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穿越】大梁皇帝的现代幸福生活(七)

(1)

看着一双骨节秀削、白皙修长的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胡八一再次对古代中国传统教育膜拜不已。

严格说起来,景琰生活的南朝还没有科举,距离传统教育体系严谨几乎到变态的程度还相去甚远;但是皇子所接受的贵族精英教育也绝对不是盖的——面对完全陌生的现代知识,景琰展示了他强大的学习能力,融会贯通、举一反三,让也是行业翘楚的胡八一佩服得五体投地。

电脑打字从完全不会到熟练运用只用了五天,这其中还包括对汉语拼音的快速掌握。事实上,除了对简化字嗤之以鼻以外,景琰对于现代社会所有的新知识新技能都抱有极高的热情,并且用难以想象的速度消化吸收,仿佛浑然天成。

所以,这个早晨胡八一淡定地放下油条,对着景琰的手机扫了一个二维码,点进去关注了一个公众号。

“萧靖的国学世界......赵启平的主意?”

“嗯,他和熏然都劝我开一个。我问了洪队长,他们没有意见。”

肯定没意见啊,而且还能帮着运营。胡八一觉得应该适时对国安的这些做法表示赞赏,他打算这周找老洪喝酒,顺便催催上月景琰递交上去的那份想加入的申请。

“微博呢?”

“也想开,但是还没想好名字。”景琰端起碗,脸上是真实的烦恼:“公众号这个名字  启平说太土了,但是熏然和凌院长认为还是不错的,因为毕竟要传播一些传统文化啦;微博我打算叫......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但是最好要有些内涵,而且别那么正统。”

“噗......”胡八一一口豆浆差点扑出来,一个皇帝绞尽脑汁想要离经叛道的画面实在太美,多少有点不忍直视。

 

(2)

“壹伍零零。”明楼在一个冗长的会议之后接过明诚递过来的咖啡:“南朝距离现在的时间?这个微博名字有点意思。你想的?”

明诚笑:“是啊,胡八一想了几个景琰都不满意,最后找的我。嗯,等过些天他的粉丝数过千了,咱俩也关注一下。”

明楼从文件上抬起头:“用哪个号?告诉你不许用那个什么蟒蟒......”

“哪能呢?”明诚利落地收走他签好字的文件,递上一份新的:“部长大人不是经常教导我们,工作为重吗?我从不拿工作开玩笑。”

明楼签完最后一份,眯起眼:“真的?”

明诚正色:“当然。”

当然个鬼。


又一个早晨,已经习惯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看新闻的景琰发现自己的粉丝数又涨了。真不明白,发个写毛笔字的图片竟然比写一大段书法常识更吸引人,现在的什么来着   哦对,受众心理真是难以琢磨。

景琰摁开电动牙刷,在嗡嗡的声响里看看新出现的粉丝们:第1158位,千峰翠色;第1159位,胖蛇......

哦,一晚上涨了80粉,凑合吧。

 

秋末冬初,景琰渐渐忙碌了起来。

尽管并没有科班出身的资历和各种学术头衔,仅靠业内的口碑相传,学术界的约稿竟然悄然而至;像中国书店、上海古籍出版社这样的单位也陆续发来邀请,请小萧老师帮忙鉴定一些书稿;而在某次胡八一实在脱不开身替他做了一次大学国学社的知识讲座之后,来自高校和中学的安排也开始出现在了日程表上。

除此之外,故宫博物院的志愿讲解员是糊里糊涂当上的。本来只是受老梁之托去给讲解员们做培训,某日被“学生们”鼓动得兴起,又有在国博的“经验”就实地讲解了两场,居然大受欢迎。所以现在,景琰会按照故宫的规定,每周二到周五抽出一天来去做志愿服务,领着天南地北来的游客们从午门走到神武门,从明清乃至秦汉说到如今。

 

