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沈剑秋/承志/一霖/楼诚衍生】【楼诚】开罗日记(十一)

丘吉尔日记: 19431123,晴。 

我们曾经希望劝说蒋介石夫妇去参观金字塔并消遣一下,等到我们从德黑兰回来以后再说,但是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结果中国事务在开罗会议上不是最后,而是最先得到了讨论。(注1

 

1943年11月23日上午11时,英美中三国战时高峰会谈在埃及首都开罗米娜宫饭店正式拉开帷幕。

这次被后来史学家称之为开罗会议的盟国首脑对话,由于其参与者在战争中无可争议的重要地位,因此决定了会议无论做出任何决议,都将注定影响整个世界的格局。 

米娜宫的贵宾餐厅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会议大厅。尽管昨夜一瞬间惊心动魄,但是多亏了中国军人的机智,那两首仿佛从天而降的小提琴曲不但巧妙地化解了紧张尴尬的气氛,而且通过音乐,委婉地传达出已经抗击日寇六年的中国人民思念故乡的情感和收复失地的决心。

委员长对此大加赞赏,连夜任命沈剑秋为国防最高委员会特别助理,在继续负责情报安全工作的同时,直接协助秘书长王宠惠处理会议期间与各国代表团的沟通联络。

此刻,三国首脑、盟国联合参谋长团和大小幕僚均已正襟危坐。作为会谈最积极的倡导者,罗斯福总统首先致开幕辞。例行的开场之后,他环顾会场四周,正式介绍了第一次参加如此级别国际会议的中国代表:“余以为可以代表英国盟友,欢迎中国盟友。”

坐在中国代表团席位,沈剑秋腰背笔直。可以涵括整个会场的视野中,他看到英美代表在点头致意,而所有中国代表颔首还礼。

 

下午休会的时候,沈剑秋来到盟军情报部门办公室---毕竟他的情报官职责还没有卸任。尽管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会议的整体安全问题确实已经无懈可击。

汉密尔顿上校满眼血丝,他推开刚刚写好的调查报告,疲倦地用手指用力地抵着额头。看到沈剑秋端过一杯咖啡,汉密尔顿感激地打算起身,被沈剑秋制止了:“上校先生,喝完这杯咖啡,应该是您的休息时间了吧。”

汉密尔顿苦笑:“也许吧。沈,这份报告还需要你和约翰上校再复核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签字结案了。”

詹姆斯.斯科特,原名汉斯.贝纳,出生于慕尼黑,母亲是法国人。1940年敦刻尔克大撤退(注2)时以一个全连覆没的幸存士兵身份,趁乱混入回国的英国部队。后来通过番号整编调入第8集团军驻防北非,并担任军乐队第一小提琴手。

报告上显示,这次的刺杀活动是德日两国间谍机关共同策划的。本来还有其他两套方案,但是不想中村意外毙命,他们的紧急联络点也被发现,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自己铤而走险,谁料还是功亏一篑。

约翰上校晃过来,伸手搂住沈剑秋的肩膀:“沈,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以后,在埃及不会再见到那些你最讨厌的日本人了。”

沈剑秋顺手抓起一瓶可乐,和他手里的半瓶响亮地一撞:“如果他们只是单纯地来看金字塔,我并不介意。”

三人朗声大笑。

 

今天凌晨,根据中方提供的情报,盟军情报部门会同第8集团军的精锐部队,迅速清扫了位于亚历山大的日本间谍北非总部,当地德日情报网被彻底摧毁。

沈剑秋灌了一口可乐,沁人心脾的凉爽让他心头大畅。

这个消息会在今晚发报给国内,大哥、阿诚和承志很快就会知道,重庆的同僚们也肯定会去庆祝---来自万里之外的讯息终于转化成实际的胜利,这应该是对情报工作者最好的褒奖了。

 

“哦,还有一件事。”汉密尔顿上校打开身后的柜子:“汉斯.贝纳认为,您应该是它的下一个主人。”

沈剑秋注视着那个略显陈旧但显然保养良好的琴盒:“尊敬的汉密尔顿上校,没有一个爱音乐的人会拒绝一把斯式琴;但是很遗憾,我已经承诺把它送还给贝纳的家人。”

