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杜白/杜见锋/季白】【楼诚衍生/多CP/凌李/庄陈/谭赵/蔺靖]】有佳节 名感恩

据说,感恩节除了感恩,还应该践行承诺对吧?亲爱的 吾家有狮初成王,你要的杜白。

 

杜见锋鼓足勇气走进厨房。

两室两厅的房子,那哪儿都是窗明几净,厨房尤其利落----全套的现代化厨具,一次都没用过。

毛利民绝对是个日常过日子的好手,想当初他们两口子大包大揽把杜见锋和季白这套公寓房的装修全部搞定,从隐蔽工程走线开槽到最后进家具安装五金件,两位正经房主省心到连面儿也没露。

新房交钥匙那天,毛利民光给这两位大忙人介绍各种家用电器的用途就说得口干舌燥。季白还好,虽然不怎么做饭但是好多东西是见过的;杜见锋就瞎了,除了电视空调冰箱洗衣机,那些花样翻新的神奇小家电,基本上见两个晕一双。

 

比如此刻。

手里拿着嵌入式烤箱厚厚的说明书,杜见锋从开关开始,认真地一个一个标识看过去;与此同时,手机上打开的是毛利民媳妇刚发来的烤箱食谱;操作台上支起来的IPAD界面上,赫然是一只色泽红亮、被翠绿的蔬菜和缤纷的花瓣围绕装点的-----火鸡。

 十分钟后,被烤箱温度设定折磨得头晕眼花的杜见锋喘了口气,看向几乎塞满水槽的那个硕大物件:

“老子以为一只鸡能有多大,娘的。” 

上前敲敲,冰凉梆硬。

心里把那个叫庄恕的家伙骂了第N+一万遍。

 

悔不该半年多前,在某个季白出差的寂寞夜晚被凌远和小卷毛拖去参加这个海归医学精英的接风宴。酒酣耳热之际,听庄恕说起刚到美国时在导师家吃到的感恩节火鸡大餐,被这厮形容的温暖与美味诱惑了个实在;更别说一贯高冷的陈亦度还在旁边附和,眼睛里全是星星。

这么两个见过大世面的“精英”都说好的东西,一定是真好啊!真浪漫而且温暖啊!

不过,当时他怎么就没注意到号称资深吃货的李熏然自始至终没说话呢?而且,身边同样留学归来的金牌大厨凌院长也从未对火鸡做出任何评判。

话说杜见锋,你引以为傲的观察力和判断力到哪儿去了?

 

最最不能饶恕的错误是,他直到今天才知道火鸡有多大。

“这哪是鸡啊,分明就一个小羊羔子!”

杜见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季白已经出差又一个半月了,和国际刑警联合的一个行动。大前天才接到他从深山老林里钻出来之后的第一个电话,说是任务很顺利,犯罪嫌疑人也抓到了,和地方上配合的同志整理一下案卷做完初审,再把涉外的事情处理一下基本上就可以回家了。

“老杜,我可能感恩节晚上到家。”

刑警队长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但更多的是不想掩饰的欢喜。

嗯,终于要回来了,老子也是真的高兴。

机智如杜见锋,断然不能问出“感恩节是哪天”这样愚蠢的问题。

 

科技进步万岁。

感谢万能的网络,不到半个小时,杜见锋就知道了感恩节的日期是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也知道了它最初的意义是初到北美大陆的白人移民感谢印第安人的慷慨相助,而现在,这个日子被用来感激所有生命的中的亲情、友爱和善意。

猛然间,盯着屏幕的杜旅长眼前一亮:感恩节要吃火鸡!这这这不就是庄恕说的那个!什么来着----对,温暖与美味!

 

年轻人就是脑子活泛会办事儿,不像毛利民在菜市场转了半天无功而返,新来的勤务兵小刘只用了半天,就在老外常去的超市里买到了货真价实的火鸡,并贴心地装在一个半大纸箱子里放在车的后座上。

杜旅长很高兴,开着蓝牙在电话里表扬:“不错,是真的火鸡就行---唉你给老子买了几只啊怎么这么大箱子!”

