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穿越】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一)

严重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前些日子的点梗——胡靖为主,带老谭和赵医生,以及院长小卷毛一起玩好不好?当然也会有三哥和球球啦!嘿嘿嘿……不过,原来我只打算写一发完的,貌似……这又开了个新坑?55555这样写行不行啊打滚求评论……

 

 

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南京城外,上海晟煊集团新开发的楼盘工地。

离居民区很远,不存在假日扰民问题,所以各种机器都在卯足了劲儿地动作。四川来的老吴带着自己的施工队也在其中。虽说正月还没出,但是打工的人哪里有那么多讲究,过了十五,各位乡亲就纷纷都聚齐了;别的不讲,单就说晟煊从不拖欠工资这一项,就是一顶一的好雇主,错过了可是求不来的。

远远地出现了一群人,看他们戴安全帽的样子,就知道是不常下工地的;老吴吆喝了一声让大伙加紧,又埋下头去忙活。

前天刘经理说过,这块地早就拿到了,谁知刚开工就发现了古墓,只能停下来;按照文保法,这种情况下文物需要就地评估、保护,虽然墓里面是空棺而且破坏严重,但专家学者还有记者来的,那叫一个海了去了!好在晟煊财大气粗当初选的地方足够大,闪出新加的一个小型博物馆之外,整个园区重新做方案也不显逼仄;不过等到获准再度开工已经是两年多以后,所以现在三天两头有来视察进度的。

 

胡八一和助手紧跑几步,扣上安全帽,追上了前面的人们。

作为晟煊特聘的文物专家,年纪不大却因一手分金定穴绝技而享誉考古界的胡八一极少参与这种商业开发的文保评估;只是由于与晟煊的老总谭宗明私交甚笃,也知道这个地块经历的波折,所以特别抽出几天时间从北京过来帮老谭做最后的把关。好在上次发现的古墓已经得到妥善的保护,这次新开的工地也经过了数次谨慎地论证和试钻,理论上是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老吴的手下愈加仔细。他的工作面并不宽,刚才打桩机带上来的泥土杂物也不太多,这点活计实在是不能再简单——等等,那个微微发亮的东西是什么?

老吴小心地捡起来,半个巴掌大的东西,淡淡的灰绿的颜色……这是……玉?

举起来,揉揉眼睛,拂去上面的泥土,对准太阳想看得清楚些。猛然间,已经走过去的视察人群中冒出一个激动得几乎变了调的声音:“别动!别动……拿稳了……”

老吴转头,看到前几天来过的那个文物专家正大踏步地奔过来。他憨憨地笑着,准备递过去,却突然感到手里的物件不知为什么变得像块烧红的烙铁一样,隔着手套都让他的手不由得一抖。

胡八一眼睁睁地看着那块晶莹的温润在阳光下划过一个并不太长的弧线,从惊愕的农民工手里落到了地上的杂物土瓦当中。

一股清清淡淡的烟雾徐徐升起,混杂在人们脚步挪动趟起的尘土中,几不可见。

 

萧景琰在这里已经躺了将近1500年。

离去的时候很平静。庭生成年能堪大任,长林军威震四海已是天下劲旅;朝中风气清正臣子勤勉,大梁全境百姓安居物阜民丰。

他答应了别人,要做一个好皇帝,他做到了。

只是还是有一些不甘的。但是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是年复一年九五之尊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还是后宫空虚乏味无趣的寂寞,抑或是多年之前那份隐隐约约、未求而终不得的遗憾?

在最后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幻化出一片葱翠的山林。

白鸽飞翔,仙人舞剑,皇长兄、小殊和母后相携而来,笑语盈盈。

 

也许是执念太深,不知过了多久,萧景琰在一片黑暗中悠悠醒转----此后,他便长久地沉浸在一片混沌迷蒙当中。时而清醒时而沉睡,沉睡的时候不消说,醒的时候也是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但是却能奇妙地感知着外面的世界。

千载岁月悠悠而过,都城金陵真真正正成了六朝古都【注1】。他知道陈叔宝“花开不复久”【注2】的荒唐,也知道李煜“仓皇辞庙日”【注3】的狼狈;他更知道贞观开元年间这里夺目的士民富庶文采风流,知道两宋一代的人烟稠密工商繁盛。当然,他也听到过那位著名的文丞相被俘北上途中路过此地写下的泣血之作:“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注4】

所谓沧海桑田。

 

最最心痛的是上一次醒来的时候。

彼时金陵已经唤作南京,又成为国家的都城。时至公元1937年12月,东夷军队破城而屠,残忍暴虐罄竹难书,整个六朝金粉之地成为人间地狱。

在那个格外寒冷的冬日,城内生灵涂炭哀嚎遍地,城外古墓里的前朝皇帝原本无知无感的心底也痛楚难当。某个深夜,再也压抑不住的一腔怨愤冲天而起,震破重重棺椁,墓室内部山摇地动。只是试图披甲上阵跃马提枪的身体却绵软无力,冲开棺椁后滚落不知名的密道,又在沙石冲撞掩埋下晕迷了过去。

待到再度有所知觉,便是今日了。

 

老吴的双腿发着抖,对面扑倒在砖石尘土之中的文物专家抬起头来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让他害怕。

没人要听老吴嗫嚅的解释,赶过来的工长、经理都在陪着笑,看着专家在地上寻了好久,才把找到的几块碎片拼在一起。

胡八一的手也在抖。

不仅手,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动。这让身边的助手有些意外——前几年进到海昏侯墓的发掘现场也没见胡老师激动成这个样子。

他不时抬起头左右看看,甚至手臂虚虚地伸向空中仿佛描绘着什么轮廓。来来回回拼凑了半天,直到面前出现一个不大规则的半圆。

直起身,示意助手拍照、收好,恢复了平静的胡八一面无表情,嗓音干涩地说:“初步鉴定,是半个玉质的腰带钩,年代不详,因碎裂严重而……价值不大。”

 

工地再度沉寂。

重新发现的文物意味着新一轮的勘察考证,回到酒店,胡八一在电脑上匆匆敲下初步的报告,镇定地发送完毕。然后,他又检查了一遍门窗,才在沙发上坐下,对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客厅,缓缓说道:

“您好,现在您能出来了吗?”

 

 

 

 

【注1】 六朝古都金陵:

南京,简称“宁”,古称金陵、建康,公元229年,吴国孙权在此建都,此后东晋、南朝的刘宋、萧齐、萧梁、陈均相继在此建都,故有“六朝古都”之称。之后,南京又先后成为杨吴西都、南唐国都、南宋行都、明朝京师、太平天国天京、中华民国首都,故又称“十朝都会”。

【注2】 “花开不复久”:

出自南陈后主陈叔宝,他沉湎享乐不问国事,公元589年被隋所灭。《临春乐》《玉树后TING花》为其谱写的名曲,被后世称为亡国之音。 

【注3】“仓皇辞庙日”:

公元975年,宋灭南唐,后主李煜奉表出降。后填《破阵子》一词,尽述亡国之痛。原词如下: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注4】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出自南宋文天祥金陵驿二首其一,为文天祥被俘后押赴元大都途径金陵时所作。时值(元至元十六年,1279年)深秋,南宋政权覆亡已半年有余,金陵亦被元军攻破四年之多。原诗如下: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评论(50)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