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多cp】从天而降【第六章】

五千字大章求评论求表扬……

翻了一下《大梁》,发现第六章写的吃……好吧,一个吃货作者,不写吃简直天理难容!

所以,今天咱们这个第六章嘿嘿嘿……

以下正文:

【预警】本章节不适合饭点及深夜观看。

 

 

(一)

饶是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静太后还是在赵启平抬起头来的时候,大大地吃了一惊。

一样清瘦高挑的身材,一样挺拔笔直的身板,一般清俊英朗的眉目,一般光风霁月的笑容。

现在他对着自己行礼如仪,举手投足间除却板正规整,还有一股藏不住的风流蕴藉;特别是那躬身时也不肯稍稍弯曲的脊背,像极了自己那个宁折不弯的倔强儿子——若不是知道皇帝此时正在上朝,仿佛便是景琰本人又来问安了。

静太后的心砰砰地跳起来,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恍惚了一下:当年诞下的莫非一对双生子?

不过,到底是在宫廷当中历练了半生的眼力,略微定定神之后太后就发现,其实区别景琰和这位赵先生还是很容易的。

 

最主要的便是那对眼睛。

景琰的眼睛长得很像自己,圆圆的像一潭静静的湖,少年时清清亮亮的,最是温润静美。如今虽然依旧清亮,但因着从军多年见惯了战场厮杀,又登临大宝成为天下至尊,所以那眼神再不复年少时的单纯,而是岁月赋予的坚定刚毅,有时更是不自觉流露出威压之势;再仔细看看,不过三旬稍过的儿子登基之后日夜操劳,鬓边已然悄悄添上几许风霜,眉梢眼角也隐隐锁住了些许忧色愁思。

再看有着同样一双圆圆眼睛的赵先生,不过行礼、礼毕加上抬头时的那展颜一笑,然后再微微侧身站定,简简单单地几个动作就展示了他良好的教养——那个笑容自然而然不带一丝刻意,那双眼睛温暖善意,不掩饰好奇的同时又全没有一丝通常初见这一切的人常有的畏缩恐惧或讨好谄媚,真真正正的礼貌、得体、不卑不亢。

“哦。”太后微微颔首,笑容平静慈和:“景琰说的不错,确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孩子。”

 

(二)

“在我们那里,问女士的年龄是不礼貌的。”

景琰今天的朝会散的不早不晚,赶到寿康宫门口的时候正是午时。门外已经有御膳房服色的太监宫女在穿行,殿内,母亲与赵启平却还谈兴正浓。

静太后注意到儿子与小赵先生见礼时的熟络,看来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建立起初步的友谊:“陛下,小赵先生和我谈起过他们那里的女人们,真真是不可思议啊,居然能做那么多的事情。”

“是吗?赵先生倒没怎么和我说起过。”景琰坐定,给母亲凑趣。

“真的,特别能干,而且一般惹不起。”不知为什么,秦老虎在自家师兄办公室里拍桌子瞪眼的画面浮上眼前,再想起手术室急诊科那一群心善嘴毒的护士小姐姐,赵医生轻轻打个抖:“我有一堆例子,但我保证陛下你不会想听的。”

景琰一愣,他实在想不出到底什么样的女人们能把如此惊才绝艳的赵医生给拿捏成这样;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赵启平已经转向太后,眼风扫过四周一脸好奇的侍女们,故意稍稍压低了些声音但却让所有人都听得明明白白:“改日陛下不在的时候,我单独讲给太后听。”

“哈哈好的。”静太后忍俊不禁,莞尔一笑。景琰见了不禁挑了挑眉——也许母亲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向端庄自持的她其实有着无比美丽的笑容。

还是要多笑笑才好啊。

 

时辰到了,掌事宫女来奏请太后用膳。景琰和母亲对视一眼,开口挽留正准备告辞的赵启平:“请赵先生一同午食,如何?”

