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洪季】【2019高考联文】斑斓——2019的色彩【上】

【2019高考联文】北京卷题目,2019的色彩。

感谢 @烟花笑发起活动。

啾咪 @波妞Ponyo_w  @苏七染青瓷 

献给《禁毒日致敬每一位三哥》一文里把咪爪子按在键盘上的所有小伙伴。


(一)

亚热带植物特有的浓密有效地隔绝了嫌犯的身影,却没有完全遮蔽所有痕迹。

脚印只会留存很短时间,被经年落叶腐植交叠覆盖的地面有着足够弹性,不过短短几分钟,被压倒的凹痕就会恢复如初,而那几个被追踪了许久的家伙便将再次如泥牛入海,再也无迹可寻。

所以要快。

季白再次压低了身姿,呼吸也更加轻缓。从左臂传来的疼痛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点点滴滴的鲜红落在黑绿的地面,正好给后续的战友指路。

头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烈日透过偶尔的树叶缝隙,在眼前跳跃出耀眼的光斑。季白敏捷地跃进一个由高大的藤蔓纠缠形成的树窟,努力地在震耳的螺旋桨声中捕捉到几个转瞬即逝的音节。

没错。

金鲨和他两个最忠心的随从就在前方,直线距离不超过二十米。

 

(二)

洪少秋在周末的下午四点走进家门,一眼就看见玄关钥匙盒下面压着的纸条。

很好,看了看日期是三天前留下的,那么现在应该已经在哪里开始工作了。归期自然是没有写的,在一起这么多年,又都是同样的行当,他们早习惯了彼此不过问对方的工作细节,也早习惯了那些横空出世的钥匙盒下的小纸条。

洪少秋苦笑着摇摇头,换鞋洗手去开冰箱。不出所料,季白记得他今天回家,所以有保质期刚好的半成品快餐和整齐的啤酒。

进入六月,建国七十年的庆祝活动的筹备工作已经进入倒计时。洪少秋是国安方面负责安保的重要负责人,打年初就开始忙活,到这会儿,更是忙到一个月才能进一次家门。

 

拉拉杂杂收拾一阵已是明月初上,洪少秋独自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远近近的一家家灯火渐次闪亮。啤酒瓶冰凉冰凉,细密的水珠从深绿色的瓶身汇集在他的手心,又悄悄地顺着手腕滑落。他一仰头,最后一口微苦的醇香划过喉咙,如那人浴后的气息般清冽芬芳。

还是真的有些想念。

微信提示音短促地响起来,不出所料,这个周末又是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也好,季白不在家,这点时间洗个澡拿几件衣服足够了。洪少秋迅速地整理停当,犹豫了一下在新揭下的便利贴上写下几行字:“好好休息,可能的话,我争取7月27号回家。”

 

(三)

呼啸的子弹旋转着钻进狰狞飞扑过来的身体,金鲨的两个手下至此全部毙命。

季白挣扎着抬起身。

受伤的左臂起不到任何支撑,他咬着牙,用肩膀的力量平衡着角度,右手再度稳稳地托起了枪。

“站住!”

连滚带爬的金鲨很显然听到了,他略略一怔但并未回头,反而加快速度向着坡下飞扑下去。

高大树木掩映、低矮枝叶交错的密林深处,竟然蜿蜒着一条窄窄的小河,还荡着一只迷彩小艇。

那声低喝牵动了伤口,又一阵剧痛袭来,腹部一片温热。季白轻轻喘了一口气,刚才就因为发现了这只小艇,他不得不在队友们尚未到位的情况下发动攻击,击毙两个保镖的代价是,没有躲开金鲨在远处开的那一枪。

“FREEZE!”季白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见金鲨毫不理会,便果断扣下了扳机。

纵横西南数载的大毒枭踉跄了一下,一头栽在地上;随即他扭过头朝季白所在的方向投来充满怨毒的一眼,继续拖着一条断腿向前爬去。

冷汗涔涔而下,季白感到一阵紧似一阵的眩晕。他闭了一下眼,在通信器里队友们此起彼伏判断方位的嘈杂声中瞄准了小艇的油箱。


炫目的金色火焰在暗沉的密林深处闪耀,几乎是与此同时,战友们的定位信号弹升上天空,在已经不见阳光的天空中炸出一片光明。

季白静静地躺在地上,抵在腹部的急救包一片暗红。战友们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焦灼的呼唤也已清晰可闻。他微弱地应答了一声,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在视野里模糊的信号弹光幕中,陡然想起了老洪和他正在忙碌的任务。


再过几个月,金秋的北京夜空,会有比此刻明亮灿烂得多得多的光幕吧。共和国的生日之夜,该是如何的绚丽缤纷、光华万丈。

是的,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瑰丽的色彩,最最壮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