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洪季/洪少秋/季白】《色戒》联文之:淬火之蓝

食用说明格式:

1.『色戒』·楼诚颜色系列主题联文是几位姑娘各围绕一种颜色进行创作的联文活动,一天一cp一文,都是独立故事,持续时间半个月,总目录将在全系列完结后放出。

2.本文为『色戒』·楼诚颜色系列主题联文的第13篇,cp为洪季,主题颜色为蓝色。

3.祝大家食用愉快!

 

 

以下正文:

能够同时惊动国家安全部王牌探员和公安部西南战神的案子,不用说是已经捅破天的。

广西,北部湾北岸,钦州。

亚热带临海的南方小城,建造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居民楼。

砖混结构的6层,当年曾经也是鹤立鸡群来着,可是经过了数十年的风吹雨打疏于维护,如今已是不可避免地老旧破败;就连前些年外墙加固过的那圈水泥,也是断断续续地脱离剥落。大大小小的豁口毫不遮掩地袒露着,衬着被海边的潮气熏染得暗沉的红色砖墙,在初夏季节已经格外炽热的阳光下,透出一股其奈我何的悲凉凄怆和孤注一掷。

季白伏在对面同样老旧的一栋楼的三层,紧盯着前方五号楼三单元201的窗口。微微俯视的角度更加便于观察,在他的正下方一层,狙击手已经就位,而赵寒和其他的弟兄们则散落在其他重要的角落。

老楼的电压装不了空调,中午时分越升越高的温度使得狭小的室内愈发闷热。汗水顺着额角一滴滴蜿蜒而下,T恤和仔裤潮乎乎地黏在身上。密不透风的窗户后面,季白紧贴着厚重的窗帘,纹丝不动。

 

2016年4月,刚刚侦破301大案的洪少秋连气都没喘一口,就接到一个新任务:军队内部出了鬼,我国正在建造的第二艘航母防御系统机密险些泄露。幸好先是国安信息安全部门发现了可疑之处,后有驻外特工拼死阻截了机密芯片的交接;但是,泄密者本人竟然在层层围捕之中逃出生天。

看完案卷内容,洪少秋面沉似水,心中愤怒难抑。除却别的因素,那个阻截芯片交接时身负重伤生死未卜的驻外特工小五,正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派到伊拉克不过半年。

整整一个星期,他们这一层的办公室灯光几乎彻夜不息。

脱逃的嫌疑人刘志国早年间在军内颇有名号,成都军区特种兵出身,综合素质过硬,有一流的反侦察和野外生存能力。走出这一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罪过有多大,所以事先各种辅助措施准备得极其到位,以至于国安和军队各路人马兵分几路,父母亲朋战友同学查了一个底儿掉,可在他所有的社会关系中,硬是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突破口来自被公安部钦点前来支援的云南刑警重案组。

很难说是不是女性天生的敏感,姚檬和许栩居然探知到刘志国在中学时代有场短暂得不超过一个学期的初恋;那位“同桌的你”后来嫁到广西钦州,如今丈夫工伤去世,她一个人带着10岁的儿子艰难度日。

钦州港,广西壮族自治区仅有的三个出海口之一;2011年3月19日,与防城港、北海港一道被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准,统一使用“广西北部湾港”名称。随着我国海上丝绸之路大战略的强力推进,与东盟各国贸易份额不断加大;近年来,北部湾港的货物吞吐量以每年两位数的递增速度持续迅猛增长,与越南以及东南亚各国的民间往来也日益频繁。

怪不得。

在全国出境口岸蹲守的各地弟兄怒火滔天——谁能想到他计划从这里越境?叛国一般都从广州香港跑好不好!

 

2016年5月8日。

国安专案组由洪少秋带队,连夜飞抵广西。在此之前,季白的人马已经从云南进入钦州,目标锁定,准确无误。

已经是蹲守的第三天了,居民小区及其周边的各种情况已经全部掌握,通过居委会拿到的刘志国初恋女友的信息也清晰明了:唐娟娟,39岁,有一个读小学4年级的儿子阳阳。丈夫三年前在港口建设施工中因事故去世,港口方还算厚道,在赔偿了一部分钱款之后,又让她进港口上班,给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唐娟娟的儿子身体不好,先天性心脏病。”三天前,季白在紧急召开的联合工作会议上派发着资料,声音冷静平稳。“她丈夫工伤补偿的款子被老家的亲戚拿走了不少,所以她这几年拼命加班攒钱,一心要给孩子做手术。”