 

(三)

那道后来风靡整个大梁乃至番邦异国的仙家名馔,就是诞生于这个言笑晏晏其乐融融的中午。

 

尽管是一国之尊的太后和皇帝,这一顿午膳也绝谈不上铺张。每人面前一个小几,几上四碟小菜;太后饮食清淡,赵启平遥遥看去,目测应该是全素的。

“我去,比八项规定还模范。”

小赵医生无比珍惜地咽下最后一口蒸羊肉,同时无比强烈地怀念起附院后门外那条美味与苍蝇齐飞的小吃街来。

“启禀太后,”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不是盖的,安安静静的一顿午饭倒是没人打扰,刚开始收拾餐具,殿门口就进来一位年长的姑姑拜倒在地:“太子殿下今日还是不思饮食,刚才的午膳又只喝了口粥就怎么也劝不下了。奴婢不敢隐瞒,特来禀报。”

 

赵启平在一千五百年前的大梁皇宫御膳房里运气。

他不是小儿科医生可一眼也看得出来,萧景琰那个儿子啥毛病也没有,就是不跑不跳不晒太阳整天被人抱着没有运动量造成的没啥胃口。

可不就是嘛,亲爹是劳模根本没功夫管,奶奶心疼他从小没娘不忍心遭一点罪,下人们怕磕了碰了担责任——所以就天天抱着吧——然后一大群人小心翼翼地把个孩子养成了豆芽菜,一顿吃不了十粒米,三岁了还没有人家两岁的高。

所幸太医院说的没错,太后自己也是通晓医术的;倒是没给孩子胡乱吃药,只是让下功夫食补,可问题是那食也得孩子吃得进肚子里才能补啊!就刚才桌上最好的那道清蒸羊肉,切,我吃着都膻了吧唧的,那么点儿小豆丁要能爱吃才怪!

 

聪明睿智的赵启平医生才不会正视自己脑袋一热毛遂自荐的真正原因。

不就是首先看那孩子可怜,其次觉得孩子他爹不容易,再其次太后娘娘为人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还有,这一个月除了蒸煮就是烧烤,好不容易赶上顿御膳还没附院食堂,呸,讲良心附院食堂很不错了,确切说应该是还没大学食堂好吃,自己对大梁的饮食也是忍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名满京城的赵神医现在出现在御膳房宽敞的“操作间”里,正在和一屋子战战兢兢的古代大厨大眼瞪小眼。

“呃,”环视了一圈,悲哀地发现面前居然还排着大大小小的青铜器之后,理智回归的赵启平再次恒定了一把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差距,谨慎地发问:“咱这里有铁锅吗?”

……

 

半个时辰过去。

全国劳模萧景琰又批折子去了,但是寿康宫派来的“观察员”已经有了两批,不远不近地和太子东宫亲自候着的掌事姑姑站在一起。这时光已是过了饭点儿,御膳房的人手都闲下来不说,各宫小厨房里也有消息灵通的赶了过来,赵启平抬眼一看,我去,这儿央视直播现场吧?

“赵先生您看这样行吗?”胖到眼睛一条缝儿的御膳房郑大总管小心翼翼地递上一把卸掉了柄的铁锹:“照您的吩咐,已经反复清洗,一点儿泥土也没有了。”

“好,看好啊,我只做一遍。”赵启平拿布巾缠住锹把隔热:“大火。”

 

郑总管激动得浑身肥肉都在颤抖,他和两个最亲近的手下离得最近,加上那个烧火的小徒弟,几个人全都能把赵启平的每一个动作看的仔仔细细——这这这就是面授秘籍、亲传绝技啊!

“火候要自己掌握,这个帮不了你们。哦,你们要愿意记的话可以记录。”赵启平把一条肥猪肉放在铁锹上炼油,把油渣单放在一个小碗里;随后,将已经用黄酒和青盐腌制了一会的鸡脯肉下锅。

突如其来的爆响吓了众人一跳,大家踮起脚尖拼命探着头,可惜绝大多数人什么也看不到。不过不一会儿,一股奇异的味道就从锅灶那里飘散过来:厚重浓郁、是一种从未闻到过的诱人的酱香……

 

皇家规矩大,大梁虽然还没有到每道菜都得太监们先尝一口的变态程度,但是一盘儿谁也没见过的新菜怎么也是不敢让小太子先吃的。

所以,赵神医现在紧绷着嘴角、强自镇定地靠在御膳房无比结实的大桌案边,欣赏着自己作品被众人第一次入口那一瞬间的精彩:

