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穿越】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六)

嘿嘿嘿,饭点预警……本章的主要内容是吃……

 

(1)

六人包房只坐了两位,偏偏还都是丰神都雅的美男子,看一眼就移不开眼的那种。点菜的服务员姐姐不由得放柔了声音,殷勤备至,让一众见识过英国首相美国总统及迪拜土豪的姐妹们颇有些不屑。

不屑之余暗戳戳郁闷——为毛“东单”今天当班的不是自己?

 

建国门外大街3号,北京京伦饭店。

隐藏在国贸商圈核心地带的四星级涉外酒店四层,挂着素朴匾额的四合轩餐厅占据了京城最黄金地段,却低调得几乎不为人知。

萧景琰一进门就感受到十足的老北京范儿,像走进了过往某个殷实人家的院落。“红”木桌、景泰蓝、百宝阁、留声机、铜脸盆……连洗手池都是金鱼盆改出来的——零零碎碎的物件,或明或暗的造势。其实,包间布置成这样,不能不说是有些拿捏与刻意的,但细节之中也能看出皇城根儿下特有的体面与考究,跟胡八一说的那种穷人乍富纯装大尾巴狼还真不是一回事儿。

包间有窗户,阳光明亮,视野良好;景琰抬眼,窗外蝉鸣正盛,绿阴如盖;不远处那连绵不绝在烈日下时而断续时而连成一片的钢铁长龙,用齐齐整整的上下八列纵队告诉他,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宽阔的首邑通衢:长安街。 

 

鲜嫩可口的乾隆白菜,火候地道的抓炒虾球,汤汁醇厚的乌鱼蛋烩海参,还有咬破籽粒有微微爆浆快感的四合烧秋葵,四个热菜一出现,景琰就极快地抽动了下鼻子,眼睛倏地又亮了几分。

胡八一看他一眼,微笑不语;他招过服务员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小姑娘红着脸连连点头。

 

等到糟熘鱼片、芫爆散丹上桌的时候,六个热菜已经齐齐整整;再加上早年间还不算是正经菜式的素油麻豆腐、炸灌肠,以及作为主食的鸭肉水饺和小吃拼盘,景琰对着满满一桌子的琳琅满目,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老胡,这也……太铺张了吧?”

说罢,出箸如风。

 

景琰前些天受邀去为故宫博物院的志愿讲解员做培训,得了1000块钱的车马费。本来是死活不肯要的,奈何老梁死缠烂打,说道如今不比以往,这钱本来就太少拿不出手,小萧老师要是再不收下,他今后是断断没脸再去请教问题了。

直说定了自己再去上两次课并坚决不要报酬外,景琰才把那个薄薄的信封接在手里。

回家的路上偷偷乐了好几次。

 

在上一世做亲王的时候,景琰就没什么金钱的概念;直到执掌了天下,经济民生才是躲不开的要务;不过,那时具体事务自有户部操持,沈追又是个著名的能吏,皇帝基本上也没费太大的心思。来到这里,一应需求都有国家来支付,日常采买是胡八一的事儿,景琰从来没有为生计发过愁,也自然是不需要什么钱的。

但是,现在居然能够自食其力了呀!那,是不是就可以和诚秘书长说,不用再要他们发那些叫什么来着——对,补贴了?

景琰又悄悄摸了一下信封,看向窗外。心里头藏不住的成就感变成故作平静的刻意,没留神一时间嘴角弯弯,眉眼也弯弯。

胡八一在后视镜里见到了,心里不知怎么就被一种酸酸胀胀的感觉慢慢填满。

这个千年前的宝贝啊,你怎么能这么实在这么纯良这么好。

 

无论如何,有了虽然不那么正规但却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桶金”,是在新的世界里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情。

也值得好好庆祝。

胡八一从没有见过像景琰这样吃起饭来速度与优雅兼备的食客,明明风卷残云,却丝毫不显粗鲁,更不会让别人感到尴尬。

乾隆白菜的酱汁浓淡正好,抓炒虾球是酸甜口很是开胃,一轮战罢,景琰喝一口新沏的茉莉花茶,赞叹道:“这大饭店的厨师手艺果真不俗,鱼虾做得好倒也罢了,难得白菜这样寻常菜蔬也如此精致入味。”

胡八一示意服务员把基本空了的菜盘撤掉,将刚上的两个菜转到景琰面前:“谁家天天大鱼大肉啊,寻常菜式做好了才叫本事。远的不提,就拿我小时候来说,冬天还几乎都是萝卜土豆大白菜呢……不过,富人家这白菜,主料普通辅料金贵就是了。”

