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沈剑秋/承志/一霖】【楼诚】 开罗日记(九)

沈剑秋日记:

19431122日,补记。大海捞针,终得于海之深处。午夜静思,方觉心惊。所谓千钧一发,不外如是。

 

1943年11月22日,继中国领导人蒋介/石、英国首相邱吉尔之后,三国高峰会谈的最积极倡导者、美国总统罗斯福抵达开罗。当晚,驻防埃及的英国第8集团军总司令蒙哥马利将军于米娜宫酒店举办欢迎晚宴(注1),为三国领导人洗尘并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沈剑秋的威利斯停下了,无奈地看着一群骆驼慢悠悠走过。看方向,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比尔卡什;这群骆驼估计有几百头,灰黄压压地铺满了整个街道。赶骆驼的男人们前后奔跑吆喝着,还有两个半大的孩子也在帮忙。看到他们,沈剑秋想起前几天在驼栏里面见到的那个小家伙,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意,让因为驼群挡了这位长官的路而颇为紧张的赶驼人稍稍放下了心。

好不容易,驼群总算快过完了。腾起的尘烟里,沈剑秋隐约看见其中的一个孩子快活地扬起了驼鞭,随后,一段清亮的歌声就在灰黄色的驼群深处骤然响起。旋律明快,曲调悠扬,游牧民族特有的乐观洒脱跃然而出,仿佛歌唱者已经拥有整个世界。

沈剑秋再次启动了吉普车。歌声渐渐远去,但是因为又有几个赶驼人的陆续加入,所以旋律依然清晰。听着听着,沈剑秋蓦地心头一动,心中若有所感:几日来苦苦寻找的德日间谍可能下手的会议环节一个个闪现又否定在脑海----在如此高等级的警卫措施中,还会有什么致命的疏漏吗?

烟尘渐渐散去,眼前的街道在烈日下现出清晰的轮廓。车辆缓缓开动,沈剑秋飞速地思考着。

今天晚上,蒙哥马利将军的欢迎晚宴,将是会议期间三国领导人首次聚集一堂。在短短的仅有四天的会期中,这个“机会”格外珍贵。为此,盟国情报部门把相关的各个细节都从头至尾梳理了不知多少遍,那么,如果我是刺客,应该从哪里下手?

晚宴。

按照蒙哥马利将军对生活品质的严格要求,这次晚宴上,一定会有一流的美酒美食,还会有美妙的音乐。

将军是无法忍受唱片的,所以,会有一支乐队。

沈剑秋一脚加大了油门:

乐队。

来自第8集团军、由于不同于饭店工作人员,因此并没有经过联合情报部门严格审核的乐队。

晚宴上,他们的位置与贵宾们近在咫尺。

 

不出所料,蒙哥马利暴跳如雷。

汉密尔顿上校表示非常抱歉,他“绝不怀疑集团军官兵对大英帝国的忠诚”,但是,坚持对乐队所有成员进行严格甄别。

德克萨斯的约翰上校难得压低一次嗓门,悄悄地对沈剑秋说:“沈,MI6这次在军方面前终于像个样子了”。

沈剑秋颔首称是,这次,盟国联合情报部门前所未有地铜墙铁壁。

 

晚宴开始的时间是晚上七点。

事关重大,蒙哥马利最终还是做了让步。他的参谋部派出专人“协助”这次紧急的人员甄别,两位年轻的作战参谋坐在厚厚一摞乐队成员档案旁边,虎视眈眈。

沈剑秋和汉密尔顿、约翰上校都在飞速地翻阅着卷宗。

之前的警卫措施核查中,他们曾经去过米娜宫饭店中蒙哥马利将军的706号套房。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那张顶帐流苏的四柱大床真的是有够奢华,更不要提房间对面正对的美丽天井---一盏由蓝色调琉璃光片穿缀而成的巨型吊灯从三楼直垂地面,流光溢彩又气势磅礴。相比于此,他们刚刚检查过的丘吉尔首相的房间虽然也有着舒适的各种设置,甚至床头后面还有象征权力的阿蒙神(注2)的背景雕刻,但是整个房间的面积比706号小了不少不说,装饰风格也显得略略有那么些素淡。

