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穿越】从天而降 【番外三:近忧】

粉丝数2666点更,咪交作业!

怎么样,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那些希望A+B的天使们,准备现代版签收啦!记得给好评哈!

另外亲们不觉得这几天咪勤奋到爆炸吗?求表扬!

本文特别 @大橙子与猫殿下 ,大热天一定给我汤多吃点好的!

贴心链接: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从天而降【第一章】

【楼诚】【楼成衍生/谭赵/蔺靖】从天而降【第二十八 完结章】


(一)

“全部情况就是这样。”

“谢谢!”和赵启平长得很有些相像的年轻人站起身来,和谭宗明握手:“非常感谢谭总这段时间的配合,以后可能还会有问题向您请教,不过,”高挑挺拔的年轻人脸上笑容和煦,仿佛十几天来那些犀利的发问并不是出自他口:“我们尽量不过多打扰。”

“明助理客气。”谭宗明微微欠身,风度翩翩:“配合国家安全部门工作,是公民应尽义务。以后但有所需,我二人召之即来。”

“再次感谢。谭总请。”

谭宗明再次点头致意,扣好西装,迈步出门。几乎是与此同时,安静的走廊里对面一扇屋门打开,赵启平在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男士的陪同下也走了出来。

少不得又是一阵互致问候,稍顷,明诚冲着那位男士轻轻一抬手:“洪处长,麻烦你替我送送谭总和赵医生。”

 

国安找上门的时候,他们回到现代不过才一个晚上。

那天,打了几个不得不打的电话、收获预料之中的震惊追问之后,赵启平和谭宗明不是没想过,除了在极小范围内向工作单位和家人解释他们这趟匪夷所思的经历之外,是不是还有必要向其它什么人或者部门披露这些?不过,要说想到这个纯粹就是一种下意识,根本来不及也不可能考虑周详;所以,面对着在清晨就出现在佘山别墅门口的洪处长,两个人都是完完全全地满脑子蒙圈。

彼时,赵启平正在打电话给凌欢拜托她火速买一些小女孩的内外衣物,那边浴室里长生和婷婷已经对可以自动出冷热水的各种龙头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亲妹妹您别问了,有空再跟你说……拜托拜托,身高1米1啊!喜欢粉色……哎呦!”看到门口蔓延出来的水流,赵启平扔掉电话冲了过去:“老谭,老谭!”

 

老谭没出声,回答他的只有两条狗狗愤怒的咆哮。

院子里,阿黄瞪着对面那只高大华贵的雪白同类,和它身后一看就特别舒适考究的狗屋和脖子上闪闪发光的狗链,吼得嗓子都哑了。而苦等了主人几个月的萨摩耶也是满肚子委屈,叫声里甚至带着藏不住的呜咽——这让壮硕的中华田园犬更为愤怒:你谁呀?信不信我咬你啊?

“汤圆乖……哦哦阿黄也乖!” 老谭沐浴着在清晨阳光里纷飞的黄白狗毛,拼命分开两个跃跃欲试分分钟开打的主子,从心眼里觉得,给狗劝架真不是人干的活儿。

所以不能不说,老洪来的真是时候。

 

(二)

“国家安全部?”

“是的,麻烦谭先生和赵先生。”衣着普通、气质不俗的中年男人礼数周全,话里话外却摆明了这事儿其实没啥商量:“如果二位不介意的话,希望能跟我到部里介绍下情况。当然,”他环顾下四周,微微一笑:“最好等孩子们吃完早饭。”

“……”

 饶是见多识广如这两位,当然听说过国家安全部,却真心没听说过它下面还有个异能调查部——洪处长说这是部长办公室不多的几个直属部门之一,职责就是专管祖国大地上科学范畴解释不了的林林总总。

当然包括穿越这种高难度行为艺术。

特别是像这样双人组队,穿过去又穿回来不说、还拐人带狗强行附加惊喜增值服务的。

 