“报告首长!一只!”

“一只以后别用这么大箱子,保护环境知道不?不要过度包装,浪费!”

电话线的那一头安静如鸡。

半天,小战士才应了一声:“是!”

 

打开手机上的感恩节火鸡烤制步骤的时候,杜见锋如临大敌。他不会做饭不假,但是从某种角度上说,下厨和实战演习也没啥不同----正式操作之前,必须对整体工程有个了解,才能够主动掌握节奏。所以,杜见锋靠在微微反光的黑色杜邦人造石台面的料理台上,以审核联合军事演习总方案的严肃锁定屏幕----先看看怎么把这玩意弄熟吧!

手机上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字,杜见锋放大再放大,一条一条一边看一边点评:

1.    首先,火鸡洗干净。

废话,谁带着土吃啊?叫花鸡还得把泥块儿给敲了呢。

2.    把黄油化开,新鲜rosemary和thyme以及盐混合进黄油里。

黄油好像没有,不过楼下华联应该有,待会儿去买就是。等等,这rosemary和thyme到底是什么玩意?

【发短信给毛利民媳妇,镇定求援】

3.    给火鸡按摩,分离鸡胸肉和鸡胸皮。

按摩?哈哈哈那个什么马杀鸡就是这么来的吧?【对着手机狂笑两分钟】

4.    在鸡胸肉和鸡胸皮里面大量抹上刚才的黄油什么混合物。

好吧,等老子知道那个混合物的成分再说。

5.    火鸡肚子里塞进切成大块的洋葱。

老子家没有洋葱,阳台上有两棵大葱。

6.    火鸡表面涂抹盐和黑胡椒粉(现磨最佳!)

盐是有的,胡椒粉也有。但是不是黑的就不知道了。去他的,什么颜色不是用啊?---呃,不过,三儿肯定是吃过火鸡的,咱不能整的不正宗。好吧,还要买黑胡椒。

7.    放进大烤盘,一定要大,因为火鸡会有很多水的。

【探头看看烤箱尺寸】不错,应该能放下。

8.    火鸡周围摆满洋葱块。

再说一遍老子家没有洋葱,阳台上有两棵大葱,还是山东的。不过洋葱超市也有,老子下趟楼的事儿。

9.    倒适量鸡汤在火鸡表面。

愚蠢的老外,这鸡还没熟呢,哪里来的鸡汤?

10.往火鸡身上塞新鲜的rosemary和thyme,烤箱预热350F。

350F---我说明书呢?

11.火鸡放到预热好的烤箱里,需要在表面松松的铺一层锡纸。

锡纸在哪儿?!

12.每隔一个小时拿出来加鸡汤,半小时也可。整体烤制时间:5个小时左右。

什么!5个小时!

 

现在是下午4点。加上下楼买调料的时间,这只火鸡在晚上10点多“出箱”还是有把握的。在此之前,如果三儿能在傍晚时分回来,那么换换衣服洗个澡,嘿嘿嘿嘿再不可描述一番,正好啥也不耽误!

杜见锋的脸上如花荡漾,他抓起外套就准备下楼杀进超市,往兜里面揣手机的时候瞥了一眼还没有暗下去的屏幕-----

“卧槽!”

