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蔺靖/列唐/科幻】银河【《行星》番外,新坑试阅】

献给@胭脂雪冷 和她的《行星》,致敬在所有时空当中热血卫国的人们。


相关前文链接:

【蔺靖】行星

《从天而降》番外四:长河


(一)

列战英向面前的显示屏微微颔首,毫不迟疑地踏进无声滑开的大门,走入那个似乎没有尽头的通道。

青年的步伐有力而且节奏鲜明,声控指示因此也开启得颇有韵律。青白色的灯光在面前展开、在身后熄灭,脚下光滑的地面只能看清楚不过几平米,在不知边际的静默中仿佛一片漂浮的孤岛。

列战英紧紧握着腰间的配枪——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谁都知道,星舰时代这种堪称上古的武器仅仅只是一个装饰,并不具有任何攻击效力;但是,这只型号是柯尔特的迷你击发器是他当年就任皇家亲卫师师长的时侯,还是皇子的萧景琰赠与的礼物。而今天,距离陛下殉国竟然都已经过去三年了。

 

年轻人心中一痛,一直平稳的呼吸也不由得乱了几息,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他冷静地穿过长长的黑暗,在缓缓亮起的大片光幕中站定,对着面前挺拔如松的男人轻声道:

“教授,我来了。”

 

(二)

下一个更长的廊道里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新坑已开,努力码字,敬请期待】

为了弥补胭脂给咪造成的巨大伤害,咪在严厉谴责+撒泼打滚之后,决定奋起自救。老子一定要写一个HE的番外!握拳!

论一个文科生被天体物理全维度摩擦的酸爽……

【楼诚】【楼诚衍生/蔺靖/谭赵/多CP】从天而降 番外四 长河

 
各位亲,请查收《从天而降》B版番外!请留言告诉咪,这个结尾你萌喜欢不喜欢?

【敲黑板】本节为咪与@胭脂雪冷 太太的联文作品。
本节写作宗旨只有一个:怎么爽怎么来。
以下正文。
 
(一)
阿祈的生辰快到了。
父亲说要好好给他庆祝一下,因为这是大儿子的十周岁生辰,很有纪念意义。阿祈一面被弟弟妹妹们起哄闹得脸红,一面也有些困惑。因为他问过一起玩大的朋友,在别人家里,孩童们的生辰是不庆祝的。
也是,高堂尚在,稚子无知,何必要庆贺呢?
阿祈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弟妹们都是大梁阵亡将士的遗孤,是父亲收养了他们。他虽是大将军,军务繁忙,却对他们关怀有加、教养有方,比很多人家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还要好。
阿祈实在怕自家的特例传出去对父亲的名声有碍,便寻了个机会悄悄禀告他:自己并不想庆祝生辰。
父亲一愣又一笑,摸摸他的小脑袋:“何苦在乎旁人家?咱们只过咱们家的。”
“可是,”阿祈偷眼看看父亲,嗫嚅道:“孩儿听闻,皇子们也不庆贺……父亲,孩儿并非不喜欢,但父亲名声要紧,请您三思。”
“你欢喜就好。”阿祈听到父亲迟疑了片刻的声音,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阿祈的生辰很快到了,那是一个晴空下雪的日子。冬日里难得一见的明媚阳光,丝丝缕缕地穿过厚实的云层,映照着片片细碎的雪花。
阿祈带着弟弟妹妹欢呼着打雪仗,父亲笑着唤他们,要他们穿上冬衣小心着凉。
“父亲不要难过,这样的生辰阿祈很喜欢。”阿祈照顾了弟妹,又挪到父亲身边偎着。父亲笑了笑,咬开酒壶塞子饮了一口清冽的酒:“我没有难过,祈儿欢喜就好。”
“父亲,为什么您要给我们庆祝生辰呢?”孩子睁着清澈的眸子好奇道。
他看到父亲的手一顿,然后眼睛愉悦地弯了起来:“因为呀,曾经有个人,他说他们那里的孩子,每年的生辰都要好好庆祝。父母会给孩子准备礼物,会带他吃美味佳肴,还有的会请很多客人来,孩子们还要许愿……真是很让人羡慕,但是父亲没有机会了,所以希望你们也能这样。”
阿祈不由一阵眼热,小心地攀住他健壮的肩膀:“谢谢父亲,孩儿很开心。”
静静看了一会儿嬉闹的幼童们,阿祈听到父亲问自己:“生辰不庆祝也就罢了,祈儿有什么愿望吗?父亲一定为你做到。”
阿祈歪着头仔细想了半天,终于在父亲鼓励的笑容中鼓起勇气:“父亲,孩儿想要一位娘亲。”
 
