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洪季/多cp】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八)

   

(1)

21:20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309航班准时抵达广州白云机场。

穿越城市璀璨的灯光,巨大的波音777—200客机呼啸着下落,最后稳稳地停在跑道上。

景琰惊讶地发现刚才耳朵里不适的感觉消失了,他摇摇头,依然沉浸在第一次坐飞机的兴奋中。

胡八一无声地叹口气,恋恋不舍地看着景琰放开自己的手。心里暗想,你就不能再紧张一会儿?

 

(2)

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特护病房。

景琰见到洪少秋和凌远同时出现的时候吃了一惊。

“尽量少说话,他现在还是需要静养。”凌远冲景琰点头,再次看了一下仪器上的数字,轻轻带上了门。

窗前微微摇起一个倾斜度的病床上,被各种仪器和管子包围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眉目如画但锋锐英挺,伤重虚弱也难掩一份猎猎战意。

从自己进门时他抬眼望过来的一瞬景琰就分明感觉到,这个人即使躺着,也是一把利剑。

“季白,公安部特别重案督查,我爱人。”

洪少秋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下巴上是青青黑黑的胡茬。声音明显有些嘶哑,身上的衬衫和夹克看起来已经几天没换了。简单介绍完毕,他的目光又转了过去,憔悴的脸上满满都是景琰未曾见过的心疼和爱怜。

景琰点头致意。以前听熏然说起过,他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师兄,可能是史上最年轻的公安部二级英模,原来在云南缉毒一线战功赫赫,号称西南战神。去年才调回北京总部,具体干啥不知道,但是肯定非大案不轻出的。

只是没料到他还是洪队的爱人。

 

案件的起因多少有些匪夷所思。

2016年12月,广州警方在处理一场涉外纠纷时发现重要线索上报: 越秀区小北路一当地居民与欠款不还的黑 人租户发生争执,进而演变为群体斗殴。当地派出所出警后,发现按规定询问期间内,数名黑人都出现吸毒症状;报请上级批准并进一步侦查获知,在广州滞留的数十万黑人当中又出现新的一个贩毒团伙,而且使用的名称是“黄金蟒。”

元旦过后,季白率队飞往广州。案子查得很顺利:这是一个尚未成形的贩毒网络,上线是当初噜哥的一个低层手下,侥幸逃脱蛰伏一阵后试图借助已经被摧毁的缅甸毒品走私渠道无果,只是用了当年无意中听来的一个名字,不想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

从发现线索到毒贩准毒贩大小毛贼悉数落网,算算时间一个月还不到,季白表示这个案子真心一点难度也没有,准备回京时又第一百遍跟洪少秋抱怨应该再回云南上一线。


剧情大逆转出现在最不应该出现的环节。

2017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最后一个指认现场的小喽啰被押回他居住的出租屋时,隔壁房间突然窜出两个身材高大的家伙,冲开人群直奔街巷。猝不及防之下,现场的警察擒住了其中的黑人青年,另一个亚洲面孔的男子却在走投无路中劫持了一名路过的孕妇,手持尖刀大声叫喊着。

季白他们比特警到的还快。

已经来不及细查什么,当务之急是保证人质的安全。此外此地外籍人士聚集较多,稍有不慎就可能酿成国际纠纷。季白当机立断,让当地警方迅速控制住现场秩序,自己手无寸铁地走向那个已经处于狂躁状态的劫持者。

“他腰间有个小包。动刀之前,手在包上有个好像要拉的动作;我怕是炸弹就冲了上去......结果那个孕妇吓傻了不知道躲,那么大肚子我又不敢推,只能替她挡了一刀......”

景琰来之前看到的案卷上显示,这一突发事件在短短七分钟内就被最终解决,但是结果并不理想:季白为了保护人质腹部重伤,行凶者被当场击毙;唯一令人安慰的是被劫持的孕妇没有大碍,前日已经顺利生产,母子平安。

洪少秋小心地用棉签给季白湿润下嘴唇,凌远又进来看了一遍仪器。景琰告退,再行礼时除了礼貌,心中还有满满的敬意。

 

(3)

广东省公安厅大会议室,国家安全部、公安部联合专案组第一次全体会议。

景琰的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想着季白的话,眼睛牢牢地盯住放在面前的证物:一本书、一张画。

《晋书》【注1】。明朝刻本,金镶玉【注2】工艺,规格22*17.6厘米。被发现时书卷半卷,中间包裹着一张单页人物画像,还有一个特制的小扁瓶子,里面是硫酸。

洪少秋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劫持者后来查明身份是我国香港公民,名叫刘林,30岁,无业。那个黑人名叫冈底斯,来自尼日利亚,与刘林曾在一起打过短工,签证过期了来投奔他,看见警察以为我们在查三非【注3】就跑了出去。”

洪少秋示意大家看大屏幕:“后来我们搜查他们房间的时候发现,有一张撕碎的图片非常可疑,经复原鉴定,为我国新一代舰载机相关部件的局部图。因此,“0125”案件列为2017年度国 家 安 全重大案件,限期破案。”

