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庄季/微蔺靖凌李】【科幻AU】雪.狼(中)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答应了 @维木向东 的洪季党,哭着也要把给她的庄季写完。

  


(一)

蔺晨在耀眼的火烧云中降落。

不过巴掌大的空地,螺旋桨打起的雪粒冰碴像呼啸的飞刀。这款最轻型的“雷鹰”山地穿梭机是两年前才正式列装的新设备,普通地形上基本上可以做到全天候起降,但是青藏高原还属于严控使用阶段,只有在合适的气候窗口才能出动,也只有军区总院蔺副院长这样的高手才敢驾驭。

刺耳的噪音中,蔺晨从弹开的钛金舱门里一跃而下,顺手把怀里的一个小包抛给咧着嘴喝风的赵寒:“你闺女的画儿!”

季白率队敬礼,蔺晨举起两根手指在头盔上一碰,之后一把把人拥过来:“三儿,好久不见。”

季白笑,略显干燥的嘴唇上有细小的裂口:“开这个过来?一定是凌院长不在,哦对,萧局也不在。”

“能不能给你晨哥留点面子?”蔺晨跟着季白快步走进营房,一边走一边往身后丢头盔墨镜皮夹克:“凌远北京开会,景琰在英国考察呢。不过关键是等了三天才有这么一个天气窗口,这次不来的话,再等一个月也没戏。”

短短的走廊没几步就到了头,打开两道铁门,已经全套手术装备的蔺晨一眼就看到了笼子里侧卧的狼。

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雪狼抬起头。来到哨所之后它整整昏睡了两天多,半个小时前刚刚苏醒,神态还颇有些萎靡。此刻,一双显得毫无攻击性的冰蓝色眼睛在蔺晨和几名战士身上一流转,静静地落在了季白的脸上。

 

(二)

 不愧是享誉军内外的快刀圣手,蔺晨的速度让人眼花缭乱。不过,让季白更感到惊讶的是雪狼的配合程度——它主动地调整好最合适的麻醉体位、摆好患肢,甚至对必要的约束措施没有任何抵触。就连蔺晨也说了一句:“兄弟你是不是能听懂我的话啊?”话音未落,季白竟然看见那只狼在点头!

一定是眼花了。

更大的惊异是在手术结束之后。

蔺晨开始收拾器械,同时对季白说:“这家伙身子骨太棒,咱们最新型的这种骨折愈合剂一般需要72小时完全奏效,我看它48小时就足够了。”说罢起身要走,却见雪狼半身不动,没有麻醉的右前肢迅速抬起,正正地横在了蔺晨前面。

“什么情况?”季白抢上一步,一直握着枪的右手从背后抽了出来。蔺晨止住了他,再次捧起了雪狼的爪子,仔细地开始观察。

 

几乎是同时,季白和蔺晨注意到了雪白浓密长毛下那个小小的突起。

快速局麻,锋利的手术刀划开切口,不到一分钟,一块小小的金属芯片就拿在了蔺晨手中。

季白面色凝重。他和蔺晨迅速接通军分区值班室,现场向明诚做了简要汇报。随后,蔺晨难得地一言不发,沉吟片刻,到底在起飞之前把芯片从贴身衣袋里掏了出来,放进了穿梭机的黑匣子当中。

 

橙色的“雷鹰”在已经深沉的暮色里腾空而起。

季白看着穿梭机红色的尾灯很快消失在再度弥漫起来的风雪中,定定神对赵寒道:“全程追踪,有情况立刻汇报!”

“是!”

回到营房,季白拎着两只冻得梆梆硬的土鸡坐到了雪狼面前。他隔着笼子注视着和自己对视的狼,缓慢地开口:“刚才时间匆忙,请问,你是不是真的能听懂我们的语言?”

 

不出所料,雪狼肯定地点了点头。

季白深吸一口气,暗暗平复一下狂跳的心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稳定:“你刚来的时候我们就进行过初步的检查,排除了仿生科技以及机器人的可能。”

雪狼轻轻摇头,似乎这个问题太复杂,没有办法用简单的是或者不是来解释。

季白也觉得自己有些心急。怕什么,首先这个家伙貌似没有恶意,其次也许所有的困惑都能从蔺晨带走的芯片中得到解释。一念至此,他不由得放缓了语气,把两只鸡从铁条的缝隙里塞了进去:“吃点东西吧,你大概饿了有几天了吧?明天天晴了,我们再去给你找只羊。”

雪狼伸出前肢,阻止了那两只鸡;然后,坚决地又摇了摇头。

“不吃?不吃鸡?”季白困惑:“难道你只吃羊吗?”