雪像是突然停止了下落。
风也静止下来。
孩子的眼睛恳切而闪亮,他看到父亲脸上慢慢收敛了笑意,平和的甚至让孩子有一点害怕。
已届中年依然英俊的男人凝神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良久良久,终于再度静静地微笑起来。
然后风声又开始响起,雪花蹁跹着,反射着明媚的阳光。
阿祈看到父亲轻轻摇了摇头。
 
(二)
神鸟飞走的第六年。

琼州经济特区全面开始运转,移民人数达十万之众;已经有了白头发的首辅沈追天天和继任户部尚书的萧景睿争论,何时启动夷洲岛【注1】的开发。
一贯敬业严肃的蔡荃开始抱怨自己这个刑部尚书做得实在无趣,这几年大梁虽然称不上夜不闭户,但由于经济连年快速增长、百姓生计繁多,全国范围内的刑事案件大幅度下降;小偷小摸少了不说,能惊动刑部的恶性案件更是基本绝迹。同时,萧景琰对自己是多年如一日的简朴,可是大梁的基层官员福利却连年增长,而且与当地民生挂钩。拜这套吏部推出的新式考评制度所赐,让蔡大人深恶痛绝的大小贪官也成了稀有物种。
所以?
所以,一个刑部尚书现在跟工部的上上下下混得挺熟。
没办法,工部和司农寺现在整天忙到飞起。
已经实行数年的发明专利制度催生了数不清的奇思妙想,飞速发展的新兴行业又带来了令人瞠目的巨额利润;各级官府手里有了钱,大把扔下去建医院盖学校、修桥补路改善民生;这么说吧,现在大梁,除了皇宫的修缮没啥动静之外,各个地方哪里没几个“重点工程”?

至于司农寺么,家住金陵的百姓一定听说过各地州府新添的一个机构叫什么“驻京办”,没错,就是派几个心腹之人在京城常驻,朝廷有什么新政策赶紧通风报信;再有就是,每年正月一过一开衙,堵在司农寺门口抢良种抢专家。 呵呵,据说那位年过花甲的安老大人不但荣休无望,还年年都是众矢之的;去年被梧州府“请”走的时候,连袍袖子都撕了一只呢!


神鸟飞走的第七年。

大梁安全生产总局设立,蔡大人以刑部尚书衔就任首任局长。不过,这个任命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这一年的春节刚过,《大梁日报》头版刊发的新一批高级官员的任免名单在朝堂和民间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蔡大人和续任的琼州特区大都督言豫津等一众大臣之上,高居首位的新任兵部尚书人选赫然是三个大字:穆霓凰。

——以武将而入朝堂,以女子之身执掌一国兵事,再加上韶华之年镇守南境数十载的辛劳和后来长驱灭渝的赫赫战功,这个名字本身早已成就一代传奇。

阳春三月,穆青王爷亲自护送霓凰长公主入京就职,金陵城万人空巷。

 

