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胡靖/胡八一/萧景琰/多CP/奇亦】大梁皇帝的幸福现代生活(十一)

(1) 

“还好吗?感冒好了?”
“好了。就是吃的东西还是没办法习惯。"儒雅而不失倜傥的男子从书桌前站起身,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前两天病的时候,特别想鸭血粉丝汤和小馄饨。”
“我说我去看你,顺便给你带些吃的,市长又不批准。”
“哪里有那么娇贵?让度总千里迢迢就为给我送几笼生煎,川奇自问还没那么大脸呢。”
“好好,这便是你说的了,等下个月沈大成的青团上市,也休想让我去做快递小哥。”
“那可不一样!”李川奇放松地靠在宿舍的沙发上,难得清闲的周末,和爱人的通话让他心情愉悦:“下个月我来这里就满一年了,家里人过来看望也是顺理成章啊。”
“谁是你家里人。”陈亦度眼角飞上笑纹,嘴上兀自不肯饶人:“对了,露了几手,最近工作上没人敢给你穿小鞋了吧?你上回说的那个古墓处理好了么?”
“最近还好,空降兵不容易,意料之中。”李川奇看向窗外,西北的初春天黑得早,现在不过6点钟,灯火已经颇为绚烂:“北京的考古专家明天就到,如果他们的意见也是就地保护的话,那就太好了。”沙漠的晚风冷硬,他起身关紧开了一条缝的窗户:“大不了我再给市里在其它项目上争取些投资。” 

 

(2)

萧景琰驾驶着白色的陆地巡洋舰,疾驰在清晨就骤起的风沙中。

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

左侧是终年积雪、海拔超过4000米的祁连山,右侧是龙首山-合黎山-马鬃山,前方一条坦坦荡荡在戈壁与绿洲交错间飘过的G30国道,身后是太阳。

河西走廊。

因位于黄河以西,为两山夹峙而得名。地理学上特指中国甘肃省西北部的狭长高平地,具体位置在祁连山以北,合黎山以南,乌鞘岭以西,甘肃新疆边界以东。这块土地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数十公里,海拔1500公尺左右,大部分为山前倾斜平原。 

近年来,由于一带一路政策的大力推进,河西走廊的交通条件大为改观。除了兰州,嘉峪关和敦煌等地都有支线机场,兰新铁路也十分便捷。但是,看着地图上已经全线贯通的连霍高速【注1】,刚刚拿下驾照的萧景琰还是固执地要自己驾车;拗不过那双和季白十分相像的圆眼睛,洪少秋亲自考察了他的技术之后捏着鼻子总算答应了,条件是必须加带两辆护卫车。

“喂喂,慢点,别离你的御林军太远。”胡八一在副驾上挪动一下还是不大灵便的右腿,提醒那个因为路况良好而有点忘乎所以的人:“后面可都是三哥的高徒,要是逼得他们亮出本事,咱们就有麻烦了。”

景琰不情不愿地收了油门:“本事,欺负新手算什么本事……我又没超速……等我过半年再比。对了八一,听说附近有个军马场?【注2】”

看着那人陡然间又灿烂了几分的眼睛,胡八一的口气忍不住带上了三分宠溺:“是,山丹军马场,世界第一大。可是那在张掖,离咱们要去的地方不近……好好,等这边的工作完了,抽时间去看看。”他回想起景琰策马奔驰的英姿,不禁笑道:“不过这事可千万不能让王导知道,他会带着乌云追到这里来。”

萧景琰朗声大笑,前后三辆白色的陆地巡洋舰狂飙般卷过国道边醒目的标志牌:敦煌,190公里;玉门关,280公里。

 

(3)

并没有时间去朝拜举世闻名的莫高窟,与挂职的李市长匆匆一面之后,“北京来的考古专家”就在当地文保部门的陪同下,出城而去。

从敦煌市沿215国道行驶34.1公里,在右前方转弯;行驶58.4公里,右前方再转弯。总共行驶90公里之后,黄沙与蓝天的交界处,那个一直鲜活在唐诗宋词当中、存留在一代又一代国人脑海中的遥远关城,沉默地出现在万顷瀚海之上。

