是走南闯北见识得各种凶险太多,蔺晨看着线路,平素旷达不羁的脸上倒是难得的神色郑重:“琅琊阁会安排最好的人手,几条路线上的伙计我都会亲自考校。”

“如此多谢阁主。”赵启平自然而然地一拱手,随即又在景琰热切的目光里俯下身,继续刚才的话题:“要是走海路的话,从泉州和广州出发都是可以的……”

 

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桑麻又插田。【注2】

大梁武德四年四月,在各地百姓忙完了春耕、开始侍弄起新生的庄稼的时候,三支精干的探险小队在皇宫门前的小广场上集结,整装待发。

每支队伍的人都不多,不过十来个的样子。总共也就四十人的一群汉子静默无声,没有跃跃欲试的兴奋,也不见懵懂未知的惶惑——而这正是景琰希望见到的,作为少年从戎的马上皇帝,年轻的陛下深深知道,在一场真正的鏖战到来之前,最有经验的老兵脸上就是这样的波澜不惊。

据山穷海、深入蛮荒,只有镇定如此,才能更好地面对未知的一切。

 

从江州回来不久,赵启平在熬过两个不眠之夜后,向大梁陛下呈上一张手绘的地图。上面是他对着现代地图临摹的山川河流,以及十几处特别的地标。

有几个被着重圈出来的地标精准指向几处较为容易开采、这个时代又用得上的矿产,这是小赵医生最耗心神的部分。回忆过去国内的知名矿业非他所长,不过他还是绞尽脑汁想出来了不少——尽管再没人提过,但是他始终忘不了那顶被将作监融化、变成注射器针管的皇帝金冠。

又过三天。

朝会结束后的偏殿里,景琰认真地告诉他,大梁朝廷准备正式组建那种他说的科学考察队,穿山蹈海几路并发,尽最大努力务求成功。

不过,陛下这是都要去哪儿呢?赵启平看着身边一脸期冀的沈追蔡荃,再看看摩拳擦掌的蒙挚和微笑不语的蔺晨,一下子恍然大悟。

武德皇帝陛下不要金矿,也对玉石翡翠没有任何兴趣;在那幅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各种物产标记之间,陛下最最盼望的东西也只有一件:那种据说能够一年多熟、彻底解决百姓温饱的神奇稻种。

——所以,这几支科考队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安南占城。【注3】

 

(二)

“汪汪!汪!”

一只毛色油润的半大狗崽欢叫着从门里冲出来,风也似地踏过花匠刚浇过水的月季花圃,一个起跃之后,正正地撞进了赵启平的怀里。

“哎呦哎呦……好了好了阿黄乖……”刚刚回府的赵启平左闪右躲地回避着怀里这货热情如火的舌头,在夕阳下笑出了满脸褶子。

张叔无奈地看着自家神医崭新月白长袍上的几个泥爪印,苦笑着摇摇头。这上好的南绸布料华美却娇贵,少不得又要麻烦自家娘子细细浆洗。

不过,只要神医公子能开心,咱们辛苦一些算什么?说起来,别看公子出得门去前呼后拥万人敬仰,这回到府里关上门,还不是形单影只孤孤零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唉,没有人,有个狗子也是好的吧!

 

沐浴过后,赵启平擦着湿漉漉的半长头发走进卧室,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卧在大床上冲自己摇尾巴的阿黄。

要不说凡事都讲究个机缘呢,这阿黄来的也是凑巧。

从江州回金陵的路上,车队在中途打尖;驿站上下听得这竟然是天下闻名的启明救护队和赵神医路过,惊喜交集不知道拿什么招待这群菩萨才好。

人喊马嘶前揖后让惊醒了一路上睡得迷迷瞪瞪的赵启平,他揉着眼睛下车想去后院如厕,一眼看见驿馆的伙夫倒提着一只土黄狗崽的后腿就要往石头上摔。

旁边一只瘦没了样儿的母狗叫得撕心裂肺,身后还护着两个更小的,脖子上的链子磨出血来。

 