“正是您的承诺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汉密尔顿小心地捧着琴盒:“贝纳先生的父母已经去世,他没有别的亲人。他说,相信您一定能善待它;而他自己,希望能够在另一个世界听到美妙的音乐。”

沈剑秋默然,冷不防约翰上校的大手又拍上他的肩膀:“我古板的中国同行,要知道这是盟军联合情报部门的决定。”他耸了耸肩:“这个算什么?战利品?私人赠与?事发现场无主物品?哦上帝,随便怎么说。”

沈剑秋哭笑不得,还要推辞,汉密尔顿不由分说把琴盒往前一送:“亲爱的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说实话尽管破获了这个案子,但我并不愉快。我希望这个世界再也不要有该死的战争,贝纳,愿上帝宽恕他,他真不应该是一名士兵。”

琴盒打开,里面是一张贝纳亲笔书写的字条,漂亮的法文花体,他母亲祖国的文字:“谢谢。无论如何,艺术永恒,愿音乐与您同在。汉斯.贝纳,1943年11月23日。”

 

11月23日,晚7点。沈剑秋亲自驾车,送委员长夫妇和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王宠惠前往罗斯福总统下榻的别墅。

此时,第一天的全体会议已经结束。沈剑秋知道,今晚委员长应邀而至与美国总统单独会面,绝不仅仅是来赴一场寻常的晚宴。因为在别墅里等待的,没有任何社交意义上的其他宾客,只有罗斯福总统和他的特别助理霍普金斯。 

他注意到王宠惠随身携带的厚厚公文包,和这个个子不高的六旬老人眼中格外坚定的神采。几年的国际情报工作经历使他对目前的各国关系有着清醒的认识:委员长迫切需要英美对于中国战场给予特别关注,而丘吉尔始终认为战争的中心应该在欧洲。由于中英之间对战局存在巨大分歧,那么,只有寻求战略资源储备最为丰富的美方支持,才是解决重大军事政治问题的有效方法。

罗斯福别墅很快到了,沈剑秋目送着他们走上宽敞的户外楼梯,进入这座米灰色的三层小楼。夜色下,小楼外墙上白色的雕饰清晰可见,长长的楼梯边木制的扶手上铁艺卷曲。

他知道,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对中国异常重要。开罗会议的正式会期不到一个星期,会议按议程分为政治和军事两大主题进行讨论:军事上主要规划接下来的1944年应当如何作战,盟国各个战场之间如何协调;政治上则涉及战后对日本的处理----而其中的首要问题是日本多年来陆续占领的中国领土将如何归还。所有这些,每一项都与中国战场乃至国家的未来息息相关。

这一夜长谈,将没有任何官方记录,所涉及问题也不会有任何其他人知晓,但却是促成中国相关议题成果的最关键一步。

1943年11月24下午4点,霍普金斯携带美方版本的《开罗宣言》草稿拜访中方代表。当沈剑秋从王宠惠手中接过文本时,见到了他欣慰的笑容。

罗斯福确实做到了,在确保美国利益的前提下考虑中国诉求。

大局基本底定。

 

不过,总会有一些横生的枝节。 

11月26日下午,高峰会谈已经接近尾声,美方邀请三国讨论即将颁发的联合公报的具体细节。明亮的半户外厅堂里,沙漠的阳光被细密的珠帘过滤走灼人的热度,窗外广阔的绿色草坪更是带来视觉上宝贵的清凉。

然而会场里的气氛却颇有些剑拔弩张。

一向温文尔雅的中国前外交部长言语还是彬彬有礼,话锋之间却隐隐有兵戈之气:“先生们,我提议各位注意英方代表对于公报草案的更改:原文写的是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地区‘归还中国’,但是现在改为了‘由日本放弃’”。

说到这里王宠惠停了下来,这位19岁时就以北洋大学特优生身份领到中国第一张大学毕业文凭---钦字第一号文凭的岭南才子,曾经将德国《民法典》译成英文的耶鲁法学院高材生,此时略略提高了下声调,面对着满堂西装革履、闪烁将星,缓慢而清晰地说道: 

“放弃,这些地方放弃了给谁?是给你、给他、还是给我?这个问题要说清楚,不然又要打。这场战争是由日本侵略中国东北而引起,如果《开罗宣言》只说应由日本放弃而不说归还哪个国家,那么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将迷惑不解。因此,英方的修改意见,中国绝不接受。”