洪少秋的眼光紧盯着面前的白纸黑字,文件上清楚表明:2个月前,唐娟娟的儿子已经成功进行了手术,现在正在家中恢复休养。

“但是,”季白的声音略略提高:“按照一个清洁工的工资,不可能这么快就补上那么大的缺口。”

 

临时征用的钦州市公安局会议室不大,里面挤挤挨挨的全是人。洪少秋抬起头,望向正在做最后分析陈述的季白。他大概分了两三秒钟的神,沉迷于爱人专注工作时的样子:一屋子各路人马当中,身穿警服的季白格外引人瞩目——风纪严谨,制服笔挺,水蓝色的衬衣、藏蓝色的外装格外服帖地贴合在身上,银色的肩章领花灿然生光。而随着层层深入的剖析叙述,没有人怀疑在他峻拔挺秀的外表之下,是无懈可击的细致缜密,和强大到成为传说的战斗力。

国安王牌探员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上掩饰不住的欣赏与骄傲。

季白陈述完毕,落座之时觉察到对面的目光,控制不住地抬眼一看便悄悄红了耳尖。其他人都没什么察觉,只有他身边的赵寒和对面洪少秋的助手叶晗对视一下,默默塞进一口狗粮。

又一个广西当地警官介绍完现场居民的保护措施,洪少秋向他点头致意,肃然起身:“各位,下面我来介绍抓捕行动方案。”

 

时针指向下午3点。

按照原定计划,五号楼三个单元的自来水供应被截断了。

北部湾港如今是房地产开发的热门,小区不远处就正在热火朝天地盖着高档公寓;所以这片仿佛被城市发展遗忘的角落,停水停电乃至停燃气,实在是一件太稀松平常的事。

大约两个小时,在自来水公司的电话被愤怒的居民们吼了一个够之后,慢腾腾的送水车终于开到了楼的那一边。

着急做饭的人们蜂拥而上。

车停得有点远,而且水箱阀门似乎出了故障还放不出水,居民们鼓噪起来。但是好在自来水公司的带队经理态度很好,先鞠躬作揖说频繁的停水实在对不住,随后又让大家一一登记房号,下个月水费减免。

唐娟娟拎着水桶,安静地排在队伍里。

虽然有了那笔钱,但是能省一点总是好的。

 

猛然间,老旧的红砖楼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

淡淡的灰烟中,刘志国箍着小男孩儿的腰,挡住身前的所有要害,一步步走出单元门。

强攻失败。

为了掩护恰巧开门的邻居老人,一名特警牺牲,一名重伤。

包围圈迅速建立起来,被几条警戒线隔在外面的唐娟娟愣怔了一下,嚎啕大哭声嘶力竭。但小男孩儿似乎已经被吓懵了,青白着小脸不哭不叫,靠在这位刚才还给他讲故事的叔叔怀里,连胳膊也不曾挣一下。

 

重重围困中的刘志国很镇静,他在单元大门的夹角处站定,背靠着厚重的砖墙,目光投向最前方两个很显然是现场地位最高的人,一字一句:“放我走,你们有办法。”

季白咬牙,阳阳把刘志国挡得严严实实,开枪实在没有把握。

“我跟你走。”洪少秋平静地放下枪:“我可以给你调直升机,还有车和船,如果你需要。”他跨前一步:“这个孩子是累赘,换上我你不吃亏。”

刘志国的枪口转向了他,洪少秋恍若未见:“他个子太矮,移动时挡不住你。你是行家,狙击手的命中率……”

“好了!”刘志国粗暴地出声打断:“慢慢走过来,别耍花招!”

