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剑雨秋霜

平生常为书俯首,此身只向花低头。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蔺靖】从天而降【第八章】

过节嘛,当然要看一些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文啦!【请自行脑补伪装者中大姐的语气】

SO,今日中秋,岂能无更?岂能无糖?这牵心挂肚的两对儿,至少甜一个先。

 

(一)

“所以,这些都是赵先生说的细菌感染?”

“是的,但是程度和后果都不同。拿骨外科来说,轻的不过伤口红肿,愈合晚几日。重的就会体温升高,患处脓水破溃,甚至发生坏疽不得不截肢。而更严重的是会并发内脏疾病,危及生命。”

蔺晨依旧是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般倚靠在那个名叫懒人沙发的物事上。朝阳初升,晨曦斜映,透过窗纸略显朦胧的金晖轻抛漫洒,为素白的细棉襟袍罩上一层堪称华贵的浮色,而那双熹熹晓光中专注的眼睛依然清润郑重没有一丝疲惫,仿佛并没有刚刚经过一个不眠之夜。

赵启平也毫无倦意。虽然相隔了一千五百年的时光,但是他依然感到纯正的祖国本土医学的强大魅力。现代医学教育是讲究中西医结合的,小赵医生以前也没少跟中医科的同学同仁们厮混,但是,那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上啊啊啊啊!面前这个自称江湖郎中的白衣男子,看起来与自己年纪相仿,竟然就是李青桐他们口中如方外神仙一般的琅琊阁主?不过,谈话越是穷尽医学本身,他越是难掩敬佩与欣赏。

“阁主,赵先生。”一直埋头记录的李青桐大夫被小心翼翼的仆从拉了两次衣袖,才注意到门外廊下侍立的下人们:“两位老师已经畅谈许久,请先用些朝食吧。”

“哦?竟然已经这么久?”蔺晨洒然而起,冲着赵启平一笑:“此次京城一游,单这一晚便不虚此行。朝食也就罢了,不知赵先生可否赏面,明日再约竞夕之谈?蔺某这里有顶针婆婆的辣花生,正好下酒。”

“什么?辣花生?是我知道的那个花生么?”刚才还一脸郑重满口医学术语的小赵医生脸上骤然开出花来:“果然是平行世界,大梁居然有花生还有辣椒……阁主阁主,今天中午我就请你吃正宗的宫爆鸡丁!”

 

(二)

金陵城的平民百姓们觉得,武德三年的这个中秋节,实在是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喜庆热闹。

本来嘛,陛下勤政宽仁,太后慈爱温和,经过十几年战乱和三年前宫变谋反重创的经济民生已经逐渐恢复;街面上的店铺多了,买卖堪称红火;道路安靖,远方的行商也带来了不少新奇货品。不过,所有这一切都比不过那位小赵神医给这里带来的变化剧烈。

难道不是么?

如今金陵城内,谁不想去新开的“佘山食堂”去吃一桌正宗的海外仙家美食?这家店的出奇之处多得数不过来,比如就餐时是围桌团座、高椅垂足;再比如,那一个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菜品都是铁锅炒制,连带得还火爆了京城唯一一家能用花生榨油的油坊;至于菜品的味道么,不说别的,单是那一道由小赵神医传授、大内御厨亲自指点的宫爆鸡丁就能鲜掉你的舌头!

当然,佘山食堂走得叫什么高端路线,一桌菜的价格能抵得上小户人家半年的用度。饶是如此,据说预订的客人也已经排到了年尾,还有多少人四处重金求一种叫做“会员卡”的东西,而这个物事到底能做什么,街头巷尾热议的人们却大多说不出来。

不过,有一点大伙儿倒是都知道的——陛下前些时日颁了诏书,提到什么奢侈品和专利这两个以前没听过的名词。户部沈大人专门派人到市面中的行会分解,于是金陵百姓便明了了:佘山食堂那些天价菜肴是被征收了奢侈品税的,而各家木器行也可以买到当下供不应求的摇椅和中式沙发的图纸,前提是要交专利费。

所有这些,都与那位谪仙般的小赵神医有关。

 

至于这些额外收上来的钱款,沈大人也解说得分明一一那叫做专款专用:一部分变成了启明医学院、大梁孤残救济院的补助,另一部分则变成了中秋前夕突然下发给殉国将士家庭的米面茶盐。

大梁帝都的百姓,谁不知道两日前数百孤儿寡母捧着官差送来的粮食布帛,齐集在宫门前望阙叩首、声泪俱下的场景呢?据说那日陛下闻听消息,居然中断朝议率众位大人亲来禁宫门口抚慰,连道各位是功臣眷属,有大恩于社稷——说罢竟整衣肃容、朝着一众遗孤遗孀深深拜下!

