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杜方/荣霖/多CP】【楼诚/洪季/庄李】恶意竞争

200粉点梗,一个狗血的一见钟情的故事。主杜方,荣霖,结尾彩蛋特别致敬我大爱的几部作品和他们的作者:《肯山兰》 《澜沧江上》 《zugzwang 》《Pessimistic Ldealists》。

 

(一)

方孟韦清完了半个大棚的苗,直起身来,和缓一下酸痛的腰背。

这是江苏宿迁的乡下,近年来经济发展势头不错,尤其以迅猛崛起的花卉产业闻名全国。不过这名声倒是毁誉参半,正面的嘛,高品质大批量品种丰富,许多国内难得一见的植物都有培育甚至可以基本满足市场;那么另一种说法自然也是极有道理,除了发展势头过快良莠不齐这种官面上的措辞之外,网友们的评价一针见血:假货太多。最常见的就是拿野蔷薇冒充藤本月季,让幻想着窗前繁花盛开芬芳一路到楼顶的小资亲们,苦等几个月收获几条开着小白花的细枝子,恼羞成怒想拔掉,还会被格外锐利的尖刺扎个血淋淋。

不过,方家的产业是断断不会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的。

正式进入社会之前必须在最基层历练,即使进入自己的公司也要从前台或者销售做起,这是方氏集团针对本族子侄特别制定的规矩。好在方孟韦对此从小就明白,从高中起各种性质的子公司也没少进;但是,园艺这块儿还真没碰过,更何况这个本在大嫂名下的公司前年还在淘宝上开了店,业务那叫一个火爆。

捧着一堆诸如《玫瑰圣经》《藤本月季牵引大全》之类园艺教科书的方孟韦欲哭无泪。

大哥陪着大嫂还有新出生的小侄子在美国甜蜜着,临走时告诉他,园艺公司的业务最近是淡季,临时抽了几个人去集团帮忙;就剩一些常规工作,你看着点就行。

我去,淡季业务!常规工作!亲哥你难道忘了一个日子叫做双十一吗?!

 

(二)

弯弯曲曲的乡村小路,让杜见锋的路虎极光彻底没了脾气。

总不能直接从田里面轧过去吧。

又没摄制组跟着。

杜见锋心里面把发小荣石骂了个狗血淋头。

重色轻友说的就是这种人。

杜见锋还没转业的时候就知道,荣石看上了一个名叫许一霖的小老板,专门做戏装的。这年头整个加工产业都不景气,戏曲服装的渠道更是窄。偏偏那个小老板骨子里头挺倔,咬着牙一点点往前拱,居然还真打出一片天地。荣大少简直欣赏的不行不行的,荣家产业虽多跟戏服这块也搭不上界,直接给银子人家断然不要,于是干脆把承德诺大的家当丢给荣树荣意,自己跑到江南,贴着许老板的厂子开了一家快递公司,专门给一霖的货物包邮玩。

当年,杜见锋在帕米尔高原中塔边境卡拉苏的边防营里,就着飘飘忽忽的网络收到这条信息,一口刚入口的茉莉花茶全喷了出去,心疼得管电脑的小战士差点掉眼泪。

去年胜利日大阅兵,习大大说了裁军三十万;转过年的初冬,杜见锋告别守卫了十来年的帕米尔,在望眼欲穿盼他赶紧回家接手公司的爹妈面前不过晃悠了三天,就跑到这边见到了说话已经开始咬舌头的荣石。

“什么?居然还没有拿下?”

荣大少在杜见锋瞠目结舌的表情面前羞愤欲死。

于是,在得知许老板近日备战双十一,操劳过度又偶感风寒之后,荣大少果断地决定亲自24小时全天候侍疾,并拒绝在这快递公司的黄金档期承接其他业务。

但是一些有长期合同的固定客户是没办法推开的,比如这家方氏旗下的园艺公司。荣石无耻地告诉杜见锋,公司人手不够,老板是也接单送货的。所以这几天,杜见锋必须替他。

“哦,你就去方氏园艺吧,那儿最远。”

很好,完美诠释什么叫做损友百分百。 

把荣石送到医院,看着发小抱着一大捧花脸上笑的跟个手风琴一样上了楼,杜见锋看看表,懒得回公司换车,直接开着自己这辆刚买的路虎上了路。

然后就被导航带到了美丽的田埂上。

 

(三)

中午1点了。

方孟韦有些急躁地看了一下手表,前两天这个时间快递小哥早来了,那个叫什么通通的快递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是据说一向很守时;今天却不知怎么还不出现,万一再拖下去,弄不好有些货就发不出去了。

一边想,方孟韦的手下却没有停。几个小工都在对着单子快速打包,他自己也是利落地忙活着。

微光硬实的V9方盆,水水灵灵的枝叶,这是今年出的最后一批苗子了,一排一排按照品种挤满了整个的大棚。一年的小苗并不高,只有30公分;但是根系完整、形态优美,更重要的是品种纯正----这是近年来在市场上风靡全国的欧洲月季,迥异于国产月季的形态和芬芳甫一问世,就轻轻易易地俘获了崇尚欧范儿的凡夫俗子们。不过确实难怪,那些五颜六色开满一面花墙的图片以及后面衍生出来的优雅闲适的生活方式,又有几个人能够抵挡?

