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番外一)沙尘天气带来的猫

话说,正文没写完,也是可以写番外的吧?嘿嘿嘿嘿给胡靖家添个新成员。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腾讯新闻头条推送:受上游沙尘天气影响,5月4日凌晨起,北京地区出现浮尘天气。今日8时,城六区PM10小时浓度为1583微克/立方米,东北部为1755,其余西北部、东南部以及西南部小时浓度均突破2000.目前全市处于六级严重污染水平,建议大家做好健康防护。

尽职尽责的凌远一大早就来询问天气情况,景琰随手转发了个段子过去:“在北京二月吃雾霾、三月吃风沙、四月吃柳絮、五月吃杨树毛儿,而今天老子吃的是套餐。”

“记住上次的教训,这回千万不能胡来。”凌院的微信跟白大褂一样直接明了,毫无商榷余地。

回了一个生无可恋的动图,景琰百无聊赖地关掉微信屏幕,继续在键盘上敲击着。本来按照计划,今天该是去故宫做志愿服务的,可昨晚一看天气预报,胡八一直接打电话给梁仲春替他请了假。


景琰气苦但是又毫无办法。

上次雾霾红色预警的时候他没当回事照常出门,明明戴着口罩但回家后还是咳得惊天动地;吓得医疗专家组连夜紧急会诊,摁着他在协和住了三天院不说,连明诚都在病房守了半日,上上下下一众人等被平时温文尔雅的秘书长修理了一个惨。

那位首席专家老周教授说什么来着?

“萧靖先生的心肺功能是非常健康的,但是不知道他那个时代的人,是否能够适应现代社会、特别是特大城市的整体大气环境。这需要时间来检验。在此期间,任何特殊天气都必须严加防护,必要时,建议到外地去小住疗养。”

“还真把我当熊猫了。不对,红色预警也没听说熊猫馆闭馆。”景琰在微信上向赵医生和小卷毛吐槽,换来赵启平最新更新的一批表情包和小卷毛的魔性盒盒盒以及功夫熊猫手机桌面。

 

“景琰,在家干什么呢?”

胡八一的电话在快中午的时候打了过来,景琰把文档存进文件夹: “那篇西域都护府的稿子刚校阅完,明天首博的研讨会还要准备一下。”他抬眼看看依旧昏黄的窗外:“你那边顺利吗?几点到家?”

“挺顺利的,估计6点到家。这批拓片相对完好,品相都不错,没什么难度。”胡八一的声音轻快爽朗,只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带上了强装出来的严厉:“今天不许出门,记住了?”

“记住了!”景琰把自己陷进沙发里:“不许出门,开启新风系统和净化器,观测霾表数值,高于50立刻向你汇报……你麻不麻烦胡婆婆?盒盒盒盒盒盒……”

“你!”胡八一想象着景琰滚倒在沙发上,抱着靠垫笑成一团的样子,顿时觉得身上发热喉咙发干:“回去我再收拾你!”

“好好,啊不lei呀lei呀……”景琰学着赵启平刚教会的声调,浑不顾电话那头几乎星火燎原:“胡婆婆,我跟你说,还有一个事情。”

“什么事?”胡八一头脑当中警铃大作。

“就是花花,我给接进来了。”

话音未落,电话里传出一声嗲到世界尽头的“咪呜……”


胡八一无奈地叹了口气。

花花是只黑白黄三色长毛彩狸,某个初春的傍晚溜达到院子里,和正要进门的景琰大眼瞪小眼一分钟、吃完一包购物袋里的火腿片之后当机立断在这里安了家。

和紫禁城里见了御驾当即回避的宫猫不同,花花认定面前这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可以随时变化出妙鲜包小鱼干甚至极品金罐,所以万万不可放过。于是,打滚抱腿,撒娇卖萌成为日常,不知何时还练就了一身独门绝技:听见车库门响,无论身在何处必是颤着长毛拖着长声一路小跑颠到景琰面前,连蹭带叫、连舔带抱,让号令千军万马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皇帝陛下秒变绕指柔。

其实花花来了不久,景琰就流露过想收养的意思;可是胡八一认为他们两个整天早出晚归,时不时还要往外地跑,实在不大适合养猫,此事就暂时作罢了。

不想,今天借着沙尘暴到让那小东西钻了空子。

“你不是不让我出门吗?我没法出去给她送猫粮,只能让她进来。” 景琰在电话里振振有词,理直气壮:“她很乖的,一点也不麻烦。”

“好好好……”胡八一举手投降,同时悲哀地确定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又下降了一个等次。

 

天色渐暗。

刮了一天的大风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电台里还在反复播放着预警信息。昏黄的尘雾当中,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早就变得影影绰绰,就连平时光鲜亮丽的鸟巢也成了一团乱钢丝。

胡.食物链底端.八一开车拐进自家院子,看着窗内透出的灯光,心里无比熨帖。

门一开,清炖排骨诱人的香气弥漫而出,厨房里是景琰清亮的招呼:“回来啦?”

“喵呜……”

花花施施然翘着尾巴从面前走过,嘴里还叼着一块排骨。老胡顺着她走路的方向一看,好嘛,猫食盆、水碗这叫一个齐整,沙发边还有一个硕大的猫窝——分明是蓄谋已久!

冲到厨房兴师问罪,双臂圈住系着围裙洗手作羹汤的人正要发作,一眼看到两只锅里的菜色惊了一把:“不是说不出门吗?排骨是冰箱里化的,可这白萝卜是从哪儿来的?”

景琰含笑,手里湿淋淋的正在给发好的木耳过水,只得低头在他颈窝上蹭了一下:“天猫超市每日优鲜的外送!瞧你紧张的……网上不是有防霾菜谱吗,我想今天的主要污染物虽然是PM10不是PM2.5,但是用白萝卜和木耳清清肺总没坏处。”把木耳放进锅里,又添了一勺高汤:“快洗澡去吧,马上开饭啦。”

老胡搂着人耍赖:“什么马上开饭,我看那肥猫……那花花已经快吃饱了……”

景琰瞪眼睛:“跟个猫吃醋,胡八一你今年几岁?”

“我4岁!”

“4岁啊……”景琰脱开身,靠在料理台上拿着锅铲笑意盈盈:“那有些事情就不能做了哦,少儿不宜啊……”

“萧景琰!”

“……”

 

听到锅铲落地的声音,客厅里的花花头都没抬一下。

小排骨味道不错,老爸特别先盛出来的没怎么加盐的给她;那个猫窝却不怎么样,老爸网购水平堪忧,那面料根本不是纯棉的,远没有这张大沙发舒服。

一念至此,她无比自在地摊开了四肢,把自己睡成了一张三色猫皮;小呼噜很快打了起来,所以,没能看见老胡扛着景琰在沙发前迟疑了一下、只得恨恨上楼的样子。

 

风声依旧呼啸,空气依旧浑浊。弥漫的沙尘里,帝都仿佛笼罩在一张巨大灰色烟网当中,令人窒息。而在一片昏暗混沌当中,满城大街小巷的月季花也依旧明媚娇艳,在环路上绽放成一条条绚丽的彩带,在房前屋后散发出阵阵清雅芳香。

就在沙尘遮挡不住的明媚与芳香里,这个城市里每一个渐次点亮的窗口,都在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温暖而清新的故事。

花花,对吗?

“咪呜……”

 


评论(4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