 

夕阳横斜。辉煌的落日穿过金字塔的塔尖,照耀进米娜宫绚丽典雅的厅堂,也给王宠惠并不高大的身影镀上一层炫目的光芒。沈剑秋禁不住垂下有些湿润的双眼,他知道,这番铿锵有力的话语一定会载入史册----此刻,身边这个62岁的法学专家迎来了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而他们背后那个庞大贫弱、灾难深重却从未屈服的国家,也赢得了一次宝贵的抗争和拼搏的机会。

这是继当年顾维钧慷慨陈词:“中国不能失去山东,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注3)之后,中国外交官又一次在世界舞台上为国土民众据理力争。

也许,这就是未来的雄狮,在即将站起之前一声警示的嘶吼吧。

 

全场默然。

沈剑秋起身,在王宠惠的示意下,温和但坚决地向会议代表逐一呈上中方认可的《开罗宣言》书面文本。

纸声沙沙中,沈剑秋走回自己的座位;他军服笔挺、徐行缓步,风度礼仪无可挑剔。

这个普通的沙漠的下午,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何其有幸。

在故国百余年来风雨飘摇但努力求存的血泪历史上,在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视死如归的血泪道路上,自己能够忝列其中,而且从未孤独。


1943年11月27日深夜,沈剑秋向国内发出了在开罗的最后一批电文。

 

重庆,曾家岩51号。

这是与中共南方局八路军办事处只有一墙之隔的军统局长官邸,来自开罗的电文以最快的速度递送到了戴局长面前:会议结束,诸事顺利,详情面陈。开罗旬月,职幸不辱命,感谢各位同僚全力襄助。

 

上海,明公馆。

明楼久久地注视着电文的最后一段:开罗一行,深感国际舞台广远深阔,大有作为。据悉英美法等国近期有于美国召开新的国际会议并筹划成立战后国际组织之计划,如有可能,建议我党委派正式代表参加,以彰显实力、争取权益。(注4)

阿诚拿着两杯红酒走近,看到大哥唇边抑制不住的笑容,故意问道:“怎么了大哥?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明楼接过酒杯,横他一眼:“你收的电报你不知道?明知故问。”

阿诚低笑不语,两只酒杯轻轻一碰,在灯光下转出淡淡光华。

明楼看向不远处大姐的照片,轻声说道:“大姐,您看阿鉴。二弟真是越来越成熟了,不愧是咱们明家的孩子。”

 

香港旺角。

承志在密闭狭窄的小屋里伸展一下腰身,小心地不让低矮的房顶碰到自己的头。给上海的电文已经转发完毕,完成使命的电台也已经化整为零;面前只剩下这张展开的纸,上面是一行让人耳热心跳的文字:

君问归期已有期。

 

 

 

 

 

注1:出自温斯顿.丘吉尔所著《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第十卷“从德黑兰到罗马”。   

注:2:敦刻尔克大撤退:1940年5月,以英法军队为主的数十万盟军士兵被快速推进的德国部队压缩在法国比利时交界的敦刻尔克地区。为了保存日后反攻欧洲大陆的有生力量,刚刚组阁不久的丘吉尔首相下达了大撤退的命令,代号“发电机计划”。英国动员了全部海军舰艇并号召有能力的民间船只参与营救,短短9昼夜,英法主力共33万8千人逃出生天,被誉为“伟大的撤退”。

注3:1919年1月28日,美、英、法、日、中国在巴黎讨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原属德国势力范围的中国山东问题。战败后德国将退出山东,而日本要求无条件继承德国在山东的利益。对此,中国代表顾维钧针锋相对,原话为:China can not miss shandong as same as the west world can not miss Jerusalem。此后,顾维钧断然拒绝在巴黎和会决议上签字。消息传到国内,于1919年5月初引发声势浩大的反帝抗议浪潮,是为“五四运动”。

注4:1945年4月25日-6月26日,《联合国宪章》制宪会议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经过中国共产党的多方争取,董必武成为中国代表团当中的中共代表与会并在《联合国宪章》签字,这也是中共代表首次出现在国际舞台。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