菜谱的正上方,明明白白用红字标注出来的是刚才根本没看见的两行大字:

火鸡买回来后,请放冰箱或者水槽解冻。建议恒温解冻,10°左右大约需要两到三天。

杜见锋火热的一颗心顿时变得比火鸡还凉。

 

季白踏着冬日里的最后一抹晚霞走进家门。

将近50天万里缉凶,辗转穷乡僻壤、密林蛮荒,数次直面枪弹与刀斧;幸运的是,多日来弟兄们不眠不休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国际合作也比前几次联合行动顺畅得多;最后一周内,公安部和国际刑警组织都挂了号的三个重案要犯陆续落网,自己带出去的队员们也都平安---除了小怪物不小心崴了脚和自己胳膊上这道并不太深的刀口以外。

季白是从协助行动的美国专家乔治那里知道这次行动居然结束在感恩节之前的,那个身高快两米的大个子手舞足蹈地订好了回国的机票,并打开免提,让身边的弟兄们都听到了他在阿肯色小石城的三个儿女的欢呼。

当天晚上,季白忍不住打了好几个电话。

 

以前,他是从来不过什么感恩节的,可是在又一次经历了生死之后,仿佛忽然感到应该对很多人说声谢谢。

嗯,有个人,回家当面对他说就好。

 

打开家门的一瞬,温暖的灯光和羊蝎子美妙的味道同时弥漫而出,杜见锋有力的臂膀箍得他透不过气来。季大队长莫名感到眼前有些模糊,一反常态地没有争个上风,只是把头紧紧抵住爱人的肩窝,半天不肯动一下。

没有被一个过肩摔扔出去的杜见锋感到很诧异,揽住怀里人的肩膀一叠声地问:“怎么啦?又受伤啦?好像没有啊---三儿,你别吓老子---”

季白继续埋着头,半天才开口,声音也嗡嗡地好像带了回声:“没事儿,就是想着,回家你给我做什么吃的---”

杜见锋的额头顿时见了汗:“三儿,你听我说,老子今天真的想给你烤火鸡来着---庄恕说了,感恩节就要吃火鸡---”

季白猛然抬起头来,圆圆的眼睛睁得老大,不可置信地盯着杜见锋:“感恩节火鸡?你?你会做?”

“老子,老子哪里会做?”杜见锋一脸尴尬:“但是老子会学!不过他娘的---”他把季白拉进厨房,指给他水槽里那个大冰坨子:“谁知道它这么大个儿又冻的这么瓷实!我试了试想砍开又怕崩了咱家刀,白瞎了我看了这么多菜谱!”

季白一脸温柔地看着面前这个气急败坏的男人,笑意满满地爬上整个面孔:“见锋---”

“后来老子只能去楼下西北王端了这锅羊蝎子,你不是最爱吃这口吗?这老外----呃,三儿,你叫我啥?”

风尘仆仆的刑警队长声音沙哑地又唤了一句:“见锋。”

杜见锋觉得一股热流从脚底直窜脑顶,下一秒,那个略微有些单薄但却同样宽阔的胸膛就包围了他,耳边是爱人低沉如风过林梢的声音:“谢谢你,谢谢你见锋,谢谢你让我遇见你。”

 

周末,谭宗明的大宅里面笑语喧哗。

李熏然这阵迷上了打桥牌,可是他发现今天的陈亦度明显不在状态,目光老是忍不住往厨房里面飘。谭总明和赵启平交换了一下眼色,只得去问在旁边在国际象棋棋盘上杀得难解难分的季白和杜见锋:“刚才你们把庄恕派出去买什么了?”

季白但笑不语,杜见锋气哼哼地顿了一下手边的王后:“派他出去买鸡,真正的乡下土鸡!凌远说那个火鸡太柴,不加两只土鸡一起炖根本没法吃。”

赵启平一脸蒙圈:“火鸡,不是烤来吃的吗?”

季白平静地挪动了一个兵:“老杜说,他现在见不得烤箱。”

谭总优雅颔首,表示非常理解。

 

明亮宽敞的厨房里,凌远打理完一堆中西合璧的调料,看着庄恕递过来的两只土鸡,勉强地点了点头:“也还罢了,不过要是炖到半熟时再加几只肉鸽的话,味道会更好。”

庄恕的脸迅速地抽了一小下。

千里之外,正在琅琊山度假、与萧景琰共赏初雪的中医国手蔺大夫,突然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评论(2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