冷风呼啸,烈日当空。

萧景琰眯起眼睛,轻巧的雷朋飞行员墨镜过滤了沙漠地带即使在初春也炫目无比的阳光;他抬起头,在这片东西走向戈壁滩狭长地带中的砂石岗上,是黄土垒就、历经两千年依然保存完好的城墙:总高10米,上宽3米、下宽5米;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4米,面积633平方米,西北各开一门。打眼一看,小巧的城堡是个四四方方的正方形,就像它最初的名字:小方盘城【注3】。

踏上铺设在砂砾上的木质道板,胡八一略带沙哑的嗓音在风中悠然响起:“当年,汉武帝刘彻经略河西,“列四郡、据两关”,设置酒泉,武威,敦煌,张掖四郡,重兵屯驻玉门关和阳关两关。从此匈奴远遁漠北、戈壁商旅不绝;大汉国力鼎盛,威名远达。”

景琰极目四望。

这是他在文辞中无比熟悉却从未亲身来到过的地方:黄沙漫漫茫茫接天连地,碧蓝清透如蓝色宝石般的天空下,不远处是一段被铁栅栏严密保护起来的汉长城,一层黄土一层芦苇叠加又蜿蜒,沿着早已干涸的疏勒河故道,守护着两千年前泉水淙淙、驼铃悠悠的壮美雄关。

景琰迟疑了一下,伸出手,轻轻触到了黄土的城墙表面。烈日下的温热穿越千年而至,一刹那,将军巡城、士卒操练、使者相揖于道路、宾朋拜谒国门的场景恍然于眼前。

两千年前的煌煌盛世,举世无双。

“这次发现的古墓就在前面,离当年斯坦因【注4】发现汉简的地方不远。”陪同的文物局张副局长一面带路一面介绍:“这两年不是一带一路的政策特别好么,来玉门关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市里就想把这片地方的道路再修一下,勘测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古墓。”

 

1907年,冒险家兼考古者、偷运者斯坦因在关城北面不远处废墟中挖掘到了250多枚汉简。这是一批主要属于西汉宣帝时期的简牍,从内容判定出小方盘城为玉门关所在地。不过有人认为,只有600多平米的总面积,作为汉朝最西面的海关实在是太小了。所以长期以来,史学界内关于玉门关的具体位置尚存争议。

学术上的争论并不能阻挡人们将保存完好的小方盘城遗址暂定为玉门关,并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时随着申遗成功,和所有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概念一道,“玉门关”也在被热切关注当中。

 

映入眼帘的墓葬非常简单:显然是匆匆挖就的墓穴,并没有盗墓者光顾但却简素得有些寒酸的安置。墓主人的棺椁已经被运走并妥善保护起来,现在被展现在胡八一和萧景琰面前的就是和周边别无二致的黄色沙土,和厚达一米多的土层下裸/露出来的古人埋骨之所。

慢慢地转了两圈,和旁边看守现场的发掘人员聊了足有一个小时,又折回来仔仔细细地研究着墓穴里不多的细节,直到陪同的张副局长催促了几次,他们才坐到现场的科考帐篷里面,接过两份已经冷透了的羊肉烩面。

看着景琰从保温杯里倒出些热水,化开凝冻的羊油狼吞虎咽,胡八一轻轻捶了捶有些酸痛的右腿,默默递过去一块馕。景琰咬了一口,眉毛快活地一扬,赞道:“哎呀,还没到新疆,我已经吃过不少馕了,每种都好吃!”

张副局长和其他人都笑起来,一直以来因为来人名头太响而约略有些紧张的气氛缓和不少;过了一会儿,发掘负责人、脸色黧黑的小李鼓足勇气问道:“胡老师萧老师,您看这个墓葬的年代……”

胡八一和萧景琰对视一眼,字斟句酌地回答:“你们先期的判断没错,这的确是一座东汉时期的墓葬。墓主人的身份,很大可能是过往的商旅,是一个平民。” 

张副局长松了口气:“东汉,也是汉墓了。”

