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沈剑秋/承志/一霖】【楼诚】《开罗日记》番外一:猫狗大战(下)

承志有些迟疑,还有些----紧张。

面前的这个庭院一看就还没有完全打理好,和他们在蒙特勒花木扶疏的湖边住宅相比,这里植物的生长有些过于繁茂----挤挤挨挨的迷迭香和鼠尾草在温润的土地上恣意伸展,让那一条原本应该双人并行的石板小路显得有些逼仄。

略略有些暗淡的栅栏刚油漆了一半,小小的漆桶搁在旁边,主人似乎是匆匆离去,马上又要回来的样子。还是不同于瑞士多见的白色或原木色的木质栅栏,这个位于普罗旺斯浅山区的小镇似乎更加偏爱铁艺,几乎家家户户都是铁质的门户与栏杆。锻铁的工艺精致考究,栅栏和不大的铁门上那些卷曲的铁花都是曼妙无比,和低矮质朴的浅色石头院墙相得益彰。

承志没有见过明楼和阿诚,更没有去过他们在上海的家。听剑秋说过,明公馆里有一幅阿诚和大哥共同完成的油画,叫做《家园》,是一幅淡远的乡村风景。承志自己也画,原来也喜欢乡村风光,特别钟爱巴比松画派,不过自从和剑秋在一起之后,大部分的画作就都变成了人物肖像----素描、水粉、油彩,这个剑眉星目衣袂翩飞的眼前人,他是永远也画不够的。

此刻,看着面前这个阔大的院落和白色墙壁褐色屋顶的质朴小楼,看着屋后面青葱郁郁的杉木林和前面不远处的淙淙溪水,以及更远处的葡萄园和隐隐可见的山间小湖,承志觉得,上海的明公馆里挂着的似乎就是这样的风景,而当年他们心头憧憬的也是现在如此的心境。

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和明枪暗箭,顶着最残酷的黑暗和暴虐,浴火重生、九死不悔而终于换来的,阳光与鲜花、和平与安宁。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何况,普罗旺斯7月灿烂的阳光午后,除了风中流淌的淡淡薰衣草芬芳,这小小的城镇里,曲径通幽的石板路上竟然没有一个行人,只有远远几户邻居的窗台上,粉紫火红的天竺葵澎湃热烈地怒放着。

承志不由得攥紧了手中娃娃的牵引绳。

剑秋忙着从后备箱里搬出匆匆准备的礼物,又在后座上珍而重之地拿下小提琴的琴盒。看见承志在院门口发呆,不由轻笑着腾出一只手,揽上了他的肩膀。

“怎么?小媳妇第一次见公婆,害怕啦?”

这个人的嗓音本就自带一股魔力,这种低低的气声尤其讨厌。

特别是还故意俯在你的耳边。

承志偏过头,恼怒地瞪大了眼睛。

剑秋揽得更紧,嘴角扯成一个一字,下巴一收,眼睛眯起来,十足的无赖嘴脸:

“原来,我们跟日本鬼子真刀真枪拼起来都不眨眼的刘教授,也是有所忌惮的呀。”

承志的眼睛瞪得更大,乌黑滚圆的瞳仁里面映出眼前这人惫懒无状的模样,哪里有半分当年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的风流俊逸、肃杀铮然。

沈剑秋不由有些失神,他爱极了承志的眼睛。明明岁月已经为他的面容增添了几许风霜,但是却依旧偏宠这双眼睛:时至今日依旧清透澄澈,通明纯粹,眼波流转间既神采飞扬又风流蕴藉;而一旦含羞带怒,又端的是星芒点点间薄嗔轻责,让人顿时烈焰焚身。

一念至此,沈剑秋又挨过去,口中的气息缓缓扑向那人的耳垂:“生气了?是在下唐突,回头任凭责罚----”

收获不轻不重的肘击一记。

 