“嗯。”景琰点头,“就跟江宁织造府里那几道一样。【注1】”

胡八一顿了一顿,想想是不是应该找机会问问景琰有没有看过《红楼梦》。

 

“老胡,这个好吃!”转过来的,赫然是这里的看家菜之一:芫爆散丹。

韧度颇高带草芽子的黑百叶,实际上非常软烂可口。香菜掐尖去根摘叶,支棱支棱的脆梗增加了更为丰富的口感对比。胡八一微笑,景琰真是识货。

“其实,传统的北京菜到现在已经比过去有了很多变化,就那咱们这桌菜来说……”

进入最关键的答疑解惑时间,景琰听得聚精会神:

“比如,过去北京就没有秋葵,海参的发制手法也不一样,味道自然是不同的;还有,这道糟溜鱼片原本是京城鲁菜名家同和居的镇店三绝之一【注2】,过去用的鱼基本上是鳜鱼居多,现在是龙利鱼或者银鳕鱼,也是老北京没见过的。”

景琰慢慢停下了筷子。他一直很喜欢听胡八一讲话,那低沉又略带沙哑的声线娓娓道来,叙述的却是再寻常不过的民俗风物、柴米油盐,不疾不徐之间,是一种让人格外安心的平静从容。

“另外就是一些见仁见智的调整了。”胡八一把菜单翻到其中一页,指着图片上的芫爆散丹与桌上的成品对比:“像这道菜,现在人为了美观,一般希望保留香菜的叶片,这样摆出盘来好看;但是,这道菜的传统做法就是希望摘掉叶子的香菜梗有一定硬度,能够和柔软的百叶在口味上形成更好的反差。”

“你刚才和服务员说的就是这个?”景琰饶有兴趣地看向胡八一。

胡八一笑着举起茶杯:“本人尊重传统,而且……”他身体微微前倾,直视着景琰的眼睛:“我知道有人也会这样选。”

 

景琰莫名觉得有些耳热心跳。

上周,为庆祝在景琰的帮助下发表了一篇重量级论文,老梁拉着他们在工体边上的大董吃了一顿烤鸭。结账时看着老梁不住舔着自己的虎牙,景琰直觉一定花了不少钱;饭后问胡八一道是这里的确不便宜,而且,炫酷的环境设计、颇具仪式感和装置艺术的菜品也非常受当下小资一众的追捧。

“下次我们不要来这种地方了。”那天和老梁告别后,景琰在夜色里认真地说:“形式大于内容是不必要的,饭店,菜做好了就是根本。”

他居然会用“形式和内容”了。

行啊我的陛下。

胡八一笑着答应,并牢牢记下。

今天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的看法你的话,你的原则你的一切,对我都很重要。

 

(2)

秋风初起的时候,胡八一和萧景琰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国家安全部安排的医学专家组成员当中,最年轻的当属全国最好的肝胆外科专家、上海第一医院院长凌远。这次给景琰体检时,恰逢凌院长在北京有个为期一周的国际合作会议,而他的警官爱人国庆前正好休假就跟着过来了。 

和自己同样圆圆的亮晶晶的眼睛,同样挺拔清瘦如春天的白杨树般的身板儿;不同的是小李警官顶着一头略微弯曲的自来卷,显得那张清秀的面庞更加年轻,甚至有些……景琰使劲想了想,从自己众多的粉丝表白中找出那个出现频率颇高的形容词:“软萌。”

 

这个形容词在两秒钟后彻底颠覆,因为握手时景琰触到了小警官手上的枪茧。

9月的北京有最舒适的风和最美的阳光,白色的纱帘飘飘荡荡,树荫里的鸟鸣不知何时早就停了。

隔着玻璃,为客人换上新茶的胡八一勉强认出小警官刚打了一套擒敌拳,那么现在是什么?看着两道矫健的身影在宽敞的院落里飞跃交错,他不禁笑着摇摇头。

景琰,是需要朋友的。

 

晚上,匆匆从会场赶过来的凌远在家里只见到了胡八一一个人;打开手机,上面是没来得及看的留言:“老凌,我带景琰去撸串了!老胡太过分了,景琰来北京这么久,连簋街都没去过!”

