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谭赵/洪季/多CP】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三)

(1)

美发师傅许是好久没有见到这样光可鉴人的长长的黑发,摇着头一边说着可惜一边拿起了剪刀。

胡八一看着镜子里面萧景琰沉默的脸,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轻易地说服他。不是有老话叫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注1】么,这个大梁皇帝可真有够开明。

 乌黑的长发丝丝飘落地面,萧景琰看着自己身上最后一点与前世的牵连被锋利地斩断,心中隐隐作痛。再抬眼,镜子中已经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模样:眉眼清俊,发型时尚,洁白的暗格条纹的衬衫,腰身略有些宽大的牛仔裤,重新恢复年轻后细腻的脖颈上一条精致的银链子,吊着一块并不很剔透的断玉。

“先生。”

“呃,萧先生。”

“如此,我出门便不再突兀了吧?”

 

(2)

2016年3月3日。

距离萧景琰凭空出现已经过去了三天,胡八一敢对天发誓,他前36年的人生当中从未如这三天过得充实忙碌,效率高得不可思议。

与萧景琰的彼此信任几乎是与生俱来。早在还没有看到身形仅仅是触感的时候,他就认定这个令人震惊的神秘本身是安全的;而对于千年前的大梁皇帝来说,“重生”是无数幸运的叠加,其中最大幸运是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保护者——这让他倍感安全和愉悦,并迅速卸下防备,放心地开始对新世界表露好奇和善意。

更何况,千年后的金陵,千年后的世界,实在是太好太好了呀。

国家和平、百姓安居、经济繁盛这些都不用说了,还有那么多他无法想象的器物、闻所未闻的趣事以及数不胜数的美食。

当然还有一个看脸的社会能够带来的各种惊喜。

比如此刻。

 

换上一身休闲装的萧景琰俊逸非凡,英气逼人,所以买完衣服回酒店的他被街边雀跃的几个小姑娘拦住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你好帅哥!”被推出来的最大胆的女孩激动的小脸通红,看着面前高大冷峻的帅哥语无伦次:“我们是志愿者,呃,能让您帮着签个名吗?嗯嗯支持一下听障儿童福利事业……今天是国际爱耳日……”

萧景琰看向街边人行道上支着的两张桌子和后面的横幅,连猜带蒙地明白了个大概;联想到几日来对着现代风俗也多少了解了一些,知道如今女子并不似前世那般羞怯,便微微一笑道:“好的,需要朕……我做什么呢?”

没人回答。

冷面酷哥微微一笑,冰山化春水、十里桃花开,女孩中一片倒吸气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

“他笑起来好苏……”

 “声音好好听!”

接个电话落后几步的胡八一跑上来,正看到萧景琰攥着签字用的荧光笔不知所措,边上的姑娘们已经开始拍照了,夹杂着小声的惊呼:

“啊啊啊啊手也好看死了……”

“各位美女请让一让……”胡八一在萧景琰身边站定,不出意外地又听到一阵:“啊啊啊啊又来一个帅哥!”

一边心道如今的女孩子算是没救了,一边风度翩翩地欠身:“哎呀不好意思,”他不动声色地拿过景琰手中的笔,并轻拍一下他的手臂以示安慰:“美女们,我朋友有些小怪癖,写别的还行,签名字啊必须要用毛笔……咱这里是不是不方便?”

萧景琰刚刚轻舒一口气,就见姑娘群里有个高八度的声音陡然冒出来:“有有有有毛笔我们家有……”

文房四宝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出现在面前,胡八一回头见身后店铺上高悬的“鉴古斋”四个字欲哭无泪。


没辙了。

萧景琰提笔,着墨。

红色的横幅有点刺眼,绢质也不够好,但是胜在色彩鲜活,足以极佳地衬托出他轻悬的白皙手腕和凝神的点漆双眸。

姑娘们都屏住了呼吸,看着这个仿佛从画中走出的男子。

只见他长身玉立,只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便是不可言说的潇洒风流。肃立片刻,便在一圈各式手机的镜头下轻舒长臂,笔走龙蛇。须臾之间, 几个大字跃然而出:“耳聪目明。”写罢略一沉吟,署上了他与胡八一商定的名字:“萧靖。”——但见那字体虬劲刚节,铁划银钩,赫然正是南北朝时期盛行,号称“上可窥汉秦旧范,下能察隋唐习风”的魏碑【注:2】。

“魏碑!这年头谁见过这等风致的魏碑!祖宗您可真敢写……”胡八一眼前金星乱冒,趁着一群姑娘不懂书法看不大出来,拉起萧景琰转身就走,浑不顾后面刚反应过来的书画店老板破了声的惊叹:“先生留步,还请在小店留下墨宝……”

 

(3)