这么胡言乱语的一打岔,承志的紧张淡下去了不少。他知道剑秋是在想法设法让自己轻松一些,感念他不着痕迹的体恤,心头大是熨帖,控制不住的笑容一下子爬上眼角。

沈剑秋的脸上也是笑意满满。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经历了战火烽烟中为了同一个目标的出生入死,间或还有像开罗会议期间远隔千里的并肩作战,当年与阿诚的那段情感早已幻化成真正的兄弟之情战友之谊,也早就得到了现在爱人的真诚尊重。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一家人分隔在距离并不遥远的法国和瑞士,虽然因为工作纪律十数年不能相见,但却为了促进中法建交各尽其职、完美配合,更加印证了那句古语“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道理。如今,少年时代青涩纯真的种种,已经是被越来越醇厚的平实幸福所覆盖,在一个小小角落妥帖珍藏。对此,大哥和阿诚还有剑秋自己,都能够风光霁月、坦荡相对。

但即便如此,剑秋也并不能够确认,承志在和大哥阿诚第一次见面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和伴侣的初恋相对时,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介意,和尴尬。

不过,即使有那么一点,也是正常的吧?

 

被大哥叫回屋子里找一个工具的阿诚透过客厅窗户的玻璃,看到了他们的车,也看到了剑秋和他身边那个同样玉树临风的身影。

听到阿诚招呼,明楼丢下已经安装了半天但仍然不得要领的一个挂衣钩,立刻准备迎出门去;可几步路的功夫他却发现,他那被人称为萧萧肃肃、爽朗清举的阿诚,一贯步履轻快、衣角带风的阿诚,迈向门口的脚步居然有了那么一点迟疑。

没有说话,明楼紧走两步,紧紧地握住了阿诚的手。

 

深吸一口气,承志接过琴盒;沈剑秋抬手,刚要触到虚掩的镂花铁门上方那个小小的矢车菊门铃。

猛然间,院子里的迷迭香丛中传过来一声隐隐的低吼,剑秋和承志一怔,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声音,就见身边的娃娃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吠叫,强健的身躯从他们俩之间生生撞开一道通路,像黑色的闪电般,迅捷无比地扑向不远处的那片绿色。

几乎是同时,一道黄白相间的影子敏捷地从草丛中跃出,伴随着更加愤怒的拉着长声的嘶叫,稳稳地蹲在了不宽的小路中央。是只猫!只见它肚皮贴地,腰背拱起,不长的背毛根根直立,粗粗的尾巴急速摆动着在地上扫起股股尘烟,稍微上斜的一双琥珀色眼睛瞪得滚圆,鼻尖一皱嘴一张,满口白亮尖利的牙齿间喷出一股熊熊怒火:“呼-----哈!”

娃娃大脑袋一歪,略微顿了一下,似乎没有弄明白那个小东西为什么敢直面自己的进攻。但须臾之间,这点疑惑立即被牧羊犬骨子里那份来自阿尔卑斯冰峰雪岭的彪悍覆盖得严严实实;它再不吠叫,只在喉咙中呵呵有声,随后前腿箕踞,后腿骤然发力,四腿腾空时油亮的黑色毛发在阳光下闪耀飘动,乌云压顶般向着面前的花猫骤然落下。

“娃娃!”

“大魔王!”

“娃娃停下!”

“魔王快跑----”

此起彼伏的惊呼几乎同时从院门处和屋门口响起,但显然没有任何用处。立刻,黑黄两道影子就在宽敞的院落里面兔起鹘落、犬奔猫突起来,无论是画面还是速度,都让人眼花缭乱、难以想象。

明楼生平第一次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廊上,看着他往日里永远优雅得体风度翩翩的弟弟们狼狈地追逐着已经进入癫狂状态的两只宠物;耳边除了大魔王声嘶力竭的嚎叫,就是用中文、英语、法语和德语反复出现的:

“停下!”

“站住!”

“快跑!”

------

装着油漆的小桶打翻了,白色的涂料给娃娃染了一个白屁股;斯式琴被匆忙之中放在地上,古雅的琴盒被大魔王有力的后爪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沈剑秋试图抱住娃娃的时候撞到了挂在门廊下的花盆,头晕目眩间眼看着这货用更加矫健的姿态进入了下一轮追逐;而承志和阿诚躲避不及绊倒在一处,大魔王的尾巴鞭子般抽在不知谁的手臂上,又在谁的背上一借力,伴随着烧烤架稀里哗啦的倒地声,豹子般窜上了院子里那棵高高的梧桐树。