“冈底斯说,刘林头天喝了点酒,告诉他本周要出门去送一个东西,说送完了以后就会有钱,可以和他合伙开个店。问他送什么,刘林不说;问他送到哪里,刘林拍了拍腰包。”

洪少秋顿了一顿:“现在我们手中掌握的就是这些,其中刘林的腰包里只有这本书,而且他在最后还试图销毁,应该是线索的关键。下面,”他转头朝向萧景琰:“请特别顾问萧靖老师介绍下证物的情况。”

景琰长身而起,用带着手套的双手捧起《晋书》,清朗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各位,《晋书》是唐代宰相房玄龄所撰,内容是我国晋代的史实记录,现存一百三十卷,这一本是其中的第八十一卷。这是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的刻本,字体模仿宋刻本,风格古朴;此外,书册本身经过现代工艺修复,装订完好。但是算不上文物,收藏价值也是一般,市价不会超过人民币一万元。【注4】”

书册展示完毕,他又小心地托起书中的古画:“这是清朝的作品,严格说纸张和用墨都是清代的,但作者不详;画上面的人物身着戎装站在战马之侧,马上有行囊,遥望远处的城池。我判定这是元朝的一位著名人物,曾经灭掉南宋王朝的大将、左丞相伯颜。”

景琰环顾四周,迎向来自全场的目光,语调沉稳:“画像的艺术价值也并不高,很像随手而就,而且我怀疑是现代人用古纸古墨仿旧;此外,书和画本身并无联系。”

 

案件落入了死胡同。

黑人小伙子再也说不出别的什么,那个被击毙的劫犯刘林无亲无故居无定所,无从知晓他哪里得到的国家顶级机密,又要传送到哪里。而藏有关键线索的书和画,彼此之间又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它们组合在一起指向的什么地方或是什么人物、事件,恐怕只有始作俑者和老天才知道。

景琰几乎一天一天地不离开临时安排给他的办公室。

书和画就摆在桌子上,他翻来覆去地看了无数遍,闭着眼睛几乎都能背下来:《晋书》第八十一卷,金镶玉工艺,书半页10行,每行20字,左右双边,重新修复装订用的是质薄而脆的竹纸,入手轻便服帖。存目应该在《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史部纪传类。

伯颜,(1236年—1295年)元代著名政治家、军事家。至元初年受元世祖忽必烈赏识,拜中书左丞相,后升任同知枢密院事。于至元十一年(1274年)统兵伐南宋,取得全胜且口不言功,行囊仅随身衣被。忽必烈驾崩后,受顾命拥戴元成宗铁穆耳即位,加太傅、录军国重事。至元三十一年(1295年)病卒,终年五十九岁。 

《晋书》成书于唐代,画像上的伯颜是元朝大将;书里记述的是一个朝代的兴衰,画上描绘的是一个个人的形象;书册是明代刻本今人修复,画作是清朝纸墨现代画技......

 头绪全无。

 头大如斗。

 头痛欲裂。

 

洪少秋只来过一次,并没有催促什么,但是景琰却从他依旧憔悴的面容上知道,他们也在昼夜奋战;凌远已经回到上海,季白的伤情趋于稳定,肝胆专家可以去忙自己的医疗改革了。

记不清是第几个难以成眠的夜晚,景琰和衣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屋里没有开灯,他的眼睛没有焦距地盯着模糊的天花板,从内而外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自己知晓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拿出来了,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线索就在那里,但是为什么什么也看不到?洪队长他们已经竭尽了全力,最有希望的突破口可能就在自己面前,但是......

难道终会一无所获?难道自己真的不适合这个时代,不能为保卫这个美好的国家多做一点事情?在不能披甲跃马的今天,萧景琰......是不是只能做一个拿着高额补贴安享富贵清闲的......“米虫”?

一行清泪在清冷的月光下缓缓没入鬓角。

 

 午夜。

胡八一同样在辗转反侧。他和景琰并不住在同一个酒店,事实上,景琰住在哪里他根本不知道——自打到了广州,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电话倒是通过几次的,景琰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疲惫,看得出事情并不顺利。只是,他不能问,景琰也不能说。

看看表,凌晨一点。

胡八一试着发了一个微信:“睡了吗?”

 

 (4)

再见到景琰时胡八一吓了一跳。

短短一周,景琰本来就清瘦的身材又瘦了一圈,原本就大的眼睛更大了,他忍不住上前一把攥住了景琰的手:“你这是干什么呢?”看看四周压低声音:“怎么比刚出来那会儿还瘦!”

景琰疲倦地笑:“这不是听你的话,出来吃饭散心?”

还听人劝、还知道散心就好。食不知味的晚饭后,胡八一把景琰拽到了芳村岭南花卉市场【注5】。

 

广州人新春有逛花市的传统,而这里据说是全国最大的综合花卉市场,品种质量都是一流的。

“这儿的金桔很灵,”胡八一拉着心不在焉的景琰穿行在一排排艳丽缤纷的摊位之间:“广州人春节都会买的,不光管发财,而且大吉大利,你发愁什么都能解决。”

景琰无意识地点头,目光漫不经心的在万紫千红间掠过。玫瑰、菊花、剑兰、梅花......