查看土壤湿润的程度,检视品种吊牌,在植物主干边附上一圈报纸吸附多余的水分,胶带固定,确保即使扣过来土壤也不会撒到外面;从上向下小心地顺放进专门定制的长方形包装盒,检查透气孔,塞进一张月季养护须知,再将外包装固定。对照手里的订单,把不同品种的小盒子再凑成一个大盒子,好,一个单子完成。

“请问,这是----”

一道影子遮住了大棚外射进来的光线,这点儿来的不会是别人,方孟韦高兴地站起了身,却不防中午没吃饭而且蹲得太久了,猛然间眼前一黑就天旋地转起来。

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了他,不远处的小工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睛一花自己老板就在别人怀里了。

看着怀里这人有些苍白的面色,和颤颤抖抖覆在脸上的细密的睫毛,不知为什么杜见锋嗓子眼里突然觉得有点发干。他手环着的腰身清瘦单薄,一件最普通的白色体恤棉质柔软,中和了些许劲硬的触感,让传导到他手臂上的感觉诡异地奇妙。大棚里温度高,这人的脑门上有几点小小的汗珠,闪闪烁烁地让人失神;而当他睁开一双迷迷蒙蒙的圆眼睛望向自己的的时候,杜见锋咽了口吐沫,生平头一次体会到了窒息的感觉。

对,窒息,就是透不过气来。程度好像,不,比当年还是个新兵蛋子的时候第一次负重爬冰大坂的感觉还要强烈。

真是奇了怪了,在军营里摸爬滚打那么久,战友兄弟之间无话不谈不说,行军训练哪天不是你我不分地泡在一起?肢体接触更不用提,摔一跤打一架你拉我一把我把你摁地上教训一通,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军容严整的坦荡相对的什么没见过?就连大前年来慰问的南疆军区文工团小姑娘脚崴了,他把人从前哨班背下来一路都面不改色,满卡拉苏谁不赞一声真英雄!可是,今天只不过就手扶一把这位显然是低血糖的小伙子,为什么这从头到脚就一路麻到底跟遭了雷劈似得?

杜见锋甩甩头,看着怀里那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站直,面带窘色地道谢,自己张了张嘴,半天冒出一句:

“你歇着,老子,呃,我帮你搬货。”

方孟韦晕晕地看着这个高大的快递员风一般滴来往于大棚和车之间,以比自家员工快三倍的速度装车核单,然后垂着眼睛说声再见,路虎极光就跟脱了膛的炮弹一般地疾驰而去。

他莫名感到心跳得有点快,嗯,肯定是这几天太累了,忙过双十一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

又抬眼看了看路虎消失的方向,方孟韦心想,回头要找人跟那家快递公司老板说一声,都是长期合同了没必要打那种开宝马送快递的噱头;还有,让个新手来开这种车实在是有点糟践---不过,这大个子干活儿倒是挺实在,罢了,明天他要再来,告诉他从另一个方向绕路会离大棚比较近----

 

(四)

荣石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一霖的手,抓起响的快要炸开的手机。不到一分钟,他比手机先炸了:

“你说什么?你也要开快递公司?”

“我告诉你,这是恶意竞争你知道吗?”

 

(五)彩蛋集锦

一:楼诚     ---To:《肯山兰》

明楼满意地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阿诚”两个字,划开屏幕。青年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依然跳跃而生动:

“明楼,我的快递到了,你收好,小心拆啊!----是花----啊不不,你不要种,千万不要!放在户外通风的地方,我下周就回去了。”

每年十一月是候鸟迁飞的季节,阿诚总是会在外面的,追逐着那些大自然的精灵从北到南。在穿越中国大陆的数条候鸟迁飞通道中,阿诚这次选的线并不长,而且只跟从内蒙古到鄱阳湖这一段,算一算不过还有五天就能见到了。

明楼小心地拆开规整的包装,慢慢拿出两枝青翠的小苗。健壮枝条上的吊牌上,是清晰秀丽的手写字体:方氏花园,欧月,魔术师柯德娜。

打开网络,搜寻品种,红黄双色美丽的条纹花朵在屏幕上灿然绽放。

 

秦岭深处,阿诚在漫天星光下读到了一条短信:

“为什么选这个品种?”

