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二)

(1)

五星级的南京金陵饭店位于寸土寸金的鼓楼区汉中路,胡八一的商务套房在第53层。

屋内装饰是米白系的温馨色调,精致淡雅;薄纱的窗帘外面,50多层的开阔视野中高楼林立、霓虹闪烁,三月的江南之夜溢彩流光。

“您好,您现在可以出来了吗?”

一语既罢,屋内和暖的温度陡然下降,平时安静的中央空调发出了吱吱的噪音,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着不堪重负;与此同时,屋内所有灯光同时熄灭,猝不及防的黑暗中,胡八一屏住呼吸死死抓住了沙发的扶手,眼前只看得见屋门缝隙透进一缕青白色的光亮——酒店的应急照明系统已经开启,走廊上传来服务员急速奔跑的脚步声。

清冷的空气中,一缕淡淡青烟升起又消散,刚才熄灭的灯光也缓缓亮起。胡八一的眼睛花了一瞬,再定睛看时,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面前。

金冠束发,玉带横腰,清隽白皙的面庞上双唇紧闭,一双在男人脸上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对自己凝然而视,略一顾盼便是星月同辉。

他默然站着,像一座陈列在墓室的雕像,千年的寂寞是他的囹圄。一身锦缎破败成陈絮,将王家的尊严曳在地上。

还挺带感的。

胡八一心想。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按捺住几乎要跳出来的心脏,努力挺直脊背面对着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男人。

话说古人怎么打招呼来着?

经过风雨见过世面打过仗下过斗、才华横溢享誉业内的胡八一老师,在一个看来毫无威胁感的活文物面前,华丽丽地当机了。

“先生……”胡八一一愣,居然是“雕像”先开了口!仔细一听,虽然语调略有生硬,那音色却仿佛维也纳金色大厅环绕的共鸣箱在温和放送,把世界上最美的一把大提琴轻靠在了身边:

“感谢先生大义相救。”

“不客气。”大脑紧急重启完毕的胡八一谨慎地组织了一下措辞:

“请问,您如何称呼?”

“萧景琰。”俊逸面庞上两道英锐的浓眉微微扬起,男人浑不觉身上的锦袍已经是千疮百孔,举手投足间依旧是与生俱来的矜贵和俾睨天下的傲然:

“朕,乃大梁之主。”

 

(2)

在工地上,胡八一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萧景琰的存在。

扑向摔碎的玉带钩的同时,他实际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扑在了萧景琰的身上。尽管包括自己在内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什么,但是,那个透明的、温热真实的身体是确定存在的,忙乱中他感觉甚至环住了那人劲瘦的腰身,以至于一声惊叫脱口而出,根本来不及掩饰。

 

来不及思考,胡八一完全是下意识地把这个气息微弱、绵软无力的身体护在了身边。

刚才的惊叫可以被认为是对文物损毁的震惊和遗憾,此时专家对文物进行初步复原,围观的人都被助理拦在好几米之外。

胡八一的心中惊涛骇浪。

他故作镇定地拼凑着腰带钩的碎片,脑海中飞速闪现着两年前主墓室发掘时的资料画面。好在时间并不长,感知到身边的呼吸已经慢慢正常,行动也渐渐自如,他立刻低低说了一句:“别说话,跟紧我!”

 

(3)

午夜。

千年前的大梁皇帝站立在53层高楼的落地玻璃窗前,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曾经的都城。

头有些轻微地眩晕,窗外是一个绚丽斑斓美不胜收的世界,如此地熟悉又如此地陌生——这是一个奇怪的梦吧?是天堂里才有的景色吧?