后来,赵启平认真地反思过自己,觉得不应该对可怜的驿丞和伙夫发那么大火。毕竟在古代没有那么多动物保护的概念,在物质资料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家畜也是食物的一部分,而且他们也是出于一片好心:神医一行日夜操劳活人无数,这个简陋的小小驿馆一定要倾尽所有好好招待。

可是无论如何,赵启平也接受不了仅仅为了给自己加个菜就要要了这几个小家伙的命。

不是有人说过吗,检验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可以参照他们对待动物和自然的态度。此时的大梁还远未解决温饱,当然不能用仓廪实而知礼节这样的标准去要求,但是,总该有人去传递一个信号吧。

赵神医想起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和老谭养的那只名叫汤圆的萨摩耶,心底一丝钝痛。唉,人之所以为人,真的有很多事情是断断不能去做啊。

 

继续上路的时候,先行回到自己车里继续生闷气的赵神医没有注意到,驿丞哆里哆嗦亲自抱了个筐放上车,负责护送的戚猛将军在旁边一副凶神恶煞般瞪眼盯着,而在他身后,那只母狗毫不犹豫地跳了上去。

 

现在,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土黄狗崽已经长成了肥嘟嘟的半大狗子;同时小赵医生不久就发现,无论在哪个时空,所有的中华田园犬都一样阳光开朗活力四射,极其容易被没有底线的主人宠上天。至于它的两个兄弟,一个被戚猛送到了巡防营,一个被蒙挚养在了禁军大营,那个狗狗妈妈则干脆成了启明医学院的看门犬,见了白大褂就拼命摇尾巴。

 

(三)

“阿黄,阿黄。”

“……”

“睡着了?你倒真是没心没肺……”

“咕噜咕噜……”

沉甸甸的狗子愉快地打着小呼噜,胖嘟嘟的肚皮柔软地贴着人,传递出绵绵不断的热力。窗外和风徐徐,院子里的小小竹林摇摇簌簌,间或还能听到新生青竹拔节的轻响。清亮的月色透过薄薄的白色窗纱,在古朴的雕花实木大床上洒下斑驳光影。赵启平修长的手指缓缓划过阿黄细密的背毛,清晰地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

江南的春夜,没有战乱来袭,亦没有瘟疫相扰,平和静谧、岁月安宁。

明天,被公事和责任纠缠了数月的那个人,终于能够有时间再度踏足京城了。

 

(四)

“谭大人请,赵神医请。”

金陵城内大梁最大的镖局扬威号里,花白胡子的老掌柜亲自验看了谭宗明递上来的存单凭证,又仔细核对了他提交的官凭勘合,这才亲自引着伙计去后库抬来一个暗红色的大木箱子,随后躬身施礼,退出了门外。

厚重木门关闭的“咔哒”声中,赵启平和谭宗明同时抬起了头。

 

单独面对的时刻终于到了,自己期盼了不知道多久的时刻也终于到了,赵启平胸中狂跳,心底似有千言万语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谭……”

“嘘!请听我说。”谭宗明竖起一个手指抵在唇边,不出意外地看见对面的年轻人不解地睁大了好看的圆眼睛。

赵启平定定地注视着他接下来的动作,猛然间感觉到,今天刚刚在镖局大门外才见到的谭宗明和几个月前分别时又有一些说不出的不同。可是还没等他判断出这些不同到底来自哪里,就被面前人接下来的言语完完全全地震撼了。

 

“这是雷朋,2017年最新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那里应该还有副一模一样的。”谭宗明手上是他熟悉的飞行员墨镜,语气温和笃定。放下墨镜之后,他拿起掌柜的留下的木箱钥匙,却并不急着开启,而是对着仿佛石化的小赵神医微微一笑:

“这里面应该是咱们起飞时我穿的衣服,不知道会不会有手机和手表,但我觉得钱包比较大应该不会丢。”他的手轻轻拂过木箱细致的纹理,目光愈发温柔:“棕色BOTTEGA VENETA,也是BV的2017最新款,你送我的生日礼物。里面没什么钱,就几张卡,还有一张咱俩和汤圆的合影。”

“老谭,你……”赵启平突然感到头晕目眩,不得不紧紧抓住身边的桌子才勉强站定,他终于知道那一些不同从何而来——这神态、这语气、这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够明了的小微细节,无不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果然,长身玉立的高大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剑眉星眸之间春水涟漪,荡漾出满满的欢喜和一丝疲惫:

“平平,是我。我回来了。”

 

(五)

五月的阳光温暖而不炫目,明亮又优雅地穿过暗红色的雕花窗棂,在安静的室内漫洒而下,勾勒出赵启平英朗隽美的侧颜。

仿佛过了许久许久,青年粲然一笑。

刹那间,本就通透和煦的房间内如风回夏湖、瑰丽水色,也如月出平野、湛然生光。

谭宗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个笑容,短暂的无措之后,他猛然间想起不知道哪里看到的一句诗:

坐令空山出锦绣,倚天照海花无数。【注4】

 

可是,那正在绽放着明丽笑容的白皙面庞上,分明有两行泪水在滚滚而下。

 

谭宗明心中剧痛,他试探着往前跨出一小步,小心翼翼地把那个清瘦如纸片般的人环在胸前。他感到属于两个人的共同的战栗和激动,以及低沉暗哑得仿佛不是自己说出的话:

“昨天夜里头疼疼醒了,就全想起来了,然后就连夜往这里赶……”

赵启平紧咬着牙关,一个字也无法回应。

半晌,一声终于抑制不住的呜咽在耳边响起,谭宗明慌乱地搂紧怀里的青年:“亲爱的……”

细密的吻雨点般落在爱人光洁的额角和脸颊,谭宗明在他身体剧烈的颤抖中一遍一遍不停地重复着:

“平平,是我……是我。”

 

我回来了。

 

 

 

 

 

 

 

 

 

 

 

 

 

 

 

  1. 梅岭古道:位于位于江西省大余县与广东省南雄市交界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梅关古道始通于秦汉,为秦代经略南越之要冲。唐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因秦汉古道年久失修不堪行走,宰相张九龄向唐玄宗谏言开凿梅岭。此项工程繁复浩大,经过艰辛努力而成。道路通行后,岭南受惠数百年之久,而沿途漫山遍野之梅树也渐成天下名胜。现代历史上,国民革命时,北伐军三次出征均誓师于此,开国元帅陈毅将军亦在此地坚持了三年的敌后游击战争,有著名的《梅岭三章》传世。

  2. 出自翁卷【清】《乡村四月》,原诗如下: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桑麻又插田。

  3. 占城稻:出产于中南半岛的高产、早熟、耐旱的稻种,以其原产地位于今越南(旧称安南)中南部的占城为名。占城稻又称早禾或占禾,属于早籼稻,北宋真宗大中祥符 (1008—1021) 年间首先传入中国福建地区,并迅速在江南地区推广。根据中国古书记载,占城稻有很多特点,一是“耐旱”,二是适应性强,“不择地而生”。三是生长期短,自种至收仅五十余日。南宋时种植范围进一步扩大,江南东、西路和两浙路尤为盛行。占城稻与晚稻配合成为双季稻,使谷物产量大为增加。

  4. 出自苏轼长诗《题海州石室》【又名《和蔡景繁海州石室芙蓉仙人(石曼卿也)旧游》】,原诗前一部分如下:芙蓉仙人旧游处,苍藤翠壁初无路。戏将桃核裹黄泥,石间散掷如风雨。坐令空山出锦绣,倚天照海花无数。

     

贴心前文链接: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穿越】从天而降【第一章】

 


 

评论(49)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