他微笑,打字的时候眼睛里映照着细碎的星光:

“看她的色彩,像不像博格利亚湖的红鹳?”

“不,更像你。热烈而独特,充满诱惑。”

阿诚的脸在黑暗中烧了起来,刚要留言反驳,那人的新一条信息又跃然而出:“害羞了?我的魔术师。”

好吧,魔术师邀请你,看一看今后的生活会有多么精彩。

 

魔术师柯德娜:德国系欧月,高度60CM,花朵硕大,具有独特的红色和橙色或黄色条纹,且是微型月季中罕见的芳香品种。如那些出身平凡却注定惊艳世界的人,一相逢,难相忘。

 

二:洪季      ----To:《澜沧江上》 《zugzwang 》。

季白受伤了,洪少秋拎回家一堆各式各样的慰问品,从营养保健到康复训练什么都有,光鲜花就有国安和警局送来的好几大束。等等,这几个花好像很特别,居然连着花盆?

收拾了七七八八,电饭煲的提示音也响了起来。洪少秋端来撇净了浮油的鸡汤,小心地把人扶好了,在背后放好靠枕:“给谁发短信呢?要不一会我替你,你一只手不方便。”

季白就着洪少秋的手喝汤:“给许栩,问问她这几盆花怎么养。”

洪少秋失笑:“一定是她和姚檬一起鼓捣的,我前天去你队里拿东西的时候听她们说来着,说什么鲜活物品,一定要找个靠谱的快递公司。”

说着话,两个徒弟的信息先到了:

“师父好!我们送的花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不过我刚看品种介绍上说,月季不能在室内养,必须是户外,你们买的这个不眠之夜尤其适合庭院。”洪少秋看了一眼已经封好的阳台,和季白相视一笑:“心意领了,明天拿到队里种到操场边上吧,这样大家都能看见。”

“好----吧-----”

季白忍不住笑出声,仿佛能看到两个丫头垂头丧气的模样。

“还有,”洪少秋继续打字:“为什么一下子买5棵?有什么讲究吗?”

“啊?5棵包邮啊!”

 

不眠之夜:1997年培育于德国,是欧月中最为坚强的品种之一,极为抗病。花朵火红,高度150CM,适合庭园栽种。尤其适合相伴在庄严的警徽身侧,和平凡的警察们一道,守护万家灯火,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

 

三:庄李    ----To:《Pessimistic Ldealists》

庄恕挽起袖子,在新家的篱笆边刨出间距60公分、直径30公分的一溜小坑。栽花种草在美国就是做熟了的,所以收到李川奇寄过来的快递之后,他略略目测,就选好了这几棵欧月的位置。

黄金庆典,黄色花朵的大型藤本,高度能达3米,要紧挨着那个防腐木架子才好;瑞典女王,哦,粉色的,放在白色栅栏前更合适;红色的詹尼斯和白色的珍妮莫罗要交错种植才会好看;我的天,还有一棵龙沙!漂亮是漂亮不过成株以后又是个大家伙----

李川奇的电话就在庄恕刚刚收工的时候响了起来:“辛苦啦,你今天没顾上打电话,一定是已经种上了吧?”

庄恕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市长大人,你不能因为主管绿化就拼命自掏腰包拉动经济啊,这回是十棵!打住,咱家院子可没地儿了!”

李川奇的笑低低地传过来:“是谁答应给女儿种一个最美的花园来着?”

庄恕气结。顿一下又问:“不是要多多品种吗?怎么我看有三棵瑞典女王?不是买重复了?”

“好问题。不过答案,自己猜。”

不用猜。

瑞典女王的花朵美艳无双,集簇开放效果尤其惊人。但与其他同系列品种不一样的是,它的花朵会一直仰望蓝天、从不垂头,就像某些人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午夜,应酬完回到任上住处的李市长收到一张图片。生机勃勃的小苗们在初冬的寒风中挺立着,一片灵动鲜活。放大仔细看,小小的吊牌上显示,一排瑞典女王的旁边就是那棵一定会高大健硕的黄金庆典。来年春天,骄傲的女王绽放的时候,巨大的金黄色花朵会在更高的地方应和着:

有我在,你只管昂首挺胸。


瑞典女王:著名的欧月系列大卫奥斯丁月季,2004年由英国培育。浅粉至深粉色,清新美丽,完美的杯状花型,是这个系列中少有的直立不垂头品种,高傲如女王,故名。


评论(2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