 

季白看着洪少秋高举双手慢慢走过去,面上毫无表情。下午时分依然灼热的阳光火辣辣地炙烤着,额头上的汗水缓缓流进眼角,酸涩难忍。季白眼睛一眨不眨,双手稳稳地托着枪,端凝如山。

“等一等!”刘志国发出低低的冷笑:“这孩子的个头太矮了,你又太高了。我不喜欢体能太强的人。”他躲在孩子后面微微侧身,一把匕首丢在了洪少秋脚下:“自己来吧哥们儿,别朝腿上扎。”

 

99式伞兵刀。

刀身全长320毫米,总重量550克,主要配发空降兵、侦察兵及特种作战大队等人员,正是我军使用最普遍的单兵制式武器。

洪少秋捡起刀,绝缘的刀柄服帖地躺在手中。他眯起眼睛看向刀刃,与其他

军用的匕首刺刀不同,99式伞兵刀为防止刀体反光,提高隐蔽性,刀刃表面经过喷砂处理,呈现出一种特别的乌蓝色。

仿佛千锤百炼后淬火时闪耀的光。

 洪少秋笑了,嘴唇合成一个简单的一字形,眼角荡漾起一小片褶皱:“好啊。”

他高高地举起刀。乌蓝色的刀刃沐浴着正在变得金红色的夕阳,在人们的视线中划过一道暗紫色的弧线,准确地扎进了自己的右臂;四周的惊呼声未落,又是一刀,再一刀。

鲜血奔涌而下。

季白深深吸了一口气,逼回撞上心头的剧痛,更稳地托住了枪。

 

面对着浴血天神一般的洪少秋,刘志国不知为什么第一次觉得有些心慌。他看着男人朝几乎吓昏过去的孩子扯出一个吃力的笑容,突然间十分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

不过,空中已经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对面的扩音器里临时现场指挥告诉他,按照他的要求,直升机已经在附近唯一能够降落的地方等待, 他可以出发了。

从单元门口的死角出来到前往停机处的越野车,只有不足十米的距离。季白明白,这是最后的机会。

 

一步。两步。

洪少秋很配合。他用眼神安抚着被扔在墙角受惊过度的孩子,尽量完整地遮挡刘志国的身体。99式伞兵刀有血槽,三处伤口的失血量都很大,他开始感到头晕,但是脚步还是很稳。

五步。六步。

越野车几乎近在咫尺。

“你后悔了么?”洪少秋陡然的发问让刘志国赫然一惊,顶在他后背的枪狠狠地戳在脊椎上。

“你一定后悔了对吧?”不等他反应过来,洪少秋的怒吼排山倒海而出:“你曾经是个军人!但是却背叛了你的国家、侮辱了自己的名字,甚至亵渎了你的武器!”

“你闭嘴!”刘志国抢上两步,把半身是血的洪少秋摔在车边,准备腾出一只手去拉车门。

剧烈的动作中,两个人身体没有重叠的地方只有不足20公分。

 

季白的枪响了。

战神之剑,例不虚发。

两颗子弹贴着洪少秋的身体钻进了刘志国的腹部,他下意识地扣动扳机,子弹却不知飞向了何方。

洪少秋翻身而起,单手下了他的枪。

“背叛国家,有法律审判你制裁你;侮辱姓名,你的父母家人会终生痛苦;”洪少秋靠在车身上喘了一口气,看向不远处被自己抛下的伞兵刀:“至于亵渎武器,看在你也曾是个军人的份上,老子用自己的血……替你请求它的原谅!”

 

2016年5月18日。

正午时分,季白伏在洪少秋的床边睡的正香。他刚刚又出了任务连夜赶回来,鞋子和裤脚上还有泥水的痕迹。此时,一只手握着洪少秋没有打点滴的手,平时英俊凌冽的面孔衬着雪白的被单,说不出的柔和温暖。

洪少秋含笑注视着身边的爱人。他早上刚刚知道,重伤昏迷了两个多月的小五终于苏醒了,这实在是个太好太好的消息。 

真想跟三儿好好喝一杯啊。

不过恐怕得等一阵子了。

洪少秋无奈地想着,眼光从爱人的睡颜上扫过,停在窗口处那一片格外明亮的阳光里。

季白替换的警服挂在那儿,水蓝的衬衣,藏蓝的外装,银色的肩章领花灿然生光。如他和他们守护的这片土地,有最美的江河湖海和万里晴空。

旁边的小桌子上,是那把曾经沐浴过自己鲜血的伞兵刀,锋利,冷锐,刀刃是暗暗的乌蓝。亦如他和他们坚守的那份信念,有最深沉的责任担当和最厚重的挚爱忠诚。

仿佛,千锤百炼后淬火时闪耀的光。

 

 

 

《色戒》楼诚衍生颜色系列联文至此全部结束,感谢姑娘们的倾情创作。严重期待 @季节替而岁岁安 岁岁姑娘的联文目录!

评论(4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