桀骜不驯,强硬张扬,伯纳德.蒙哥马利将军不同寻常的个性由此可见一斑。

 

这件事情如果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盟军联合情报部门将无法面对他---这位拥有陆军上将和第一代阿拉曼子爵双料身份的先生,将会让情报官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雷霆之怒。

时针已经指向六点,依旧一无所获。汉密尔顿的鼻梁上已经浸出点点汗珠,他开始频频推起不住滑下来的眼镜;约翰上校正在灌着不知第几瓶冰可乐,他的领带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沈剑秋的心中也有了那么一丝动摇,莫非真的是自己判断错了?德国间谍怎么可能出现在正规的英国军队里?这的确是个匪夷所思的假设。

此时,乐队已经出发并即将到达,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能够阻止这些军人艺术家们坐着带有特别通行证的军车,堂而皇之地来到米娜宫。

 

办公室里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

一位名叫谢尔.侯赛因的先生找来自中国的沈先生。

沈剑秋抓起电话,平静的面孔下心头惊涛骇浪。

这是一个事先约定过在紧急情况才能拨打的电话,而谢尔.侯赛因的真实名字是加麦尔.纳赛尔。

情报部门的电话不可能被监听,纳赛尔的声音急切,叙事直白:

“有个欧洲人,一周前在老清真寺(注3)见过那个日本人,当时他穿的是便衣。他们一起待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昨天下午,我的手下又看见了他,在汗哈利利市场,他穿着英国军服,第8集团军。”

“具体时间?”

“11月15日下午两点到两点半,11月21日下午五点左右。”

“非常感谢,侯赛因先生。”

 

短暂的交谈之后,汉密尔顿上校拨通了第8集团军参谋部长官的电话:“我需要所有今晚参加乐队演出的队员的外出请销假记录,十天内的全部记录!所有的!马上!现在!”

 

米娜宫饭店是典型的伊斯兰式建筑,几乎所有的厅堂都有着高高挑起的拱顶。用来举办晚宴的巨大的贵宾餐厅也不例外,米黄色的墙面延伸之处,是深色的半圆形木质装饰。简洁的花纹组合在一起,勾勒出曼妙的弧度,再往上,就是雕刻繁复的实木屋顶,有点像中国古代建筑的藻井,层叠中垂下几盏斑斓的吊灯,斑驳柔和的光线呼应着高处几个小小的安装着精美隔栅的天窗。

主厅的地毯是暗红棕色的,如果再少几盏灯就会显得有些压抑;主厅之外同样封闭的围廊上,先到的宾客们已经在长长短短的沙发上落座,三三两两地交谈着。

为了安全起见,晚宴就设在这个几乎全封闭的大厅,而明天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的地点也是这里。

沈剑秋的目光投向大厅正中间,在距离贵宾席位只有差不多10米的地方,是一个原木色的巨大的地台,大约40公分的总高度,40平方米的面积,有高度分别是15公分和25公分左右的两个台阶。这里,正好可以安排下一只小型的乐队。

还微微地居高临下。

 

联合情报部门的刺杀预警已经呈报三国领导人,但是,他们当中没有一位表示希望取消这次晚宴的会面。

这是预料之中的回答。

汉密尔顿无奈地耸耸肩,脸上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时间紧迫,他派两位精干的手下去核查第8集团军刚刚送来的乐队成员请销假记录,自己则直接去和宴会的服务总管交涉,要求他们把早已经摆好的桌椅再重新打乱-----主要是把原来距离乐队非常近的三国领导人席位再挪远一些。

“安全第一,让礼仪见鬼去吧!”