萧景琰颔首:“是的。历史上的玉门关曾经数次迁移,随着汉朝政府对西域的控制力强弱,玉门关及沿线驻军或继续向西推进,或收缩至曾经的后方。比较显著的是王莽篡位时期,河西走廊战乱四起,西域已经完全失去控制,整个防线回撤,玉门关也随之东迁。一直到了东汉,随着中央政府对西域的再次经营,玉门关才又迁回了小方盘城。”

“军队重新驻防,商旅也重新通畅。只不过,这个商队的老板没有来得及完成他的行程。”胡八一收拾好快餐盒,礼貌地道谢,眼光看向对面的景琰。

“可怜疏勒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注5】”

 

(4) 

玉门关城迥且孤,黄沙万里白草枯。【注6】

出玉门关,汽车向东北方向行驶约12公里,戈壁滩上现出另一座古城遗址——河仓城。这是汉代至魏晋时期玉门关、阳关一带西部边防守军的补给站,本名“昌安仓”, 因靠近疏勒河,又称河仓城。当地百姓为了与小方盘城区别,呼之为大方盘城。

萧景琰绕着一人多高的铁栅栏,端详着城内三个相连的储仓和进出粮食的通道,他示意八一看仓库的南北墙壁上那些用来通风的三角形小孔,对两千年前大汉军事家的智慧赞叹不已。

胡八一由着他膜拜了半晌,才问道:“景琰心里有方案了?”

景琰侧过头,眼睛在墨镜后面也是遮不住的慧黠灵动:“看出来了?”

胡八一笑而不语。

半晌,他缓缓说道:“填高考志愿的时候,父母和老师都倾向于我选择金融,据说前途很是光明;但是我自己一直在犹豫,我喜欢历史,喜欢考古,喜欢过去那些真实存在过的东西。但是,家长和班主任的意见又不能不考虑,正经苦恼了好久。”

景琰陪着他走近镌刻着“河仓城”三个字的棕红色花岗岩石碑,粗砺的砂砾清晰地包围着鞋底;四周一片静寂,胡八一的声音平静得听不出情绪起伏:“最后截止的前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一只鸽子,白色的很漂亮。它从一座草木茂盛的高山上飞过来,绕着我一圈又一圈地盘旋,等我想要抓住它的时候,它却飞走了。我一直追,直到见到一座很高大的古墓,它飞过去,消失在石碑后面。”

景琰凝神看着他,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双手已经扣在一起:“第二天,我选定了志愿。我知道,从此就是选定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不仅自己注定辛苦劳碌,而且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考古工作者,还需要时时准备去断别人的财路。就像这回,商业开发后面的利益链条到底有多长,只有上帝知道。”

胡八一转过头,迎上景琰清澈如泉水的眼睛:“这么多年,好多高中同学都挣了大钱;不少大学同学也改了行,没几个像我这样。可我一点也不羡慕他们,老天给我的,估计是我等了几辈子的惊喜。”

“所以?”

“所以,现在有句话已经烂俗了但是很有道理:不忘初心。”胡八一的手指与景琰的紧紧交缠,缱倦缠绵。他感到景琰用力回握了一下自己的手,同时也接过了他没说完的话:

“我知道,你的初心,就是让那些曾经灿烂的印记继续他们的荣光——不被损害、不被玷污、也不被遗忘。”一语既罢,景琰看向远方伫立的古粮仓,目光温柔:

“正好,我也一样。“

 

(5)

一周后,敦煌市政府关于玉门关汉墓的专项报告会上,胡八一演示着绘制详尽的PPT文稿,对着台下密密的一圈各界人士慷慨陈词:

“从图上可以看出,作为海关的玉门关,与作为后勤基地的河仓城,还有当时水流丰沛的疏勒河和每隔5到10里就设置的长城烽燧,构成了汉代西部军事防线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不仅保证了这一片土地的和平安靖,还与咱们敦煌市西南七十公里的阳关防线连成一体,使得大汉帝国的西部边境固若金汤。”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余光看到身侧的景琰赞许的目光,声音更加清晰洪亮:“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玉门关汉墓的发现无疑属于此地作为丝绸之路重要交通节点的有力佐证,有着无可置疑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然而,我们认为,就地保护、不修建人工仿古景观、不借此进行商业开发是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还千年古道应有的本来面目,是后世子孙的责任和义务。我们的具体建议有:1,计划修建的玉门关沙漠公路复线工程暂停,建议重新规划路线;2,……”