等等!

梅花!

 

电光石火间,脑海中似有黄钟大吕轰然作响,灵光乍现仿佛石破天惊;景琰看着那树清丽的梅花,一首七言诗作有如神助般猛然间跃上眼前:

“马首经从庾岭回,王师到处悉平夷。担头不带江南物,只插梅花一两枝。”——这首诗名为《过梅岭冈留题》,作者正是征灭南宋的元朝大将:伯颜。

那幅画像上的主人!

没错,蒙古人伯颜还是一位可以用汉语作诗的诗人。

江南、梅花、伯颜生平最大的功绩、那座兵不血刃而拿下的首都......

 

景琰一把抱起正在和老板询价的胡八一,朗声大笑着原地转了两个圈,然后用力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老胡,谢谢!谢谢你!那个......么么哒!”

看着景琰如脱兔般带着两名国安暗卫消失在摊位连绵的花海深处,胡八一悻悻地弯腰捡起被他拍掉的钱包:“祖宗,您劲儿还真大,差点给我拍吐血了......话说就这么走啦?说好的么么哒呢?”

 

2017年2月初,"0125"联合专案组上报, 请国安信息部门特别监控筛查杭zhou及周边带有“江南”“梅花”“梅岭”名称的房产项目,并扩展到梅花的相关别称;此外,重点关注该项目是否有“81”号。 

景琰直视着洪少秋的眼睛,语句清晰明了:“伯颜在远征中有过常州屠城的劣迹,但是对南宋首都临安却实行了怀柔政策,和平交接没有伤人,这被他自己视为生平最得意之事,所以作诗记录。”

他递上进一步的分析报告,目光中满是自信:“临安就是今天的杭zhou,江南和梅花是南方城市里最常用的名称,真要都找恐怕大海捞针;但是结合那本《晋书》,建议从修撰者房玄龄的姓氏考虑,关注房地产项目;同时这也让这本书为什么是八十一卷有了合理解释。”

 

洪少秋实在无法掩饰自己由衷的欣赏。

不同于国内外任何的密码技术流派,这次的“书画秘钥”完全是天马行空异想天开,其诡异狡诈让国安的所有相关科室全部束手无策。要不是景琰,真是上帝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破解。

他郑重接过报告,用力地握住了景琰的手。

“还有,”景琰犹豫了一下。

“什么?”

“这个我没有根据,只是一种直觉。”景琰皱眉:“这种密件的设置,显示对方对我们的传统文化非常了解,他们没有选择大家更熟悉的汉唐两宋,而是晋代和元代......我感觉,这似乎是......日本人?”

 

2017年2月12日,元宵节。

“0125”特大国家机密失窃未遂案告破,日本高级间谍、藤田株式会社社长藤田芳政被逮捕。国安在他情妇的住所、杭zhou市香雪江南81号起获另外一卷《晋书》以及抄录于清代纸墨上的伯颜诗作;同时,还有此前收到的我国最新战斗机的相关外围情报。

明诚步履轻快地走进办公室,拿着手机让明楼看洪少秋刚刚发来的信息,简洁的屏幕上只有两个字:大捷。

“喝一杯?”

“工作时间?”

“工作内容。”

“好!”

 

 (5)

21:40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328航班准时抵达首都国际机场。穿越城市璀璨的灯光,巨大的波音777—300客机呼啸着下落,最后稳稳地停在跑道上。

景琰淡定地合上手里的KINDLE,解开安全带,从座位下面取出随身的包。飞机果然太方便了,以前从岭南到范阳【注6】日夜兼程也要几个月呢。

旁边的胡八一机械地整理着自己的东西,难掩心中的失落。和上次不一样,这回无论是起飞还是降落景琰都没有来抓自己的手。

这真是一次乏味无比的旅程。

 

也许,找机会可以带陛下去坐一次过山车。

 

 

 

 

 

 

 


【注1】《晋书》:中国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

【注2】金镶玉:古代典籍修复工艺。许多古书因为年代久远,字迹清晰但是纸张脆裂,不便翻阅。因此有专业人士在原书的书页下用现代的竹纸或者绵纸作为衬托、重新装订,以求更加牢固、便于阅读。此种工艺成书后,由于加了衬托的缘故,尺寸比原书要大;而且现代的竹纸或绵纸色泽洁白如玉,原书的纸张则因年代久远而成棕褐色,对比明显,雅称“金镶玉。”

【注3】三非:指签证过期后,没有合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入 境法合法办理签证,但依然滞留中国境内的外 籍人员。

【注4】《晋书》第八十一卷:2017年4月,中国书店举办的“第76届大众书刊资料文物拍卖会”拍品,序号209,起拍价人民币1000元。

【注5】岭南花卉市场:地址在广州市芳村区五眼桥村,市场占地面积40900平方米,有鲜花档位19000个,是全国乃至亚洲最大、功能最齐全的花卉综合市场。营业时间一般每天两场:下午17:00-晚上22:00;凌晨2:00到早上9:00 。

【注6】范阳:幽州、范阳,南北朝时代北京的旧称。

评论(92)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