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故人长绝》与《塞下曲》

小时候被父亲逼着读唐诗,很多句子其实并不懂什么确切意思,完全囫囵吞枣。但是,记得有一句是没有问父亲,自己就陡然被那文辞中的气息与情怀所折服的--那是戴叔伦的名句: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故人长绝》也是如此,当初从贴吧追过来,默默看到第50章,发生在古都北平的生死搏杀已经轮廓清晰,激荡在楼诚之间的生死追随也已经渐入高潮--其实,又哪里有什么轮廓与高潮呢?在绵延8年甚至更久的烽火岁月里,毁家纾难、前赴后继者,又岂止明家、岂止楼诚、承志、小满们?

因着大爱的《伪装者》,更因着家中也有两位抗日烈士的缘故,每每读到这样的题材,总忍不住多加留意;但即使阅文多矣,如《故人长绝》一般,荡气回肠中缠绵悱恻、铁骨铮然时心通意会的文字,也是当真难得。

不想再多评述作者的天赋与才华,只想说,那份字里行间的壮怀激烈无论表达方式是起伏跌宕还是静水流深,都无一例外地具有无比强大的力量。它们让70多年前那些视死如归、那些冲天豪情以及那些高贵的不可言说的默默无言,都穿越了历史的尘埃、直扑于今天的繁华盛世面前,让生长与和平年代的我们,能够明晰我们曾经以何等的代价才拥有此时此刻的阳光与安宁,明晰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铭记和传承那些不朽的名字。如此,我们才能无愧于他们,无愧于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让汉家旌旗飘满天山,让所有侵略者匹马无还。

青山有幸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楼诚属于彼此,也属于那个不幸但不曾屈服的时代。所以,无论生离死别,心中自有家国。

读文至此,只恨余生也晚,不能为英雄引马执鞭。

入圈第一篇长评奉上,再次表白大大,致敬!

评论(2)

热度(66)

  1. 潋流光何惜一行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