寿康宫的姐姐倏地睁大了眼睛,东宫的掌事姑姑差点没捧住碗;这也就罢了,最可怜的是郑大总管,原本他离得最近,头一盘里分得略多,足够两筷子——结果第一筷子入口就开始哆嗦,到吃第二口的时候,干脆往地上一跪眼泪就下来了……

 

赵启平只能去扶。

到底没忍住得意的笑——哎呀,不知道卷毛表弟那个厨神先生看见这一幕会作何感想,切,都是留学回来的,谁还不会几道救命菜啊?话说可惜这时候木有西红柿,想当年本人那道西红柿炒鸡几可是征服了两任导师三任师母的……

人一高兴,脑子就容易发飘,嘴呢也容易不受管束;这不,看着实诚的古人发自心底的崇拜和认可,虚荣心顶到满格的小赵医生鬼使神差地嘴巴一快:“老郑你快起来……这有什么呀,我还会好几道呢,回头有功夫我全教给你们。”

 

话音未落,赵医生感到自己手里的这只胖胳膊猛然一僵。

周围也是一片突如其来的寂静。

随后,老郑为首,御膳房众人连大师傅带扫地的呼啦啦跪了一地,骤起的声浪震掉了屋檐下前朝的灰:

“弟子拜见师傅!”

赵启平眼前一黑,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四)

“好吃也不能多吃,每次只准吃一小碗饭,下个月开始慢慢加。”一身油烟味儿的赵启平对着东宫掌事姑姑满脸严肃:“做菜用的是猪油比较油腻,首先不能冷着吃,再者不能过量。告诉小家伙,连续三天好好吃饭才可以吃一次这个菜。”

看着掌事姑姑千恩万谢地离去,赵启平举起自己的袖子嫌弃地撇了下嘴,又皱了皱鼻子才对寿康宫的宫女姐姐嘱咐道:“小太子还要让他多跑多晒太阳才对,请一定转告太后。另外这个菜油盐比较重,可能与太后的口味不大和,一会儿我写一个芙蓉鸡片的菜谱你们拿走。”

旁边,郑大总管的小眼睛又开始放起光来。

 

这个下午,大梁皇宫御膳房灶火未熄。

等到暮色降临,伏案半日的皇帝陛下见到了由御膳房大总管亲自送来的晚膳。

浓油赤酱的鸡丁,和焦脆的油渣炒在一起的碧绿的小白菜,金黄色的摊鸡蛋,粳米饭旁边还有一道时令的莲子羹。

 

萧景琰表示自己只认得最后那个。

萧景琰还表示赵启平以前说过的那句话“好吃到哭”是有道理的。

萧景琰最后表示,难怪太后刚才遣人来说今后该发愁孩子吃得太多怎么办了,就是嘛……朕要再来一碗。

 

被一下午的油烟味儿熏得彻底没了胃口的赵启平也彻底没了形象,胳膊拄在几案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莲子羹。吃完了把碗一推,站起来朝着下意识揉肚子的皇帝陛下草草打个躬:“陛下,我想撤了。”

“好吧。”萧景琰起身,无比自然地与他一道走向殿门,打算送出院外:“回去忙什么?”

赵启平也没有推辞,随口应道:“就是上次说的那个人体内脏和骨骼结构图,几处颜色我要再调整下。医生要想治病,首先要了解人体的基本构造,这是最最基础的知识,是必须掌握的。哦对了,”赵启平转过头:“今天上午我看太后娘娘似乎由于久坐而腰腿不适,我再画个东西,你找个好作坊做出来,保证娘娘喜欢。”

事关母亲,景琰停住脚步郑重施礼:“多谢先生。敢问先生,这个物事到底是什么?”

“啊,我们那儿叫做摇椅。”庭院里夜风温柔,小赵医生漂亮的圆眼睛在星空下闪闪发亮:“具体什么样子我也说不好,陛下见到就知道了。另外,曲膝久坐对人的骨骼发育也有不好的影响,除了摇椅,我会再画一些其他的家具出来。陛下可以安排专人生产销售,获利后用于资助孤苦,也可以用于伤亡将士家庭的抚恤。”

 

什么!

提及伤亡将士,十数年戎马倥偬沙场浴血的岁月似乎扑面而来,萧景琰心潮起伏,一把抓住了赵启平的手臂:“赵先生,此言当真?此物之利……果然可以惠及孤苦伤残?”