谭宗明和赵启平到来的时候,萧景琰刚刚喝下一口卡布奇诺。

黑亮的圆眼睛睁得大大的,腮帮子鼓起来,拿不准这又苦又甜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咽下去——咽下去实在为难,不咽吧,怕又是拂了胡先生的美意,一时间脑海中天人交战。

今天谭总和小赵医生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松鼠般的皇帝陛下。

 

彼时胡八一已经着实给萧景琰采买了几件颇为像样的衣服,江南三月天气和暖,萧景琰只穿了件淡蓝色的衬衫,版型很好的深色西裤完美地勾勒出他修长的双腿;坐姿端正脊背笔直,这家咖啡厅落地窗的光线很充足,给半侧剪影中也身形挺拔的年轻人笼上一层半透的光晕。

一只金色的松鼠。

 

谭宗明和赵启平相视一笑。

这是几天来的第二次会面了,没有了初见时的惊讶与震撼,几个人相处已经自如了许多。赵启平把一份体检报告推到胡八一面前:“报告显示,萧先生的身体特别健康,各种指标都完全正常,而且……”萧景琰从根本看不懂的报告上移开目光,看见面前的小赵医生笑的眉眼弯弯:“这么说吧,简直是特种兵的身体素质。”

“特种兵?先生,可是……军中的斥候?”

“比那厉害!特种兵不仅要会侦查,还要……算了算了,我给你下部片子……”

“如此多谢赵先生。”

“哎呀不用,你叫我启平好了……”

谭宗明微笑不语,看着这两个长相有八分像的人旁若无人地聊起来。

说起来,自家的工地上出了这等大事,就算经过大风大浪的谭总心里也着实吓得不轻,连夜从美国飞回国内。飞机上分析来分析去,觉得事情怎么看都是匪夷所思,细想更是能牵扯出数不清的麻烦;不过尽管一路上看着邮件还在七上八下,但等到真正见到那个人的那一刻,看到他明明紧张惶惑却依旧气度不凡一身傲骨的倔强,再看到他和自己爱人相似的容颜,谭宗明心中顿时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护他周全。


一直埋头在各项体检数据中的胡八一合上报告,长舒一口气。他点头向谭总致意,又特别和赵启平确认了一下:“年龄认定没有问题吧?”

小赵医生几乎跳起来:“你质疑我的专业水准!”

胡八一苦笑:“我哪敢质疑你?我是觉得这个结论有点……不可思议。”

谭宗明喝了一大口美式,把差点没憋住的笑咽回肚子里。

的确,骨密度测量非常科学,三甲医院的报告无懈可击;那么,面前这个尊贵的陛下今年确实是……32岁。

 

(4)

从南京开出的G204次高铁在早上7:25发车,预计12:13分到达北京南站。

考虑到萧景琰的接受程度,胡八一没有选择飞机;而直到在舒适的商务车厢落座,萧景琰也无法相信如今只两个时辰就能跑完当年几个月的路程。

不过,他已经学会了不再什么都开口询问,而是更多地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每当这个时候胡八一就会发现,专注起来的萧景琰身上会凝结起一种特别的气质:冷静,谨慎,还有一种处变不惊的从容。

也许,这才是大梁王子殿下、皇帝陛下千古不变最真实的一面吧。


7:25分,初春的朝阳中,G204次准时启动。

胡八一看了看车厢那端,自打出了猝不及防的“签名”事件,他们身边就多了几个洪少秋的“同事”。不过此时人已经又换了,不是刚才给他送萧景琰身份证的那一组了。对于那位声名赫赫的国安神探,胡八一不知道是该怼他杞人忧天小题大做,还是该赞他行动迅速执行到位?索性不再劳神,转头去看萧景琰又在观察什么。

年轻人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窗外。

故都金陵已在身后,在人眼中留下一个晨晖灿烂的明亮背影。面前是江南三月柔丽的春光,绿意连天,碧空清透。随着车速的加快,萧景琰面前的景致变得不是那么清晰,仿佛前世自己策马飞奔时那些呼啸而过的土地,不及细看,但是却熟悉而温暖。

美哉,我中华。

不知何故,萧景琰垂下眼帘。

再抬眼,眸子清亮,充满期待:

“先生,此去京城,我能做些什么?”   

 

 

 

 

【注1】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出自《孝经》,传说作者是孔子,但南宋时已有人怀疑是出于后人附会。清代纪昀在《四库全书总目》中指出,该书是孔子“七十子之徒之遗言”,成书于秦汉之际。该书为中国古代儒家的伦理学著作,全书共分18章。

【注2】魏碑:魏碑是我国南北朝时期(公元420-588年)北朝文字刻石的通称,以北魏为最精,大体可分为碑刻、墓志、造像题记和摩崖石刻四种。风格多样,朴拙险峻,舒畅流丽,是一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过渡性书法体系。魏碑上承汉隶传统,下启唐楷新风,为现代汉字的结体、笔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历代书家在创新变革中也多从其中汲取有益的精髓。 

评论(67)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