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衍生/秋志/庄季】雪绒花(一发完)



  《鸡情满满动物组主题接龙》食用说明:

1.此为楼诚衍生动物化之主题联文,本文将出现的动物是一对雪豹:剑秋、承志。当然是HE啦~

2.今天的CP是《秘杀名单》沈剑秋X《青岛往事》刘承志,

另有微量庄季出没。

3.本联文于元宵节开始,将于结束后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4.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以下正文:

天近傍晚的时候,纷纷扬扬了一天的大雪终于停了。天空只来得及短暂地湛蓝了一会儿,浓重的暮色就像妈妈的怀抱般迅速地合拢过来;而星星们也呼啦啦约好了般跳了出来,在雄浑陡峭的山脊线上缀满一片明媚的闪亮。

就像绒绒和花花美丽的眼睛。

一岁半大的花花慵懒地伸长了腰。年轻的、还并未完全发育成熟的骨骼已经称得上有力和匀称了,灰白的光滑的皮毛上灰黑色的斑点也已经轮廓明晰;嗯,等到这个冬天过去,他就应该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一个高原雪山上的王者之王。

在拥有地理学上称之为中亚山结美誉的帕米尔高原,在被人们称为“万山之祖”的慕士塔格林立的雪峰群落中,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雪线之上,在裸露的山石、贫瘠的荒野和隐蔽的岩洞之间,绒绒和花花正慢慢长大。

 

没错,在遥远的、属于人类的世界里,他们称呼它们是:慕士塔格雪峰上的雪豹。

其实,它们原本有自己的名字。

南峰的雪豹妈妈在一个风和丽日的5月生下了强壮的儿子,她和丈夫想来想去,为他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剑秋——某个大雪初降的秋日,那如仗剑大侠一般跳出来从猎人手中救出妈妈的英雄,后来成了爸爸。这实在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

迟了一个月,北峰的雪豹妈妈也生下了自己的宝宝。这个生下来不着急吃奶,反而睁开眼睛朝着妈妈笑的小家伙名叫承志,妈妈希望他能够继承爸爸的志愿,做一只独立、自由的豹子;而很久以后他才知道,当年爸爸为了引开追逐它们的猎人,纵身跃下了悬崖。

 

剑秋和承志的相遇是在他们生命中的第二个冬天。

妈妈们要照顾新生的弟妹,过了周岁的小雪豹已经可以试着去独立生活了。

剑秋捉到一只岩羊,比上次妈妈带他捉到的要小,但是他还是很高兴。他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猎物拖回和妈妈一起居住的岩洞——他已经饿着肚子跋涉了3天,离家实在太远了。

承志就在这个时候从岩石后面探出了头,他礼貌地示意剑秋那个岩羊腿上被自己早先咬的伤口,睁着一双棕黑色的圆眼睛告诉他,自己新发现的岩洞就在最近的那个山头上。

那一夜,慕士塔格瑞雪纷飞。剑秋和承志在干燥避风的岩洞里吃完了半只岩羊,剑秋还灵巧地用牙齿拔出了承志后掌上嵌进去的一块碎石片。

 

两只小雪豹的友谊就这样开始。

洁白的冰雪,灿烂的阳光;凌厉的碎石,陡峭的山崖;还有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枯黄的草甸和永远在强劲的山风中不可能长高的灌木丛,在这片世界上最严酷的山野间,剑秋和承志奔跑着,蛰伏着,腾跃着,追逐着---猎物永远是匮乏的,捕获也永远是不足的,但是并不妨碍在蓝天下的嬉戏,也不妨碍他们在漫天的星光下相拥而眠。

某一个晴好的上午,剑秋率先走出了岩洞。时令已经是4月,最严酷的季节已经过去,他们可以再在更高的地方选定一个新的住所。

猛然间,他敏锐地觉出空气中的一点点异样,好像……说不出来,反正有什么不对劲,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她能够讯速地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剑秋正犹豫着,承志在他身后快活地打了个哈欠,跃跃欲试地招呼他快走;剑秋再次感知了一下那些若有若无的异样并没有什么威胁的因素,便利落地跟在承志后面跃上了山脊。