 

据说,那日现场有数位老者激动昏厥。

据说,那日几乎所有的将士遗孤都要求长大后像父亲一样为国征战。

据说,朝中已经在动议,每年确定一天专门纪念为大梁捐躯的英烈,至于节日的名称依然还是来自小赵神医的建议:国家公祭日。

 

(三)

宫宴既罢,大梁皇宫内,各处的灯火正在渐次熄灭。

“启禀太后,太子殿下已经睡下了。”东宫掌事姑姑躬身行礼,语气里骄傲满满:“方才在宫宴上,陛下抱着太子还说重了不少。如今吃得多、跑得多、睡得实沉;这时辰睡下,一觉就到天亮啦!”

静太后满意地点头,脸上是舒心的笑容:“你们也辛苦了,今日过节,领过赏也早点歇息吧。”

掌事姑姑行礼退下,静太后扶着贴身宫女起身缓步向后面的寝殿走去:“玉儿,我看你们几个刚才连月饼【注1】都没吃完就开始打哑谜,难道今日又要通宵用功么?”

“哎呀被太后猜到了!”性子活泼的玉儿笑起来露出颗讨喜的小虎牙:“三天以后有月考,我们几个都想拿奖学金呢!”

“哦?真的?”静太后偏过头看看身边这位自打到启明医学院就读后,明显更加跳脱的小姑娘:“你们五个都这么想的?我听刘太医说奖学金很难啊!”

“是的!但是我们五个都没问题!”玉儿坚定地点头,漂亮的一对杏核眼在摇曳的烛光下熠熠生辉:“小赵先生说了,我们是他带过的最好的一届护士女孩!”

 

(三)

蔺晨觉得,许是这几天那道宫爆鸡丁吃得太多,今日翻过宫墙的速度有那么一点点地迟滞。

当然不至于掉下来,也不会惊动禁宫的羽林卫——每年今夜,列战英和蒙挚无论谁当值,都会贴心地把养居殿的守卫调开那么一刻;而他们谁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起。

全大梁地位最尊崇的那个人,每年只有在这中秋月圆之时,才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夜晚。

 

秋光如水。

即使是气候温润的江南,此时也些微地感受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凉意。蔺晨踏着满庭月光穿过院落,只轻轻一拂,那虚掩的殿门便缓缓移了开去;书案前一袭素罗袍的人却并未抬头,也似乎没有听到那一声低低的、在梦境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景琰。”

蔺晨关上殿门,再不发一言。只一瞬间,宽大的袍袖就覆在了轻薄的单衣之上;抬手抽却怀中人的发簪,饱满的双唇缓缓印上如瀑披散下来的发丝。他轻柔地拢住青年仿佛比去岁更加清减的肩膀,在发丝间淡淡的草木清香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景琰直到此时才仔细地看着他。

这个怀抱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实宽厚,可是依然英俊朗逸的面庞上却分明多了些遮不住的风霜。他想起那些刚刚过去的300多个日子,从别后、忆相逢【注2】,每每在他几乎要撑不住的时候,就有那些鸽子从天南地北飞来,几句话几个字,他就能再撑一段时光。

还有那些来自各个州府乡野的民情官声、总比官家驿路要快不少的丰灾递报。

 

他想起三年前他登基后的第一个中秋,他们在空无一人的长苏旧宅第一次相见。那一夜,他们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这个人在天色将明时对着浅蓝色的月亮跌跌撞撞地吼道:“梅长苏,你放心吧!”

两年前的中秋,他翻墙进了养居殿。自己斥责他大胆,这人却笑嘻嘻地说,已经托鸽子请过旨了,陛下惫懒没有批复,草民只得夤夜前来相问。那次,到底被这厮纠缠不过,拉拉扯扯地终究让他临别时讨了一个吻去。

而一年前的中秋,自己似乎生怕他不来。

那一夜……

想到一年前此时此刻的旖旎缱绻,战场上横刀立马铁血冲杀的马上天子竟然耳热心跳不能自己;他定定神,伸手一个掌风劈灭了烛火,稍稍一偏头噙住那人的耳珠,轻轻的舐咬间温热的气息扑在耳侧:“快来,蔺郎……”

 

我的天。

我的天!

原来,这就叫做赵先生说的那种原地爆炸

——被巨大的幸福冲击的天旋地转当中,蔺晨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今天刚刚学来的这个新词儿。



 

 

 

 

 【注1】月饼的来历:月饼,最初起源于唐朝军队祝捷食品。唐高祖年间,大将军李靖征讨匈奴得胜,八月十五凯旋而归。当时有人经商的吐鲁番人向唐高祖献饼祝捷。高祖接过华丽的饼盒,拿出圆饼,笑指空中明月说:“应将胡饼邀蟾蜍”。说完把饼分给群臣一起吃。

南宋《梦粱录》一书,已有“月饼”一词,但对中秋尝月,吃月饼的描述,是明代的《西湖游览志会》才有记载:“八月十五日谓之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遗,取团圆之义”。

【注2】从别后忆相逢:出自北宋晏几道名作《鹧鸪天》,原词如下: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你咪的全作品目录

评论(68)

热度(229)