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杜白/杜见锋/季白/多CP/穿越】归来(上)

望着床上已经沉睡了三天的人,季白头大如斗。

凌远的介绍永远是客观冷静,带着医学专家扑面而来的专业以及权威:“头部曾经受到重击,颅内高压,好在血块并不太大,在可以自行吸收的范围内。外伤已经控制,在丛林里滚成那样,右腿的枪伤没有感染是个奇迹。”

季白沉默无语,他不想去问“他什么时候醒来”这样显然没有答案的问题,转身走出病房。

三天前,季白的重案组会同地方协作部队,在云南瑞丽的丛林里终于把盯了四年的两个贩毒团伙头目团团围住。缜密的布控,无懈可击的突击方案,加上神奇做美的老天,行动的开局简直不能再顺利。

 

一切的一切在抓捕一号毒贩老油条的时候突然乱套了。

天将黎明,二号毒贩已经落网,老油条的藏身之处被锁定在一个不大却高峻的山头上。亚热带的雨林浓密茂盛,植物的枝条叶片毫无规律地交错着,牢牢挡住了清晨略带凉意的风,让山头变成了一个沉闷的蒸笼。

季白谨慎地走在最前方,赵寒紧跟在右侧。身后是当地刑警和省里的特警组成的三道散兵线,猴子他们几个也在其中。

坡度渐陡,过了半山腰处,植物愈加繁茂,有细细的水流从高处淌下。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人踩断一根树枝,“咔嚓”的断裂声让人几乎忽略掉左前方更加细微的扣动扳机的声音。

季白一个侧扑将赵寒摁在了地上,刹那间一串子弹从头顶呼啸而过。身后传来一名刑警倒地时的闷哼,季白大怒,手一抬,身边几把枪同时开火,却略略高于人体高度----这个毒枭尽量要活捉,所以此刻是威慑压制火力。

枪声过后是有些诡异的安静,季白正要下令继续推进,忽然见到前方不远处的树丛激烈地颤动起来,好像有人扭打在一起。季白愣了一瞬,立刻扑了上去,冷不防浓枝密叶中前后飞出两个手雷,竟是向着相反的方向。队员们下意识地俯身,须臾之间两枚手雷相继爆炸,因为离得远没有伤到人,但是季白却从爆炸的声音和一闪而过的形态中敏锐地判断出了手雷的制式:ET-MP多用途手雷,能够在“高爆”和“碎片”两种模式间自由切换,预计将在五年内投入美国陆军服役。

乖乖。 美国陆军军备研究开发与工程中心的最新设计,还在开发阶段的新型单兵用增强型战术手雷。毒贩子手里真有好东西啊。

跨上几步,两个缠成一团的身影跃入眼帘:黑色T恤身材精瘦的那个无疑是老油条,通缉令上见过多少次了,错不了;可另一个是谁?黄绿色颇为厚重的衣裤,明显不是这个地方气温应该有的穿着,脸上泥血混杂看不清面貌,但是长手长脚的想必身材很是高大。此刻,他正死死压制着老油条的双手,头把这小子的脑袋死死地抵在泥水里。

季白和赵寒几乎是同时跃上,借个劲儿把两人分开;一拥而上的特警迅速地制住了老油条,季白一转头,发现那个陌生人居然没有站起来,一条腿不自然地拖在地上,满是泥水的裤子上红色的血流殷然刺目。

跟上来的队员迅速站成了一个包围圈,季白对着一直低着头的人沉声发问:“你是谁?”

听到声音,那人触电般抬起头,季白对上了一双明亮异常的眼睛---男人的眼睛很好看,面孔上的血污更衬托出他的光华与神采。季白不解地看到这个陌生人眼神中是满满的惊讶狂喜和浓浓的不可思议,他低低地喊了一声,猛然站起身,却一个趔趄栽倒在了地上。

 

贩毒集团头号二号两位首脑同日落网,参与围捕的各路人马中只有一名当地刑警负伤,另有一位上山采药的独居老人被毒贩杀害;相比于以往的行动代价,这次应该算得上完胜,而季队长的重案大队则毫无争议地功居榜首。

现在,两名毒贩验明正身已经移交,丛林中抬下来的那个陌生人却一直在昏迷当中。夜色渐深,季白烦躁地推开写了一半写不下去的报告,起身走出门外。

手机上是洪少秋发来的关于ET-MP多用途手雷的资料,季白知道,这是境内首次发现的该型号武器,有着可怕的杀伤力;如果那两枚手雷不是向着反方向飞去的话,这么近的距离,兄弟们肯定---

不敢再想,季白甩甩头;手机显示又到了条信息,划开一看,洪少秋罕见地先发了个惊讶的表情,然后就是一串语音:

“我说,你那是什么人啊?枪伤的鉴定我们国安也算专业了,愣是没有看出来!后来你猜怎么着?我还是找了赵启平,他居然是托了博物馆的朋友才敢给我答复!”

手机里洪少秋顿了一顿:“子弹6.5mm口径,生产日期1907到1940年。伤人的武器你一定听说过,日本军队的制式装备,学名三八式歩兵铳,俗称,三八大盖。”

季白定住了,手机上的语音还在播放,声音却像是天外飘来:“三儿,这是二战时候的武器,现在全世界倒是有不少可全在博物馆和私人收藏手里,而且除了经过改装的以外基本上已经不能使用了---”

季白草草道了谢,又把语音反复播放良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南国深夜的空气温润无比,清清凉凉地浸润着他的胸腔。那人异常明亮的眼睛闪现在面前,还有低沉却清晰地那声呼唤:

“孟韦!”

 

 

评论(2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