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杜方/多CP】 【楼诚】 边陲三部曲之一 西沙篇 天水之间

山川宁静 四海安好——献给我们的守护者

 

(一) 

方孟韦艰难地俯下身子,计算着风速,憋足一口气发足狂奔,终于一头扎进了营房。

中建岛,因1946年中国政府接收西沙群岛时登岛的军舰“中建号”而得名。地理坐标:北纬15度47分,东经111度12分。具体位置在西沙群岛的最西南端,正处于去南沙群岛的中途。1996年中国政府发布关于领海范围说明时,在这里定有七处中国领海基点。

它不毛,偏远,地质成分为台礁上发育成的灰沙岛。岛上除了白亮的沙滩和铺天盖地的燕鸥之外一无所有,更谈不上淡水和一丝绿色,是名副其实的南海戈壁,也是整个南海舰队西沙水警区防区内最艰苦的地方。

军队服役期限两年,今年是方孟韦在这里的第六个年头。

狐狸犬小狸儿欢欢实实地扑过来,孟韦揉揉它的头,拿起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水。中建岛的兵都养狗,就连珍贵到不行的淡水也是人和狗都有份。

原因?

还不是寂寞。

碧海银沙,天水之间,说起来浪漫,让你在这儿呆半年试试?整个西沙群岛只有一个甘泉岛上有淡水,其余的岛上都是常年高温没有四季,少有绿色不见人。尤其是中建岛,孤悬海外万里遥,离三沙市最大的永兴岛还有178公里;补给时断时续,每次交通艇来的时候就是过节。总共十几个兵,365天你看我我看你,早些年没有电视的时候,闷得狠了怎么办?数眉毛。

真的是数眉毛。

或者跟狗说话。

 

(二)

中国海军在中建岛驻防超过40年,杜见锋和方孟韦都认为,和七十年代住帐篷守岛的前辈们相比,他们实在是赶上了好时候。那年,杜见锋从大连舰艇学院毕业来到南海舰队,因为成绩优异被分到主力舰168广州号上。几个月后,海上演练回到湛江的杜见锋收到方孟韦留下的纸条,他去了中建岛。

杜见锋一脚踢翻了办公室的一串椅子。

好在随着2012年三沙设市,西沙的基站已经建成,移动和电信双双进驻,电视有了影儿,运气好的话手机也能使;要是赶上中大奖的时候——所谓中大奖意味着同时满足几个关键条件:杜见锋的军舰不出海、方孟韦的中建岛天公作美;还有,两个人都不执勤——赶上这时候,视频居然也能忽忽悠悠地飘出来。

“老子跟看鬼片似的。”杜见锋满嘴嫌弃,眼睛却恨不得挖进电脑屏幕里。

“我说,你怎么黑得跟三哥似的?”某次视频时,老杜惊讶地发现,上次见面还是奶油小方的孟韦已经秒变成了他那个在云南当重案大队长的三表哥。

话说季氏表哥的外号叫山竹来着。

当年为这个外号他还跟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打了一架,那孙子姓什么记不清了,好像国安的。

方孟韦在那头回答的是一串“盒盒盒盒盒……”声音是压着的,混着几声小狸儿的哼唧。


杜见锋叹了口气。

方家本是金融世家,偏偏到了孟韦这一代两个孩子都从了军。老大在空军,是歼击机试飞员;老二在海军,嫌天涯海角还不够远,不声不响把自己扔到了西沙和南沙的正当间儿。

当年刚在一起的时候,杜见锋问过方孟韦:“老子的爷爷就打鬼子,老子当兵天经地义;你这个少爷胚子,应该穿西装打领带在写字楼里玩数字,干啥来这儿滚泥巴?”

方孟韦睁着圆圆的黑眼睛,在他怀里换个更舒服的角度:“这不是……我爷爷没打成鬼子吗?我再不摸摸枪,亏了。”

杜见锋差点噎死。

所以想都不要想劝他回湛江。

小孩儿,主意太正,管不了。

还是趁上岸的时候,多踅摸点经放的零食点心托回永兴岛的老乡捎过去,等下一班交通艇带到中建吧。对了,还有让舰队蓝梦合唱团的小丫头帮忙海淘来的狗粮,可不敢忘了那个长毛的祖宗。

 

