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多CP】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新坑试阅】

【新坑试阅】

呃,这么个新坑,丢上来征求意见……爬走

家长里短,腻腻歪歪,叽里咕噜一串甜饼。坐标北京东西城,偶尔放飞五环外加上通利福尼亚哈哈哈哈……基本上是身边的北京事儿,不知道有人喜欢看不?



树干上钉着块“北京市二级古树”铁皮牌牌的高大国槐是米粮库社区的一景。

早年间附近的地安门内大街还没拓宽那会儿,这棵树底下是附近老少爷们儿提笼会鸟的地方。后来附近的胡同拆迁,老街坊们走了不少,蒙着青布罩子的鸟笼们就不知何时换成了个头挺大的音响——从现代社区里风靡过来的广场舞迅速占领了这块胡同里难得的宽敞地界,于是,恨不得跟九龙壁边儿上都能听见那些欢快得直冲霄汉的锣鼓点儿。

不过现时眼下,并没有高亢激昂的旋律和整齐划一的队形队列,大树底下人倒是不少,一个个伸长脖子兼指指点点,另有几位围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劝解宽慰,并有不知多少只手机正对着大树浓密繁茂的枝叶,星星眼、兴奋脸。

两条被深蓝色制服裤子包裹、修长笔直的腿从五月绿得撩人的树丫间探了出来,黑色皮鞋准确地在凸起的树节上找到一个支点;随后,是线条优美的翘臀和同样被深蓝色制服紧束着、劲瘦有力的腰。

人群中响起一阵低低的惊呼,但是还不够手机的主人们再次对好焦距,只一眨眼的功夫,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就像一只灵活的小豹子一样,轻捷地落地、完美地转身,冲着颤微微迎上来的老人家紧走两步,从胸前不那么板正的警服怀里掏出了一只嚎得声嘶力竭的三花猫。

四周劈哩叭啦的掌声响起来,小警察脸红了,嘱咐了几位热心街坊送老太太回去,冲着还在录像的几台手机摆了摆手,顺道耙了耙头发。

呦呵,还是个卷毛儿。

 

评论(9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