萧景琰久久地、贪婪地凝望着。

猛然间,他退后了半步。胡八一连忙上前询问,却见他轻轻吁了一口气摇摇头,眼中笑意莹然。原来,刚才一直贪看街景的皇帝陛下略微侧了一下身,角度变换下竟然发现,那巨型的琉璃幕墙【注1】上映照出来的,分明是自己当初刚刚受封为东宫太子时的模样。

其实从墓地里出来能行动的瞬间,萧景琰就觉察出了身体上的变化。想来离世时自己已经年近五旬,身子筋骨早不如昔日强壮;但是此刻,他却明显地觉得那些久违的活力正在迅速地回归;低头看一下双手,隐隐的老年斑和粗糙的纹路都已经不见,依稀还是少年时修修玉竹的温润。

惊喜一个接一个扑面而来,萧景琰几乎被心中的狂喜所淹没。

半晌,他轻咳一声,郑重发问:

 

“先生提到,现实距离我大梁立国已是千年之久?”

“是的,大约是1500年。”

“先生,那当下却是何朝何代?东夷之患可是早已平复?”

“现在咱们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东夷,就是日本鬼子早被我们打败了!现在我们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之一。”

“先生,这金陵如此繁华,可还是京师重地?”

“哦哦,京师现在叫做首都,是北京,就是您那时候的幽州范阳【注2】。金陵现在叫南京,是江苏省的首府……江苏——来来来我给您在电脑上找个地图……”

“地图,便是舆图吧,如今已经是可轻易示人了么?不过先生,这电脑又是何物?”

“……”

 

几个小时过去,胡八一的录音笔没电了。

很显然,他低估了对方强烈的“求知欲”——要说古人这精神头真棒,溜溜聊了快通宵了,完全没有一丁点疲倦的样子。

“我说陛下,这天都快亮了,您要不要洗个……沐浴更衣,先休息会儿?”

“也好,先生也早些歇息吧。”

胡八一站起身,心道祖宗,您总算答应歇着了……这就对了,一千多年攒的问题哪能一个晚上就弄明白了?真心得慢慢来。

“好吧,我先去放水,帮您准备一下。”

“先生不可!”萧景琰低声喝道。

 “哦?为何不可?”  

“先生是读书之人,身份贵重,怎可执此等仆役之事?”灯光下,陛下英俊的面孔闪烁着柔和的光,却满眼严肃与耿直。

“……”

胡八一扶额,脑海当中万千弹幕一条条飞起,竟是无言以对。

 

蒸腾的水汽中,萧景琰转过头。

胡八一在他始终冷静自持的目光中第一次读到一丝惶惑:

“先生,这可是……汤池?”

“……呃对,不过,我们叫……”

胡八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若无其事:

“浴缸。”

 

 

(4)

2016年3月1日,清晨6点。

帝都北四环的公寓里,国家安全部的洪少秋处长接到了一个来自南京的电话。

电话很长,内容也似乎很重要,以至于身边的爱人起了床,胡乱给他准备了份早餐放在桌上,又胡乱揉了揉他的头发,无声地比了一个“我上班去了”的口型离去,他也只是点点头,心不在焉地在那人笔挺的警服上轻拍了一下告别,又再度沉浸在通话中了。

 

上午10点。

洪少秋站在常务副部长办公室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与一位英俊干练的青年握手:

“秘书长,刚才电话来不及细说,这是我简单整理的材料。事情很突然也很特殊,请尽快安排,我希望向明部长当面汇报。”

青年示意洪少秋落座,迅速看完材料,惊讶地睁大了一双漂亮的圆眼睛。他看看手表,拿起桌上的电话:

“部长,我是阿诚。”

 

 

 

 

 

【注1】琉璃幕墙:古人称玻璃为琉璃。

中国古代视琉璃为珍品,但因其中杂质难除,遂以半通透阳光者为上佳。近代玻璃制品陆续传入之初,有豪富之家得一小片镶嵌于窗棂之上,为巨奢之举。

【注2】幽州范阳:西晋以及南北朝时期北京一带的称呼。隋朝时,改幽州为涿郡。唐朝复称,并成为范阳节度使驻地。

PS:文章中有一个自然段来自 @何惜一行书 太太,亲们猜猜是哪段?猜中了送个点梗呗…其实很明显啦,群里的小伙伴不要说出去哦!

评论(41)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