老胡摊手,表示他们还开走了家里的唯一一辆车。

 

到了周五的晚上,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人变成了三个:

谭宗明故作淡定着品评着胡八一的收藏,凌远窝在沙发里皱着眉头看报告。周末下班飞过来的赵启平一落地就把行李扔给老谭,自己叫辆车走了;胡八一看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快乐三人组此刻的坐标应该在后海……不知哪个酒吧里。

 

周日晚上,拿着招待国际会议专家的贵宾票,胡八一和萧景琰在梅兰芳大剧院前排坐定。

凌院长和李警官、谭总和赵启平都已经在下午离京返沪;飞速运转的社会机器里每个人都这么忙碌,一个周末是忙里偷闲,一周的假期简直就是奢侈了。

胡八一觉得,今天的景琰有些闷闷不乐。也许是前几天太热闹了?朋友走了有些失落。回家再好好开解吧。

 

大幕徐徐拉开。

布景华美,灯光讲究,音乐排山倒海,京剧鼓点特有的铿锵激越撼人心魄。旁边的外国专家已经开始激动了,低低的感叹此起彼伏。胡八一收敛心神,看着景琰已经将专注的目光投向舞台。国际医学会议的主办方真不含糊,今天竟然是国家京剧院的保留剧目、国内京剧界顶级名角于魁智、李胜素的代表作:《穆桂英挂帅》【注3】。

 

边关烽火,校场比武。

心系百姓,挂帅出征。

已经大大艺术化的现代舞台设计早就弱化了真正的沙场狼烟,但是,某种久违的熟悉的召唤却在高亢的旋律中渐渐苏醒。景琰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舞台,看着身着红妆的穆桂英凌波微步水袖翻飞,一曲“捧印”声遏行云:

 

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

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

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

敌血飞溅石榴裙。

有生之日责当尽,

寸土怎能够属他人?

番邦小丑何足论,

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

 

掌声如潮。

景琰一动不动。

他想起了霓凰郡主银盔素甲的英姿。还有小殊,蒙挚,景睿,豫津……甚至蔺晨。

那千里奔袭、纵马敌营、一剑光寒十四州的青春岁月。

还有那他和他们,一代又一代国人拼死卫护、寸土不让的万里江山。

穆桂英唱得好,有生之日责当尽。

大丈夫当如是。

 

深夜的四环路车流稀少,晕黄的路灯光温暖宁静,随着车辆的行进,在身边人的英俊的侧颜上投下明明灭灭的影子。

快到家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景琰终于开了口:

“八一,现在的生活很好,我从没想过会这么好……可是我不想这样待下去了,我想去做点事。”没等胡八一回答,他紧接着说了下去:“我大概知道洪队长他们做的是什么,我想去问问诚秘书长,像我这样的,可不可以加入?”

胡八一没有回答,半晌,景琰听到了低低的一个字:“好。”

 

他微微仰头,逼回冲上眼眶的潮热,在朦胧的光影里,转头给笑得如春光般灿烂的景琰一个同样灿烂的笑脸。

怎么办啊,眼前这个人。在黑暗的冰冷的地下孤独地躺了一千多年,却依然是热血难凉。

 

 

 

 

 

【注1】  江宁织造:

清代沿明制,于江宁(今南京)、苏州、杭州三府设织造衙门,各有织造监督(简称织造)一人,专掌丝织品织造事宜,以供皇室消费,并兼管机户、征收机税等事务。《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家,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曹頫三代任江宁织造,曹寅妻兄李煦为苏州织造。江宁织造权力巨大,收益丰厚,织造府日常生活亦奢华无比,饮食极尽精致靡费。其中有一道菜式名为“茄鲞”,需由鸡脯肉等十数种辅料来配合制作,详见《红楼梦》第四十一回 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注2】同和居三绝:

旧时北京的饭庄以“八大楼”、“八大堂”、“八大居”、“八大春”为首,其中开业于1822年的同和居主打鲁菜中的福山派,即烟台一带的地方菜系,有“鲁菜泰斗”之称。同和居过去地处西四牌楼,现址在什刹海畔的荷花市场,有三道名菜被誉为“同和居三绝”,即:糟溜鱼片或糟溜三白(鱼片、鸡片、玉兰片),三不沾,烤馒头。

【注3】 京剧《穆桂英挂帅》:

国家京剧院保留剧目,1959年由梅兰芳大师自同名豫剧改编而来。剧情如下:北宋时,西夏犯境。辞朝隐居的佘太君闻讯,遣曾孙杨文广、曾孙女杨金花去汴京探听。杨文广在校场比武,刀劈兵部尚书王强之子王伦,夺得帅印归来。穆桂英深感朝廷刻薄寡恩,不愿再为它效力。佘太君劝她以抵御西夏侵扰为重,穆桂英乃挂帅出征。

 

旁友们:告诉我你们更想看哪个?A,跟着国安出生入死的琰琰,B,吃吃喝喝不定期开挂圈粉的琰琰,C,即A+B,也就是吃吃喝喝开挂耍帅,关键时刻也能冲上去保家卫国的陛下----

评论(87)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