神鸟飞走的第八年。

琅琊阁缜密谋算、多年经营终有收获。皇族内斗、民不聊生的北燕再也难以为继,年仅三岁的幼主谴密使奉表称臣,乞为藩属。

萧景琰大喜,封其为燕王,特准入金陵就学并由琅琊阁主亲自教导;同时,将原北燕王都更名为北平城。

这一年,大梁全境实现城乡教育、医疗体系全覆盖,适龄儿童入学率、新生儿死亡率、伤残军人优抚合格率在考校地方官员政绩中的比重再度提升。

孟夏时节,荣休多年的中书令柳大人病逝。千里驰归的定边军副将柳文昭哭倒在祖父床前,回光返照的老大人脸上却笑意满满:他紧紧攥着铠甲风尘的青年的手,一双陡然清明的老眼一眨不眨——文昭身边泪眼婆娑的小惠怀中,竟是一对粉妆玉琢的双生子。

九月,大梁各地迎来开学季。

毫无疑问,启明医学院的开学仪式又是金陵城中的一件盛事。每年此时,大梁皇帝陛下都将作为名誉院长参加典礼并致辞;同时,过五关斩六将进入这里的新生代表还将和李青桐副院长及教师代表、优秀毕业生代表一道,升起那两面代表着神圣使命的红十字旗和启明星旗。

 

神鸟飞走的第九年。

长林军主将萧庭生再度远征大漠,尽剿大渝残部,永绝其复国之念,拓大梁西部边境至昆仑山下。

年末,萧庭生受封为长林王。

《大梁日报》刊出号外,附上了新版的大梁帝国疆域图,并明发陛下特旨:西域与中原实为一体,自汉而今,士民往来殊未断绝;今西陲安靖、丝路重开,华夷商旅莫不欢欣鼓舞。乃赐此地名为新疆,依汉制重建西域都护,并设安西、北庭都护府,于疏勒、于阗、龟兹等丝路要地驻军屯垦,以为永镇。【注2】

 

神鸟飞走的第十年。

第十一批大梁科学考察队发现澳洲大陆。

 

(三)

“我说景琰啊,你还是不留胡子好看。”

“哦?阿晨可是嫌弃我老了?”

“胡说!太后身体康健,为人子女者哪里敢说老?再说,”飘逸白衣的琅琊阁主站起身,笑嘻嘻地拉住那人淡青色的袍袖:“我的陛下老不老,别人不知,难道我还不知?”

“你……登徒子!”景琰被他言语中明显的暧昧撩拨得脸红,又因了那句“我的陛下”觉到实实的欢喜;心中甜蜜,手上便失了力道,这一甩不但没有丢开手,反而被这厮捉住,搂在怀里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

“你看,”阁主压低了声音,一对桃花眼光波流转丝毫不见岁月痕迹,牢牢地盯着怀里人:“没胡子亲起来才方便是吧?”

“你走开!”朝堂上不怒自威的大梁皇帝此刻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再一挣便加了点劲儿,眼睛心虚地看向寝殿的门,见关得好好滴才悄悄松了口气。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蔺晨就势松开手,斜靠在浴房门框上看着景琰洗漱:“唉,这就对了嘛……这可是琅琊阁最新款的剃须刀,当年那个第一代产品,启平用了都说好呢。”

景琰的手顿了一下。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他利落地收拾完毕,看着刚装上的玻璃镜子里依旧挺拔的身影和英俊的容颜,转头对蔺晨微微一笑:“现在朝堂上不蓄须的大臣越来越多了,倒是不似过去那般暮气沉沉。”

“是啊,启平说过,他们那里就算耄耋老翁,也是少有长须飘飘的呢。”

蔺晨附和着,接过景琰手里的布巾挂好。自打寝殿里新修了这个浴房,晨昏洗漱就免了太监伺候,高公公为此还失落了很久。

“不过,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效焉,留不留胡子倒也罢了,就怕别的……”景琰再度端详着面前光洁的镜面:“阿晨,这个玻璃镜子,果真是京城殷实人家大多都有置办么?”

“不信你就自己去看看?”蔺晨哭笑不得,心说这么多年这人骨子里的脾性也没改:“我说,现在全大梁最寒酸的地方就是你这皇宫了你知道不?”