“真的是鸡飞,哦不,猫飞狗跳。”明长官扶额,无奈地看向面前的满目狼藉。


夕阳西斜的时候,长方形的餐桌被放在了刚刚清理好的院落中,红白格子的亚麻桌布在明丽的阳光下拂动出令人安心的触感。剑秋和承志都换下了已经一塌糊涂的夏季西装,棉布的袖子挽到手肘,正在厨房、烧烤架和餐桌之间忙碌。阿诚从地下的酒窖里出来,借着天光又端详一遍手中酒的年份;明楼则施施然在餐桌边坐定,趁阿诚不注意,把放在他面前的一大盘蔬菜沙拉往远处推了推。

 

梧桐树的浓荫深处,又传来一声夹带着委屈、愤怒和不甘的低吼;娃娃因此收回了望向烧烤架的目光,使劲抽抽鼻子,响亮地咽下一大口口水,继续坚定地守候在梧桐树下。

 

午夜,聊起来意犹未尽的兄弟几个不得不正视院子里依旧互相对峙的两位。剑秋和承志坚决地拽走了快蹲成一个雕像的牧羊犬,拖到房间里细细教育;明楼则扶着梯子打着手电,看阿诚一边不住道歉一边拨开密密的枝叶,把那个拉着长声嗲嗲哭诉的猫咪捞在了怀里。


五天后。

大魔王竖着尾巴耀武扬威地从庭院中间走过,来到门廊下他专属的猫窝里,侧身枕在新换的垫子上,惬意地洗起脸来。今天的鱼不错。魔王一边客观地评价着刚刚用完的午餐,一边优雅地舔着爪子,把幸福的味道涂满全身。

庭院另一头,娃娃对阿诚昨天给她做好的新居再次表示满意。淡淡的松木清香,宽敞的空间,丝毫不输于自己在瑞士家里的那个。嗯,有了房子就有了主权,所以,暂且不去与那只黄毛计较。

 

在不远处密切观察的阿诚和承志相视一笑,明楼接过剑秋递过来的咖啡,轻啜一口说道:“中法建交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努力争取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注1)。虽然我们现在在亚非拉有广泛的支持,但是这个工作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最近几年,恐怕我们要经常往美国跑了。”

沈剑秋点头:“是啊,我们看样子要常驻瑞士了。华约(注2)成立后,东西方对立正式形成,正好是开展工作的好时机。上级已经有明确指示,欧洲的工作由我来负责。说起来真羡慕大哥,可以有机会去看看明台和曼丽。”

阿诚端出新烤的甜点,放在桌上:“所以,本来前些日子我和大哥还在商量,房子买了空着也没关系,就是我们万一走的时间比较久,大魔王没有人照顾,打算送到你们那儿住几个月呢。谁知道你们现在有了娃娃,这俩都这么大脾气,还真的不大好办。”

承志把红茶和奶罐摆好,抬起眼睛望向窗外:“大哥,阿诚哥,你们没发现么?我看这几天,它们俩已经好多了。”

 

又一阵清风拂过,薰衣草的芬芳如约而至。阳光穿过梧桐树斑斑驳驳的树影,斜斜照向门廊,在睡得四脚朝天的花猫身上印出深深浅浅的光点。

那一边,壮硕的牧羊犬直起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就地卧倒,毛茸茸的大脑袋搁在粗壮的爪子上,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在睡神袭来的那一刻,大狗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丝不远不近的呼噜声,嗯,还好,并不太吵。

那就睡吧。

 

“那就,试试?”

清凉的客厅里,几个男人愉快地碰了一下手里的杯子。

 

 

 

注1:联合国合法席位: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和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联合国合法权利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将台湾国民党代表驱逐出联合国及附属机构。这是新中国外交史上的丰硕成果和重大胜利。

注2:华约:华沙公约组织。《华沙公约》全称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保加利亚、匈牙利、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波兰、罗马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友好互助条约》,苏联赫鲁晓夫起草,1955年5月在波兰首都华沙签署成立。是为对抗1949年成立、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而成立的政治军事同盟。1991年7月解散。




本章重要角色原型:

娃娃:亲妹子家里的狼狗牧羊犬串串,女生,10岁,黑黄色中长毛,来自流浪动物收容所。现居米国洛杉矶。

大魔王:美人赠我蒙汗药太太家中的聪敏、个性的喵星,男生,两岁(?)黄白色短毛,现居南方太太父母家。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