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关爱老年人性生活

倾海:

*两个老年人的日常生活


明楼的性需求一向旺盛,他辛苦了大半辈子,阿诚心疼也就由他去。可这都过了六十岁了,阿诚看着明楼那腰就不得不推三阻四。

明楼很生气,老当益壮!阿诚这是在侮辱他的雄风。

阿诚说您可消停会儿吧,真是退休了在家闲不下来,就知道折腾他,也不想想自己那个腰还撑不撑得住。

明楼拍案而起,你说什么呢,你是谁家养大的?我年纪大了你就嫌弃我,想找年轻的?

阿诚只好妥协,这人越老越固执,跟小孩似的只能哄着。最后他们达成一致,一周最多两次,以前那些花样都不许玩,规规矩矩。

明楼还是不开心,性事应该是情到深处的肆意妄为,而不是现在这样像完成任务一样。

阿诚于是就威胁他,这就不错了,臭毛病再这么多就分房睡。明楼想了想,一来他年纪大了也认床,二来晚上爬阿诚的床远没想当年利索,便应了下来。

反正这一周两次也没说是谁的两次。

阿诚压力很大,一晚上一晚上掉头发。这也不怪明楼,让明楼干点活的破坏力远大于让他乖乖坐着别插手。他们家里雇了个年轻小姑娘照料起居,干活倒还利索,可是不讲究,好多小事儿得阿诚手把手教她才能记住。明楼白天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眼睛偷偷瞄他俩,一瞄就停不下来,也不知道是看报纸还是看人。小姑娘什么都没察觉,阿诚倒是清清楚楚。算了,让他看去,又不少两块肉。

晚上阿诚去洗澡的时候,明楼盯着床头柜上台历看了很久,阿诚忙前忙后的,晚上沾枕头就着,这个月已经过去一半,他们才做了两次,不知道阿诚会不会同意把少做这几次匀到下半个月去。他这么想着,今天周二,做一次,周四一次,周六一次,下周也这么安排,不至于荒淫无度也多少能满足他的要求。

可临到睡觉的时候他自己就先撑不住了,背上还靠着靠垫,手里拿着书就打瞌睡。还是阿诚洗完澡回来好歹哄醒了他让他躺好。明楼这会儿没什么闲心思了,翻了个身继续睡,把明诚晾在一边。阿诚哭笑不得,亏得自己觉得这些日子没亲近了,做足了准备晚上尽兴一下,这老头倒是先睡了。于是他掀开被子,背对着明楼自己也睡了。

等明楼早上一起床,看到床头日历才一拍脑门,记起来坏了事儿了,这下子他在脑子里计划好的办事儿日程全得重新排。

阿诚端了牛奶和煎蛋过来放在茶几上,又走到衣柜跟前给明楼搭今天穿的衣服。这会儿不比当年,穿得没什么好讲究的,好几套定做的西装白白放着,也没机会穿给外人看。他们在家只管穿舒服的贴身的,什么毛衫棉褂子托裁缝做了几件,一穿就是好几年,领口袖口都起球了。

回头还是得找人做几套新的,明诚一边找好衣服搭在胳膊上一边回头,正对上大哥靠在床头上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赶紧穿衣服起来吃饭,牛奶刚热好,别放凉了。”

“你吃过没?”

“哪能,等着你呢。”

明楼心满意足,刚想掀被子起床却发现有什么物什阻挡着他的动作。他草草地回答阿诚,“你先去吃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阿诚疑惑,“什么大事儿,连饭都不吃?”他走到床边只用了两三步,可就这么两三步他就已经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牛奶在托盘上放凉了。阿诚躺在被子里,他穿过的毛衫皱皱巴巴扔在地上。

明楼呢?他这会儿精神焕发,下床溜溜达达热牛奶去了。


评论

热度(1073)

  1. 毛线球倾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