清晨和黄昏,岩羊去溪谷中喝水的时候,是雪豹最重要的捕食时间,可不能错过呢。

500米外,躲在层层伪装的高清摄影机后面的摄影师轻轻擦去滚下来的汗珠,小心地呼出了一口气。

 

2016年,距离第一季影片大获成功十年之后,英国广播公司BBC斥巨资拍摄的大型环境纪录片《地球脉动》第二季正式播出。

其中有一集的画面是这样的:

在最先进的摄影镜头中,一只即将成年的小雪豹站在洞口的岩壁上。他迎风而立,灰白色细密紧簇的皮毛被初升的阳光照耀的闪闪发光,在格外深邃的冻蓝色天空背景下有一股说不出的洒脱和傲然。应该说,现在的他还不能拥有成年雪豹那聛睨一切的冲天豪气,但是他警觉、机敏,一双美丽的灰蓝色眼睛顾盼之间,已经初露出一份令人心折的光华。

他的同伴紧随在身后。这个小家伙的眼睛是棕黑色的,皮毛的颜色却竟然更白一些,衬得身上的黑色斑点更加醒目。和前面那个相比,后一只雪豹的身形略小,性格也仿佛更加活波——他不停的在前一只的左右挨挤蹭碰,换来前者宠溺的关注。

镜头的最后,是他们在陡峭山脊上的剪影——阳光从正前方倾泻而下,铺满整个南坡;而在嶙峋如刀尖的岩壁顶端,在大地与蓝天的交界,他们迅疾而行、如风掠过。

 

这部影片轰动了世界。

在很多国家,《地球脉动》里的许多动物都有了自己的名字,剑秋和承志也不例外——他们现在被称为绒绒和花花,拥有自己的电脑主页和数不清的粉丝。在他们的家乡、世界上拥有野生雪豹数量最多的国家,政府正在组织一支相当级别的科考队,调查高寒地带的生态变化,以便为他们和其他野生动物提供更好的保护。

只是所有这些,剑秋和承志都并不知道。

 

又是一年的冬天即将如期而至。

跟随着下移觅食的岩羊群落,剑秋和承志又住回了海拔4000米的低处岩洞。这里其实是偷猎者比较容易到达的高度,但也是食物较为集中的所在。在帕米尔严酷的长达半年的风雪中,没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的事情。

承志今天回家很早,他很顺利地抓到一只肥得不像话的高原兔,兴高采烈地叼回来献宝。

“嗯,剑秋哥哥一定会夸奖我的!”这样想着,小豹子愉快地在洞内干净平整的石板上打了个滚。

 

但是直到午夜,剑秋还是没有回来。

承志趴在洞口,看着月亮从东边的山头挂到了西边的峰顶。他没敢睡觉,毛茸茸的下巴垫在毛茸茸的爪子上,漂亮的棕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山的路。

剑秋不该不回来的。长途的捕食不是没有过,但从来都是他们两个一起去……而它们从来也都是成功的,没有任何一只岩羊能够逃脱两只雪豹配合得完美到极致的进攻。

天将破晓的时候,承志决定不再等。他纵身跳出山洞,循着稀薄但熟悉的气息一路飞奔。


记不清跑了多久,承志在初露的晨曦中停住了脚步。

远处那两个形状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好像叫帐篷——是人住的!

那些逼得父亲跳下悬崖的人!

承志本能地转身要跑,但是,一路追逐着的剑秋的气息此时却无比强烈:他清冽明晰的味道与陌生杂乱的人类气息混和在一起,纠纠缠缠,无法分开。

哎。

 

从什么角度进攻好呢?把前面那两顶帐篷看成喝水的两群岩羊好了。承志伏在了一丛低矮的灌木后面,仔细地观察着路线。

突然间,从右侧的帐篷当中传出一声惊雷般的嘶吼。

承志一怔。

“快走!”

又是一声。

“快走,别管我!”

