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洪季/凌李/庄周】斑斓——2019的色彩【下】

前文:斑斓——2019的色彩(上)

好吧,你咪终于把这个下集赶出来了,讲道理,明明一发完的文偏偏让咪再写一篇是不是很过分?摔!

先圈一个吵得最凶的, @苏七染青瓷 怕了你了……


(一)

洪少秋是在京郊的阅兵村里知道消息的,那天北京的气温42度,地表温度上了60。下午两点半,队列练习如期开始,白花花的太阳照下来,灰色的水泥地上隐隐浮起一股青烟。

口令铿锵,整齐的军靴踏过去,汗流浃背的年轻方阵像一座移动的山。手机就在这鲜明的节奏中突然震动起来,随后,烈日下的他感到从内往外的冷。

洪少秋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站在这里的——国内最好的医院特护病房外,走廊安静明亮,墙角的绿植生机勃勃。

从云南一路护送过来的医生叫庄恕,当时进行第一时间救治的也是他;此刻,庄医生尽量通俗地向洪少秋解释着季白的伤情,同时对已经接手伤患的下一位同行表示了由衷的推崇:“凌远院长是国内最好的肝胆外科专家,在世界上也是一流的。”

洪少秋什么也听不进去,他用最大的克制表达了基本的礼貌,然后迫不及待地问出一句:“我什么时候能见他?”

 

(二)

季白醒来的时候是这一天的清晨,病房里寂静一片,能听到各种仪器运行时低低的嗡鸣。

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从警十余年,轻重伤情他都不止一次经历过,因此他甚至能够略带轻松地吁出一口气,然后再慢慢睁开眼睛。

然后就一眼看见了他。

那人愣怔了一瞬,随即便是他从未见过的他的慌乱。是的,即使在求婚的时候他也是胸有成竹的,擎着戒指的手一抖都不抖,嘴角一副欠揍的笃定。

但是此刻洪少秋慌得一批,青青黑黑的眼圈青青黑黑的胡茬,可能是在床边坐得太久,起身奔向门口叫医生的时候还趔趄了一下,让床上眯着眼睛适应光线的季白觉出几分不合时宜的新鲜。

其实仪器一定是比他快得多的,见到数据提示马上赶过来的凌远和庄恕进门的时候,洪少秋就被一群各路专家隔在后面了。凌远体贴地默许他站在那里,他就静静地站着,在飞速冒出的医学术语和医生们天书般的交谈中努力地去探究可以捕捉的信息,平时冷静睿智的眼睛里是与所有病患家属如出一辙的茫然。

季白在回应了庄医生的一个问题之后闭上了眼,伤口的麻醉还有效并不怎么疼,他只是感到真实的心疼。

 

(三)

“三哥,粥是老凌熬的,这一碗都要喝完。”顶着一头卷毛的小师弟认真打开饭盒,闻到清晰的米香还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替我谢谢。”季白点头,再扫一眼年轻人红润的脸颊:“胖了点,气色不错。”

“嘿嘿。”

从ICU出来已经一周,旺盛的生命力强健的躯体上迅速地回归。洪少秋终于放了些心,开始冒着酷暑每天从京郊阅兵村到医院的往返。他甚至想拾起久违的手艺,给终于可以进食的季白炖一次鱼汤——那还是几年前做卧底的时候,跟一个卖鱼的线人学的;后来任务成功,线人有了新身份新生活,他们也就没了联系。 

“不好意思,今天又麻烦熏然了。”洪少秋风风火火地进门,汗珠子还挂在脸上;他冲到卫生间里洗手擦脸,回来接过年轻人手里的饭盒:“我来我来。”

李熏然笑着腾出地方,看着高大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试一下温度,把勺子送到人嘴边;而他那个从来都是如宝剑般锋利的三哥也只是弯了下眼睛,就乖乖地张开了嘴。

他不由得想起前年,洪少秋一个血人般被直升机运来急救,季白衣不解带在医院陪了好几天,终于让迟钝如他也看出了这俩的关系。可惜彼时自己还不认识老凌,老洪终于能吃饭的时候喝到的那口粥竟然是糊的——没办法,回家熬粥的三哥睡着了,要不是糊味出来,不定睡到啥时候。

不过,“锅巴粥最好喝,”这可是洪少秋亲口说的。就冲着这句话,三哥跟他就不亏。

 

一念至此,李熏然觉得自己不该再在这里当灯泡,正准备告辞,就见晚查房的大夫走了进来。

庄恕温和地打过一圈招呼,告诉卷毛警官有人在院长办公室等。他很满意季白的恢复速度,看着几乎没剩下一粒米的饭盒笑道:“再喝两天粥,下周就可以用点排骨汤鸡汤了。对了,回头让我爱人熬点鱼汤送过来,他的手艺,绝了。”

“那怎么好意思。”季白想欠身致谢,慌得洪少秋连忙扶住:“听然子说,您和凌院长都是厨艺高手,没想到夫人也是。”

“哦,不是夫人。”庄恕在记录上签完字收起笔,注视他们的目光坦坦荡荡:“我们俩和你们俩一样。”

“是吗?”洪少秋和季白对视一眼,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是啊,”庄恕笑,眼里是温柔的光:“不过他应该算得上偏门高手,别的不灵,只会做鱼。”

 

(四)

“唉,躺下躺下,今天的复健够了啊,欲速则不达。”

“好。少秋,今天几号?”

“7月13号,怎么了?”

“我算算我还得躺几天……13号?那今天是申奥成功的纪念日啊!老洪你知道吗,那天我正好在北京学习,消息一出来人们都乐疯了,啥也不说全跑长安街上庆祝去了!我当时堵在电报大楼底下,我去谁都不认识见面就抱一个……”

“好好好……别说那么多话,你现在让我抱一个吧?”

……

“少秋,你瘦了。我现在好多了,你别这么每天来回跑了。”

“没事,看见你就不累了。”

“跟谁学的?以前没这么肉麻啊洪队。”

“不是跟谁学的,是被季大队长吓得。我说,忙完这次阅兵,我还跟你调一块儿吧?”

“再说吧,唉,凌院长说了,按照我的速度,国庆的时候很可能就出院了!到时候我在家看直播,晚上咱家客厅正好看焰火。”

“真的?那太好了,据说今年的焰火绝对不是一般帅!”

 

(五)

凌远在门口摇摇头,没有进来。

他微笑着牵起爱人的手,走向晚间寂静的走廊。是的,他也很期待国庆节夜晚的焰火,尽管他知道,那天他会在医院值班,熏然也肯定在警局备勤。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就像洪少秋和季白一样,他们终究都会见到同样的焰火。

光华灿烂,绚丽斑斓。


评论(3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