挂职一年以来,海归市长李川奇的脸上,第一次在讨论争议话题的场合露出了带有明显倾向性的笑容。

 

“还没有修炼到家啊。”

次日,远道而来的陈总靠在市长宿舍简单的小沙发上,看着当地电视新闻里那个毫不掩饰的笑脸,嫌弃地望向正拆着食盒的人。

“你不懂吧?”那人捞出一只青团来,飞快剥着包装:“真实,是最有力的武器。”

 

(6)

 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注7】。

一望无际的戈壁上,陡然出现了一片千姿百态的“建筑”:过了玉门关再往西90公里,千万年间强劲的沙漠狂风把坚硬的黄土表层深深切割、下劈,雕琢成栩栩如生的鸟兽人物、亭台楼阁,在总共400多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上,如洪荒之初的史前巨作,莽然兀立在酷烈的阳光下。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无比震撼。”李川奇毫不避讳地拉着陈亦度的手,微喘着踏上一座很有些坡度的山梁:“当地人叫它魔鬼城,有次调研走得晚,月亮升起来照在城里,那风声,像神仙在唱摇滚。”

“真是好比喻。”陈亦度失笑:“完美地赶走了我刚刚冒出来的灵感。”

胡八一和萧景琰同时大笑,稍顷,景琰认真地看着李川奇的眼睛说道:“感谢李市长采纳我们的建议,这么独特的地方要是不加节制地进行商业开发,实在是会辜负了大自然,也辜负了先人。”

李川奇正色:“是我要好好感谢你们才是。一带一路是历史的机遇,谁都想抓住。西部还属于欠发达地区,人们急于脱贫致富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包括自然和人文,很多资源都是无法再生的;如何在大发展的同时不做竭泽而渔的蠢事,需要一个不发烧的好脑子。”

胡八一颔首。此刻,他们已经来到国家地质公园最具视觉冲击力的一个观景台:沙漠火红的落日横过伸展到天际的地平线,斜斜铺满整个视野。与其他地方不同,此地也许是风力更为暴烈,以至于细小的黄沙全被刮得一点不剩,只余下满目青黑色的砂砾。而在一片压抑暗沉的黑色沙海之上,是一道道被狂风雕刻成狭窄修长的长方形峭壁——它们迎着风纵向排列,昂首朝向夕阳,如一只骄傲的舰队在巡弋万顷狂涛,劈波斩浪、怒海征帆。

景琰和陈亦度不约而同地轻轻地倒吸一口气。

四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夕阳缓缓下落。

风声更烈。

黑色的沙海在金红、橙红、紫红色的光芒中变幻翻腾,连带得航行的舰队也在风口浪尖沉浮,一时间,这片土地上所有的过往都在这瑰丽壮美的光芒中一一闪现,落入四个年轻人明朗而坚定的目光中。

良久,萧景琰慢慢哼唱起一段节奏简单的旋律,无词无韵,只有不断重复的乐段,一咏三叹,似旷野胡笳。

不久,胡八一略带沙哑的音色加入进去;再往后,是陈亦度华丽的男中音;李川奇在车子拐上笔直的沙漠公路时汇入了自己的和声,他无意中一瞥后视镜,但见身后那道夕阳已经只剩下一道明丽的金线,在它上方,是跃然而出的戈壁漫天繁星。

 

(7)

4月末,陈亦度已经又寄来了几回上海特产,同时还有他以“雅丹”为主题创作的作品初稿。刚刚听完玉门关古墓保护方案汇报的李川奇心情正好,他微笑着回复完爱人的短信,手下小心地拆开新的快递——这是一幅古拙的魏碑,运笔恣意、力透纸背,洁白的宣纸上面赫然是一首歌词:

 

你是大漠里众神的宫殿

你是戈壁上仙人的征帆

你见过几回沧海变桑田

你在这里已是第几个千年?
……


不敢走近你,怕打扰神的盛宴

悄悄离开你,只庆幸今生有缘

只是从此后再不能把你思念

一思念,便错会了天上人间。

 

 

 

 

