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多cp】片儿警李熏然和他的朋友们(一)

嗷嗷嗷,你咪开始填坑,小卷毛正式登场鸟!

坐标北京帝都四九城,大家一起嗨起来!

特别祝福亲爱的 @中中级老师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多多产粮!  

 

(一)

树干上钉着块“北京市二级古树”铁皮牌牌的高大国槐是米粮库社区的一景。

早年间附近的地安门内大街还没拓宽那会儿,这棵树底下是附近老少爷们儿提笼会鸟的地方。后来附近的胡同拆迁,老街坊们走了不少,蒙着青布罩子的鸟笼们就不知何时换成了个头挺大的音响——从现代社区里风靡过来的广场舞迅速占领了这块胡同里难得的宽敞地界,于是,恨不得跟九龙壁边儿上都能听见那些欢快得直冲霄汉的锣鼓点儿。

不过现时眼下,并没有高亢激昂的旋律和整齐划一的队形队列,大树底下人倒是不少,一个个伸长脖子兼指指点点,另有几位围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劝解宽慰,并有不知多少只手机正对着大树浓密繁茂的枝叶,星星眼、兴奋脸。

两条被深蓝色制服裤子包裹、修长笔直的腿从五月绿得撩人的树丫间探了出来,黑色皮鞋准确地在凸起的树节上找到一个支点;随后,是线条优美的翘臀和同样被深蓝色制服紧束着、劲瘦有力的腰。

人群中响起一阵低低的惊呼,但是还不够手机的主人们再次对好焦距,只一眨眼的功夫,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就像一只灵活的小豹子一样,轻捷地落地、完美地转身,冲着颤微微迎上来的老人家紧走两步,从胸前不那么板正的警服怀里掏出了一只嚎得声嘶力竭的三花猫。

四周劈哩叭啦的掌声响起来,小警察脸红了,嘱咐了几位热心街坊送老太太回去,冲着还在录像的几台手机摆了摆手,顺道耙了耙头发。

呦呵,还是个卷毛儿。

 

(二)

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尾巴、现年28岁零4个月5天半的李熏然自小在后海边长大,原本也是蹿房上树翻墙越脊的一把好手,自打会跑会跳起就和发小赵启平陈亦度一道整天撵鸡追狗搅得四邻不安。上高中的某一天,李熏然逃学躲在隔壁五大爷家的小厨房里找到半本残书、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看完之后哥仨热血沸腾地给自个儿的小团伙起了个名号:景山三剑客。

您说景山是不是远点儿?没错,不过当时地面上还有个毫无争议的老大,是景山三剑客也仰慕已久、家住在某海里头实打实的红N代“青年领袖”——江湖人称三海三哥、大名鼎鼎的季白。

唉,那英雄辈出的、火热的1990年代。

 

时光飞逝,三哥倒是一直秉承着匡扶正义除暴安良的少年理想不动摇,一路从公大优等生变成警界精英,如今已经加冕西南战神;自己也紧紧追随着三哥的脚步,高分入警校、总成绩第一名毕业,可惜“鲜花食人魔”一案身负重伤,不得不委委屈屈离开了刑警队,成为一名社区民警。

熏然还记得自己从昏迷中苏醒的那一瞬,赵启平惊喜到几乎变声的呼喊,还有搀着老李局长的陈亦度微微颤抖的手。季白是一周以后才出现的,黑豹般的男人满面疲惫但身板依旧挺直,没说几句话就掷地有声地把李局长的建议一锤定音:“先离开,等恢复好了我调你回一线。“

“……“

果然是能平趟京城北中南三海的三哥,跨地区跨警种调动这种大动作连李局长都不敢应承,也就他敢打包票。

 

(三)

李熏然再次耙了耙头发,从同事手里接过警帽。刚才上树捞猫小小地检验了一下身手并未退步,这让李警官有些暗暗的得意。

同所的小内勤满脸崇拜地递上一瓶水:“然哥,你好厉害啊,那猫那么肥又窜那么高。“

小警官喝了口水,到底没压住嘴角的笑纹:“这有什么,不值一提。“

当然不值一提——开玩笑,刚才那几下子可不是警校教的。小爷这是童子功,景山三剑客独门秘籍好不好。

 

熏风和煦,绿意盎然。

都说这煌煌帝都气势风水那绝对没得说,可要论气候,实在是比不得国内许多地界儿。冬冷夏热不提,近年来还多了什么桑拿天儿和雾霾,想想就堵心。仔细盘算下来,一年当中最消停最舒服的也就是一五一十——五月和十月,前者大地回春花团锦簇,后者天高云淡风清气爽,真心是宜宅宜浪的好时光。

嗯,比如此刻。

李sir和春风一道穿行在小区里,一路上打招呼问好嘘寒问暖,收获赞美夸奖以及相亲信息无数。

小伙子长得这叫一个俊,还和气喜兴不笑不说话。一身深蓝警服衬得常人也能英武几分,更何况眉目如画五官手脚全能单独出道的李熏然?米粮库不同于新建的商品房社区,即便现在居民有流动也还有不少住了多年的老街坊,大爷大妈叔叔阿姨们大多守着四九城的老礼儿,打心眼儿里待见这个规规矩矩礼数周全的帅小伙,铆着劲儿想把李熏然这仨字儿挂在自家户口本上。