再一声,声音中竟然听出了哀求:

“快点离开……快点……”

 

承志眯起了漂亮的棕色眼睛。

“剑秋哥哥好奇怪啊。”

我们两个怎么能够分开呢?这个想法真是太过分了,为了惩罚他,今晚那个兔子腿我要吃三条。

找好地方,小雪豹更低地伏下了身体;猛然间,粗壮的大尾巴急速地扫过地面,他强劲的后肢骤然发力,在冒出地平线的第一道阳光中冲天而起。

被惊动的人们刚刚撞出帐篷,就看见面前卷过一阵斑斓;紧接着,震耳欲聋的怒吼在帐篷内外几乎同时响起,撼彻天地。

“快……开枪!”

 

“快点抬进来……轻点轻点……这里……”

“庄教授,您判断的真准,这只就是那个花花!教授,现在就植入吗?”

“对,马上!大家动作要快,过量麻醉对动物有害,咱们千万抓紧时间。基本检查、纪录同步进行。”

“教授,绒绒的芯片接收效果良好,数据已经可以采集了。”

“好!雪豹是独居动物,但它们却是生活在一起的接近成年的两只雄性雪豹,这实在是太罕见了!长期跟踪,对研究雪豹的生活习性必然有重大突破!”

“是的老师,当初看BBC的片子,我们都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老师,绒绒的左前肢新发现一个伤口,可能是刚才花花来找他时,着急撞的……”

“我看看……哦,倒是不太要紧,大块纱布……”

“教授,这里纱布不够了,后方营地还有,我去取。”

“来不及了,麻醉剂快失效了……用这个吧,剪开消毒,网兜固定,等到伤口好了,固定的棉线也该断了,覆盖物自动脱落,不会影响他的行动。”

“教授,这围巾不是季队长送给您的吗?”

“对,纯棉的,正好用。”

 

 

剑秋挣扎着在黑暗中浮沉。

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仿佛有千斤重。恍恍惚惚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呜呜咽咽,似有无限的惶惑和委屈。

“小家伙……是我的小家伙……”

承志一刻也不停地拱着,蹭着。从昏迷中醒来的那一瞬,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身边的剑秋,心中顿时被狂喜淹没。忽略了脖颈上隐隐传来的不适,拼命地想唤醒他。

 

太阳终于升到了头顶。

“庄教授,最新天气预报,三小时后有暴风雪,我们必须马上撤回营地。”

“好吧,收拾设备,立即下撤!”

“教授,你看你看……”

“老师,绒绒醒了!”

 

剑秋蹒跚地站起身,迎向承志欣喜的目光。他的左前肢还有些发软,不得不短暂地倚靠着承志才能站稳。这具身体传来的温度是那样地令人安心,他侧过头,温柔地抵上对方的肩颈。

起风了,阳光依旧明亮,但是刺骨的寒冷已经悄悄漫卷过来。承志发出一声低低的询问,剑秋点点头,迈开脚步。

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

越来越浓重的阴云压向山头,飞速暗下的天色里,两只雪豹腾跃在峭壁悬崖之上,如两支离弦的利箭般射向高峻苍莽的群山深处,再不回头。

 

庄恕的微信:

三儿,对不起,我没有带回你送给我的围巾。不过不是丢了,在慕士塔格,我把它送给了这个星球上最美丽、也最自由的精灵……对,就是我出发前跟你说过的那对雪豹,高原上的雪绒花。

明年春天,请个假,和我一起去看他们吧。

季白的回信:

休假?好吧我尽量争取。明天再去给你买条新围巾,还是照着你送我的那条样子买。不,这次要加长款,你不是明年夏天还要去考察野牦牛吗?

庄恕:……

 

 

 

联文接梗来自于    @慕楼 慕楼太太的围巾梗~以及特别感谢 @helene 兔兔老师做的图www

告诉我这对豹子你们是不是喜欢?

 @somnium 好久不见,我的礼物!

下一位是   @鹿饮秋水 小小鹿太太,期待您带来的童话故事w加油啦!!!

评论(44)

热度(76)

  1. 舒淯mimi剑雨秋霜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