“这相当于……神盾局?”想当年没少看美国队长的老谭脑子里首先蹦出了漫威。

“特调处?”赵启平惦记着他只瞄过片花还没见着正剧的那个电视剧,也不知道最后黑袍使和小胡子怎么样了。

呵呵。

——洪处长再不肯多说什么,始终微笑不语。

那天国安派来的是一辆低调至极的奥德赛,不大的车厢里,赵启平和谭宗明胡思乱想,长生和婷婷左顾右盼,终于完整拥有一家人的阿黄望着车窗外越来越远的汤圆,飞快地摇着尾巴、兴奋到变形。

 

满打满算,初步调查持续了将近二十天。

小赵医生和爱人的神奇经历被和盘托出,经过审慎推算之后,真相被锁定在不超过十个人的狭小范围之内。

就连赵医生的父母,也半信半疑地接受了儿子被一项保密的国际合作计划派到非洲转了几个月这样的解释。

但是凌远是瞒不得的,无论是作为上司、朋友还是亲属,以及从长远看一家四口的持续医学观察,这位三甲院长都必须是事无巨细的知情者之一。果然,在与部长助理明诚先生的一次会面之后,再次见到赵启平的凌院长,每一次目光交集都能让人看出心照不宣来。

然而小赵医生和老谭现在根本无暇关注这些细节,他们要忙的事儿实在数都数不过来——不是么?以前没人说过穿越这么麻烦,别看按照这边的时间走了不过短短四个月,可是毕竟是上天入地钻了不知道几个黑洞在历史长河平行世界里溜达了一圈,仔细想来值得各路科学家头疼的环节可真心多了去了!

所以,除了尽可能地回忆复述这边四个月那边四年的诸多细节之外,凡是带有异时空痕迹的一切的一切都将被掰开了揉碎了琢磨。这不,滑翔机拖走、和那边有关的所有衣物物品上交,连理发刮胡子都得是国安派来的TONY老师。长生和婷婷更是被当作毫无争议的特殊人物,受到国安的全方位立体保护。而外表上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阿黄同学,现在在国安的卷宗里就一熊猫。

不,比熊猫珍贵,熊猫还好几群呢,而且满世界都能看见。这不刚收回俩美国的又发走俩去俄罗斯了……好吧扯远了,反正谁要能找着一只异时空狗子就算我输。

 

“我还想给阿黄绝育呢,在那边是没腾出功夫,现在估计彻底没戏了。”赵启平张嘴咽下老谭喂过来的一颗樱桃,看着已经和汤圆握爪言和、玩得没心没肺的中华田园犬摇头叹气。

“嗯,阿黄现在是国家财产,我们只是代管。”老谭再喂一颗樱桃,侧耳听听楼上的动静,不由得压低了些声音:“平平,学校的事情考虑好了没有?”

赵启平默然。

的确,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说一千道一万,现时眼下,这才是他们最最纠结的事情。

 

(三)

“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

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一章第二条

 

婷婷的问题不大,刚满六周岁的小姑娘是上小学一年级的正好年纪。他们在市区的公寓不远处就有一个相当不错的重点小学,错过了入学登记对别人是大事,在老谭看来则根本就不是事儿。于是,到今天为止,谭婷婷同学成为一年级小豆包已经长达一周之久,并且在赢得了老师和同学的一致喜爱之后,还成功滴招来了校国学实验班的班主任和文化艺术团的团长。

“您家对孩子的早期教育真是太成功了!”退休在即的老教师激动得捧着水杯的手都在抖:“这么小的孩子,书法功底这个程度简直是天才!更何况,双手啊!双手都可以写的这么好……谭先生,一定是家学渊源吧!”

“呃……”谭宗明扶额。

“谭婷婷的乐感也是出乎我的意料,家长有没有将来在艺术方面发展的打算?”文质彬彬的乐团团长推推眼镜:“我很震惊一个六岁的孩子对于古琴的理解,说实话这属于太小众的乐器。”

赵启平坐在对面,几乎嘚瑟的要起身跑圈,可是还要拼命地玩深沉装淡定:“哪里哪里……不不,我们没有尝试过西洋乐器……谢谢老师……”

 

“我看他们不会就此干休。”送走两个几乎要直接撸袖子拉人的老师,赵启平对刚才老谭“孩子还小,我们希望她按照兴趣自由发展”的说辞颇不以为然:“你看着吧,书法和古琴,将来肯定至少得选一个。”