因着这项志愿服务,一个明丽的十月午后,又一份“工作”猝不及防地撞到了面前。

当时,景琰正在向一群南京来的游客介绍三大殿【注1】,由于是“老乡”的缘故,讲解的自是格外用心。不想北京电视台的一台摄像机就在附近,编导妹纸无意中在镜头里看到这位玉树临风的志愿者,当即眼前一亮,本着帅哥就是收视率的原则立刻扑了上去......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

永远优雅礼貌的景琰完全低估了现代媒体小姑娘的热情和锲而不舍,谦谦君子学不会拒绝的后遗症因此全面爆发;国庆节后,胡八一不得不频繁出入建国路98号BTV的停车场,接录制节目的小萧老师回家,直到某一天景琰颇为不好意思地告诉他:

“今天去录节目的地方变了,光华路32号。”

“哦。”

彼时正值恐怖的帝都早高峰,被堵得眼冒金星的胡八一闻言如蒙大赦,看看不远处同样寸步难行的国安护卫车,打灯示意,提前一个口蹭出了水泄不通的三环主路。不过,直到把车停在那个以造型恶俗而闻名全国的高大建筑物底下,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我说,萧老师这是准备进军央视了?”

景琰侧过身认真点头,金灿灿的朝阳把他密密的睫毛映照得根根通透仿佛空心一样:

“嗯,说是一个新节目,叫做《中国诗词大会》。”

 

(3)

2017年1月。

继第一季风靡全国大受好评之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在国人最为看重的新春佳节期间再度掀起收视狂潮。

某个平静假日,南京师范大学志愿者协会的微信群里突然炸了锅。

“啊啊啊啊,快看快看,诗词大会诗词大会!”

“扑通跪倒!果然我们萧公子!”

“有小姐姐约着十五去烧香还愿的吗?妈妈呀他终于粗现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上帝呀我又相信爱情了!”

“垂死病中惊坐起,央视惊现萧公子!”

“嗷嗷嗷萧公子......我一直在看呢,原来wuli靖靖一直在百人团里!刚才为毛没有我家公子的镜头?差评!”

“啊啊啊啊啊老家网不好看不了视频,跪求仙女们多截图......”

“......”

 

略带梦幻但绝不刺目的灯光笼罩下,萧景琰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裤,萧萧肃肃,爽朗清举。他显然很放松,在一个小小的地台上与本场四位个人追逐赛的获胜者相对而立。作为诗词大会百人团当中回答问题正确率最高、速度最快的选手,景琰将与对方进行攻擂资格的争夺赛,获得挑战擂主的权利。

这就是本季诗词大会新推出的“飞花令”环节了。两位选手将在规定时间内,围绕一个关键字交替背诵古典诗词,如有重复和错误乃至超出时间,都将会被淘汰。这种测试既能极大地考验选手的诗词功底和心理素质,又颇具趣味性,观众调查显示大受欢迎。

萧景琰静静地听着规则,脸上是浅浅淡淡的笑容。

嗯,飞花令,这不很像是过去的曲水流觞【注2】么。

当年,自己第一次参加这种文人雅集还是皇长兄带着呢。

心底微微一痛,景琰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落在侧边一直注视着他的胡八一眼中。

胡八一下意识地握住了手里景琰的围巾。

 

规则宣读完毕,温雅美丽的主持人款款说出本次飞花令的主题字:

“玉”。

君子如玉。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先做答的对方是个年近四旬的中年人,这头一句的李商隐就起手不俗。景琰微微欠身致意,风度翩翩;甫一出口,包括点评老师在内,场内所有人都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清朗醇厚的音色在阔大的场地里低回着,不疾不徐,舒缓自如;一句句唐宋大家甚至明清名人的诗作次第而出,如飞花旋转、漫天而落,让人心驰神往、口角噙香。 

 “寄到玉关应万里,戍人犹在玉关西。”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玉楼天半起笙歌,风送宫嫔笑语和。”

