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云在青山月在天 【转】何况人间,大地山川——献给《向死而生》的长评

 长评!何德何能---激动得无以复加---于是,在美西灿烂的正午,被时差和长评合力弄得晕乎乎的码下这些文字---

  

对于一个作者而言,第一次收到长评的心情,大抵像年少时收到第一封情书。那种羞怯又分明的欢喜,实在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记忆。

LO上的写手大神岂止百十而计,读者当中各路达人就更多;所以,自打开坑码字的那一天起,就无时无刻不在战战兢兢,既舍不得一词一句与人分享的快乐,又生怕才疏学浅贻笑方家。

所幸,我遇到的人都无比友善。于是在我们都挚爱的那两个人架构的世界里,太多太奇妙的缘分通过网络和文字神交已久。

感谢哦,亲爱的萤火不温风朋友,看得出你对跳跳和曲和的喜爱和理解,也感谢你接受我对他们两个的解读,特别是,我私心里实在不忍心让那么一个飞扬自在的生命终老于十字架前。

再说到旅行,少年时读了三毛的书,从此不可救药地爱上行走。而且和很多人不大一样,相比于都市繁华小桥流水,我更喜欢平川大山旷野星垂。从大学时期开始到工作这些年,天南海北地也走了不少地方;而因《伪装者》入坑以后,我希望至少在我的文字里,那些令人尊敬的名字们能够在我难忘的所在开始他们的故事。 

因此,就有了《开罗日记》,也有了《边陲三部曲》和最近这篇《向死而生》。

毕竟,滚滚红尘太多琐碎烦恼,而所有这些都是生活固有的存在,必须面对,无法逃避。所以在我看来,旅行的最重要之处在于,在经历了风霜涤荡了尘埃之后,再度还原面对生活的勇气。

在这篇《向死而生》当中,暮年的楼诚唤起了跳跳生命中被禁锢的活力;而在若干年后,重新开始崭新人生的跳跳再和绝美的大自然一道,唤起和和对未来的希望、对生活的期待。

只有楼诚,他们的思想、品格、风采和人格魅力,能够把迷茫中的跳跳引领出噩梦的深渊。

也只有黄石,这块地球上最魔幻绮丽的土地,能用大自然最直观的力量给曲和心灵深处的震撼。

这实在是我内心深处对楼诚、对跳跳和曲和最真诚的期许和祝福。

再次感谢萤火不温风,有时候我弄不清自己在写游记还是别的什么,曾经颇有些纠结;谢谢你的长评让我心定,更让我欣喜;新的一年,愿你和所有小伙伴身体健康,随心随愿。现在我在又一次旅行当中,过几天要扎进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然后穿越莫哈维沙漠-----想来不知什么时候,这些地方的名字和风物会出现在另一篇文章里。

日暮相关终平远

云在青山月在天

再次致意。

最后的最后,抱住mua!

 

 

萤火不温风:

@mimi剑雨秋霜 

回到湘西的这座小城里,终于找到一个有WIFI的地方把这篇评发给亲爱的你。

《向死而生》给我最深刻的感觉是一种蓬勃的生命力。

黄曲这一对,让我能想到的与楼诚似曾相识的地方就是一种理解和包容的关系。他们都是不被理解的,看《温州一家人》的时候我总会想到大哥那句,"你还好,有我陪着。"活在战争这样一种严酷的背景之下,就像跳跳说的,不是人呆的,楼诚手上或许也间接染过革命同志的血,但他们相互理解,而跳跳在陷入ptsd之后,谁也不能理解他,甚至是医生,他也不愿意让任何人来理解他,他始终矛盾,他对阿雨的爱,他的尊严,让他无法对爱人或者雷昂倾诉。我从不觉得跳跳酗酒和自杀是一种放弃,可能有逃避过去的意思,但他始终在矛盾地挣扎,包括他一言不发地出门,都是不愿意让自己变得糟糕,不愿意把情绪暴露或者说发泄在阿雨面前,他是一个非常有韧性的人,也始终怀有对生活的爱,对生的期待,否则他活不到来见阿雨。他在修道院里找到了平静,我却觉得那不是他的归宿,因为那不是他一开始的梦想,当初他站在马赛的阳光下,想得到一个合法的身份,对新生活满怀希望,那种潇洒,带着浪漫主义的执着,我才感觉是他。我总觉得修道院的平静可以抚慰他的愧疚和创伤,而在那以后,他还可以有更好的人生。

而曲和,我把弹幕屏蔽了看的,他年轻气盛,很多地方考虑不周全,会冲动,促使他想离婚的原因一是他觉得崔瑶不能理解他对家的期望,二是崔瑶不能理解他对艺术的追求,想要凭自己的努力得到认可和肯定。第二点在他母亲和女方家长看来都是不成熟的表现,他走上艺术这条路的目的可能并不纯粹,但他在台上眼里熠熠生辉,又怎么可能不是深爱他的大提琴。第一点因为孩子和他放弃去美国而解决,但是第二点,他的家人,从前的同学,都没有人理解。曲和很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在他的理想中家庭和事业不需要犹豫,所以他放弃的时候虽然有一时冲动的原因,却也是熬过了五年分居之后的决定,才显得干脆,到最后彻底看明白了想明白自己才选择复婚,这也是崔瑶当初喜欢的不妥协,不屈服。

看你的文,每每有身临其境之感,这大概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因为身体不太好,我去过的地方并不多,但却很喜欢地理相关的知识,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只能凭书和纪录片来补足,《开罗日记》一开始,就让我突然生出一种与看《罗布泊探秘》时相似的感觉,明明是从未接触过的风物,却凭你几段文字陡然生出画面感。看到你说你每次动笔前都要翻阅大量资料,因为这个吧,无论是历史方面还是地理方面,当你将各地风貌娓娓道来的时候,每个细节经得起推敲品味。真实会赋予文字磅礴的力量,与此同时也会有细腻的戳在心尖儿的细节,这篇《向死而生》中黄石公园的几处取景只是其中一篇,它们和人物的心理变化,和情节联系在一起,让你的文节奏很美好。其实包括《开罗日记》在内,你的很多文我都舍不得细看,非要觉得时间合适的时候才拿出来细细看一篇,看的时候就一定要去查,循一条线看下去能看很久。

《向死而生》文如起名,蓬勃的生命力贯穿始终,修道院走出来的跳跳就像他刚见阿雨时那样潇洒利落,做想做的事,过想过的生活。而曲和也在异国他乡的温暖里,给自己的不被理解找到了宽容的理由。一切都像是加州阳光,灿烂温暖。

大概看文就像一个单向认识的过程,抬头是天低头是水,乘车翻山越岭略过路上的苍苍林木,偶有一树盛开的野樱桃白得温润灿烂,就觉得惊喜。短暂地借另一个人的视野看熟悉的不熟悉的风景,从语言,从口吻,从表述的习惯和口吻,不仅在经历一个故事,也在浮光掠影地认识作者本身。因此我已经把你擅自归为了我亲爱的人之一,不知道下次有网是什么时候,提前祝新年快乐,平安顺遂。

想过很多次写长评动笔是第一次,感觉东一下西一下写得七零八落的,捂着脸试图在最后来一个啾么(。・ω・。)ノ♡

评论(6)

热度(28)

  1. mimi剑雨秋霜萤火不温风 转载了此文字
    长评!何德何能---激动得无以复加---于是,在美西灿烂的正午,被时差和长评合力弄得晕乎乎的码下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