“嗯,不过选不选、选什么得是我闺女说了算。”老谭把自己舒服地扔进久违的超码大床,感受着高织埃及棉床品特有的顺滑:“好在选项不多,好办。要是长生……”

 

赵启平无声地叹了口气。

长生,真的是各种不好办。

今年周岁12不到,在现代社会属于小升初迫在眉睫。

别人家小升初都削尖了脑袋进名校,谭总的烦恼则是名校太多可以选择的余地太过宽泛,总而言之,推掉哪几个比较好。

洪处长毫不掩饰他对长生的欣赏,甚至明诚助理也对这个小小少年颇为看好。没错,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国家,优秀的小孩子总是会让人眼睛放光,更何况这孩子还不是一般的优秀。

四年前开始练武,要说时间并不长,似乎也过了扎童子功的黄金时期,可架不住师父牛啊。弓马剑术的启蒙老师是北境元帅列战英,提高班负责的是皇帝陛下本人;至于轻功,竟然奢侈到二对一教学,两个师傅一个是禁军大头领,另一个干脆就是出入北燕皇宫如入无人之境的琅琊阁主。

再看医术。启蒙自不必提,难得的是,小赵医生当时纯粹是为了自己不至于忘光了,顺手教了一把英语。水平没测过不好说,但是把《大梁日报》翻译个英文版没问题。

国文的底子是自小打的,后来谭宗明发现他对数字异常敏感,就有意识地捡一些浅显的民生经济问题让他接触,然后不断地收获这个孩童给自己带来的惊喜。而至于书法,呵呵,婷婷那个双手簪花小楷的本事确实是家学渊源不假,不过老师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哥哥。

——端方严谨的一笔好字,是长生从三岁起就不曾丢下的功课,也是那个清高孤傲的大梁士子、他的亲生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的印记。

 

“我们仔细考虑过,还是希望他们兄妹都能够成为一个幸福的普通人。”那天,谭宗明稳稳地坐在明诚对面,温文尔雅、不卑不亢。

“是的。长生拥有那个世界的记忆,这并不是坏事。”赵启平就显得轻松许多,圆圆的眼睛闪着快活的光:“我早就告诉过他我们来自一个很远的地方,所以他对这里并没有抵触,应该能够很快适应。”

“明白了。我们尊重你们的意见。”明诚利落地在会见记录上签字,合上文件夹的简单动作显出了几分闲适:“不干涉他的成长,不刻意引导他的喜好。但是,成年后他要是有兴趣的话,”国安部部长助理英俊的脸庞上嘴角斜斜一挑,露出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笑容:“可以跟我来学枪。”

!@#¥%……&

谭宗明的脸眼见着黑了下来。

 

(四)

帝都的大晴天辽阔高远,灿烂的阳光挥洒在繁华的城市上空,甚至连这座外表普普通通的国安部大楼长长的走廊里也分外明亮。

明诚的步履很是轻快,从脚步声就能听出来他此刻心情大好。

赵启平和谭宗明已经启程去机场,几个小时后将飞回上海。短期内他们不会再见面,但是周密的保护措施已经润物细无声般准备妥当。

洪少秋调过去还是有必要的,方便工作之余,从距离上离他那个西南战神也近了不少。

 

想到这些,明诚的心情又好了几分。他一路没有停顿,在走廊尽头直接推开了常务副部长办公室厚重的橡木大门。

“来得正好,”英俊儒雅的中年人从光可鉴人的办公桌上抬起头:“九局刚送来了拟定的执行人选。”

“哦?时空玫瑰计划终于要启动了?

“是啊。”常务副部长微笑着起身,注视着年轻人惊喜的眼睛:“九局的意见和你考察的结果完全一致。”

“真的?”明诚挑眉,清隽的侧颜被阳光勾勒出诱人的轮廓:“那,部长有什么奖励?”

“你说呢?不知道诚少爷想要点什么?”对面的男人眯起眼睛,慢慢倾过身来。低低的气声像一缕轻纱,静静地缭绕在午后的空气里:“明楼必鞠躬尽瘁、竭力报效。”


评论(58)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