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旧文重发 致敬恩来 【楼诚衍生/开罗日记/第十二章】【沈剑秋/承志】

41年前的今天,周恩来总/理溘然长逝。

在中国多灾多难的现代历史上,他的名字渐渐被熟知的过程始终伴随着动荡、灾难和战争;而在面对这一切时,包括追随者与敌对者,无不难忘并折服于他的坚韧、睿智和勇气。

即使是在和平降临之后。

他以并不高大的身躯和并不长寿的生命,为自己的祖国付出了一切。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给予这位没有后嗣、没有遗产,甚至没有墓地和骨灰的伟人以由衷的尊敬,不必言说,发自内心。

家中长辈曾在60年代随总/理出访,后来又因工作缘由与总/理办公室接触甚多,因此我们这些小辈有幸自幼聆听总/理的许多故事。

每每于杂乱浮躁之生活中想起,如沐清风,感佩莫名。

去年夏日,开始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开罗日记》创作,选取的背景之一就是周恩来总/理1963年12月开始的亚非欧14国之行。那是一个壮举,从此之后,中国和周恩来的名字响彻遥远的非洲大陆,新生的共和国拥有了第一批忠实的朋友。

今天,恰逢总/理逝世纪念日,重发旧文,以兹怀想、感恩、自勉。

书写至此,思之甚久,仿佛只有这句话能够表达今晚的心绪----这句曾在胜利日大阅/兵当天席卷网络的告慰,当为国人最至纯之心声:

总/理,这盛世,如您所愿。

 


以下旧文:

开罗日记/第十二章  

   (十二)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