还是摇头。

——这就让人有些崩溃了。大雪封山期间,一切后勤补给基本中断,哨所里面存储的最大批物资是夏天就准备好的冷冻食品和脱水蔬菜。当然,高科技处理的新鲜果蔬也是有的,但很显然不在一只狼的食谱之内。

这不吃那不吃,难道你是一只素食狼?

或者,只喝神秘营养液?

我的天,真要是这样,乃堆拉这个小地方可供不起您这尊大神。

 

“那你到底能吃什么呢?”季白皱起了眉头,年轻军官英俊的面孔上是真实的焦虑:唯一能够往来哨所与基地的“雷鹰”出行条件苛刻不说,它本身就是单人驾乘设计,即使来了也带不走这头75公斤的狼。本来,等上几个月到雪化路通,再把这个家伙转运到山下不是什么难事,可前提是,它不能在这儿饿三四个月啊!

季白苦苦思索着,脑子里飞快地搜寻着北美灰狼的采食种类。因为在室内又是夜晚,他已经脱掉了军装外套,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作训服,下面是棕黄色的沙漠荒地迷彩长裤,小巧的制式配枪斜斜地别扣在腰带上。沉浸在思考中的青年慢慢地踱着步,轻微的动作间,劲痩有力的腰身在薄薄的衣料下若隐若现。

笼子里,巨大的雪狼紧紧地盯着季白的一举一动。半晌,它好像叹息般长出了一口气,用前肢碰了下笼壁。季白闻声回头,却见那头狼竟然抬起被包得像个小馒头似的前爪,指了指笼子外房间里的电脑!

……电脑?

WTF……#$%^&*^

没错就是电脑!

作为乃堆拉哨所的主官,季白自己的房间是个相当于小两居的套间,按照战备要求两个房间之间也有铁门可以分隔。现在,原来用做书房的小房间收拾出来抬进了狼笼子,另一个房间地上堆着没来及整理的书,在两摞书堆上,是在全触屏时代已经被淘汰、仅仅留作备用的台式电脑。

 

完全下意识地,季白梦游般打开了摄影记录仪。

高清摄像头下,画面画质清晰、连贯流畅:

威风凛凛的白狼甩甩银亮的长毛,用近乎优雅的动作咬开了爪子上的纱布,露出一只被山石磨得不那么锋利的爪尖。它小心地摆弄一下伸到笼子里的键盘,再看一眼笼外被年轻军官谨慎看护着的显示屏,控制着力度,在对面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里,一跳一跳地在上面敲出一个英文单词:

milk。

 

(三)

头一回,季白觉得自己用的军用饭盒有点儿显小。

北美灰狼伸出灵活的舌头,三下两下就卷完了1000毫升牛奶。然后,强健的下颔一开一合,四个加量份的牛肉鸡蛋三明治就下了肚。

此时,大军区综合素质比武总冠军季白少校大脑基本宕机,已经完全无法正常地思考更多的东西;他只是看着空空如也的餐盘饭盒,本能地发愁该怎么向炊事班长解释自己夜宵的分量。

几分钟后,电脑屏幕上慢慢出现了一行字:

“说正事?”

两年前,一只中美印联合冰川考察队在珠峰脚下的东绒布冰川遭遇雪崩,三个国家8名科学家失踪,只有两名夏尔巴向导幸免于难。当时,不但军区启动了最高级别的搜救行动,甚至连国安和公安两个部门也深度介入,还包括至少三家联合国字头的国际组织。

对此,当时刚到乃堆拉一年的季白并没有特别的关注,毕竟这里距离珠峰所在的定日地区路途遥远,而科考探查也属于非军事范畴——发生事故固然不幸,但自有专业人士进行专业处理,对于跨了地区的边防部队来说,实在是有力气也使不上的。