【注1】连霍高速公路简称连霍高速(编号G30),是连接江苏连云港市和新疆霍尔果斯市的高速公路,全长4395千米,在甘肃境内经过天水、兰州、武威、金昌、张掖、嘉峪关、酒泉等主要城市进入新疆。2014年12月31日全线通车,成为国家一带一路计划上的重要交通大动脉,是中国最长的高速公路。

【注2】山丹军马场:位于甘肃省张掖地区山丹县南祁连山北麓大马营草场,始建于西汉元狩年,是目前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第一大马场。军马场地势平坦,属高原寒区,牧区风景秀丽,气候常年温和阴湿,早在3000多年前培育出的山丹马就驰名天下,成为历代皇家军马养殖基地,经久不衰。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接收山丹军牧场。1961年6月,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山丹军马场。2001年9月10日,整体无偿移交中国牧工商(集团)总公司管理,更名为甘肃中牧山丹马场总场。

【注3】玉门关:始置于汉武帝开通西域道路、设置河西四郡之时,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为汉代西陲两关之一,是丝绸古道西出敦煌进入西域北道和中道的必经关口、通往西域各地的门户,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元鼎或元封中(公元前116年一前105年),汉代修筑酒泉至玉门间的长城,玉门关随之设立。据《汉书·地理志》,玉门关与另一重要关隘阳关,均位于敦煌郡龙勒县境,皆为都尉治所,为重要的屯兵之地。当时中原与西域交通莫不取道两关,是汉代时期重要的军事关隘和丝路交通要道。2014年6月22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玉门关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注4】斯坦因: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1862年11月26日-1943年10月26日),原籍匈牙利,著名英国考古学家、艺术史家、语言学家、地理学家和探险家,国际敦煌学开山鼻祖之一。他主攻东方语言学和考古学,后于1900年-1901年、1906年-1908年、1913年-1916年、1930年-1931年分别进行了四次著名的中亚考察,考察的重点地区是中国的新疆和甘肃。陆续发掘和田地区、尼雅遗址、安德悦遗址、古楼兰遗址等著名古代遗迹,并数次在敦煌莫高窟骗走大批敦煌文物,轰动整个欧洲。他所发现的敦煌吐鲁番文物及其他中亚文物是今天国际敦煌学研究的重要资料。重要著作、正式考古报告有:《古代和田》《西域考古记》《千佛—中国西陲千佛洞所获之古代佛教绘画》《亚洲腹地》和《在中亚的古道上》等等。

【注5】唐代陈陶所做《陇西行》四首中的第二首,原诗如下: 

誓扫匈奴不顾身, 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注6】出自唐代岑参 《玉门关盖将军歌》

全诗如下:

盖将军,真丈夫。行年三十执金吾,身长七尺颇有须。
玉门关城迥且孤,黄沙万里白草枯。南邻犬戎北接胡,
将军到来备不虞。五千甲兵胆力粗,军中无事但欢娱。
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灯前侍婢泻玉壶,
金铛乱点野酡酥。紫绂金章左右趋,问著只是苍头奴。
美人一双闲且都,朱唇翠眉映明矑。清歌一曲世所无,
今日喜闻凤将雏。可怜绝胜秦罗敷,使君五马谩踟蹰。
野草绣窠紫罗襦,红牙缕马对樗蒱。玉盘纤手撒作卢,
众中夸道不曾输。枥上昂昂皆骏驹,桃花叱拨价最殊。
骑将猎向城南隅,腊日射杀千年狐。我来塞外按边储,
为君取醉酒剩沽。醉争酒盏相喧呼,忽忆咸阳旧酒徒。

 

【注7】雅丹地貌:俗称魔鬼城,学名风蚀台地,是温带戈壁地区由长年风蚀作用形成的特殊地理奇观。敦煌雅丹位于玉门关西90公里处,是目前亚洲规模最大、地质形态发育最成熟、最具观赏价值的风蚀地貌群落。景区分南北两区,东西长约25公里,南北宽约18公里,总面积达400多平方公里。景色气势磅礴,不但造型精美且内容丰富多彩,是重要的地质地貌和生态环境研究的科学探索园地。2001年11月,国土资源部批准成立国家地质公园。

 

评论(51)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