此刻,杜见锋在舱房里感到一阵微微的晃动。

舰队的官兵是必须常年驻舰的,上岸得请假。驱逐舰和巡洋舰体量庞大,又稳靠泊位,一般的海浪并不能给舰员带来感觉;而港口内晃到这种程度,意味着港外的深海地区已经是恶浪滔天。

杜见锋查看了一下台风等级,计算了一下路径,心下郁闷:开往中建岛的交通艇又要停了。

 

(三)

中建岛。

喝完水,方孟韦耙耙头发里的沙子,去查看值班日志。果不其然,台风影响,明天该到的补给又要延后了。

“家常便饭。”方孟韦嘟囔一句,抱起小狸儿抵着它的头说:“狗粮没啦,明天该吃馒头啦!”

小狸儿欢快地舔了主人一口,听到主人随即下令:“老周!家伙事儿准备好了没?一会雨就下来!”

老周在另一间屋遥遥地应了,还有几个兵也七嘴八舌地叫道:“指导员,早好了,等半天了!”

 

不一会儿,啪啪的雨点声和兵们的欢呼声一同响起。老周一个箭步冲出门,扒着门框大喊一声:“弟兄们,抄家伙啊!”

暴雨如注。

腰间拴着绳子的兵冲到空地上,兵兵梆梆掀开固定在地上的巨大的蓄水桶的盖子;等他们回来时,十来个大小伙子早脱得一丝不挂,在背风又有雨的地方痛快地叫喊着。

狗儿们也在,人喊狗吠的被海风吹的断断续续。唯一的军犬黑背自己在照顾自己,而体型小的狗则是被牢牢抱住牵住的,开玩笑,这么大风这么小的岛,卷海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远处的哨位上,此刻执勤的兄弟眼巴巴地看着他们讯速地把肥皂沐浴露涂满全身,快速搓几下然后冲到营房的屋檐下接一会雨,然后闪回来仔细地再搓几下。

热带海岛高温高湿高盐分,所以老西沙都知道,好好洗个澡是所有岛上最奢侈的享受。不过平时一般情况下绝无可能,只有下雨的时候可以放肆,但时间长短也全看老天爷高兴——要是手脚慢了,顶一脑袋肥皂泡儿雨停了,任哪个主官也不可能额外批给你淡水洗澡。真要赶上了,你小子就只能用刷牙剩下的那点淡水沾了毛巾胡乱拾掇拾掇,然后,等下一场雨来。

 

方孟韦自是吃过这种苦头的。

但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此时的方二少爷已经练出了堪比魔术师那样眼花缭乱的手法,甚至有余力打理完自己之后再把小狸儿收拾得清清爽爽。不过,他瞄一眼身边的老周还是心下叹服——待了十年的老兵到底不一样,他居然有本事把自己和自己那条京巴儿同时洗得干干净净,而且京巴儿还是用的宠物沐浴露!

 

三分钟。

今天,老天真慈祥。

看来,2016年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方指导员和他的手下心满意足地回到营房。窗外,海风依旧呼啸;屋内擦身擦狗穿衣服的兵们笑语喧哗。老周的莱芜大嗓门格外震耳:“指导员,你了说,这回台风过去,是不是又能飘来个箱子?”

方孟韦笑着喊回去:“做梦吧你,咱们可没有金银岛那份好运气!”

“别像东岛那么背也行啊!”兵们怪叫着。


说归说,方孟韦心里也小小地期待了一把。

西沙群岛航路繁忙,中国日本以及东北亚各国的进出口货物80%以上要经过南海。天气好的时候,士兵们数船是个不错的消遣,基本上,能从天亮数到天黑不断线。

远洋货轮这么多,有个把不走运的也难免。特别是风浪之后,往往有固定不牢靠的集装箱滚落海中,没准儿就能飘到哪个岛上。海运都有保险,丢了东西船方也不找,海上的规矩是谁捡到归谁。

前几年最轰动的一次是,金银岛的沙滩上搁浅了一个集装箱,打开一看竟是满满的香烟!三五啊万宝路啊数量之多令人咋舌,那次不但金银岛,连岸上基地的官兵们都跟着沾了光。而之后再过一年,又一场大风过境,东岛的兄弟们兴高采烈地扑向搁浅的集装箱,兴高采烈地见到了满满当当的耐克鞋,然后……

他娘的竟然全都是左脚!