景琰不理他,脑子里回想起户部昨天提交的上季度财报,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谭宗明说得对,果然海贸是能赚大钱的——不同于自己浴室里这块半身镜,哪怕是只有巴掌大小、不过是如今金陵人家嫁女儿寻常物件的化妆镜,要是被那些胡商卖到欧洲,竟是比同等大小的黄金还贵出许多!看来,最迟明后年,该着手组建大梁自己的远洋贸易船队了。


蔺晨与他一道出门,景琰对着步辇前行礼的内侍们略一颔首,忽然想起什么,转头貌似随意地问道:“你今日事情不多吧?”

“不多,”蔺晨歪着头一本正经:“上午医学院有课,下午蔺元安排了江州分院的实验成果评审;哦,玉儿也约的今日,肯定要跟我说儿童医院的事情,无非要人要钱……”

他瞄一下景琰难掩期待的眼睛,愈发想要逗逗他:“还答应了歆儿考校他的武功,顺便给北燕那个小胖墩儿看功课。哎呀,这么一算还真是……不过,”看着那人脸上慢慢浮上的失落,他话头一转:

“还有一件天大的事情,今日我要从这禁宫大内拐一个人出去吃酒,而且保证他不被人认出来!”


(四)

大梁武德十七年,仲春。

列战英一步一步走上绿草如茵的山坡。

这是十余年前他与那个人初见的地方,自从武德五年年末离开金陵,十年间他每次从北境回京述职,都会来这里转一转。

每次他都选择同一个日子。

这里早就没什么痕迹,倒是有禁军的一个营常年驻守山下,禁绝闲杂人等。那只神鸟的模型现在安放于几年前落成的国家博物馆,和如今遍布大梁各地的平安祠一样,是百姓们逢年过节必要去拜拜的。

 

阿祈和弟妹们兴奋地跟在后面,懂事地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有一双双澄澈的眼睛快活地闪呀闪。

列战英略略放慢了脚步。这次还是有些不同的,大梁年轻一代的将领成长很快,萧庭生接任长林军主帅之前,萧景琰驳回了他自请为西域都护的折子,要求他回京执掌刚刚成立的大梁国防大学,并着手筹备大梁海军。

所以,今后一段时间,恐怕要常驻金陵了。

那正好带孩子们来看看这个他们在北境也久有耳闻的地方。

 

“父亲,”被弟妹们撺掇了半天的阿祈鼓起勇气,终于上前拉住了父亲的手,轻声问道:“神鸟就是飞到这里停下的对吗?”

“是的,”高大的男人眯起眼睛,目光缓缓扫过眼前和暖阳光下的一片葱茏,对围拢过来的孩子们说道:“那只神鸟就停在这里,它有一双特别长的翅膀,颜色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

“那,它是从哪里飞过来的呢?”

“父亲也不知道,”列战英苦笑着抬起头,打算随便指一个方向;突然,他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他揉揉眼睛,没错,极目之处的万里晴空上,远远地现出一个小小的黑点,而且越来越近。

 

(五)

橙色的神鸟轻巧地划过春日里如翡翠绿绒的草地,长长的机翼颤动两下,透明的舱盖无声地弹开。

山坡下隐隐传来禁军兄弟们的欢呼和渐渐清晰的队列声。

阿祈和弟妹们大张着嘴巴,一动也动不了。

 

身穿帅气飞行夹克的年轻人身手迅捷地跃出机舱,顺便在草地上跳了两下,他迅速摘掉头盔和墨镜,露出一张英俊而不失温润的脸。

列战英感到一阵晕眩,他努力定了定神,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年轻人绽开一个文雅得体的笑容,没有任何迟疑地迈步走过来,向面前定定站立、仿佛石化般的男人伸出手:

“您好,我叫唐川。”






【注1】夷洲岛:台湾。

【注2】西域:习惯上狭义指玉门关、阳关以西,葱岭、帕米尔高原以东的今天新疆广大地区。

公元前60年,西汉政府在轮台设置西域都护,这是中国中央政府对此地进行有效管理的开始。公元640年、712年,唐朝政府先后设立安西、北庭都护府,并在疏勒(今喀什)、于阗(今和田)、龟兹、焉耆等地驻军,史称安西四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