而现在,一头身长接近两米的北美灰狼披着银光闪闪的长毛坐在50公分之外,用一个磨秃了的爪子尖儿熟练地敲击着本世纪初期的老古董电脑,彬彬有礼地告诉自己:

我是2086年珠峰东绒布山难失踪的科学家之一、来自美国的华裔医学博士:庄恕。

 

已经是老西藏的季白觉得,此刻自己应该吸点儿氧。

 

(四)

“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听起来完全是现代版的《天方夜谭》。”

没错儿,您要说是《山海经》可能更靠谱儿。

现在,季白盘腿坐在地上,背靠着笼子——因为只有这个位置角度才能及时看到庄恕打出来的字——这距离似乎已经大大超出了安全范畴,要不是中间隔着几根铁条,近得已经几乎靠在了狼身上。

军队内部通信系统很快就调出了两年前那次搜救行动的相关报告,以季白的权限,了解的仅限于几次大规模搜救的人员配备和装备投入情况,结果则是千篇一律的“没有新的发现。”

唯一称得上价值的是几位失踪科学家的照片和简要介绍。

卡拉姆昌德.甘地博士:印度籍冰川生态学家,55岁,科考队队长;

彼得.托马斯博士:美籍高山气象专家,53岁。

唐川博士:中国大气物理专家,年轻却有世界级科研成果问世,被誉为下届诺贝尔奖的有力竞争者,36岁。

庄恕博士:美籍华裔医学专家,科考队医学顾问,39岁。

……

好吧,现在这位照片上看起来英俊迫人、供职于美国加州顶级医疗中心、两年前失踪的世界级医学专家就活生生地出现在距离失踪地数百公里之遥的边境线上,而且,变成了一头狼。

 

“那次雪崩发生前几乎毫无异兆。”庄恕打字的速度很快,季白注意到他的中文表述十分精准:“天气条件很好,我们也没有从事任何可以诱发雪崩的危险作业。包括曾经数次到达东绒布冰川的托马斯博士和甘地博士在内,还有几位夏尔巴向导,都认为那天的工作环境简直完美。”

“事情是中午时分开始不对劲的。”距离太近,季白明显地感觉到庄恕的呼吸开始急促。他下意识地回头,就见那双紧盯着屏幕的冰蓝色眼睛当中,竟然浮现出一丝痛楚:“唐川博士在进行岩石采样时发现一个奇怪的金属盒子,上面有一种神秘的徽章纹饰。我们开始还以为是哪位以前的遇难者的遗物,你知道近年来随着大气变暖冰川消融,高山地带以往被冰雪覆盖的遇难者遗体遗物会重新显露。所以,我们计划看看能否发现盒子的主人、可能的话找到或带走他的遗体。不想,”庄恕喘了一口气,冲着再次回过身来的季白点点头,继续敲击下去:

“我们向甘地博士通报情况的时候,发现旁边的托马斯博士大惊失色,他丢下手里自己的工作,立即返回了盒子发现的地方,近乎疯狂地寻找起来。我们都很不解,随队的夏尔巴萨米特大叔还开玩笑,问我们这位气象学博士是否还是个收藏家——因为这里曾经坠毁过二战时期偏航的飞机,而那个时期的收藏品现在在印度市场上已经很值钱了。”

“后来呢?”季白忍不住发问,他似乎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

“托马斯拒绝了和我们一同下撤回营地的要求,当时他和助手已经在那附近寻找了两个多小时,依旧一无所获。甘地博士无奈要打电话和后方联系,可托马斯的助手竟然抢下了电话!这简直不可思议!”庄恕敲击的力度明显加大了,老式的电脑键盘发出哒哒的响声,即使在屋外呼啸的风声中也格外清晰。

“唐川博士忍不住,斥责了他的粗鲁,要他道歉。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从托马斯的手中发出,仅仅几秒钟,雪崩发生了。”

季白握紧了手里的枪,他看到又几行四号宋体字显示在屏幕上,横平竖直、明明白白。

“白色的雪暴从天而降,我只见到远处两位夏尔巴向导惊慌的脸一闪而过,随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2088年的5月17日,大约离现在5个月之前。”

季白再次回头,看庄恕迟疑了一下,又打下几个字:

“那时,我还不是狼。”

  

评论(8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