据说该岛主官的脸黑了足有半年之久。

 

(四)

临近午夜,风略小了些。方孟韦轻手轻脚地起身查哨,小狸儿一个滚爬起来,跟在他身侧。

中建岛不过1.5平方公里,环岛一圈也没几步路。这几年越南人老实了许多,不再偷摸上岛偷鸟粪鸟蛋试探我方反应;同时现在不是海龟交配产卵的季节,连燕鸥们也被大风逼回了巢穴,所以此刻四周除了风声,就只有海浪的起伏。

哨位一切正常。

返回营房的路上,方孟韦放慢了脚步。

和杜见锋已经有多久没见面了?有半年了吧,还是年中去湛江开会匆匆相聚了不到一个小时。这个春节,要不要再把休假的机会让给别人呢?

月光如水,把银白色的沙滩映照得明亮又朦胧,好像那个人情动时的眼睛。

方孟韦又想起了他们最长的那次离别。


那是2010年,他刚到中建岛不久。3月4号,中国海军赴索马里第五批护航编队起航,杜见锋所在的广州号驱逐舰是编队司令政委的座舰。

自2008年12月26号,中国海军首次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以来,到那时已经先后派出11艘舰艇,成功为172批1643艘中外船舶实施了护航,解救遭遇海盗袭击的中外船舶23艘,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

那天,方孟韦久久伫立在沙滩上,眺望着舰队即将驶来的方向。

他知道,这批护航编队由南海舰队导弹驱逐舰“广州”舰、导弹护卫舰“巢湖”舰、综合补给舰“微山湖”舰,以及两架舰载直升机和数十名特战队员组成,整个编队共800多人。他们将先后经过西沙、南沙群岛,穿越新加坡、马六甲海峡,横跨印度洋,在十天后抵达 亚丁湾、索马里海域。 


他们回来的时候,是整整192天之后。

9月7日,舰队离开暂泊的新加坡樟宜港。

巡航速度,航向正北。

进入中国领海。

进入南沙防区。

驶出南沙防区。

2010年的那个9月天,中建岛海域难得的风平浪静,万里海疆碧波荡漾。方孟韦早早地就在值班室里等待,终于,系统里出现了熟悉的讯号。

杜见锋肃立在指挥台前。

当舰队航行到与中建岛正十(垂直夹角)位置时,话筒里传来了那个清亮又醇厚的声音:“护航编队请注意,护航编队请注意,你们已经进入中国南海西沙水警区,这里是西沙中建岛……”

杜见锋沉默着,操作动作有条不紊。他听到司令和政委与方孟韦的对话,在例行的报告之后,是那个一样又不一样的结尾:

“辛苦了!请方指导员代为问候所有的同志!”

“报告首长,请祖国和人民放心,中建岛全体官兵不敢忘记登岛时的誓言:人在,岛在,国旗在!”

 

海天相接,海水深蓝,导弹驱逐舰锋利的舰艏劈开雪白的浪花。

杜见锋目视前方。

主航道上,侧面那个海拔只有2.7米的小岛用肉眼几不可见。


方孟韦轻轻放下话筒。

碧海蓝天中,雄伟的战舰只是一串淡淡的影子。

舰队驶向远方,万里归航,驶向祖国的方向。

与守岛的爱人在天水之间擦肩而过。

 

就像今夜。

就像无数个白天夜晚一样。

回到营房,看看表,23点58分。还有几分钟就要是新的一年了,杜见锋今夜没有任务,湛江此时应该正是热闹吧。年轻人们该忙着各种跨年的游戏,老人家们估计在打牌,没准还有烟花可以看。嗯,不仅湛江,祖国土地上的各个地方恐怕都是这样,醒着的,满怀期待;睡着的,甜蜜安稳。

方孟韦在黑暗中绽开一个微微的笑容,手机轻响,收到的是那个人的短信:“安好?”

他笑着回过去:“安好。”

 

是的,今夜,九百六十万陆地领土山川宁静,三百余万蓝色疆域四海安好。

“亲爱的,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跨年之夜,似乎必须要写点什么。2016的最后一篇文,还有2017的第一篇文,献给我们美好今天的守护者们。感谢当年的楼诚,和今天的他们。

也献给乐乎上带给我无数美好感受的小伙伴们。

还献给元旦过生日的自己。【捂脸】

 @云飞  @蓝子  @helene  @阿墨 

评论(4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