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杜方/凌李/洪季/谭赵/奇亦】最美的黄昏(三)五二零

 嘎嘎,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都谁要看楼爷爷诚爷爷来着?


(一)

明楼一直不大喜欢微信这种东西,他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就是直觉地不喜欢。

可不么,大清早老杜莫名其妙发了个朋友圈、上面是两只握紧的手——哦,还用美颜滤掉了老年斑,切,虚荣。

下面竟然还一堆人点赞?

本着对微信电脑包括抖音微博等“时尚生活”的最基础了解,明长官认为,拍张照片发朋友圈本身是几乎不存在任何技术含量的;所谓那些赞扬吹捧,无外乎大家对于这位前国军旅长的礼貌性安慰,实在是没什么好自豪的。

现代社交方式嘛,礼尚往来而已。就跟过去你写封信人家给你回信一样,很正常的。

而且现在自己还是可以写毛笔字的,手一点不抖。老杜,倒回五十年你让他写个字看看?

好吧,这个不比,对老杜多少有点不公平。

 

嗯,再说回技术含量。

即使老杜已经会发视频了也没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方孟韦在花园里喂了个猫、然后回头冲他笑了一下么。

那么短,有什么意思。

我家阿诚也喂猫,我家院子里一群呢。

明长官一边想,一边牢牢地擎着手机,按下那个红色的圆点点。

 

手机镜头里的小院欣欣向荣而且泾渭分明,一边是茁壮的黄瓜豆角西红柿,一边是娇艳的欧月绣球铁线莲。前者是小区里邻居们的馈赠,后者是谭宗明陈亦度还有贺涵那几个常跑欧洲的学生们的孝敬。

而在蔬菜和花朵之间,是明诚和几只猫。

明长官说话,向来视情况决定要不要夸张。比如“一群”这个量词,就委实有些勉强:

其实一共就三只。

小区里原本有不少,在南团长领着广场舞队发出爱心倡议之后陆续都被领养走了,现在满世界乱转吃百家饭的就这么几位,还有只上礼拜才新来的。

阿诚拢住那个四脚朝天要人仔细反复撸的三花,又把头也不抬吃得直打嗝的大橘往后抱抱,那只一直怯生生不敢上前的奶牛才试探着凑了上来。

看着小家伙终于下了嘴,阿诚抬起头,舒心地一笑。

 

五月清晨的光影无懈可击,清癯的侧颜在镜头里依旧英俊得动人心魄。

果然还是我的阿诚最好看。然然经常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不接受反驳。

明长官愉快地结束了录制,眯起眼睛一看时长:59秒。

你看看,几乎一点也没浪费。上次跟洪少秋那小子语音留言的时候,过了一分钟就自动切断了,这让明老很是不爽:这辈子还没人敢打断老子说话呢,机器也不行。

可是不爽归不爽,此后,明楼自动将59秒视为性价比最高的时间计量范畴。

至于语音和视频是不是一样会被自动切断,明长官懒得理会。对他来说,阿城这么喜欢的手机和电脑都没什么特别之处,真要是有事打电话,还是自己书房里那两部更习惯——当然,那个红机轻易还是不动的。

 

不过这重新编辑是什么意思?

户外的光线太好,明楼进了客厅坐定才看到屏幕上左下角的绿色小字。合着发个朋友圈还不能够把刚拍的59秒都发出去?

这是什么混账道理。

美国人的破苹果是不能再用了,一会儿就让阿诚把部里送来的P30找出来换上。

明楼忿忿。

不过,经济学讲究物尽其用,既然拍了视频并且是阿诚笑得那么好看的视频,赌气不发就是属于优质资源浪费,实在很没有必要。所以,明长官仔细戴上老花镜,在屏幕上戳了戳。

再戳了戳。

 

三分钟以后。

上了趟卫生间出来的明长官接过阿诚递过来的茶杯,看见手机上闪着有一条来自老杜的留言。

他点开,老将军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在宽敞的客厅里洪亮响起:

“老明啊!老明你也太惨了吧,五二零你就守着一院子黄瓜豆角过呀哈哈哈哈……你家阿诚呢?我告诉你我刚给你点了赞想想不合适就又撤回了,要不你来我这儿,孟韦说请你吃红烧肉……”

“WTF?”

 

(二)

阿诚在厨房里切着葱段,切完了放下刀,抖着肩膀笑了半分钟。

笑完探头一看,只见明楼坐在客厅的摇椅上,气哼哼地把大本《参考消息》翻得哗哗响。

一上午都快过去了,明楼还是黑着脸。

也是,特朗普太不像话了。中美贸易战一旦打个旷日持久,活脱脱地多败俱伤的结局。这个疯子政客,根本就是拿世界经济开玩笑。

瞧把大哥给气的。

……好吧,阿诚编不下去了,继续再笑半分钟。

 

刚才他仗着眼疾手快,赶在明楼删除朋友圈之前看到了那条视频。

不得不说明楼的美学修养自是一流,镜头给得很稳也很有意境。最重要的是第一次编辑就显示了极其富有天分——优秀的后期制作完美滴切掉了所有阿诚和猫的镜头,留下一个生机蓬勃的院子:黄瓜豆角西红柿,满园绿色蔬菜一种也没少。

好安静好舒适啊,就是有那么点儿……呃,不可说。

明诚飞快地用同角度拍了张三花打滚的照片发到朋友圈,这才应付掉纷至沓来的询问信息。

 

几乎是与此同时,“明门之后”微信群里,刚刚散会的群主凌远@所有人:“刚看到诚老发的朋友圈了,老人家没事,都在家呢。大家不用问了,晚上统一送祝福就好。”

紧跟着,下面是一溜儿各式回复:

“吓死,我还以为诚爷爷今天这个日子还去开会,让楼爷爷自己在家呢。”by警官是卷毛。

“不可能。平时开会也是他们俩一起去。”by老大行三。

“赌一把,楼爷爷根本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by王子不在阿斯加德在骨科。

“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楼老发的第一条视频,但从剪辑上看,没有庆祝的意思。”by国安公安是一家。

“同震惊。楼老师百年不遇发个票圈,里面竟然没有诚老,严重不科学。”by拥有市长的设计师。

“楼老肯定会知道的,不过要看诚老什么时候肯告诉他。”By请为我设计人生。

“对,至少我们的礼物一到,就什么也瞒不住了。”by老大行三。

“好奇楼老会是什么反应。”by国安公安是一家。

“同好奇。另外知道以后楼爷爷会给诚爷爷送礼物吗?我去不说了,我出警了啊老凌。”by警官是卷毛。

“注意安全。等你回来拆礼物。”by卷毛属于院长。

“好的啾咪。”by警官是卷毛。

“请某些同志注意自己言行,撒狗粮请私聊。谢谢。”by谨言慎行一只鳄。

“抗议。我们这是跟谁学谁。”by卷毛属于院长。

“抗议无效。”by谨言慎行一只鳄。

“抗议无效。”by王子不在阿斯加德在骨科。

“抗议无效。”

“抗议无效。”

“……”

 

(三)

傍晚时分。

帝都的大风还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看来今天是不能出去散步了。

早晨的那点郁闷早就被风刮得一点不剩,明楼此刻的心情已然极好——中午的红烧肉简直是意外之喜,下午的小睡也很舒适;现在,阿诚正从快递员手中接过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不同于通常大同小异的纸壳子塑胶袋,这个盒子的外包装一看就令人过目难忘,看来里面定是些特别的东西。

“哦?他们有心了,好几张我都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难为他们从哪里找到的。”

“你策划的?嗯?”

“孩子们先问的,我就提了一下。”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本装帧精美的相册。厚重的封面缓缓打开,随后展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张又一张不同年代的照片。从老报纸老杂志上翻拍下来的、家里老相册上扫描的、柯达富士胶卷冲洗的、数码高清长焦的……一页一页,跨度竟然几乎一个世纪。

唯一的共同点是,几乎每一张上面都有他们两个人。

从一张中学门口身穿背带西裤校服的明诚飞奔着跑向校门口含笑等候的明楼开始,到某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诚专注地凝视着明楼主题发言为止,而铺满整个封底的画面,竟然是他们前不久在小区里一起跳的那支舞【注1】。

 

阿诚开了一支酒。

轻巧的高脚杯晶莹剔透,莱茵高雷司令【注2】特有的淡淡酒香已经开始萦绕。明楼微笑着接过来,另一只手自然地牵住了他的手。

“阿诚……”

“大哥,看这个,我取了个名字叫做《执手》——这个是我做的。孩子们工作都忙,没让他们参与。”

“这是?”

“微电影,挺好玩的。”

“阿诚,你还有多少本事是连我也不知道的?”

“很容易的!大哥要学吗,我教你。”

“谢谢,我这个人吧,还是比较传统。当然,”明楼轻呷了一口酒,从目光到语气都深情款款:“传统并不意味着古板和保守。亲爱的,准备好接受我的520礼物了吗?”

依然漂亮的圆眼睛倏地睁大了,明长官满意地看到了他预期的惊喜:“大哥,你居然知道520?”

“当然,你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明长官深沉颔首,决定自动屏蔽好不容易想起密码登录微博的那一个小时:“到什么时候我也是你大哥。”

 

(四)

“明门之后”微信群。

“果然谁也甜不过本尊。掀桌。”by警官是卷毛。

“大写的一个服。”by王子不在阿斯加德在骨科。

“跪了,滑跪。”by拥有市长的设计师。

“不知道某人看了有何感想,找到差距在哪里没有。”by老大行三。

“差距找到了,貌似有点儿大。”by国安公安是一家。

“撸起袖子加油干,向两位老师学习!”By请为我设计人生。

“活到老学到老。”by谨言慎行一只鳄。

“路漫漫啊,兄弟们一起努力吧。”by卷毛属于院长。

……

 

(五)

明楼又仔细审视了一下新换的微信头像,那上面是一张遒劲端严的汉隶,只有力透纸背的两个字:“吾爱。”

很好。

字不错。

虽然有阵子没写了,但到底是童子功,要想丢下也不容易。

他看着朋友圈里自己和阿诚发的一模一样的微电影视频连接,以及下面打着滚儿增长的评论祝福,心下有那么点小得意:

“阿诚,看来今天真的是个特别的日子。”

“也是个平常的日子啊,”那人在床头灯晕黄的光影里笑着转过头:“是吧,大哥。”

 

 

 

 

 

 

 

  1. 那支舞:见本系列前一篇《广场舞》

  2. 莱茵高(Rheingau):特指德国黑森州境内莱茵河两岸的葡萄园种植区,此地亦为世界知名的葡萄酒产地,出产独具特色、品牌多样的雷司令干白葡萄酒。


亲们有没有某个时候特别想做一件坏事的冲动?

RT。

比如咪,现在特别想把《从天而降》和《最美的黄昏》都坑了……

切,什么入圈以来从未坑一文的良好品质算什么,你咪就是想变成一个坏孩纸!

微信跟其他写手姑娘一说,居然应者如潮……

好吧,也许不久这里就会上演一部年度大片《流浪作者》。

怎么样,听起来好爽有木有?

兴奋搓手。


以下来自你们亲爱的 @胭脂雪冷 原创:

大江南北,大江南北,楼诚写手联盟倒闭了。

混蛋写手们,拖欠读者太多坑,

带着他们的楼诚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