“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

景琰一直微笑着,如运筹已毕胜券在握的将军,又如锦绣满腹志在必得的士子;他的眼睛灿然星落,在顶级舞美灯光的映照下更是顾盼生辉;白色的衬衫服帖地勾勒出挺拔的腰背,传递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骄傲,气度雍容,风骨卓然。

“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面选手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有两次险险差点超过时限;景琰还是一派镇定从容,甚至渐入佳境。

恍惚间,千年前的画面仿佛跃上眼前。那是垂髫年纪的自己吧,春日景明,绿杨荫垂,年轻的兄长和同样年轻的伙伴们望水停杯,诗酒趁年华。

计时器依旧响着。对方的语速更慢了,景琰轻轻摇摇头;再开口时,始终冲淡谦和的风度陡然一变,言语间是掩不住的凌厉兵戈之意,仿佛对着看不见的什么决然一诺: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对面静寂无声。

俄顷,掌声如潮。


 (4)

萧景琰并不知道这期节目创造了《中国诗词大会》开播以来收视率的N个第一,也没注意随后他的公众号和微博的粉丝数有了爆炸式的增长;事实上节目正式播出的时候,他正和胡八一飞驰在赶往T3航站楼的路上。

前一天,明诚秘书长紧急约见表示:根据综合评估报告和本人的申请,国家安全部决定聘用萧景琰做为特别顾问,专门参与与国家重点文物相关的重大案件调查,而眼下就冒出了极其特别的一件。

假日的机场高速一路畅通。景琰转头看看面色平静开车的胡八一,犹豫了片刻,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胡八一笑了,眼角迭起几个好看的褶皱,嘴角抿起来一下又展开:

“对不起什么?是搅了我的假期,还是让我也跟着你蹚浑水?”

他顿了一顿:“明秘书长不是说了吗?我就是跟你蹭一趟广州放松一下,任务的事儿我不参与......我也不问啊,你们有纪律我知道。”

话到最后,一股酸劲儿遮也遮不住。

 

景琰有些窘迫,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老胡才好;毕竟因为自己的执念,胡八一原本平静的生活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而这些变化会为他和他们带来些什么,谁也无法预料。

“哎,怎么啦?”胡八一碰碰景琰的胳膊,眼睛依旧直视前方:“真要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景琰转过身,目光热切。

胡八一减速通过收费站,说话的语调也慢了下来,听起来很是漫不经心:“这里也没别人,你实话实说。”

“嗯,我一定知无不言。”景琰严肃,心想只要不违反纪律,自己对这个人应该是没有秘密的。

“滴”的一声,ETC的栏杆抬了起来,胡八一加大了油门:“我特别想知道,你一南朝皇帝,哪儿学的那么多唐诗宋词?”

“啊?盒盒盒盒盒......”   





【注1】故宫三大殿:指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是封建皇帝行使权力或者举行盛典时用的宫殿,汉族宫殿建筑之精华。

其中太和殿是三大殿中最大的宫殿,中和殿最小。前者俗称金銮殿,在故宫的中心部位,建在高约5米高的汉白玉台阶上。台基四周矗立成排的雕栏称为望柱,柱头雕以云龙云凤图案,前后各有三座石阶,中间石阶雕有蟠龙,衬托以海浪和流云的“御路”。殿内有沥粉金漆木柱和精致的蟠龙藻井,上挂“建极绥猷”匾,殿中间是封建皇权的象征——金漆雕龙宝座。太和殿红墙黄瓦、朱楹金扉,在阳光下金碧辉煌,是故宫最壮观的建筑,也是中国最大的木构殿宇。

【注2】曲水流觞: 中国古代民间的一种传统习俗,后来发展成为文人墨客诗酒唱酬的一种雅事。夏历的三月上巳日,大家坐在河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顺流而下,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取杯饮酒,意为除去灾祸不吉。这种传统历史非常古老,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初年。一为欢庆和娱乐,二为祈福免灾。

评论(103)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