听到瘦小的英国人的粗鲁话语,再听到他可怕的理由,可怜的服务总管瞪着一双满布血丝的眼睛,几乎崩溃。

沈剑秋和约翰上校守在乐队的地台旁边。附近的餐厅侍者已经全部换成了警卫。

 

下午六点五十分,乐队开始进场。

第8集团军果然训练有素,即使是难免嘈杂的乐队,也几乎是毫无声息地完成了就位。直到乐手们拿起乐器试音的时候,台子上才传来一阵低低的声浪,间或听到挪动座椅的轻响。

沈剑秋和约翰上校的眼睛,像两道交叉的探照灯,在乐队成员们的身上来回扫视。

六点五十八分。

大厅门口传来微微的骚动。最先看到的是蒙哥马利将军高大的身影,他正微微俯身和轮椅上的罗斯福总统说着什么;他们身后是穿着浅色西装的丘吉尔,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壮硕,并且一如既往地皱着眉头;而与丘吉尔并行的蒋介石夫妇则一派轻松愉快的模样,美龄夫人挽着委员长的胳膊,优雅地向对她行礼的男士致意。

仅仅一秒钟,沈剑秋的目光又回到了台子上。

 

再次扫过乐队的时候,毫无预兆地,一股难以描述的奇妙的感觉定住了他的眼睛-----只一瞬间他就确信,自己看到了目标。

一把琴,第一小提琴手中的那把琴。

上部窄短,下部宽大,比起其他小提琴稍稍深一些的弯度,独特的线条,典型的斯氏琴(注4)。

这把可能诞生于17世纪末期和18世纪早期的小提琴出自著名的制琴大师斯特拉迪瓦里之手,以无以伦比的优美音色和超级强大的乐曲表现力而著称。沈剑秋还记得自己的小提琴老师,德国的海茵茨先生谈及斯氏琴时候的痴迷与陶醉--那天在上海三月的和风里,海茵茨先生对着窗外的新绿说道:“亲爱的秋,拥有它,是所有小提琴手几乎毕生的渴望。”

现在,那把世界名琴就在距离自己不过几米的地方,它的主人已经试过了音,正无比诊视地抚摸着它的身体,一寸一寸,缓慢而虔诚。

虽然他低着头,但是沈剑秋仿佛能够看到他眼中的痛惜和不舍。他的身体语言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从小浸润在艺术中的沈剑秋却完全能够感知得到---那是一种类似绝望的流露:好的乐器是音乐家的半个生命,所以,这绝不是即将演奏的抚慰,斯氏琴虽然名贵,可这么一场宴会的演出还累不坏它。

这是,告别。

也许马上,人和琴,即将永别。

 

沈剑秋对约翰上校做了一个手势,两个人从不同方向,慢慢地向地台的中间走去。

 

 





 

注1:欢迎晚宴:开罗会议中的英方欢迎宴会是11月26日的中午,现为剧情有所改动。

注2:阿蒙神:埃及神话当中太阳神的名字,被称为万物生命之神、众神之王。也有一种说法是,“阿蒙”是埃及主神的希腊化名字,但是他同样掌管万物创造,象征男人气概,以公羊和雌鹅作为神兽。阿蒙神在埃及广受崇拜,最大的祭祀庙宇是位于卢克索的卢克索神庙。

注3:老清真寺:特指默罕默德阿里清真寺。建于1830年,位于开罗老城的萨拉丁城堡内,土耳其风格。是为了纪念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的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而建造,为开罗地标式建筑。由于内外墙均敷以淡黄色的雪花石膏,又被称为雪花石清真寺。

注4:斯氏琴:安东尼奥. 斯特拉迪瓦里(1644--1737),出生于意大利北部的克雷莫纳,世界著名的弦乐器制作大师,尤以小提琴、大提琴的制作最为卓越。他改良更新了琴身的比例、形状,设计创造了琴马,使得小提琴的音色更加优美并富有穿透力,被艺术家们奉为至宝。据统计,斯特拉迪瓦里一生共制作了1100多把各式乐器,现存小提琴约有630把,大提琴60把,中提琴18把,均天价难求。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