 

这样的热情多少让卷毛警官有些尴尬。

不过好在打小李熏然就是被夸大的,即便是打碎了人家玻璃、被当时还不是局长的老李警官扭着耳朵去赔礼道歉,也能凭借一张萌萌哒包子脸和看起来特别真诚的悔过态度反转剧情;因此,对着街坊四邻的夸奖赞美、好意善心,李警官的原则是照单全收、真心感谢、礼数做足且无懈可击,但是要说和那些各种各样的好姑娘见面嘛,呵呵。

 社区不小,熟人不少,终于进到派出所大门的李熏然揉了揉笑得有点僵的脸,冲着刚从办公室出来的所长吐了下舌头。在基层社区干了几十年的老所长是所里唯一知道他过去经历的人,这位明年就要退休的老民警看着阳光般灿烂的小警官微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孩子现在的状态真是不错,自己那位老战友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熏然啊,"叔叔辈儿的所长一开口就是藏不住的疼爱:"听说刚才香奶奶家的猫又上树了?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给摘下来了。“李熏然笑,一双黑溜溜的圆眼睛亮晶晶。

“哪只啊?是春分还是立秋啊?“

“啊?“熏然有点懵,来所里不过三个月,虽说加班加点社区情况摸排已经完成,几乎全部的重点户重点人也对上了号,但是这社区里的喵星汪星四脚朋友们都姓氏名谁,还真是说不大出来。

“都不是!“一块儿回来的内勤小新脆生生地解了围:”春分和立秋都家呢,上树的是冬至!“

“冬至?“黎所长闻言停了一瞬,随即叹道:”这冬至今年也有十七八了吧?我记着是庆祝新千年那会儿香奶奶跟门口儿捡的,搁人这岁数得有一百多了,现在还能上树?“

“能!不但能,劲儿还挺大呢!喝我这摘她下来这通不乐意……“

“挨挠了没有?我看看……香奶奶家那几只就数她脾气大。“

“没事儿黎叔,您看,我带着手套呢。再说这猫跟我有缘,就嚷嚷的厉害,基本没亮爪子。“

“哎呀,没发现所长真够偏心的,下次我也帮香奶奶抓猫去,看您心疼不心疼我!“

“哎你个小丫头怎么说话呢?“黎叔试图板起脸:”周小新你给我解释一下,谁让你这个内勤去看抓猫的?“

“报告所长,是我让小新做我后援的!“李熏然有点慌,急急解释道:”我知道小周警官是幸运土猫的志愿者,有经验,当时事发突然,忘了跟所长请示,不是她故意擅离岗位……“

“好了好了,“黎所长终于绷不住摆了摆手:”他们梁科长都跟我说了,没事儿了,赶紧干活去!“

“是!“

 

(四)

光影西斜。

又翻了半天社区资料的李熏然摁摁有点发胀的额头,划开半天没动的手机。屏幕上亮着小新的私信里有条未读信息,点击一瞧只有两个字:“仗义!“

小李警官乐了,高高兴兴回过去:“必须的!不过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就不用请我吃饭了。“

“您还真不客气!说吧,什么事儿?“

“下班有约吗?“

“有!但是随时可取消!“

“霸气!不愧是我西城警花top one……“熏然打字飞快:”怒赞你!“

“少来,李sir你最好是正事儿,你知道一般做律师的都不大好对付。“

“当然是正事儿,“李sir修长的手指在光洁的屏幕上跳跃:”陪我去趟香奶奶家。上次走访待的时间不长,有些情况还要再了解下。再说,今天早上猫丢了奶奶挺着急的,这么大岁数…我去看看放心。“

小新发过来一个大大的ok,随后手机上现出一个笑眯眯的小狐狸表情包:“我说,你是不是也和那些记者一样,惦记着香奶奶脑子里的那些故事?还别说,老人家指不定又想起什么呢!不行我不跟你聊了,我先给手机充电,万一待会奶奶讲故事好给录下来。"

李熏然笑着甩过去两朵小花,随后也拉过充电线连在了手机上。

 

窗外,5月的风温暖而不失舒爽,窗台上一排大大小小的绿萝和吊兰在风中枝叶轻摆。太阳还没有落下,不大的办公室里依旧通透明亮。不由自主地,小警官想起了年初刚到所里时跟随黎叔一起拜访的香奶奶的小院,那在冬日的暖阳中笑得一脸慈祥的百岁老人、几只慵懒自在的肥猫,还有那些客厅里一尘不染的书架上摆放的不同年代的奖章、奖杯、老照片们。

 

特别是其中最显著位置上同样大小的两张:

一张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被三个英俊的年轻男子围绕着,心满意足其乐融融;还有一张是那三位男子中的两位,这张显然没有了那份的温暖闲适——他们面容冷峻、衣袂翻飞,在阴暗的天光下并肩而行,仿佛面临着无法言说的艰难和困境。

但是,勇往直前。

 

评论(113)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