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洪季/微凌李】【2018高考联文】绿水青山图

感谢小伙伴们的盛情邀请,咪总算赶出来了。离开高考已经多年,亲们将就着看哈。

2018年高考北京卷:绿水青山图

 

以下正文:


(一)

这种草的学名不知道,但是本地人都唤作“狗尾巴”——从地面上长个二三十公分就开始抽条,几片错生的狭长叶子之上,一个毛茸茸细夭夭的小棒子就弯弯地坠着,在风里摇晃雨里点头,远远看去,可不就是一条条小狗尾巴。

“狗尾巴”上的茸毛过于柔密,在微汗的夏夜里蹭在人身上痒痒的,愈发像极了条腻人的狗子。洪少秋于是小心地把十来条拢在一处,长长短短地扎成一个颤颤悠悠的小扫把,捆在刚拾起来的一截小树枝上,来来去去地给人扇蚊子。

季白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夜视镜里的画面很平静,百米之外,夜色中阔大的院落灯火未明、声息皆无,和附近村庄里其他安静的民居们没什么两样。

 

洪少秋叹了这一晚上的不知道第几口气。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了三天假期,出去玩是肯定不够了,但是窝在家里看片看世界杯还是很不错的。刚被一个大案子折腾得身心俱疲的洪队签完最后一份报告,立马就在某东某宝上定了一堆鱼肉蛋菜啤酒零食外加风格各异的民生用品,准备迎接醉生梦死的欢乐72小时。

结果他家三爷跟他说抱歉。

“excuse me?”

 

季白也很无奈。

进入五黄六月,基层治安开始呈现出有规律的波动——历来夏天就是打架斗殴溜门撬锁这等毛贼碎事儿的高发季节,更别说前几天俄罗斯世界杯正式拉开战幕,这大夜里满世界查酒驾就把交管局的一众兄弟折腾得叫苦不迭。

也就在这节骨眼上,新成立的国家生态环境部【注1】来函,几个涉及环境污染的典型案件到了关键阶段,为慎重考虑,请求在最后的抓捕阶段能得到公安部门的支持。

 

其实要是平时,这种经济和民事范畴的案件普通民警就能胜任,不过看看熬得面有菜色的各个分局手下们,市局主管副局长心有不忍,大笔一挥把任务扔给了最近没啥恶性案件、已经正常上下班达两个星期之久的重案大队。

在办公室已经快憋出第二批青春痘的小伙子们一片欢呼。

季白也开心。不管什么案件,能出去忙活就比在办公室整理文档强。不过,可怜老洪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宅男计划可就要彻底泡汤了。

所以,“抱歉啊少秋。”

 

(二)

洪少秋心里苦。

但是又能怎么办?

双警察家庭最不缺少的就是对于工作性质的相互理解。不过几个小时,洪少秋就高效率地完成了假期模式的大逆转:首先,某宝某东的订单检查一遍,食品类修改收货地址,直接送到凌远家——根据经验,他家卷毛警官出警的时候,院长百分百铁定是入厨。其次,备好防暑降温一系列零碎,收拾好车加满油。

干啥?陪着去啊!

 

国安公安密切合作那么多年,两边人头儿都熟得不行不行的。这种基本没有危险的协同类案件,洪少秋几个电话就搞定了一个“规范执法观察员”的身份,顺便知道了他家三爷和副队的具体任务内容:

小李警官负责一个地沟油生产窝点的拔除,季三少则要对付一个和监管部门打了三年游击的造纸厂。

这不,到今天夜里,洪队已经陪着看了三天星星。

说起来,这个厂子还是几年前地方政府官方引进的招商项目,当时为了地方上的GDP,明知道有污染也是认了。不过,随着污染程度的日渐加深,更摄于全国范围内的环保严控大局势,造纸厂也不得不安装了一套污水处理装置,悬而又悬地通过了环评。

只是这治污需要成本,污水处理装置全马力开启的话,利润可就不是今天这个数了。所以,附近满心欢喜期待居住环境大幅度改善的村民发现,环境大检查结束不久,他们的水源和空气又出现了和以前一模一样的问题。

 

“他们只在夜间排污,而且毫无规律。”环保方面的负责同志无奈苦笑:“我们这边人手太少,根本盯不过来。现在什么都讲证据,可经常是我们得到消息赶过去,这边的污水早进了河……”

季白点头。

简洁的指令一道道发出,人员设备迅速就位,配合环保部门搭建起全方位的动态监测体系。

“做好记录,准备三天结案。”

开玩笑,这点小事要是能拖过三天,季大队长今后还在江湖上混不混了?

 

那时洪少秋斜斜地靠在树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的细茎,看着阳光下爱人凌厉的眉峰和果决的手势,面上波澜不惊云淡风轻,心里头得瑟咆哮骄傲得开了花。

我家三儿,怎么就那么帅。

真是,为什么就那么帅呢?

这家伙简直天生为战场而生,现在不都是说人全有前生前世吗,洪队觉得他家三儿的前生前世不管有几辈子,也一定都是将军、元帅、战士,反正都是保家卫国生死不计、烈火硝烟冲锋在前的那种。

想着想着,没留神嘴里使了点儿劲,咬断的草茎弥散出一股淡淡的苦涩,可在洪少秋尝来,绝对是实实在在的甜蜜。

 

(三)

月渐西沉。

季白发现草地上已经开始有浅浅的湿意,这是最早的露水开始凝结了。气温慢慢地下降,到了可是说是舒适的感觉。

蓦然间,一直寂静无声的旷野里出现了清晰的哗哗的流水声,与此同时,一股难以描述的味道在空气中遥遥地推卷过来。季白的耳机中开始出现各个监视点兴奋地回报:

“头儿,排了!”

“卧槽熏死了……”

“快快防护装置都带上!”

季白一跃而起:

“行动!”

 

(四)

乳白色的晨雾轻柔地浮动在低平的村落之上,使得蜿蜒而去的河面像是笼罩了一层纱。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清晨这种短暂的朦胧很快就会消褪,代之而来的将是每个夏日里最寻常的灿烂明媚。

时间还早,路上少有人行。蓝白双色的警车并没有鸣笛,一辆接着一辆静静地穿过刚刚苏醒的原野。遥远的地平线上,一道金色的光芒慢慢出现,只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天地之间就是一片通透的清朗。

 

洪少秋看着季白轻轻地眯了一下眼睛,趁着上坡减速,握了握他的手:“困不困?”

“还行。”季白放松地把自己靠在副驾上:“熏然那边也收队了,凌远让咱俩一块去吃饭。”

“恐怕来不及了,我中午的飞机。”洪少秋目视前方,脚下加速:“估计至少一个礼拜。对了,跨国偷/猎野生动物的案子,涉及军/火。”

季白怔了一下没说话,片刻之后,一手把玩着那束毛茸茸的狗尾巴草,另一只手,自然地盖上了洪少秋放在挡把上的手。

 

日头更高,车队拉起了警/笛,在六月的骄阳下呼啸着驶过田野乡镇。公路一侧,一直跟随着他们的大河波涛澎湃,而在更远处,阳光下的山川大地绿意葱茏、一片盎然生机。

 

 

 




 

【注1】生态环境部:前身为2008年成立的环境保护部,主要职责是负责拟订并实施环境保护规划、政策和标准,组织编制环境功能区划、监督管理环境污染防治,协调解决重大环境保护问题等任务。

2018年3月,根据人大最新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环境保护部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不再保留环境保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