“是。还是前几日听列将军提到,大梁连年征战国库空虚,连太后和先皇后都曾拿出私房银子抚恤阵亡将士。”小赵医生迎上年轻陛下一片赤诚的目光,心下不禁再次感佩不已:“启平愿意为陛下分忧。”说到这儿,他冲着激动的陛下调皮地眨了下眼睛:“我知道的挣钱法子多着呢!”

萧景琰怔了怔,松了手;随即喟然叹道:“赵先生啊,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嗯?这句话好熟悉的样子……”

不过,该怎么跟皇帝解释,什么叫做表情包呢?

养居殿宽阔的庭院里,赵启平放声大笑。

 

(五)

夜凉如水。

和今日值夜的蒙大将军打过招呼,正要告辞的小赵医生看见了不知在宫门口等了多久,犹犹豫豫想过来说话的郑大总管:“老郑,你伺候完晚膳不回去歇着,在那里做什么?”

“师傅!”老郑闻言赶紧颤着肉跑过来:“今日师傅教的仙馔佳肴,徒儿们还在连夜习练。主材配料等等小人们已经晓得,只是这菜名究竟为何,还斗胆请师傅示下。”

“啊?哦,菜名啊……”赵启平看了看夜色中格外高大威严的宫门,心里头对后世某位风评还不错的大官儿轻声道了句抱歉,随即对着恭恭敬敬的大总管温言道:

“那道菜叫做:宫爆鸡丁。【注1】”

 

(六)

大梁武德三年八月。

京城金陵城内,最繁华热闹的大街上,紧邻着济世堂医馆,一座名为公共卫生学院的学堂正式亮相。

早有好事者津津乐道地传扬开来,这家学堂端得是大有来头!学堂由赫赫有名的赵神医率李青桐大夫等各位京城名医执教不提,还聘请了一位名誉院长竟是当今陛下!就连太后娘娘也谴了几名天仙般的宫女来学习仙术。还有,入学者需要先识字,还要先考校数次,合格后方有资格进入呢。

这要是学成出来,还了得么?

一时间京畿各地医馆药铺师傅学徒无不奔走相告。

 

这日辰时刚过,街面上正是渐渐热闹的光景。日头还未升到最高,初秋的风中已经带了些许微薄的凉意。杂沓的光影里,一个身材高大的旅人施施然行来,略一抬头就定住了脚步。

身边的白马颇为神骏,显然已是行了不少路。不过,这人身上的一袭白衣却是纤尘不染。与满街人的束发着冠不同,他一头青丝如墨披散,再加上眉若飞剑目若朗星,顾盼之间衣袂飘飘,是一派说不尽的潇洒风流。

此刻,白衣人静静站在学堂前的小广场上,眸色深沉地注视着高高门楣上那个簇新的匾额:

熟悉的笔触,铁划银钩力着千钧,在愈发明亮的阳光里似乎要高高跃起——这是大梁皇帝陛下亲手撰写的学堂校名,只有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

启明。

 

 

 

 

 

 

 

 

 

 

 

 

 

【注1】宫爆鸡丁:又称宫保鸡丁,脱胎于鲁菜酱爆鸡丁,相传为清代著名贤臣丁宝桢改良发扬。因丁宝桢先后就任山东巡抚、四川总督,后被封为“太子太保”,故名。

文中小赵做的严格说是酱爆鸡丁,真正的宫保鸡丁制作步骤如下:将鸡脯肉用刀背拍一下,切成小丁,加入一汤匙料酒、半汤匙食用油、半茶匙白胡椒、半茶匙盐,一茶匙淀粉腌渍10分钟,再用水淀粉拌匀。将大葱洗净切段,干辣椒洗净,剪去两头去除辣椒籽,黄瓜切丁。在小碗中调入酱油、香醋、盐、姜汁、白砂糖和料酒,混合均匀制成调味料汁。锅中留底油,烧热后将花椒和干辣椒放入,用小火煸炸出香味,随后放入大葱段。放入鸡丁,放1汤匙料酒,将鸡丁滑炒变色,然后倒入水淀粉。最后调入料汁,再放入熟花生米,翻炒均匀,用水淀粉勾芡即成。  

 

友情链接一下: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穿越】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六)


评论(102)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