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杜白/杜见锋/季白/沈方/多CP/穿越】归来(中)

杜见锋感觉自己在一片迷雾中浮沉。

硝烟烽火,残肢断臂,声嘶力竭的呼喊,悍不畏死的冲杀。子弹早打光了,手榴弹也没了,来吧小鬼子们!让你杜爷爷的大刀再开开荤!杜见锋朗声大笑,那些丑陋的小个子敌人在自己面前摔倒、挣扎、毙命,温热的鲜血飞溅到脸上,带来自豪和狂喜。

那边又是什么?远远地连滚带爬扑过来的好像是毛副官---还有马三爷,他们的人上来了?好好,援军到了,老子终于没有丢掉这块阵地,没有丢掉这座城。

感受到脑后的重重一击,杜见锋本能地向后挥手,卷了刃的砍刀轻易地突破了什么阻力。受伤的右腿终于支撑不住身体,他踉跄了几步仰面倒下,模糊的视线里,是毛副官涕泪横流的脸,和渐渐逼近的国共两军的旗帜。

“哭成这样,丑死了。”杜见锋嫌弃地想:“还是孟韦好看。孟韦是真他娘的好看。可惜啊----”

 

迷雾散去的时候,是那个潮湿闷热的丛林。脑后阵阵钝痛,腿上是尚未止血的枪伤;杜见锋惊疑地看着身边苍翠欲滴的山林,脑海里是阳城空旷枯黄的田野。他吃力地挪动身体,折了树枝做拐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采药的老人,但是看到他却吓得转身就跑。

杜见锋苦笑着缀在后面,这显然是一个距离战场很远的地方,发生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但是,跟着老人慌乱离去的脚步,至少能够找到出山的路。

不过几十分钟,再看到老人时他已经是一具尸体;胸口的血尚未凝固,药篓翻倒在身边,不远处有个仓皇逃离的身影,手中赫然是老人挂在身上的干粮袋子。

杜见锋勃然大怒。

 

“以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杜见锋疲倦地合上眼睛。

赵寒停下笔,看向刚刚进门的季白。

只有小说里出现的情节就摆在面前,整个重案组的人都有些情绪恍惚。除了枪伤,这位杜旅长的军服也已经经过专门的鉴定,“201旅”的番号也被证实确凿无疑。就在刚才,河南阳城负责地方志的同志专门来电,提到了抗战期间这里的一场著名的阻击战:“没错,国民党201旅,他们旅长叫杜见锋,1945年胜利前夕为了保卫阳城殉国了---对对,以前国军的事儿不是不让说吗---是是,这支部队后来被编入八路军了---啊,材料我们已经快递给您了,估计后天就能到----不客气不客气----欢迎来我们这儿红色旅游啊!”

“我去这一抗日英雄啊,活的!”

“还这么帅!”

季白狠狠瞪了一眼楼道里隔着玻璃探头探脑满眼花痴的两个徒弟,姚檬没心没肺也就罢了,这号称冷静专注除了罪犯心理一概不感兴趣的许栩是怎么回事!还有小方老李他们,以往结了案都是倒头就睡叫都叫不醒,现在倒好,争着排医院的看护班----

 

季白看着赵寒刚刚做好的笔录,仔仔细细,字字句句。不用抬眼,他就感觉到杜见锋已经睁开了眼睛正望着他,他的眼神好像有温度,隔着好几米都能灼得人疼。

抛开其他不说,毕竟是帮助自己擒获毒贩的人,于情于理都不能太过冷淡。季白拿起椅子挪到床边,不出意料地看到他又亮了一亮的眼睛,斟酌着开了口:“杜先生,首先特别感谢您见义勇为,帮助公安机关抓获一个A级通缉犯,按规定我们会有所表彰和奖励的。但是您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们还需要向上级部门做详细的汇报---”

“等一下。”杜见锋直视着季白的眼睛,声音虚弱而坚定:“你--请告诉老子----告诉我今年是哪一年,还有这是什么地方?刚才你的弟兄说过,我要听你这个当长官的再说一遍。”

“现在是公元2016年,是抗战胜利的第71年。这里是中国云南省的中缅边境地区,这个地方叫瑞丽---”季白的声音清朗醇厚,特意放慢了一点点语速,听觉上显得格外温和。杜见锋开始还紧紧盯着他的面孔,不知什么时候,他又闭上了眼睛,慢慢侧过头,一行清泪悄然滑入鬓角。

 

71年了,居然已经过去了71个年头。

他守护的那方土地已经迎来老百姓祖祖辈辈盼望的和平与富足,他的国家也早就独立自由并日益强盛。当年的浴血奋战,有几多人能看到这最终的胜利?看来,杜见锋啊杜见锋,老天爷对你真是不一般的厚待!

不过那个人呢?那个像白月光一样照亮他心底的人,那个自己放在心尖尖上、只能远观却断断不敢亲近的人,那个跟他是两个世界般天差地远的人,那个他愿意用命来换他安好的人---

季白停下了叙述,他一直在观察杜见锋,这么近的距离,他清晰地感受到他心中的汹涌震荡;稍顷,他试探着问:“杜先生,您还好吧?”

杜见锋还未应声,凌远就皱着眉头推门而入,一面检查仪器上的数值一面瞥了季白一眼;季白了然地站起身,准备告别,杜见锋却突然开口唤道:“季队长,你们能不能帮我找个人?”

季白挑眉:“哦?他叫什么名字?”

杜见锋的声音涩然:“方,方孟韦。如果找不到---”他停了一下,仿佛下定决心般又继续说道:

“如果找不到的话,还可以查查另外一个人,沈剑秋。”

评论(2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